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保家仙-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58章 保家仙

    这怪味有点香儿,也有点涩涩甜甜的感觉。我冷不丁想到寺庙上的香了。

    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胡子拿出警惕样,当先走进屋内,他还使劲嗅了嗅。胡子的鼻子很灵,他又指着凉台的方向,说味道是从那里散出来的。

    我跟着胡子,一起奔向凉台。

    胡子的身板大,也走的比较积极,我的视线全被他挡住了。

    我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反正来到凉台后,他突然骂了句娘,也一下子站定身体。

    我不得不绕过他,借着空隙往前看了看。

    我们的凉台的角落上,竟然摆着一个小木牌,这木牌的旁边还放着一个香炉。

    这木牌上紧紧巴巴的写着几排字,最上面是有求必应,紧接着竖着写的是,供奉胡三爷爷、胡三奶奶。

    我隐隐想到一件事,别看现在改革开放多少年了,但我在农村个别人家,也能看到这种类似的木牌。

    胡子更是蹲在这牌位的旁边,跟我念叨说,“这是保家仙?”

    我回了句,“很可能。”但随后我又补充说,“什么人来咱们家不说,还在这里立这么个牌位呢?”

    我先想到这或许跟阿虎有关,因为阿虎刚刚来过,这立牌位的陌生人会不会是阿虎的手下或朋友呢?

    而没等我再说什么,我身后突然有人轻轻念叨句,“是我立的。”

    我差点炸锅,等扭头一看,竟然是高腾。

    我以前就遭遇过类似情况,高腾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我身后,而这一次,我又被他的神出鬼没震慑住了。

    胡子诧异的盯着高腾,随后反问,“你他娘的从哪冒出来的,而且走路咋没个声呢?”

    高腾呆板的笑了笑。我形容不好那种感觉,反正他的笑也跟哭差不多了。

    高腾说他走路有声的,我俩一定是把精力都放在他的宝贝上了,所以才没留意他。

    他又特意往前凑了凑,蹲在胡子旁边,默默盯着保家仙。

    这个住所没点灯,现在很昏暗,我被高腾这举动一弄,心里有些毛楞。我心说这哥们不会真的有什么仙家上体吧?不然身手咋如此强大呢?

    我特意没说什么,反倒侧面观察着高腾。

    高腾似乎打心里跟这牌位说什么话呢,尤其时不时的,他嘴皮子动了动,似乎在嘀咕什么。

    隔了一小会儿,高腾把精力又放在我俩身上。他还问,“刚刚我看到你们跟一个人一起离开的,我对那人有印象,是不是叫阿虎?”

    我早就知道高腾在收集情报上有一手,所以我也没特意隐瞒,点点头。

    高腾故意绷了绷脸,又跟我说,“帮主,我没记错的话,那人既是一名警察,当卧底的,另外他也是剪刀会的成员,你一定别跟他接触,切记!”

    我原本料到了高腾的前半句话,而且我也琢磨着说辞,一会怎么能打圆场,但高腾说的后半句话,分明告诉我,他对阿虎有很深的了解,尤其他还提到那所谓的剪刀会了。

    我一直对金剪刀相关的事感兴趣,既然赶上机会了,我索性让高腾说说,这剪刀会到底是个什么组织,尤其跟野狗帮有什么类似或联系么?

    高腾解释,说咱们野狗帮就是个佣兵组织,也是独立的民间组织,但剪刀会就不同了,它最初是由警方内部几个官员联手建立的,管事的人就是九凤。这剪刀会主要工作是抓贪官和分子,之所以成为剪刀会,听说也有个寓意,叫小小金剪刀,剪出廉洁风。

    我和胡子头次听到这资料,也被这里面包含的消息震慑住了,甚至我真没想到,剪刀会竟也有九凤的事。

    高腾继续说,“这剪刀会前期很给力,各个警员联手,抓了不少有问题的分子,但后期剪刀会又扩大了,招了一大批社会上的奇人异事,这就有好有坏了,好处是能给剪刀会补充一批新鲜血液,但坏处是,官方的人和社会人士搅合到一起,这让剪刀会内部起了分歧。而久而久之的,尤其在九凤死后,剪刀会也分裂成两股势力,一股继续做着反腐倡廉的工作,另一股反倒很像野狗帮,做一些佣兵的事了。”

    我顺着这思路往深了想,心说难不成小柔就是剪刀会成员之一,而且细分的话,她还属于社会的那股势力,所以她跟阿虎既认识又是对立的?

