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许州的组织-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59章 许州的组织

    我这个话问的没毛病,但高腾听出歧义来了。他再次很认真的比划着,还强调说,“那spa会所确实是这么要求的,男技师的棒子要六寸以上,也就是恩……十五厘米加。”

    胡子听的直啧啧。高腾又一转精力,跟胡子解释,“帮主要调查的蝈蝈,他最大特征是大肚子。而我是这么理解的,如果把棒子比作树根的话,根越大越需要肥沃的土壤,不然怎么保证养分,所以蝈蝈的大肚子,就是土壤,就是保证那六寸神器的最关键所在。”

    胡子把眼睛瞪得溜圆,最后忍不住叹道,“大冬瓜啊,高腾啊!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你真的改变了我传统的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

    我心说扯吧,光一个棒子的话题,咋还让胡子这么多的重要观点都生改变了?

    我又打断高腾,特意强调,让他听清楚,我想搞懂的,不是棒子,而是蝈蝈到底在不在许州。

    高腾呆呆的听着,之后跟我连连保证,说绝对差不了。

    我问高腾,“那spa会所的名字叫什么?”

    高腾想了想,竟回答说他忘了,而且他还反强调,说帮主你当时只让我查蝈蝈,也没提出把他准确地址也反馈回来吧?

    我不有苦叹,心说这或许就是呆瓜这类人的缺陷吧,我交代什么,他就做什么,也绝不多想。

    胡子突然间来了恨意,没等我说啥,他催促高腾,那意思,必须要查到那会所的具体位置所在,因为他跟蝈蝈的梁子太大了,这次有机会了,他正好跟蝈蝈新仇旧恨一起算。

    我细品胡子这话,要说旧恨的话,这绝对属实,但新仇嘛,我觉得还谈不上,难不成因为蝈蝈长个大棒子,胡子就因此跟他结怨了?

    高腾没立刻答应胡子这要求,反倒看着我。

    我没急着表态,甚至也对胡子示意,让他别多话,容我想一想。

    我从多方面考虑,先既然知道蝈蝈在许州,接下来我有两条路可以选,一是联系警方,让他们出面,把蝈蝈挖到。

    但我对这条路的兴趣不大,因为阿虎刚刚离开,也接手别的“案子”去了。没他在,我在许州也不认识人,真要这么查下去,很容易出岔子或者办砸了。而且说到这儿,我也承认,自己一直隐隐有个直觉,警方这次面上积极,私下却不知为何,一直在偷懒呢。

    我又想到了第二条路。我既然身为野狗帮老大,也蛮可以借助这个帮派的势力,让他们出头出人,跟我一起抓蝈蝈,尤其眼前这个呆瓜,就是很好的一个人选。

    我还时不时看高腾一眼。高腾有些纳闷,甚至还挠挠头。

    我突然笑了,拿出很哥们的架势,凑到高腾身边不说,还跟他勾肩搭背的。

    我问高腾,“你对我这个帮主,认可不?”

    高腾连连点头,还说那是必须的。我满意的嗯了一声,随后又问,“抛开帮主的身份,从私下来看,你把我当兄弟还是当一般人?”

    高腾很肯定的回答,“兄弟!”

    我暗赞这小子,心说他倒是挺会拍马屁的。

    我也觉得有这两个问题铺路,我能继续往下问了。

    我索性很直接,那意思,我想让高腾联系佣兵,我们这就去许州,把蝈蝈逮住,行不行?

    高腾本来习惯性的又想拍马屁,甚至是立刻点头,但他突然回过味来。

    他犹豫上了,跟我说,“帮主啊,咱们野狗帮这次有个大任务,而且急需你带头去完成它。但如果你把精力放在蝈蝈上,尤其那就是一个小人物,咱们何必因小失大,因他而把大任务耽误了呢?”

    胡子跟我想到一块去了,所以高腾这话一出口,胡子差点跳起来反驳。

    我怕胡子说不到点上,就让他消停点。我又问高腾,“我俩跟蝈蝈,这确实是私事,但私事不好好解决,我怎么有精力甚至有心情做大事?”

    高腾也想劝劝我,但没等他的话出口呢,胡子又忍不住接着说。

    胡子还举了个例子,那意思,如果高腾有个儿子,这小子被人狠狠打了一顿,高腾怎么办?还会有精力好好上班呢?

    高腾想的比较奇葩,他嘘了一声,说如果我有儿子,还被人揍得鼻青脸肿,那只能说明这小子不是块料,是个怂逼。

    胡子一愣。我倒是觉得胡子举这个例子不太恰当。我再次基础上又改了改,反问高腾,“你的父母或媳妇,有一天跟很刁蛮的邻居生矛盾,那邻居还带着人,去你父母家或你家捣乱,还把你父母或媳妇打了,你怎么办?”

