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陷阱-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62章 陷阱

    我、胡子和王大嘴都没插话,雷蕾和琪琪又打了一会儿电话,当然了,琪琪不知道有人偷听,说了很多露骨的话,最后撂下电话,琪琪还把“大棒”的手机号给雷蕾。

    这次雷蕾要给蝈蝈通电话,我们仨就等着这一幕呢,尤其我和胡子,都凑过来,围在雷蕾身边。

    雷蕾依旧用的免提,电话刚接通时,我心头触动了一下。

    我把它归结为仇恨,因为一提到蝈蝈,我牙痒痒,拳头和脚也都痒痒。如果蝈蝈在我面前,我保准会对着他的肥肚子猛揍。

    但随着电话一直没人接,我心突然冷了一下,这时胡子也做了几个举动,说明他心里有些着急。

    之后电话出现提示音,那意思,对方没人。

    雷蕾把手机挂了,又看着我们。胡子说,“你那闺蜜是不是泡咱们呢?这电话是假的吧?”

    雷蕾摇摇头,说“琪琪很靠谱,不该出现这马虎事的。”

    胡子又想说点啥,但动了动嘴,这话最终没说出口。

    我想到另一个可能,跟大家分析,会不会蝈蝈这兔崽子现在正伺候哪个贵妇呢?尤其做那个呢,也因此给手机打静音了。

    王大嘴点点头,赞同我的说法。而雷蕾听我说的这么直白,她有些不好意思了。

    胡子反问我,“真要这样,咱们怎么办?接着等下去?也多打打电话?或许等蝈蝈爽完了,他一看手机,又给雷蕾回电话呢。”

    我觉得这个可能性不是很大,但我没当着雷蕾面说啥了,反倒凑到胡子耳边,悄声念叨,“你也是男的,你说说,要是今晚你搞了一个妹子,你还能连续奋战么?”

    胡子眨巴眨巴眼,嘿嘿一笑。他依旧口无遮拦,跟我说,“男女不一样,女人可以几次嗨了,但男的,每天晚上都嗨好几次,那他离生病和肾虚不远了。”

    雷蕾更有些不自在。而我岔开话题,做了个决定。

    我们的计划先待定,等雷蕾能联系到蝈蝈再说。我这话言外之意,既然蝈蝈不能马上来,我们也不在雷蕾家多待了,毕竟我们三个老爷们,跟她一个女子独处,不是那个意思。

    雷蕾很聪明,听出里外话了。她倒是很待客,也多补充说,让我们晚上就在这睡吧。

    她还特意指了指,说这别墅内房间很多,我们随便挑。

    胡子有些动心,想在这里好好享受一晚,因为这里面都是高档货。

    我没这贪念,另外主人热情,并不能代表客人不知趣。我又跟雷蕾客气几句,就对王大嘴使眼色。

    王大嘴急忙表态了,甚至跟我一同起身往外走。胡子慢了半拍,跟在后面。

    我们仨是坐雷蕾的车过来的,但这次回去,我们不打算让雷蕾送,想走到小区门口,找一辆出租车就得了。

    我和王大嘴在走的途中,也交谈几句。我想跟他套套话,想知道野狗帮在许州这边的势力有多大。

    王大嘴在别的事上,对我很依顺,但一旦到这个,他隐隐有股子打太极的意思,反正他说的东西,不咸不淡,没啥干货。

    我觉得自己一个人,很难搞定王大嘴,我又想到胡子,心说这爷们平时都跟我一起上的,今天怎么了?他还一直都跟在后面,慢慢悠悠的。

    我回头看他一眼,甚至也想对他使个眼色啥的。但当我留意他的表情时,脑中冒出一个问号来。

    胡子看着呆呆傻傻的,跟高腾都快有一拼了。

    我很好奇,就又问胡子,“你咋了?刚刚离开别墅时,脑袋被门挤了?”

    胡子“嗯嗯哈哈”几声。我原本就烦王大嘴打太极,现在胡子这么一应付,我来气了。

    我让他说说,到底想什么呢。

    胡子犹豫一番,最后“啧啧”几声,凑到我俩身边说,“我离开时,雷蕾跟在我后面,还摸了摸我屁股。”

    我和王大嘴都不敢相信的“啊”了一声。我问胡子,“你想多了吧?”

    胡子指着屁股回答,“有没有人摸,我能不知道么?而且也就是没摄像头,不然回放给你们看。”

    王大嘴纳闷上了,说雷蕾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我倒是联系着之前高腾那些神秘事,心头一紧,我又往我们仨身后看了看。我心说不会是高腾养的那个什么保家仙,他过来光顾我们了吧?

