第354章 是敌是友(二)-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54章 是敌是友(二)

    阿虎嘴里说的大鬼,其实就该是操控冤案的幕后主谋。而且我和胡子也都是这场冤案下的受害者。

    胡子一听阿虎说完,他立刻炸庙了,把胸脯拍的当当直响,跟我俩吼着说,“咱们可都是汉子,但现在有人骑在咱们脑袋上拉屎,这笔账怎么算?总不能咱们一声不吭,最后还谢谢人家吧?”

    我一想到这个大鬼,心里也有怒火,但相比之下,我不像胡子,没急着作,另外我考虑到一件事,这大鬼为什么针对我和胡子,尤其有那么多线人可以选择,他为啥只对我俩情有独钟?

    我带着这股疑问,也突然冒出来一句,“为什么?”

    我是针对阿虎问的。乍一看我问的不清不楚,连胡子都流露出犯懵的表情。

    但阿虎猜到我的言外之意了,他并没太诧异,反倒接话说,“巧合,或者说是你们运气差吧。”

    我对这个解释不满意,而且较真的说,这次跟他见面,他对一系列事情的解释,都几乎是在敷衍。

    这时胡子又喂喂几声,强行打断我思路。他让我别想那么犄角旮旯的破事了,我们先把精力放在对付大鬼的身上才对。

    阿虎似乎也等着胡子这句话,他冷笑了笑,故意问,“这么说,这次调查大鬼的事,你哥俩也要参合和接手么?”

    胡子说那是必须的。他又追问,“现在有什么关于大鬼的情报?赶紧一箩筐的都说出来,他也好跟我好好研究下,再制定个抓鬼的策略。”

    阿虎叹了口气,甚至还一摊手。他告诉我俩,“到目前为止,大鬼完全处在暗处,我们别说能抓住他尾巴了,连他身上的毛都摸不到。”

    胡子不信,还回了句,“不至于吧?警方真想查一个人,而且凭现在这么多科技和手段,不可能毫无收获。”

    阿虎依旧拿出无奈的架势,告诉我俩,“原本抓到的那个商人,他嘴巴太严了,另外他的身体素质不太好,稍微一用刑,就昏死过去了。警方对付这种人,没啥好招。”

    胡子跟阿虎自告奋勇,那意思,这商人在哪呢?他想去试试。

    我对胡子太了解了,他往往用的是简单粗暴的套路,所以没等阿虎反驳他呢,我就先摇摇头,把胡子否了。

    胡子闷不吭声的想了一番。

    阿虎其实还有后半句话没说。他看胡子变得这么消极,他也不拖着了,一口气把他的看法全盘托出。

    别看那商人嘴硬,但还有两个关键人物能作为突破点。一个是宋浩,一个是蝈蝈。但宋浩很狡猾,离职后,他动用一些关系,当天竟偷偷出国了。国外那么大,另外从目前的形式看,宋浩的身上并没案子,所以想找到他,很难。

    而蝈蝈就不一样了,他并没出国,被放出来后,他只是低调的躲了起来,所以我们可以想尽一切办法,甚至动用庞大的线人网,只要现蝈蝈的踪迹,再从他身上顺藤摸瓜,就一定能有收获。

    胡子一边听,心情一边变得又好了起来。最后他对阿虎竖起大拇指,说这法子可行!

