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寂寞”的帮手-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61章 “寂寞”的帮手

    我和胡子面面相觑,胡子还问我,“高腾的爷爷是谁?他来到这酒店了?”

    我猜胡子一时间脑子有点短路,我提醒他,“此爷爷非彼爷爷,指的是胡大爷,就是高腾牌位供奉的那位儿。”

    胡子恍然大悟,不过因此他表情也一变,拿出怪怪的样子。

    我俩在高腾房间的门口又等了一支烟的时间,说来也邪门,房间内再无“啪啪”的鞭打声。

    胡子对我示意,那意思,咱俩快回自己屋吧。而且等我俩进门后,胡子把房门关的严严实实,还反锁上了。

    他跟我说,“以前老子不信这些神神鬼鬼,但这一次我是败在高腾的手上了。”看我拿出若有所思的样子,也不回他,他又主动推我一下,“喂”了一声说,“你不信?那你说说,高腾要是正常人的话,怎么身手那么鬼魅,另外总会莫名其妙的消失,莫名其妙的出现呢?”

    我原本就琢磨这些事呢,胡子再次一强调,我打心里也对高腾有这么一个感觉,他确实太神神秘秘的了。

    我让胡子别乱想了,另外我瞥了瞥胡子的裤裆。我们最早出门时,他裤裆鼓囊囊的,现在完全两个极端,瘪瘪的。

    我问胡子,“你心里那股邪火呢?”

    胡子说“老子都快被吓尿了,怎么可能还有那方面的感觉。”

    我觉得这也好,至少省着胡子再去厕所折腾了。我和他又各自躺到床上,原本我还很敏感的抬头看看墙,因为床边这堵墙的对面,就是隔壁。

    但这样缓了半个钟头,隔壁没出现啥古怪,我稍微紧张的心也放了下来。

    我和胡子还先后睡上了。但我俩并没睡太久,突然间,门口传来敲门声。

    我一直没睡太死,一下子醒了不说,我还坐起来琢磨着。我心说难道是高腾,他又把他爷爷伺候好了,现在又想来我这里说说话、聊聊天?

    我本来不想吱声,这会给高腾造成一个假象,以为我俩睡死了,他也会选择悄悄回去吧。

    但耐着性子等了一会,这敲门声一直有,而且一直很有节奏感,每次连续敲三下。

    胡子慢我半拍,也醒了。我现他所谓的没邪火了,其实就是一个假象,他现在裤裆又鼓囊囊的。

    他先问我“咋回事?”我想了想,让他等着。我起身下床,往门口凑去。

    这里有猫眼。我通过猫眼往外一看,外面站着一名女子。

    这女子应该有四十岁了,虽说也化了一些淡妆,但掩盖不住她身上的一种贵气。我这人有时候直觉很准,就凭她这气势,根本不像是小姐。

    我满脑子问号,心说这姐姐是走错房间了?但她敲了这么半天门,也不至于那么粗心,不看房间号吧?

    我犹豫着要不要开门。胡子这时也坐不住了。他原本一脸担心的模样,估计怕碰到高腾,但等他凑过来,顺着猫眼往外一看。

    他喜出望外的“呀哈”了一声,还一把推开我,念叨句,“借光,别挡兄弟的机会哈。”

    我被这么一推,往后退了几步,而胡子又把门完全打开。

    我想起一句话,色字头上一把刀。

    胡子这时看着门外,原本他贼兮兮的,不过很快他又一诧异。我不知道他看到啥了,急忙往前走几步,借空也往外看。

    这高贵女子的旁边还站着王大嘴。也怪酒店猫眼的局限性,外加王大嘴站的比较偏,我俩刚刚就没现他。

    他对我依旧拿出客客气气的架势,老大长、老大短的叫着。

    我随意应了几句,又特意往外四下看看。我没现高腾。

    当然了,我总不能让王大嘴和这高贵女子一直这么站着。我和胡子腾出空间来,让他俩先后进了房间。

    我看胡子一直对这女子望着。我猜这女子是野狗帮的人,又或者是王大嘴的什么朋友。

    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我怕胡子现在邪火攻心,别做啥出格的事。我偷偷提醒他,让他一定管住自己,实在不行,一会我去街头找找小名片,给他联系个“包小姐”。

    胡子明白我的言外之意,他应了一声。

    等我们四个都到房间并先后找地方坐好后,王大嘴给我俩介绍起这个高贵女子。

    按大嘴说的,这女子叫雷蕾,也可以叫她猫猫。她老公在外地有公司,而她老公也因为工作原因总不回家,雷蕾也就经常自己在许州独居了。

    我和胡子随后跟雷蕾客气了几句。雷蕾对我比较好奇,甚至也不掩饰的问,“你就是嘴哥的老大?看着蛮年轻的。”

    我一时间不想多回答,所以只是笑笑。但王大嘴接着又把我一顿吹。

    我搞不懂王大嘴为何带雷蕾来见我,尤其还是在大半夜的。我含蓄的问了句。

    王大嘴嘿嘿笑了,说是因为蝈蝈的事,而且他有计划和眉目了。

    我让王大嘴说说。

    他的意思,他之前跟我们分开后,就又找朋友打听一番,正好雷蕾有个闺蜜,就是那个spa会所的高级会员,也能联系到那些男技师,让技师上门服务服务,所以……

    我听到这,也就知道后续了。我们通过雷蕾,把蝈蝈约出来,再把他堵在雷蕾家中。

    不得不说,这是条好计划,但我偷偷瞥了雷蕾一眼。我心说她到底可靠不?尤其这也是阔太太,这种人不缺钱,我们拿什么让她如此配合我们?

