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拔大罐-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65章 拔大罐

    胡子依旧觉得王大嘴说的轻松,他摇头表示不信。

    我倒是不想我们光说不练,不然跟耍嘴皮子有什么区别?尤其王大嘴一脸期待的看着我,就等我下决定呢。

    我索性让王大嘴全权负责,这就用他的法子,去审蝈蝈。当然了,我也强调,需要我和胡子配合什么,到时随他吩咐。

    我以为王大嘴立刻会回到“审讯室”呢,谁知道他嘿嘿一笑,卖个关子,让我俩等他一刻钟,他要去取个家伙事。

    不仅我,胡子也有点愣。王大嘴这就离开了别墅。

    我俩也不能总在这卧室门口待着,我也怕这期间蝈蝈别做啥坏事。

    我和胡子一先一后的走回去。在开门一刹那,蝈蝈看我们的眼神是很冷很凶的,但很快的,他又笑脸迎人。

    我对这种态度似曾相识。我想到了宋浩,也猜测蝈蝈跟宋浩一样,都是个二皮脸。

    我和胡子各找地方,坐下来。蝈蝈又对我俩“兄弟长、兄弟短”的称呼起来,他还强调,说他能理解我俩为啥这么对他,他也不怪我俩。

    胡子听这话很刺耳朵,他嘘了一声。

    蝈蝈却振振有词,立刻补充说,“胡子兄,其实你想过没有,我也是身不由己,才陷害你们的,我平时跟你们有什么深仇大喊,有什么梁子?所以我真的是受害者。再者说……”

    蝈蝈跟个演说家一样,又巴拉巴拉一大通。

    我细品他话里话外的字眼。我倒是觉得这蝈蝈挺会玩文字技巧的,他爱把事的严重性往小了说,而且一点点的,我们会被他带到一个误区之中,让人觉得,反倒是我和胡子对他太苛刻,甚至是我俩太找事了。

    我趁空观察胡子,现自打蝈蝈这么忽悠后,胡子火气降了一些,至少对蝈蝈的态度,稍有有些好转了。

    我担心在王大嘴离开这一刻钟,我俩会被蝈蝈洗脑。

    其实最有效的办法,是我反驳一番,把蝈蝈这话的技巧揭破,让胡子因此对蝈蝈有个抗体。

    但我又觉得蝈蝈能言善辩,我跟他辩解,一旦败下阵了,很容易起到反作用。

    我索性懒着浪费口舌了,又翻开手机,上网搜了一段音频。

    这音频是大话西游里面的一个片段,唐僧对一个妖精反反复复的墨迹,说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如果妖有一颗仁慈的心,那他就不再是妖,是人妖……

    而在电影里,那妖精最终被唐僧墨迹烦了,选择了自杀。

    我现在不得不求助唐僧保佑。我还把这段音频很大声的播了出来。

    胡子和蝈蝈都很诧异的看着我。而我把这手机还特意放在离蝈蝈不远的地方,把音频设置为自动循环。

    我又叫上胡子,那意思,我俩先避一避,让蝈蝈好好听一听佛法,听一听唐僧是怎么教化别人的。

    蝈蝈猜到我的动机了,脸色一变,对我连连求饶,让我别这么折磨他。

    我不管这个,心说看他厉害,还是唐僧厉害吧。

    等我和胡子再次离开这个卧室,我俩各找一个椅子,在门口坐了下来。我还拿出烟来,我哥俩吸着。

    其实我俩也没事,纯属硬性打时间,但没一会,雷蕾走过来了。

    雷蕾咬着嘴唇,拿出有心事的样子。她还对我俩说,“我心里有点不舒服,你俩谁能陪我说说话?”

    我留意到,雷蕾说这话时,明显更多的是看着胡子。

    我隐隐冒出一个很怪的念头,而胡子被雷蕾这么一问,外加雷蕾刚帮过我们,他没法拒绝。

    他一口答应了,还把我撇下,跟雷蕾一起去了客厅。

    我趁空探了探身子,往客厅看了看。

    我心说也不怕雷蕾跟胡子做啥出格的事,毕竟我还在场。我又稍微松了口气,还把思路一转,琢磨起蝈蝈来。

    蝈蝈之前反复说过,他才是受害者。但我联系着他现在当男技师的身份,总觉得蝈蝈说反话了。

    想想看,这男技师可是他娘的优差,说白了,可以借着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随便搞女人。

    我突然觉得,这蝈蝈或许是那个要陷害我和胡子的幕后组织的红人。

    我正打算继续往下分析呢,别墅门口传来敲门声。我又看了看时间,现正好是王大嘴离开后的一刻钟。

    我念叨句,这大嘴挺守时嘛,这也间接说明,这人办事靠谱。

    我立刻起身,往别墅门口凑过去。我趁空瞥了眼客厅,雷蕾似乎提到什么伤心事了,还捂着鼻子哭泣呢。

    胡子离她很近,尤其雷蕾有个小动作,身体软,看样随时会借胡子的肩膀依靠一下。

    而胡子拿出很关心的架势,正安慰着雷蕾。

    我对胡子提醒,让他别理会雷蕾,赶紧跟我汇合。

    等他来到我身旁时,我含蓄的点了他一句,那意思,雷蕾跟我们是通过朋友认识的,另外她帮了我们,也是有夫之妇。所以如果雷蕾破格,非要跟你生点啥,那我们岂不让朋友为难了,更让我们之间的关系变得尴尬了?

