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保镖任务-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70章 保镖任务

    我对夜叉这话不怎么理解,另外夜叉依旧这么不把我当回事,我打心里对他也有些不满。八8八1一

    我很想在见面之前,先了解下大卫这个人。我扭头问了高腾。

    高腾摇着呆呆的脑袋,回答说他只是隔远见了大卫一面,仅此而已。

    我又看了看夜叉,但不打算多问什么。之后夜叉带着我们,一起来到别墅正房的二楼。

    这里也有一个很宽敞的大厅,而且跟一楼相比,二楼看起来更加华丽一些,尤其大厅正中央有一套看着很高档的沙,估计是纯实木货。这沙上坐着一名戴眼镜的文雅男子,他正悠闲地喝着咖啡,看着杂志。

    而在大厅靠窗的角落里,站着另外两名男子,这俩人看打扮是野狗帮的人。

    坐沙的文雅男也很警惕,在我们四人刚一露头时,他就抬头往这边看过来。

    我隔远打量着他。这人黄皮肤黑眼球,分明是亚洲这边的品种,而他又起了个米国才有的名字。

    我打脑袋里这么一琢磨,想到一个词,华裔。

    等我们离近后,夜叉还跟我们互相介绍起来。当大卫知道我是野狗帮老大时,一瞬间也露出很诧异的表情。

    他估计跟当初的夜叉想到一块去了,没料到我会这么年轻,看着也这么“弱”。

    他跟我打招呼时,语气也变得很普通,估计跟他心态有直接关系。而我品了品,他能说很流利,甚至带着一些地方口音的,这也证明我之前的猜测没错。

    夜叉跟大卫的关系有些微妙,甚至明显有些距离,他介绍完,就拿出不多说的架势,退到一旁。

    至于高腾,那呆头呆脑的样儿,也跟大卫没啥沟通。

    我不想冷场,就试着找些话题,跟他聊了聊。夜叉偶尔咳嗽一声,还冷冷看着我。他是想让我适可而止,早点跟大卫说再见。

    我对夜叉的态度,视而不见。

    这样话题转来转去,最后说到这次任务上了。大卫突然拿出很厌烦的表情,也根不给面子的指着夜叉,跟我说,“既然你是大头头,我想你平时应该好好管一管手下,我对他们很不满。”

    夜叉一瞬间脸色一沉。高腾原本低着头,像是老僧入定了,现在却有抬头的举动。

    我知道这话里有话。我让大卫详细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大卫回答,说之前跟野狗帮谈的时候,野狗帮做过保证,会像铜墙铁壁一样的保护他,不让一个苍蝇飞进来。而这几天,大卫现,别墅内竟有苍蝇,这说明什么?还不是保护不周么?

    我听完一瞬间气的想乐。我心说要是米国人说出这种话来,我看在他们死脑瓜骨的份上,倒还能理解,但大卫就是个国货,怎么也乱挑理呢?

    胡子也听不下去,他喂了一声,往前走一步。这么一来,他跟大卫离得很近,甚至几乎身体贴着身子了。

    大卫比胡子矮一些,他不得不仰头才能看到胡子,而且他也有些不习惯。

    最后大卫往旁边挪了挪身体。

    胡子接话说,“老兄,你到现在还不觉得野狗帮的保护不够么?你知道么,我刚刚进门的时候,差点被同伙射上一弩箭呢,可见这里有多严,至于你非强调苍蝇不苍蝇的,拜托,苍蝇是杀手么?会对你有生命威胁么?”

    大卫原本耐心听着,最后一摆手,他还叫板上了,说如果野狗帮没那实力,当初就别放那狠话,也别说什么铜墙铁壁的。

    大卫还死死盯着夜叉,流露出越不满的样子。

    夜叉选择不接话,不过也能看出来,他心里憋着老大一股脾气呢。

    我倒是趁空好好想了想,有个计较。我跟夜叉说,“这次是咱们工作做得不到位,竟然放进一只苍蝇,失误啊!”

    大卫突然得意的笑了笑。而夜叉一直盯着我,这么过了几秒钟,他一耸肩,反问我,“你是老大,我既然做得不好,那你说说,怎么能行?”

    我当然不会当着大卫这个外人面去损夜叉,我刚刚说的也都是反话。

    我突然话题一转,让夜叉这就找两个手下,立刻去商店买杀虫剂,而且要劲儿大的,量也要足。而我们接下来,就对这别墅好好进行除虫工作,别说以后能看到苍蝇了,就连任何虫子,都要彻底杜绝。

    胡子听完哈哈笑了,说咱们这是当保镖呢?还是当保洁呢?随后他又念叨说,不对哈,保洁也不负责除虫,那咱们算什么?

    而大卫想的,跟胡子完全是两个方面。他很不赞同我这么做,也强调说,“这别墅正房里喷满了杀虫剂,我还怎么待?”

