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矛盾的内幕-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72章 矛盾的内幕

    我对胡子这个笑很是不解。胡子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又嚼了两口后,手一伸,把嘴里这口饭吐了出来。

    这饭被嚼的粘糊糊的,乍一看有些恶心。胡子不管这些,对女厨子摆手说,“老妹,过来一下。”

    女厨子并没动身,不过扭头看着胡子。

    胡子指着手中的饭,先说了句谢谢,随后他又补充,“你刚刚说考虑到我和小闷帮主的口味,所以特意给饭菜换了个风格。我在尝第一口的时候,就已经现了,但我想说,现在的饭菜,不仅非常苦,还非常辛辣,就跟火药一样,你让我怎么吃?”

    女厨子不仅没生气,听完反倒一笑,反问胡子,“你怎么知道这饭菜有火药味的?难道你吃过火药么?”

    胡子没心情跟她开玩笑,一时间脸绷得厉害。

    而我趁空也试探的吃了一口。我本来还觉得胡子说的有些夸大呢,甚至也觉得,这女厨子就算不是个专业人士,爱在饭菜里加入一些药剂啥的,但总不能把饭菜弄得如此难以下口吧?

    但我错了,当我含着这口饭时,我就觉得嘴里出现了一股电流,这电流还直击我心窝,让我有种翻白眼和脑抽的冲动。

    我不得不一张嘴,也把这饭吐了出来。

    其他人,包括高腾和夜叉,他们倒真比我俩能忍,这期间一直一口一口的吃着。

    那几个新面孔的佣兵,他们对我和胡子的态度也稍微有些变化,都多多少少看不惯我们。货主在他们眼里,我作为新帮主,胡子作为我的兄弟,我俩太不能吃苦了。

    但我坚持自己的观点,吃不吃苦得看什么事,总不能说身为帮主,我啥事都要死扛吧,外加我这个帮主,很可能到最后还会被丑娘架空呢。

    我不想太往深了较真,不然说多了都是泪。

    那个女厨子看我和胡子不再多说,她又一扭头,忙活起她的工作。

    我和胡子各自盯着饭碗,胡子最后把手里的饭丢在桌旁的小垃圾桶内。他又念叨说,“我吃饱了。”

    我当然知道,他只是这么说,其实哪吃什么东西。

    我因此也愁上了,想着要不要效仿胡子,也把自己这份餐饭掉到。

    没多久胡子又对我使眼色,他还特意指了指厨房外,跟我说,“咱哥俩抽口烟去?”

    在这个别墅内,并没什么禁烟的说法,我们在哪都能吸,但胡子之所以强调去外面,我猜他有话跟我说。

    我点了点头,也懒着管这份餐饭了。等我俩出去了,各自吸着烟后,胡子直奔主题。

    他的意思,江州可是好地方,美食更是多不胜数,我俩一会何不去外面转悠转悠,等吃嗨了后再回来呢。

    我一来觉得这是个好提议,二来又觉得,野狗帮现在正有任务呢,我们这么撇下其他人去溜达,真的好么?

    我犹豫一番,胡子为了让我动心,又说了一堆有特色的江洲菜,比如油爆虾、老式红烧肉、鸡骨酱、重庆鸡公煲啊等等的。

    我听到最后有个疑问。我问胡子,“重庆鸡公煲不是重庆菜么?”

    胡子嘘我一声,说我真是个老外,他解释说重庆鸡公煲之所以叫这个名,因为是一个叫重庆的上海人明的这个菜。

    我也不知道胡子说的是真是假,但我必须承认,他说的这些美食,完完全全勾起了我肚子里的蛔虫。

    而且赶巧的是,夜叉突然走了出来。

    他刚吃完饭,估计也是因为饭菜的味道太怪,他冷不丁脸色不是太好。

    他凑过来跟我俩要了一根烟,等吸了几口后,他一摸兜,拿出一把钥匙来。

    他把钥匙递过来,跟我说,“老大,你和胡子一会开车去吧,车在别墅大院的后面,专门有个车库。也记得,早去早回!”

    胡子一下子对夜叉的态度转变了不少。胡子抢先接过钥匙不说,还强调一句,“老兄,我现你这人还真不错!”

    夜叉冷笑着回了句,“当然,我为人相当优秀。”

    夜叉也没多待,这就转身往回走。而胡子盯着夜叉的背影,又跟我念叨,说这爷们真有意思,我夸他胖,他还哮喘上了。

    我让胡子别嘴贫了。之后我俩绕到大院的后面。

    这里并排有两个车库,而且现在每个车库的大门都大开着。

    每个车库内都各停着一辆车,都是好车,一个是大奔,一个是卡迪拉克。

    胡子摸着这车钥匙,盯着大奔,从这点看,他更钟意于大奔。他还跟我念叨,“会是哪辆车呢?”