    胡子被我说的有些绕,他有些懵的眨了眨眼睛。

    我没时间多说,敲门声再次响起,我把别墅门打开了。

    隔了这么一会没见,王大嘴领回来一个布兜子,另外他还腾出一只手,这手里握着一个半大不大的老鼠。

    这老鼠是活的,看着很脏。我怀疑这是个野生货,也真不知道王大嘴去哪把它逮住的,

    另外老鼠都天生胆小,而这小老鼠被王大嘴捏着,却一点没跑的意思。

    我因此又特意留意一番,现王大嘴捏老鼠的姿势很怪。我猜他偷偷耍了什么技巧,把老鼠降服了,让它彻底连逃的念头都不敢有。

    胡子满脑子想的是恶心,他还不解的问王大嘴,“你抓这么个玩意儿回来做什么?难道是……”

    胡子拿出恍然大悟的样儿,补充说,“你想用小老鼠咬蝈蝈的棒子,借此威胁他?”

    我被胡子这思路打败了,而且自打接触蝈蝈,胡子一直对这兔崽子的棒子情有独钟,也不知道是不是因嫉妒而怀恨?

    王大嘴一直把这小老鼠当做宝贝,甚至也不让我俩碰。他对我示意,那意思让我头前开路,把卧室门打开,他这就带着那布兜子和老鼠,审问蝈蝈。

    这么一来,我也搞不懂他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

    我配合的照做起来。等我们仨再回到卧室时,蝈蝈一脸痛苦的表情,因为唐僧的念叨还在播放着。

    王大嘴听了几句,就知道这音频是啥了。他咧嘴嘿嘿笑了笑。

    我趁空把音频关了,把手机收了起来。

    王大嘴当着我们所有人面,把那个布兜子打开。这里面原本就鼓鼓囊囊的,我也没猜到装的什么。

    现在看到它里面的庐山真面目,我诧异了一下。

    这里有个大玻璃罩子。乍一看就像放大十几倍的用来拔火罐的玻璃杯。

    王大嘴让玻璃罩的口朝上,他把玻璃罩举起来,还把小老鼠丢了进去。

    这老鼠一时间少了王大嘴的制约,它猛蹬猛爬一番。无奈玻璃罩很光滑,它根本借不上力。

    王大嘴让我们好好留意下这老鼠,他还指着老鼠的嘴强调,“都现了么?这老鼠牙齿很锋利。而且老鼠这东西,跟人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它的牙一直疯长,所以它总爱磨牙,防止牙长太长了,让它嘴巴合不拢。”

    胡子“啧啧”几声,补充说,“这老鼠的牙就不协调,有点长,会不会说它最近该磨牙了?”

    王大嘴点点头。他俩还很默契的一起看了看蝈蝈。

    蝈蝈知道不妙,这时强颜挤着笑,让我们别开玩笑。

    王大嘴能把蝈蝈这人看透,这一刻他还冷着脸,让蝈蝈别那么虚伪好不好。

    蝈蝈表情一顿。王大嘴又让我和胡子配合着,把蝈蝈连人带椅子放倒,让他面冲上的躺着

    我和胡子立刻行动,蝈蝈大吵大嚷,试图反抗,但他反抗无效。

    最后他舔着大肚子,仰面看着屋顶,尤其他那大肚子,几乎是他整个身子最高、最厚实的地方。

    王大嘴拿出很欣赏的架势,摸着蝈蝈的肚子,他还自行念叨说,“这里面都是什么?肥油还是肠子呢?”

    蝈蝈又接话说了一通,胡子嫌他啰嗦。胡子脱了鞋,扯出一只袜子,强行塞到蝈蝈嘴里了。

    蝈蝈被熏得有些翻白,也挣扎的“呜呜”几声。

    这期间王大嘴又有后续动作了。他猛地把玻璃罩扣在蝈蝈的大肚子上。

    这玻璃罩只有一个口,现在完全被蝈蝈的肚子封上了。而罩子内的小老鼠,一下子跟外界隔绝了。

    我知道用不了多久,这小老鼠就得缺氧,而它也不笨,甚至在潜意识的影响下,它这么一缺氧会做什么呢?

    我顺着往下一分析,冒出个把我自己都吓够呛的想法来。

    我也真佩服王大嘴,对他竖起大拇指。

    王大嘴很高兴,连连说,“谢谢老大的夸奖。”

    胡子倒是没明白我为啥这么做。而王大嘴又指着蝈蝈,很大声的提醒他,“知道么?这老鼠不会等死的,你要再不说实话,熬上一会,这老鼠一旦有缺氧的意识,它肯定会在你肚子上挖洞,甚至会撕烂你的肚皮,咬碎你的肠子,最终它从你体内爬出来。”

    蝈蝈原本还“呜呜”着,但王大嘴这番话吓住蝈蝈了,他猛地一愣,又惊恐的盯着那小老鼠。

    胡子突然“哈哈”笑了,他做了个简单的动作,学我那样,对王大嘴竖起了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