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抓蝈蝈-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60章 抓蝈蝈

    很明显,高腾听到我的问话后,他并不想回答,但我的身份是帮主,他又不想驳了我的面子。

    他支支吾吾一番,告诉我,说野狗帮的佣兵,其实也都是义士,帮内在大6的任务,要么是抓某个的贪官,要么是抓某些逃犯等等。而这次任务,有米国的财团出了不少钱,让野狗帮去抓一个恐怖分子。

    高腾最后还再次强调,说我们是绝对的除暴安良。

    我怎么觉得被他这么一说,野狗帮的佣兵一个个都跟个侠客一样呢,另外话说回来,我听完不怎么安分,直觉告诉我,这里面或许有水分。

    等我再想套套话时,高腾又把五菱提了,他还话里有话的说,他这人车技很一般,上高后,要是不专心开车,很容易出啥啰嗦。

    这借口太硬了,我也没法反驳,更没法跟他“愉快”的聊天了。

    我没留意具体开了多少个钟头的车,反正在第二天傍晚,五菱到了许州,在刚下高时,我看到高出口站着一个膀大腰圆的汉子。

    这膀汉眼睛很尖,看到五菱的车牌后,他急着对我们挥手,也生怕我们没看到他,把他忽略了。

    高腾驾驶五菱,停到这膀汉的身旁。这俩人一看关系就不错,这膀汉还笑呵呵的坐到副驾驶上了。

    高腾给我和胡子介绍,说这膀汉叫王相彬,外号叫大嘴,是野狗帮在许州这一片的负责人。

    而当高腾说我是新任的野狗帮帮主时,王大嘴简直跟触电一样,也就是他坐在车里,不然很可能会跳起来。

    他拿出毕恭毕敬的样子,扭头对我连连说老大好,另外他也因为我的缘故,对我的兄弟胡子另眼相看。

    胡子跟王大嘴握手时,还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兄弟是个很有气质的汉子,尤其你的嘴,是真大啊,只可惜不是女子,不然更吃香。”

    王大嘴没心思深琢磨胡子这话,他一直哈哈笑着,跟胡子称兄道弟。

    我倒是心细,问题是胡子这话太抽象了,尤其嘴大跟吃香有什么必然联系么?

    但我没急着问,尤其当着王大嘴的面,也不好问。

    我们又互相客套一番,我直奔主题,让王大嘴说说蝈蝈。

    王大嘴掏出手机,翻了一小会,又把手机递过来,让我和胡子看。

    这手机上有个照片,一看就是偷拍的。王大嘴问我,这照片里的人,是不是我们这次要找的大肚蝈蝈?

    我和胡子都仔细辨认起来。胡子还很认定的先接话,“没错,就是这兔崽子,但啧啧,这小子现在混得不错,看衣着打扮……比之前见到他时,要精神多了。”

    我赞同胡子这观点,尤其以前的蝈蝈,邋里邋遢,现在乍一看,他更像是个白领。

    我让王大嘴再次说说,这蝈蝈到底在哪个会所,而且住在哪里。

    我想把蝈蝈直接堵到家里,把他抓个现行。而王大嘴的意思,蝈蝈在一个叫淑女坊的会所,这会所里面有专门供技师休息的地方,蝈蝈在许州没个住所,每天除了给各个贵妇做做鸭子,其余时间都宅在会所里。

    我听的一皱眉,胡子也忍不住吐槽,说这蝈蝈属王八的么?这么一来,他一直当缩头乌龟,我们总不能冲到会所里,明目张胆的抓人吧?

    高腾一直拿出呆头呆脑的样儿,他示意胡子别急,之后他问王大嘴,“你在这一片很熟,你有什么办法没?”

    王大嘴没急着回答,反倒一转话题,那意思,帮主坐了一天车了,估计也有些乏了,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再安顿个地方,至于蝈蝈的事,这期间再慢慢详谈。

    我也知道,这玩意儿确实不急于一时。

    看我点头同意了,高腾开车,王大嘴当向导。

    在我印象中,高腾不怎么大方,尤其他也总说,野狗帮的经费很紧张,但这个王大嘴却不含糊。

    我们吃的是日本料理,这一顿下来,我估计得上千了,此外他还找了个四星酒店,给我们仨开了两个挨着的房间。

    高腾对王大嘴这举动很不满意,甚至当着面就损了王大嘴几句,那意思,你就是败家子。

    而王大嘴反驳,说帮主驾到,招待不能不周。

    至于胡子,当他走进房间的那一刻,他就连连赞道,说他以前对许州没啥印象,现在一看,这里真是个好地方。

    我心说好的不是许州,而是有人公款给你吃吃喝喝吧?