    说完他还按下了钥匙上的解锁键。

    这两辆轿车都没反应,反倒是停在车库外一个不起眼地方的小电动车,突然滴了一声。

    胡子看傻眼了,而我突然特想吐槽,心说夜叉跟高腾貌似是一路人,不然这俩人咋都这么类似呢,一个开三驴子或五菱,另一个直接骑电动车了。

    胡子缓了好一会儿,估计是把心态调整了一番。最后他这么安慰自己的,说我们这次是为了出去吃饭,开啥车都行。

    他又当了司机,我坐在后面。我俩骑着这个电动车,奔向别墅大院的正门。

    晚间的正门,尤其那个大铁门,看着更有一种阴森的气氛。我俩也都知道,正门附近有埋伏的佣兵。

    所以离它有一定距离时,胡子就把电动车降了。胡子还警惕的四下看着,问我说,“咱们要不要喊一句,给这些埋伏的佣兵提个醒?”

    没等我回答,那大铁门嗡的一声响,竟自行开了。

    我心说这无疑是佣兵给我们的一个答案了。胡子特意喊了声谢,又箭似的把电动车开了出去。

    我们先离开这一片别墅群,也很快来到江州最繁华的市中心。

    这里灯火通明,跟别墅大院完全是两个世界。胡子跟我连连感叹,而且反复强调,说今晚上一定吃到够本才行。

    我也因此琢磨着,一会要吃什么。我俩抱着不少想法,但无奈经过一个东北餐馆时,胡子猛地来了一急刹车。

    胡子指着这餐馆说,“就这吧。”

    我特想抽他,心说弄了一六八开,最后我俩竟然在江州吃东北菜,他怎么想的?

    但胡子也有他的理由,那意思,能在江州开东北菜馆,说明这餐馆一定很有特色,甚至把东北菜和江洲菜的文化结合在一起了。

    我心说胡子都这么说了,我还怎么反驳?

    我俩挺好车,其实就我们这种电动车,也不涉及需要停车位,但胡子为了摆谱,特意用电动车占了一个车位。

    按他说,别小瞧咱们的电动车,它不就比大奔少俩轮么?

    我们进了餐馆后,我现这里人气还挺火,几乎爆满。

    我俩找个角落,点了两个套餐。而且等套餐上来后,我俩闷头吃起来。

    我细品着,说实话,这套餐不好吃,东北味不浓,反倒里面也有股子甜味。但不管咋说,比在别墅内吃的“火药”要强很多。

    等我俩吃到中途的时候,有名男子端着一份套餐走了过来。

    他还一屁股坐在我俩身旁。我特意四下看了看,没有空闲的桌子了。我也没太多想。

    但这男子一边吃饭,一边一摸兜,掏出一个黑皮证件。

    他把证件放在桌上,还往我和胡子这边推了推。

    我和胡子都瞥着这个证件。这证件是个警官证,这男子一直留意我和胡子的表情,他又把证件翻开,露出里面的内容。

    他还趁空念叨说,“两位是小闷和胡子吧?我叫王铭,你们称为我王警官就行。”

    我脑袋里嗡了一声。说实话,我现在最不想跟警察打交道了,尤其我俩跟野狗帮还纠缠不清。

    胡子一时间有些敏感,甚至想立刻走人来了。但我咳嗽一声,把他叫住了。

    我又看着王铭,等他下文。

    他倒是没多说啥,反倒又迅把警官证收了起来。

    他让我俩先吃饭,他一会在这餐馆对面的咖啡厅等我们,而且我们直接去六号包房找他就行。

    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我现这王警官倒挺有效率,大口大口的吃着,没用上两分钟呢,就把餐饭吃光。

    他起身离开。也有个服务员凑过来,收拾他吃过的餐盘。

    胡子一直目送王铭离开,他又问我,“咋办?一会走还是见?”

    我心说既然警方都找上门来了,我们想走能走得了么?

    我回了句,“见吧!”

    胡子拿出一脸无奈的样子,又问我,“猜猜这次这帮条子又有什么事?”

    我摇摇头,那意思,我上哪猜的出来,但我跟胡子也强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什么?

    我俩又故意磨蹭了一会,等一刻钟后,我俩离开餐馆,又在外面看似瞎转悠一番,最后进了那个咖啡馆。

    我们一直来到六号房。这咖啡屋其实很有情调,都是小情侣啥的,来这里搞对象的。

    而这一刻,我和胡子一点情调都没有,反倒心里都紧绷绷的。

    当我们打开六号包房的房门时,我看到王铭正面对着我们坐在一张桌前,桌上用特殊设备煮着咖啡,他正翻看着手机。

    他皱着眉,很明显心事重重。

    我先客气的喊了句。王铭收起手机,示意我们也坐吧,他还特意弄了两杯新煮的咖啡,推到我和胡子面前。

    他趁空说,“两位,以咖啡带酒,咱们好好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