    胡子也一定在琢磨着什么,他没说出来,最后却连连感叹一番。

    高腾适可而止,没在多说剪刀会。

    我相信自己没感觉错,反正突然间,这凉台上出现一股风。

    这个住所的窗户都没开,这股风来的莫名其妙,尤其别看风不大,但吹在我身上后,还直让我起鸡皮疙瘩。

    高腾对这股风很有感觉,他还拿出慌张的架势,说爷爷饿了。

    胡子纳闷的啊了一声,我对胡子示意,高腾说的爷爷,指的是牌位上供奉的仙家。

    高腾又蹲在牌位前,跟牌位念叨一番,那意思,马上就给两位准备吃的。

    我和胡子刚吃完回来,也没打包啥东西,另外抛开神神叨叨的感觉不说,我也不知道高腾要用什么供品供奉这两位大仙。

    我拿捏尺度的问了句,那意思,需要我和胡子准备什么?

    高腾摇头。他又当着我俩的面,对着手指咬了咬。

    我现他挺狠,一口下去,手指上破了个大洞,血哗哗往外出。

    高腾举着手指,让一滴一滴的血,全打在牌位上。

    胡子拿出很不自在的样子,往后退了退。而我压着毛楞的感觉,反倒往前从凑了凑。

    我现很怪,按说血滴落后,至少会让牌位上湿乎乎的,甚至红红一片,但这血碰到牌位后,全渗了进去。

    这又让我觉得,这牌位不像是木质的,更像是一大块海绵。

    我犹豫着,很想碰一碰这牌位。问题是我刚把手伸出去,高腾瞥了我一眼。

    我怕自己摸到这牌位的话,会惹出啥啰嗦来,又或者说高腾会让我也咬破手指,给这牌位喂喂血啥的。

    我只好放弃了这个打算。

    高腾是真没少放血,大约过了一支烟的时间,高腾才收手。

    我原本就不想跟高腾住在一起,这次他主动找过来,外加还带着一个牌位。我更显得头大。

    我琢磨着,最好有什么理由或借口,能让高腾搬出去。但还没等想到啥招呢,高腾又一转话题,跟我说,“帮主,我这次找你,因为你让我调查的蝈蝈的事,有眉目了。”

    我一下子把其他事抛在脑后,又让高腾继续说,“这蝈蝈到底藏在哪了?”

    高腾挠了挠脑袋。他刚刚给牌位喂血时,看着一点都不呆板,但现在的他,反倒又呆的厉害。他反问我,“你是想先听真消息,还是先听假消息?”

    胡子气笑了,插话说,“我说大冬瓜,你说呢?”

    换作一般人,估计也是胡子这种逻辑,毕竟假消息有价值么?但我又觉得,先听听假消息也无妨,尤其能被高腾选中的消息,哪怕是假的,那也绝对不一般。

    我又接话提了提。

    胡子一脸不解的看着我,不知道我这又是犯哪门子邪呢。

    而高腾呢,不理胡子,继续说,“我最早调查出来的就是这个假消息,说蝈蝈被放出来后,被一个律师保护起来了,甚至蝈蝈每天的衣食起居,都被专人严密盯着。”

    我听到第一反应,阿虎在来的时候,带来的就是这个消息,但被高腾这么一说,我心说怪不得警方对蝈蝈的事一直没进展,原来他们被假资料套进去了。

    而胡子一时间对真消息的兴趣更大,他催促高腾,继续说。

    高腾告诉我们,其实蝈蝈哪找了什么律师?这小子独自溜走了,据可靠消息,这小子躲在许州了,也在一个spa会所里上班呢。

    胡子对spa了解的不太多,尤其这spa也是最近刚刚兴起的。胡子又接话问,“spa到底是啥玩意?”

    如果有时间的话,我肯定会偷偷上网查一查,不然我俩都在高腾面前显得如此懵逼,是不是有些太没面子了。

    但高腾不在乎这些,反倒耐心回答说,“spa源于拉丁文,音译的话,叫水疗,而真等传到国内后,现在spa的种类也变得杂乱了。就说蝈蝈所在的那个会所,spa只是个幌子,其实是给那些有钱阔太提供的。”

    我承认,自己一下子被雷到了。胡子更是呵呵一顿笑。

    他拿出很不理解的架势,说男的管不住裤裆,这事他能理解,但女的找这是不是有病,难道她们是花钱买罪受么?

    高腾的意思,胡子想的太片面了,尤其能当鸭子的男子,都很会,也很会有法子取悦那些孤独的阔太。

    胡子嘘了一声,比划着肚子,说蝈蝈那德行,肚子上就跟顶个大地雷一样,他脱光了做那个,岂不反倒把阔太都吓坏了?尤其肚子一大,那根棒子也绝对长不了。

    胡子又做个了手势,那意思,蝈蝈那棒子,撑死了两厘米。

    高腾这人,有时候也有较真的劲,他很认真的把胡子否了,又比划的说,“能在spa里工作的男人,至少要六寸以上的尺度才行。”

    胡子诧异了,连说不可能。

    而我实在不想让胡子再在这方面讨论啥了,尤其蝈蝈的棒子到底是大是小,这并不是重点。

    我打断胡子问高腾,“你再跟我确定一件事,这真消息到底准不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