    之后我们都聚在一个房间内,话题也再次回到抓蝈蝈上。

    高腾点了王大嘴一句,说抓蝈蝈的事很急,我们一定用最快时间搞定。

    我明白高腾心中的想法,我跟他有过约定,等把我的私事处理后,就带着他们处理野狗帮在大6的任务,所以高腾对蝈蝈如此走心,一定是想尽早让我办公事。

    而王大嘴呢,他闷头琢磨一番,最后拿定一个主意,他让我们先在酒店好好休息,他这就回去做计划,到时他会弄出三个抓人的计划,也就是所谓的上中下三策,之后再找我,让我拿定主意,到底用哪个计划。

    他说完之后还补充道,帮主是做大事的,所以像这种小计划,他们做属下的代劳就行了,帮主只负责拍板。

    我现野狗帮在大6的这些联系人,一个个嘴皮子上的功夫都不赖,至少这话说的,让我心里舒服。

    我也点头同意,让他这就去办。

    王大嘴跟我们告辞。高腾跟我和胡子又待了一会儿,也告辞了,要去隔壁房间休息。

    我们只有两间房,既然高腾独自用了一间,我和胡子就一起住剩下这间了。

    而且这是个标间,我俩住起来,一点都不挤。

    我先放下心事,惬意的躺在床上看起电视来。胡子却没法像我这么悠闲,他心头的邪火又上来了。

    他的目光都贼贼的,最后一脸坏笑的拿起座机,给前台去了电话。

    他很含蓄的问前台,那意思有没有特殊服务啥的。如果这酒店本身就做这类买卖,胡子这么点了几句,前台肯定会接话往详细了说。

    但这酒店太正规了,前台一口把胡子回绝了。胡子撂下电话时,还有些小脾气,他又要独自出门。

    我把他叫住了,我心说我们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他大晚上的乱走,别惹出啥事来。

    我好说歹说,胡子倒是听我话,最后纠结的一叹气。

    他叼了根烟,一转身去了厕所。我估计这爷们没做啥好事,而且他已经妥协一步了,我就没再管他,也打定主意,他不出来,我就算憋尿,也给他时间。

    我继续看着电视,但没多久,我听到“啪”的一声响。

    我第一反应是鞭子,我把电视音量调小,又特意从床上坐起来。

    我默默听着。本来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因为鞭子声没了,但突然地,这声音又传了出来。

    而且给我感觉,这声音还是从厕所出来的。

    我心说胡子这傻玩意,不会是拿裤带鞭挞自己呢吧?那他是不是脑子有病?

    我也忍不住了,凑过去,使劲敲了敲门。

    这门并没锁,我看胡子没反应,索性拧开门把手。

    我看到胡子的裤子都脱了,正站在一个角落,还面对着墙。

    我看他双手没拿裤带或鞭子,而他这时还回过头来,跟我对视着。

    我挺纳闷,还盯着他那根标杆一样的棒子看了看。我问他,“你怎么做到的?还能啪啪的出声?”

    胡子先反驳句,“你说什么呢?”随后他又指了指身后的墙,跟我解释,“老子马上到关键时刻了,谁知道隔壁出现啪啪声,把我兴趣都弄小了。”

    我们隔壁住的是高腾,而且看架势,胡子没骗我。

    我一时间也想不明白,高腾到底干嘛呢。胡子倒是有个猜测,说那小子不会是吧?而且正跟小姐玩虐一虐的游戏呢?

    我心说高腾看着呆头呆脑,他懂这么多花样么?

    赶巧又有一声“啪”传了过来,这次还异常响亮。

    胡子一提裤子,嚷嚷着要过去看看。

    我劝胡子,那意思,高腾真要是正嗨着呢,我们俩去敲门,会败他兴的。

    胡子来气了说,“他败了老子的兴,我就不能反倒折磨他?另外……”胡子顿了顿又补充,“他娘的,都是兄弟,有好事竟然不叫上我。”

    胡子在多种心情影响下,压根不听我劝,我怕这爷们一会别做啥出格的事,最后只好跟着他。

    我们来到隔壁的门前,胡子还使劲拍了拍门。

    但一直拍了三通,别说有人出来了,门内连个回应都没有。

    胡子又忍不住喊,“冬瓜!冬瓜!”

    这时远处走廊出现个人,一看他就刚坐电梯上来。我扭头一看,一下子愣住了。

    来者正是高腾,他还拎个大塑料袋,看架势刚从市回来。

    我跟胡子提醒一句,胡子扭头看着高腾时,一下子愣了。他又盯着房门,说不是高腾的话,谁在里面?

    而高腾隔远看到我和胡子后,他又一路小跑的赶过来,问我,“帮主找我有事?”

    我把刚刚的啪声跟高腾说了说。

    胡子趁空质问高腾,“是不是你在宾馆藏妞了?”

    高腾没理胡子,而且一脸紧张样儿,他念叨一句,“爷爷又饿了?”随后他撇下我俩,急冲冲的刷了房卡,一闪身溜进房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