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吃舌头的鬼-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6章 吃舌头的鬼

    那条远航船不在了,但我猜跟二狗他们没关,一定是运着货返回内陆了。而正对我的海滩上,并排竖着十一个木桩子,其中十个木桩子上都吊着一个死人,这里面有二狗。

    他们死的很惨,有的脖子都被勒的走形了,有的脸上挂着死前那一刻的表情,也有两个尸体上的血直往下淌,让木桩子竖着出现了一道子“红”。

    至于第十一根木桩上,绑着昏迷的王恒。独眼龙和几个手下都站在木桩子旁边。

    独眼龙带着一脸暴怒,衣服也裂开好大一个口子,不知道是不是被二狗这些人弄出来的。

    他摆手让我们这些人都凑过去,之后拿出咬牙切齿的样子,举起手中的铁钩,对准我们挥舞着说,“在老子地盘上,还有人敢撒野?他妈了个比的,当我软柿子,好捏是不?”

    渔奴们都不敢说话,独眼龙又盯着昏迷的王恒,哼了几声后,用铁钩对准王恒的胳膊,狠狠戳了过去。

    我眼睁睁看着,这铁钩把王恒胳膊戳穿,一股鲜血顺着伤口直往外溢。独眼龙还用力扯着铁钩,流出的血越来越多。

    我都替王恒疼,忍不住的眯了下眼睛。而且王恒很快醒了,连连惨叫不说,还使劲晃悠着身子,乍一看跟个蚕蛹一样。

    独眼龙不管这些,直接逼问说,“当兵的,你告诉我,这些奴隶里面,还有没有你的同伙!只要乖乖说出来,我饶你一命,既往不咎,要不说,别怪老子把你大卸大块了。”

    王恒原本摇头,但架不住独眼龙继续严刑逼问。他往我们这边望了望,我发现这家伙不地道,看我和胡子时,还稍微停顿了一下。

    我心说不好,也怕这么下去,我和胡子就命悬一线了。阿虎原本只是旁观,现在呵呵冷笑起来。大家又把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了。

    独眼龙先问阿虎,“你笑什么?”

    阿虎说他想到个招,绝对能撬开王恒的嘴巴。随后他还主动往王恒身边凑过去。

    独眼龙对阿虎这话感兴趣,还催促他快说。但阿虎没急着开口,反倒拿出凶巴巴的样子,围着王恒转悠起来。

    我明白,他纯属拖时间呢,外加寻找偷偷给王恒注毒的机会呢。我暗暗着急,心说他总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吧?

    但老天帮了我们一把,又一道闪电打过来,伴随着的,豆大的雨点落了下来。

    大家都潜意识的抬头一看,尤其独眼龙,抬头的同时,还咒骂几声。

    阿虎却趁机下手了,偷偷对着王恒的后腰打了一针。王恒没啥大感觉,甚至都不知道疼。

    阿虎又跟独眼龙装模装样的建议,按他意思,十指连心,拔指甲是个不错的法子。这期间,独眼龙还特意捧起王恒的指甲看了看,赞同的点点头。

    王恒彻底被吓住了,拿出一脸惊恐样,尤其当独眼龙命令阿虎去找钳子时,他扯着沙哑的嗓子喊,“我还有同伙,我招供,也就是那俩畜生偷得钥匙。”

    我暗骂王恒是个白眼狼,胡子更是稍纵即逝的露出狰狞表情。

    独眼龙倒是很关心的往前凑过身子,生怕听漏了什么。但接下来王恒不说了,甚至还诡异的瞪大了眼睛。

    我盯着王恒,心说难道是毒劲上来了?我还忍不住默默祈求,疯!你快点疯!

    独眼龙等不及了,又一脸怒意的盯着王恒,盯着王恒,咒骂着说,“你逗老子玩呢?”

    王恒嘴巴有动作了,不过是闭着嘴嚼起来。随后他脸上露出狞笑,对着独眼龙,噗的喷了一口出去。

    我看到这,心里一激灵。独眼龙的脸上,挂满了红红的鲜血和碎舌头肉。

    他嗷了一嗓子,连连后退。这期间那些守卫全都冲了过去,有人对着王恒暴打,有人直接举起铁钩,准备王恒的四肢和肚子,用力的勾扯。

    王恒却彻底疯狂了,压根对这些伤害不在乎,仰起头,诡笑着。一股股血顺着他嘴角往下流,他还阿巴、阿巴的,似乎哼着歌。

    他越这么诡异,那些守卫越疯狂。阿虎也是其中一员,不过他打着打着,又开始鬼啊神啊的念叨起来,还非说王恒是被鬼上身了。

    我这一刻脑子几乎锈住了,因为想到了刘静,就是那个因凶宅而死的女警。等再往深了一联系,我能肯定,毒囊里的毒,就是从金蚕蛊身上提取出来的。

    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猫腻,但目前我掌握到的信息太少,也真想不出什么来。

    胡子在某些方面比我还敏感,他一直看着独眼龙,还忍不住的捂了捂脸。想想也是,他也被喷过一脸的血。

    王恒最后还是死了,而守卫们都被阿虎说的,变得疑神疑鬼起来。我身旁的渔奴们,状态也不咋好,甚至拿出一惊一乍的架势,往身后树林里看着。

    独眼龙被人扶着,又去海边洗了洗脸,但他眼睛出了点问题,看东西模模糊糊的,甚至整个眼圈都发红。

    他不想在这里多逗留了,命令手下,带着渔奴们先回到“基地”。

    我们是最后走的,钻到树林里后,大部分渔奴都疯狂跑起来。我猜他们被吓住了。

    我原本没觉得有什么,胡子更是跟我念叨句,说这帮爷们咋这么怕鬼呢?