    现在是夜里,想这个有点冷飕飕的。我索性抛开这些杂念,不然别自己吓到自己。

    我们也不说啥了,还默默加快了脚步,而且我们仨各揣心思,想的方面都不一样。

    这样眼瞅着快到小区门口了,王大嘴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来一看,咦了一声。

    他跟我说,“是雷蕾的电话。”

    胡子想多了,对王大嘴强调,“你小子小心点,雷蕾说不定也想摸你屁股了。”

    王大嘴随意笑了笑,没正面回答胡子,随后他还把电话接了。

    但他听着电话,表情数变,先诧异,又犹豫,最后还把免提打开了。

    我们听着电话里的声音,是雷蕾的,她一定有两个手机,现在一个给我们打着电话,而她也在用另一个电话,跟什么人通着话,预约着什么。

    我们耐着性子又听了听,雷蕾最后拿出娇滴滴的语气说,“那好,大棒先生,你现在就来我家吧,地址是……”

    我一下子反应过来了,一定是蝈蝈,在我们离开别墅后,给雷蕾回电话了。而且雷蕾还跟他成功预约上了。

    王大嘴这时撂下电话,又看向我。

    我没再耽误,一摆手,说走,回去看看。

    我们仨前脚刚离开,现在又急匆匆的回去了,而且雷蕾还特意给我们留着门呢。

    我们又聚在客厅,商量接下来的计划。

    现在蝈蝈就该在路上了,没多久就要到了。胡子的意思,我们在别墅门外埋伏好,一现那兔崽子,我们仨一起动手,不信把他逮不住。

    王大嘴没急着表态,但他分明是有些犹豫和不赞同。他又看了看我。

    别看胡子是我兄弟,但我也不赞同他这做法。我补充说,“到时蝈蝈要是大叫大嚷的,这附近都有人住,一旦被人听到,还报警的话,咱们会有麻烦。”

    这时王大嘴对我点点头,说明我说的这些,王大嘴也想到了。

    胡子皱了皱眉,说那他娘的怎么办得好?

    我有了损招,跟雷蕾说,“一会咱们躲在某个房间内,蕾姐换套衣服,最好性感点的,然后想办法勾搭蝈蝈。最好是蕾姐先去洗澡,然后让蝈蝈忍不住,脱光衣服也想冲进浴室。蕾姐到时一定把浴室门反锁住,把蝈蝈困在外面。而我们仨一起冲出来。蝈蝈光着身子,除了投降,他还能逃么?”

    王大嘴听完就忍不住竖起大拇指,那意思,高招,帮主就是帮主,果然厉害。

    而胡子想了想,最后点头承认,说兄弟的法子,确实比我的阴损。

    雷蕾倒是有点犹豫,最后她咬着嘴唇,点点头,又立刻去准备了。

    我们仨趁空选了个房间,这房间是书房,离浴室不远。我们仨决定躲在这里。

    没多久,雷蕾换好了一件睡衣,走了出来。

    这睡衣看起来挺有档次的,尤其把雷蕾的好身材都显了出来。

    雷蕾当着我们面,很难为情。但我知道,这就是就事论事,她为了帮我们,也是够拼的了。

    我因此对她说了句,“辛苦了,蕾姐。”

    其实雷蕾很想听到我这句话,她甜甜一笑,回了句,“没事。”

    我们又耐着性子,等了一刻钟,别墅的门铃响了。

    雷蕾跑到门口,我也跟了过去。她先看了看门外情况后,我又顶替她,也瞧了瞧。

    蝈蝈的外貌,几乎都印在我的脑海中,我这次一打量,几乎一眼就把他认了出来。

    我扭头对胡子和王大嘴说,“没错,是那畜生!”

    胡子一冷笑,又当先往书房走了过去。我和王大嘴慢了半拍,也都躲在书房内。

    现在的气氛有些小紧张,我们仨也都默默听着。

    在别墅门打开之后,我听到蝈蝈的声音了。

    他倒是拿出很正规的样子,先跟雷蕾说了说自己的情况,比如他是哪个会所的,平时是多么有经验,给多少女客户服务啥的。

    雷蕾见到蝈蝈后,说话语调又变得娇滴滴的。胡子还做了个评价,说雷蕾撒起娇来,还挺骚性的嘛。

    雷蕾随后跟蝈蝈一起来到客厅。这客厅离书房稍远,我们仨不得不贴着门缝才能听到他们的对话。

    蝈蝈让雷蕾先躺在沙上,他还要给雷蕾做一些初步推拿或按摩的项目。

    但雷蕾不想让蝈蝈占便宜,她又找个借口,说她先洗澡,然后等身体被热气熏一熏的,再让蝈蝈做一些服务吧。

    这话原本没毛病,但蝈蝈摇头,说这就不是spa了,也挥不出来spa的功效。

    我承认,自己对spa了解的很少,更不知道蝈蝈说的对不对。

    雷蕾最后找不到其他理由了,只好躺到沙上,蝈蝈还开始了他的一个个服务项目。

    这一刻我们仨倒是挺煎熬的。胡子念叨,说这雷蕾是不是傻,真做上这项目了?她是不是笨啊,快点洗澡吧!

    我和王大嘴都不知道咋回答胡子,而且很快的,我还听到雷蕾出很舒服的叫声。

    我心说坏了,这蝈蝈真挺有两下子的。我因此也担心一件事。

    我怕雷蕾别真被蝈蝈弄嗨了,她一心动之下,把我们仨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