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叛徒-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73章 叛徒

    我一下子想起三国时期的曹。曹操当时煮了酒,请刘备喝,这也就是后来所谓的煮酒论英雄。

    我心说曹操那次,酒无好酒,宴无好宴的。而这次,别看王铭煮的是咖啡,但我和胡子同样不能大意。

    王铭趁空又把咖啡杯往我俩面前推了推。

    我和胡子不能不卖王铭这个面子,我俩各自把咖啡杯接过来,不过并没喝。

    我摸着兜,拿出烟来。我自行点了一根,又递给胡子。胡子点完烟,又递给王铭,那意思,一起来一根吧。

    王铭笑着摇摇头,反倒摸出自己的烟来。

    这么一弄,我和胡子既没喝他的咖啡,他也没吸我俩的烟。

    我因此知道,这王铭不是个雏儿,更像是个有经验的老油条。

    我压着性子,不急着问这问那,反倒把话题引到江州来,我们仨看似像三个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一起谈论着江州的各种文化。

    王铭一直观察着我俩,到最后他叹了口气,把烟屁股掐了。他又主动说,“二郎的事,两位想必都知道。”

    胡子顺着话点点头,而我一皱眉。

    我本以为警方找我俩,要么为了野狗帮,要么为了那次冤案和蝈蝈呢,谁知道这一竿子打的挺远,竟然牵扯出二郎了。

    王铭说,“二郎是个好警察,但好人有时候没好命,知道么?他是被人硬生生推下楼的,而且目前调查有结果了,二位知道是什么组织做的么?”

    胡子很在乎二郎,立刻追问。

    这一刻,我心头被刺痛了一下,王铭特意强调是什么组织,我有个很大胆的猜测。

    而且也真被我不幸料中了。王铭接着说,“警方有个金剪刀组织,专门抓贪污的,二郎也是这个金剪刀内部的重要人物,他之前还负责追查一个跟商界有关的恶势力,但这恶势力太狠了,买通了野狗帮,让野狗帮的佣兵找机会对二郎下了黑手。”

    胡子反问句,“什么?”他激动之余不仅嗓音很大,整个人也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王铭并没对胡子这举动太诧异,他盯着胡子,又更加肯定的点点头。

    我一时间也很难消化这个消息。我又拿出一根烟,吸了起来。有尼古丁在,能让我更清醒一些。

    王铭观察我俩,他倒是对胡子不咋在心,反倒更多留意起我来。

    我猜他一定觉得,胡子没啥事,反倒是我,不怎么好“对付”。他特意往我这边探了探身子,补充说,“警方都知道,二位加入了野狗帮,但你们不要有思想负担,因为警方是赞同你们这么做的,也想让二位做一次卧底。”

    胡子拿出一副犯懵的架势,还接话问,“卧底?难道警方是想让我俩把伤害二郎的嫌犯找到?”

    王铭摇头,说二郎的事,目前还只能算是小事,更主要的是最近野狗帮在保护一个叛徒。这叛徒曾经为国内效力,是个技术人员,掌握着某个领域很尖端的技术,但他为了个人利益,禁不住国外的诱惑,竟然带着技术潜逃了,而这次他回国,是想跟他之前的同事密谋,再窃取一部分关键技术。

    别看王铭一直没提这人的名字,我和胡子却都联想到了。

    胡子反问,是那个目中无人,很装叉的大卫?

    王铭应声解释,“大卫原名叫戴伟峰,而他的英文名,就取了戴维这两个字的谐音。”王铭叹了口气,拿出回忆样,跟我们继续说,“戴伟峰这人真是个祸害,零八年警方捣毁了一个地下兵工厂,里面很多枪械和炸雷,都是按照戴伟峰的技术进行改造的,杀伤力也很强。而这次,他回来偷窃技术,如果一旦传入到国外,损失将难以估计。但野狗帮不管这些,只认佣金,竟保护戴伟峰这种人,两位说说,这么做对么?”

    胡子这人,心里有股子正义感。这一刻他还来了怒意,还使劲拍了拍桌子。

    他手劲之大,让桌上的咖啡杯都被震的跳了跳。胡子还喝道,“国内那些犯罪的人,哪怕是杀烧抢掠,无恶不作,但这也都是小恶,属于人民阶级的内部矛盾,但戴伟峰这畜生,偷去机密,这就上升成为阶级矛盾了。这种人,绝不姑息,抓住了,活剐!”

    王铭对胡子这个状态很满意。而我一来赞同胡子这观点,毕竟都是响当当的汉子,谁能不爱国?但另一方面,我对王铭这话持怀疑态度,毕竟大卫这个人到底怎么样?我不能光听王铭的一面之词。

    王铭也等着我的表态呢。我却故意缓了缓,还一转话题问他,“有什么证据能证明大卫是叛徒?”