    但很快我又发现,事情没我想的那么简单。树林里雾蒙蒙的,这绝不是被雨浇出来的,甚至时不时的,我会看到有些坟头上,还影影绰绰的出现人影。他们要么坐着,要么在行走。

    我头皮直发麻,在一次闪电过后,我被雷声一刺激,还差点吓得跳起来。

    我和胡子也因为跑的太慢,被其他人拉下一大截了。我联系起一件事,我最早当海猛子时,也碰到一件怪事,当时619告诉我,有水鬼。

    我不想把这一切都归为神鬼,但心里又有个声音不断提醒我,说这就是他娘的鬼啊。我最后忍不住问胡子,让他说说,这些白影是啥。

    胡子脸色很不好看,嘀嘀咕咕一番。随后他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猛追大部队。

    这么一来,我成了“孤家寡人”。我也有点熬不住了,心说去他娘的吧,我也使劲倒腾双腿,嗖嗖跑起来。

    我们回到住的地方时,都累的不行了,很奇怪的是,这里并没闹鬼。而且这一次所有渔奴也都特别痛快的钻回到各自铁笼中

    独眼龙被手下送到木屋后,接下来的三天时间,他再也没出现过。我怀疑他得了很严重的眼病,也很可能跟王恒喷出来的毒血有关。

    他就剩那一只眼睛了,这次真要再出啥岔子,他绝对就是个瞎子了。

    我对他没啥同情心,也觉得他能这样,简直就是报应。但我一想到二狗那十一人的死,心里还是挺堵得慌的。

    这期间,我们不再干活,全天蹲在铁笼里。守卫们也分批把渔奴叫到木屋里询问,甚至是逼问。他们被王恒死前的几句话影响了,认为还有逃跑小队的余党。

    我倒真不担心啥,仗着自己的嘴皮子,以及还有阿虎这个内应在。我和胡子被问了两次,都没露出啥破绽。

    另外也有一股恐怖气息笼罩在我们头上,也不知道是不是阿虎造的谣,王恒的死和神鬼的说法,被越传越邪乎,甚至越演越烈。

    这一天黎明,我们在睡梦中被惊醒。独眼龙被扶了出来,他确实啥都看不到了。那些守卫也把部分渔奴带出铁笼,包括我和胡子。

    阿虎成了独眼龙的传话筒,冷冷的跟渔奴们说,“今天有船过来,要把所有人全转移到另一个岛上,因为现在这个岛,冤魂恶鬼实在太多,所以你们都听话,别给老子添堵。”

    渔奴们没啥大反应,估计打心里他们都来不及考虑别的了,也巴不得早点离开这种鬼地方。

    我们这批人被守卫们带着,一起又去了那个海滩。但我看着眼前的茫茫大海,压根没船。

    有渔奴忍不住,先就此事问了几句。独眼龙别看已经瞎了,脾气却依旧不他哼了一声,隔空轮了轮拳头,那意思,嫌这渔奴问的太多。

    阿虎倒是回答一句,说这大船快来了,让我们别多事,等着就好。

    但这么一熬就是一个上午,等太阳当空照时,远处才出现了大船的影子。

    我们这些人原本都累的在地上坐着,渔奴们居中,守卫们在外圈,把我们围起来。这时我们一扫疲惫,全站了起来。

    渔奴们就是干站着,那些守卫倒是拿出提早做出准备的样子,给我们下命令分组,那意思一会怎么分组上船。

    也有守卫忍不住嘀咕一句,被我听到了,他说白鲸号的胖子一向守时,这次怎么晚了这么多?

    这也是我心头的一个疑问,但我肯定没傻得多问。

    又过了半个钟头,白鲸号离我们不远了。我盯着船上,却没看到任何人。有守卫抱怨说,“胖子够可以的,这次架子怎么这么大了?”

    独眼龙拧着眉头,往白鲸号那边“望”着,但这就是做做样子而已。他又给我们下命令,“都他娘的喊一喊,把死胖子给我叫出来。”

    不只是守卫,渔奴们也都扯开嗓子,喂、喂的叫着。

    还是没人出现在甲板上,而且白鲸号速度不减,也没个抛锚的意思,还对准海滩,全力冲了过来

    厚着脸皮继续求推荐票,大家可以用qq登陆,在封面下方有互动或投推荐票的按钮,每天都可以投一投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