    王大嘴很滑头,他光凭我这么一个小动作,就猜到我的想法了。他补充说,“帮主……老大,你就放心吧,我跟雷蕾是老交情了,有次雷蕾老公摊上一些麻烦,是咱们的人出面摆平的,她老公也因此生意红火,事业再上一个台阶。所以这次雷蕾能帮咱们一个小忙,绝对是真心实意的。”

    雷蕾立刻接话,也表了态。

    我看雷蕾的表情很坚决,心中这个疑问也就没了。

    胡子听到这,又插话问了几句。之前王大嘴提到过,说他会设计上中下三个计划让我们选择,而他现在只提到一个,所以胡子想知道,另外两个计划是什么。

    王大嘴眨了眨眼,他又嘿嘿笑了说,“另两个计划嘛,我这就说出来给老大听听。”

    我原本听的很仔细,但最后听完时,我特想无奈的笑。王大嘴把同一个计划,又重复了两遍。

    其实说白了,他不想失信于我,就不得不用这种方法走形式。

    胡子偷偷不满的一咧嘴。而我觉得,这么短时间内,王大嘴如此高效的想到一个计划,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也就没太刁难他。

    我问王大嘴,“这计划什么时候执行?”

    王大嘴打个手势,那意思现在就行。我看了看时间,又反问他,“现在这个时候,合适么?”

    这次换做雷蕾来“回答”了,她含蓄的点点头。

    胡子口无遮拦,嘿嘿几声,说女人嘛,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尤其漫漫长夜,其实很空虚寂寞的。

    雷蕾一时间脸色稍红。我倒是瞪了胡子一眼。

    随后我和胡子简单的洗了把脸,又跟王大嘴和雷蕾一起,离开房间。

    我本来还想着高腾,心说要不要叫他?但我出门时,往隔壁看了看,这被胡子捕捉到了。他立刻拽我一把,那意思快走,千万别叫那呆货。

    这次我们坐了那贵妇人的车,光凭她开的豪车,就能影射出她的家境来。

    我对许州并不了解,所以最后雷蕾把车开进一个小区时,我并不知道这小区在许州具体是什么个级别的。但光看小区内停放的车辆以及这小区规模,我猜这里应该算是富人区。

    我们最后进了一个复式别墅。

    雷蕾让我们随便坐,还给我们拿了饮料和干果。

    我们当然没吃的心思,而胡子呢,很惬意的半坐半靠在沙上,偶尔打量整个别墅内的装修,还时不时“啧啧”几声。

    我和王大嘴都挨着雷蕾一起坐着。王大嘴还对雷蕾示意,那意思,现在试着联系蝈蝈吧。

    但雷蕾并没接触过蝈蝈,所以她先给她闺蜜,一个叫琪琪的女子打了个电话。

    我现别看这俩人是朋友,但性格完全不一样。

    雷蕾也很敞亮,打电话时特意开着免提。

    接通时,琪琪懒散的先问,“蕾蕾,这么晚,找我有事?”

    雷蕾故意拿出稍许害羞的架势,嗯了一声。琪琪那边稍微一顿,又嘻嘻坏笑起来。

    琪琪说,“怎么?前几天跟你提过spa的事,你是不是动心了,今晚也想找一个男技师,给你服务服务?”

    雷蕾又嗯了一声,她俩又用闺蜜的语气说了一番话。

    琪琪让雷蕾放心,她一定给雷蕾找一个技术特别棒的,而且绝对能让雷蕾一下子忘掉烦恼,忘掉寂寞。

    雷蕾有些脸红,毕竟当着我们这些老爷们面,她跟琪琪聊这些,也有些不太好。

    雷蕾有小动作,想把免提关了,但犹豫一番后,她没这么做。

    琪琪原本想给雷蕾介绍一个叫大锤的技师,尤其她特意强调,自己被这技师服务好几次了,这其中美妙的很,她一晚上也能彻底嗨好几次呢。

    雷蕾不想听她闺蜜说这么露骨的话,最后雷蕾强行打断琪琪,又问,“我记得你还说过一个人,叫大棒吧,你有他联系方式没?我想试试这个技师。”

    我冷不丁一刹那,心说我们找的是蝈蝈,她非要联系大棒做什么?如果这事弄岔了,那不就乌龙了?

    但我又猛地反应过来,心说蝈蝈这兔崽子,改名了,尤其还真不嫌丢人,起了个这么“脱俗”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