    高腾一下子火了,他脸色一沉,既显得更加呆板,又有些狰狞。他说,“还反了他们,敢这么对我父母妻子?老子不把他们全灭了才怪,甚至把他们挨个掳来,让他们跪起来,我依次枪毙他们。”

    高腾一摸后腰,拿出一把乌黑崭亮的手枪来。

    他就势还上膛了,对着远处的客厅虚指着。

    我没料到高腾带着枪呢,另外怕这爷们太实惠,一会别真开两枪啥的。

    我急忙把他拦住了,胡子更是配合我的上去夺枪。我现胡子没安好心,最后硬是把枪夺下来,还试图往后腰揣去。

    我心说他是不是傻,没事带什么枪?我让他把枪还给高腾。

    而且这么一来,高腾多多少少被我“忽悠”住了。他也点头说,帮主的敌人,就是他高腾的敌人,既然如此,我们这就抓紧时间,找蝈蝈去。

    我也是这种意思。我们也不打算在这住所里多待了。

    我让高腾等一等,我和胡子简单收拾一番。

    其实不收拾的话,我俩这么一走了之也行,问题是,我觉得这么做人不地道。

    我俩就各个屋子的忙活起来,把被褥叠了,把桌子的杂乱东西捡一捡啥的。

    我并没一直留意高腾,但也知道他并没离开住所,问题是等我和胡子收拾完,我找不到高腾了,也找不到凉台上的牌位了。

    我心说奇怪了。胡子还大叫高腾的名字。

    在他喊了三声后,高腾从南卧室急匆匆的走出来,他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捧着牌位。

    这卧室是我刚刚负责打扫的,我一直没见高腾走进来,所以看着他的出现,我心头有种邪乎乎的感觉。

    胡子也顺带着问高腾,“你躲哪了?别说藏到衣柜里了。”

    高腾嘿嘿一笑,没说啥。我也只好这么理解,觉得这爷们怪癖不少。

    我们一起下楼时,我还想查一查火车时刻表呢,看最近一趟开往许州的车是什么时候。

    高腾看我翻着手机,他让我省省事,这一次去许州,他开车带我们就行。

    我和胡子都有点愣,一时间我俩看着都跟高腾差不多,有些呆板了。

    胡子接话问,“这里是朱海,到许州的路程可不短,你骑那三驴子赶过去,小心半路上抛锚,别把三驴子的轮弄废了。”

    高腾似乎很喜欢模仿别人,他这时学着胡子那样,嘘了一声,又说,“谁说我只有三驴子一辆车的?今天我就是开着四个轮子的车来的,而且我那车,比宝马还要厉害!”

    胡子一下子乐了,说那还行。随后胡子又问,“你那车什么牌子?小跑还是路虎?”

    高腾不急着回答了。而等我们下楼一看,好嘛,是一个五菱面包。

    胡子一定觉得他自己又被高腾骗了。他气的手都有些抖,指着五菱问高腾,“这玩意比宝马厉害?”

    高腾很认真的回答说,“当然了,不服撞一撞试试。”

    我承认,高腾这说法一点问题都没有。我和胡子上车后,高腾开车往高奔去。

    胡子趁空问高腾,他开的快不快?毕竟这一路上,我们开八十迈和开一百多迈不是一个概念,度快的话,能抢回很多时间。

    高腾说他是个很守规矩的人,开的很稳,所以不会太快。另外他又让胡子哥别乱担心了,一会坐车时舒舒服服睡一会吧。

    胡子念叨句,说车开那么慢,他可没心情睡。

    而我细品高腾的字眼,他刚刚这番话,只是说不会太快,并没说慢。

    我其实跟高腾接触这么两回,已经对他的做事方法有一定了解了。我猜高腾又来了有三只说一的做法。

    我拿出旁观的架势,默默等着。

    也真不出我所料,等上了高。高腾简直开启了路怒症的模式。

    这辆五菱面包,车稳稳的在一百四十迈左右,而且这只是基本度,当高腾现有什么别的轿车要越我们时,高腾就气的直哼哼,还把车在一定时间内,又稳稳维持在一百六十迈以上。

    胡子这么一下子也不得不改口了,他时不时跟高腾说,“慢点爷们,艹啊,你跟刚刚那卡车差点刮上”……

    另外胡子也真是没心情睡觉了,估计是怕死,睡不着吧。

    其实我盯着前方的挡风玻璃看,心里也慌,但我最后尽可量的转移注意力。

    我也有几个问题,特想跟高腾沟通一下。比如野狗帮在大6到底都接什么买卖,另外野狗帮这次的目标,到底要针对谁。

    而我之所以想如此刨根问底,是怕这野狗帮别为了钱,烧杀抢掠啥都做,那我身为老大,岂不是真的罪恶滔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