    王铭翻着手机,给我和胡子看了几张照片。

    照片内全是各种枪械。王铭说,“这些枪都是从黑市上收缴的,也都是改装枪,戴伟峰作为核心技术的提供者,他也很张扬的跟制造方说过,让制造方把他的指纹,印在改装枪的把手上,就在这里。”

    王铭又找了个图片,这图片是对一个枪把手的特写,我和胡子清清楚楚的看到,上面有一个清晰的指纹的图案,在这图案的下方,还有一排小字,放大后,我现这是一个签名,读起来应该是大卫。

    王铭的意思,我和胡子现在能跟戴伟峰接触上,我俩要想求证或者找证据,可以趁机套取戴伟峰左手拇指的指纹,再跟这张照片核对一下,就知道真假了。

    胡子没多想,还跟我念叨说,“这肯定是真事,他娘的,咱俩瞎了眼,竟然加入这么十恶不赦的野狗帮。”

    但他很快又看着王铭,解释说,“警官,我俩现在不是线人了,本来没有义务插手大卫的事,但这既然是个叛徒,我俩这次义不容辞,另外我们加入野狗帮,也纯属被迫。”

    接下来胡子还巴拉巴拉好一通说。

    他这一番话,乍一听逻辑有些问题,东一嘴西一嘴的。但我明白胡子心中的意思,他想跟王铭强调,他和我加入野狗帮,真就是一种被迫,绝不像戴伟峰一样,想求荣当叛徒啥的,另外他也想邀邀功,因为警方既然知道戴伟峰的罪证,肯定要对戴伟峰下手,把他抓起来。我俩这次是积极主动的配合,属于有功的表现,而绝非因为警方这么一通说,我俩为了洗清加入野狗帮的罪恶,又不得不协助调查啥的,那就称为立功了。

    王铭也不笨,最后听明白胡子的意思了。他还立刻表示,让我俩放宽心,警方把我俩的身份摆的很正。

    随后王铭又跟我俩透漏一些小细节,按他说的,警方会在这一两天内,也就是趁着王铭离开国内前动手。

    胡子倒是跟王铭很聊得来,他一直应着。

    我脑子有些乱,也就没多话。

    半个钟头后,王铭看我俩没啥“问题”了,他举起咖啡,说我们一起喝一口,随后他先撤了。

    胡子一边举杯,一边接话说,“这次戴伟峰的事,一定成功,咱们就当拿咖啡提前庆祝了。”

    我意思一下的举杯,不过没像胡子那样,更没喝。

    王铭大有深意的看着我笑了笑,撂下杯子,他先告辞了。

    胡子还琢磨戴伟峰的事呢,等包房内就剩我俩时,胡子又吐槽几句。

    我跟他不见外,而且现在也没啥外人了。我反问胡子,“有三个疑问,你给我解释解释。”

    胡子让我说说看。

    我掰着手指头,一条条的讲起来。“第一,我俩上一次跟警方接触时,联系人是阿虎,而这次为什么是这个叫王铭的突然冒出来了,而不是阿虎呢?第二,王铭说的全是跟野狗帮和二郎有关的事,但目前最跟我俩有关的,是蝈蝈和冤案,他这次为何对这方面避而不谈?第三,以前接触警方时,哪有一见面就亮警官证的,是不是有种多此一举的感觉,而且像宋浩和董豺他们,都是先电话联系,之后跟我们约定见面的地方,而这个王铭,竟能准确掌握到我俩的行踪,甚至能把我俩堵在饭馆里。”

    胡子整个人有些愣。这三个疑点,他事先完全没想到,而且听我说完时,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和解释了。

    最后胡子下了结论说,这王铭会不会不是警察,而是个冒牌货,至于他那个警官证,很可能也是伪造的?

    我一时间拿不定主意,但联系着前前后后,尤其不久前,别墅大院内还天降图钉了。我隐隐觉得,王铭或许跟小柔他们有关。

    我让胡子别冒然听这所谓王警官的话了,也容我先想想,再做下一步的决定。

    胡子拿出完全听我命令的架势,回了句行。

    我俩又等了一刻钟,还一起离开咖啡屋,而且我现王铭这家伙有些抠门,他开的包房,却没结账……

    就这样,等我和胡子回到别墅时,已经快晚上九点了。

    夜叉并没睡觉,正坐在别墅一楼的厨房内,高腾挨着他。

    夜叉正摆弄着无线设备,观察别墅大院内的一举一动,而高腾拿出呆呆的样子,还愣着神。

    我和胡子打心里对野狗帮多多少少有了另一种看法,所以这次看着夜叉和高腾,我俩心头都怪怪的。

    夜叉有心事,倒没察觉到我俩的变化,而高腾却突然抬起头,说了句,“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