    我故意看了看窗外。这举动其实是默默的告诉大卫,外面空气新鲜,他要觉得杀虫剂的味道大,蛮可以去露天安营扎寨。

    夜叉并不笨,他看大卫这反应后,明白我对他的一番好意了。

    他咧嘴笑了笑,回了句,“这就去办。”他也真挺利索,这就扭身走开,用对讲机联系手下。

    我当着大卫的面,拿出老大的架子,跟胡子和高腾强调几件事,其实也是间接给大卫话听呢。

    我告诉胡子和高腾,对我们野狗帮来说,顾客就是上帝,所以顾客有什么要求,我们在保证他生命安全的情况下,一定尽力满足他。

    最后大卫气的直嘟嘟囔囔的,胡子又拿出很恭敬的样子,问他,“上帝哈,你有何吩咐?”

    大卫一屁股坐在沙上,他拿出不跟我们多聊的架势。

    我们也因此结束了这次的谈话,但在我们离开时,大卫故意念叨,说等他回去后,会跟中介投诉,因为野狗帮对待客人的态度很不好。

    我一直有个原则,对有些人,对方敬我一尺,我务必敬你一丈。但对有些很矫情、没事找事的人,不给他们紧紧皮子的话,日后保准会麻烦不断。

    我们四个又回到一楼的厨房,当然了,我们不是又来吃东西的,反倒是找个地方,能坐一会儿。

    夜叉对我改变了一些,至少趁空把这别墅里里面面的人员分布说给我听。

    我承认,自己在这方面是外行,所以我只是很仔细的听着,却很少言。

    夜叉还把他的无线设备拿出来,这上面有一个屏幕,他把屏幕打开,调出一组画面来。他强调,抛开大卫,在这别墅里里面面,一共有十五名野狗帮的成员,他们轮班监视。他还把每个成员的照片都让我和胡子看了看。

    这些成员,要么长得极其凶悍,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儿,要么就长得非常普通,我想起那句老话,貌不惊人。

    我本来就是随便看看,但当看到某个成员照片时,我脑袋里突然冒出个念头。

    我总觉得这成员很眼熟,不过细想想,我又真不认识他。

    我也对自己这个想法很好奇。最后我们聊了小一个钟头,我和胡子都忍不住打哈欠。

    高腾跟夜叉说,那意思,我们仨都有些累了,需要补补觉。

    夜叉指了指上方,说去别墅的第三层吧,那里都是小房间,也是这次野狗帮的佣兵专门休息的地方。

    胡子咦了一声,说为什么不在一楼休息,毕竟大卫总在二层待着。我们在一楼的话,也算是对他的一种保护了。

    夜叉对胡子的态度也稍微有些改变,不像之前那么冷漠,他回了句,“我们原本也想在一楼休息,但大卫不习惯,就又不得已,改为三层了。”

    我心说归结起来,还是这次的“上帝”太矫情了。

    我、胡子和高腾,我们仨结伴上楼。

    这三楼明显没一二楼豪华,房间也都很普通。我大致看了看,一共六间房,并排挨着。

    我们依次经过两间房。有一间房间门的关着的,另一间的门半开着,我看到这里面原本有一张大床,但这床上没人住,反倒是挨着大床的旁边,支起了两个折叠床,折叠床上躺着两名正熟睡的佣兵。

    我因此觉得,野狗帮的佣兵倒是挺懂规矩,至少没乱用这别墅内的物品。

    我们仨一直走到最靠里的那一间房,这才终于找到一个空房。

    这里面的角落上放着好几个整理好的折叠床,我们仨各拿一个。

    但问题是,这房间的空地不是很大,我们的三张床只能并排挨在一起,这才能摆的开。

    胡子有些犹豫的看了看高腾。其实我明白,他不想跟高腾住在一起,尤其高腾总神叨叨,还养着一个“爷爷”。

    但我心说,非常时期,我们也别肥啊瘦啊的挑剔了。而且为了胡子着想,我特意让他睡一边,高腾睡另一边,我睡中间,夹在他俩之间。

    我们躺下后,我也跟高腾碰一碰后续计划。

    高腾的意思,大卫这边,我们只要再保护他两天就行了,而王大嘴调查彼岸花,也就是那个仙人跳的团伙,估计需要一段时间,所以这两天不该有什么冲突。

    我对他的分析很赞同,也因此点点头。

    我们仨很快也都睡了下来,高腾还有个不好的习惯,睡觉时,把牌位拿出来了。

    他还抱着牌位,死不撒手的闭上了眼睛。

    胡子敏感的总时不时侧头,往高腾那边看过去。

    而我心态好,最后翻了个身,就彻底进入梦乡。

    但等睡了这么一阵后,我迷糊间,听到窗户处有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