    阿虎接着说了后续计划,我俩现在虽然没摊上太大的麻烦,不过找蝈蝈的事,我俩也甭急着出力了,等有蝈蝈藏身之处的消息后,阿虎会联系我俩,让我们赶过去搂网。

    胡子有些遗憾,而我非常赞同阿虎的想法。

    我们又针对这些事聊了一番,但没用太久时间,阿虎对我们现在住的宾馆并不放心。

    他让我俩收拾收拾,然后跟他走吧。

    这宾馆也不是用我和胡子的身份证开的房,外加我和胡子也没什么东西可拿。

    我俩基本上没咋收拾,这就跟阿虎一同撤离。

    阿虎这次还是开车来的。我们从宾馆侧门走出去时,我看到了,阿虎开的是一辆路虎。

    胡子嘘了一声,说你现在待遇真不错嘛,一般警员顶多开个面包或猎豹吉普啥的。

    阿虎让胡子别乱想了,他说这车并不是警方提供的,而是他所在的那个组织的。

    我立刻想到了金狗链。而胡子把精力完全放在路虎上,对阿虎这话,就没太多想。

    我们上车后,阿虎当司机。我和胡子对阿虎是完全放心的,毕竟都是一伙的。

    我索性借机四下看一看,尽可量的熟悉下路况,也熟悉下周边环境。

    阿虎趁空还跟我和胡子建议,他想让我俩别急着回哈市了,先在这里住下来。而且他也能在这里弄到一个很安全的房子。

    胡子连连称好,我却觉得既然早就有房子,当初何必费那一六八开的劲儿,让我俩偷渡呢。但我没多问。

    阿虎原本正常开着车,没多久我现个怪异,前方的路是重复的。换句话说,阿虎似乎正在某个地方兜着圈呢。

    我第一反应,很可能有跟踪者。

    我扭头往后看了看。但这条路上的车本身就很多,我排查一遍,也没现什么蛛丝马迹。

    胡子慢了半拍,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了,他也总往后看。

    在我回头时,阿虎还没说什么,而胡子回头很频繁。阿虎只好点了胡子一句,说跟踪的人都是属狐狸的,你俩少看为妙,也最好装成毫不知情。

    我和胡子只好强压下性子,配合阿虎。

    等又过了一刻钟,阿虎开着路虎,奔向一个汽车维修店。

    这个店铺挺有规模的,一看就只针对豪车维修的。

    阿虎跟店铺里的维修工很熟,他把车开进去时,还跟这些维修工打招呼呢。

    阿虎的脸很冷,表情总是木木的,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使眼色。

    我留意到,他趁空跟维修工交流了几个眼神。他还跟我和胡子说,“这车有些毛病,修起来得费上一段时间,咱们去休息区坐一坐。”

    我和胡子应了声好。但真等到了休息区,有个看着像客服人员的女子,拿出早一刻准备好的背包,递给我和胡子。

    阿虎没跟我和胡子说太多,只告诉我俩,悄悄从维修店的后门走,这背包里有车钥匙和一个地址,你俩按照地址,先去藏匿就行了。

    这种事对我和胡子来说,简直是家常小菜。我俩并没显得有多笨拙或者手生。

    我俩熟练地从后门溜出去,胡子趁空还翻了翻背包。

    这包内除了摩托车钥匙和地址以外,还有两部新手机和一沓子钱,这钱估计是我俩的生活费。

    胡子当着我的面,连赞阿虎做事地道。我让胡子少在这时候耍嘴皮子了,尤其阿虎不在场,也听不到这个赞扬。

    我让他抓紧时间,尽快赶到指定地址才是最重要的。

    胡子这就当起了司机,我坐在他背后。但操蛋的是,这摩托上并没导航,我俩别看想抓紧,实际上却又不得不费了点时间。

    这一路上,胡子问我,“刚刚跟踪路虎的,到底是什么人?”

    我回了句不知道,其实我打心里有个猜测,是小柔他们,但一想起小柔,我心里自然而然的冒出一股烦躁感。

    胡子别看开摩托呢,却趁空回头看了我一眼。

    等来到这房子后,我现这里偏向于荒郊,也有些荒凉,这房子所在的小区很破旧,住的看似都是朱海的贫困户。

    胡子口风转变的挺快,说这个阿虎啊,啥时候办事敞亮过?

    我倒持相反态度,觉得这里就因为破,反倒成为了我俩临时居住的最佳场所了。

    这房子也很久没被打扫了,有些脏。我和胡子不得不耗费一些时间收拾一番……

    这么一晃,我俩在这老房子里住了七天。

    我每天都等着阿虎的消息,甚至盼着阿虎告诉我,说警方追查到蝈蝈的下落了。

    但这只是个希望。有几次我拿出新手机,这手机里事先存了阿虎的手机号,我给他含蓄的了短信,但回答我的,只是一个字,等!

    这一天晚上,胡子彻底无聊了,尤其这片住宅的位置偏,这地方很少有灯红酒绿的场合,胡子最大的嗜好,找个妞磨一磨枪啥的,都一直没机会泄。

    胡子这次非要拽着我一起下馆子喝酒,权当解解闷了。

    我们经过这几天对这片住宅的摸底,也确实知道几个好馆子。

    我俩选了一个狗肉馆,因为晚间还下起了雨,胡子说在这种天气下,吃点狗肉好,能暖暖身子。

    我俩因此就要了几盘狗肉,又让服务员上了一箱啤酒,随后就这么喝起来。

    胡子还跟我玩起了行酒令,一会六六六,一会五魁的。

    我俩都没少喝,就当我们脸红脖子粗的时候,门外进来一个人。

    我别看身在饭馆,但能听到外面的雨声,这说明雨很大,而进来这个人,竟然没穿雨披,他浑身被浇的湿漉漉的不说,还一脸呆瓜样。

    服务员原本拿着菜单迎了过去,还问他是打包还是在这儿吃。

    这呆瓜没正面回答,他四下看了看,最后死死盯着我和胡子,一步步就跟行尸走肉一般,走了过来。

    他每走一步,身下方的地上都会沾上不少雨水,服务员拿出犹豫的表情,最后选择没轰他走。

    服务员拿着一个拖布,跟在这人后面,把地上的雨水全脱掉。

    而我和胡子虽然喝多了,却没到大醉的程度。我俩也都敏锐的捕捉到这一切了。

    胡子跟我念叨句,“怎么搞的?不会又来麻烦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