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停电-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76章 停电

    我和胡子一直走了得有小一个钟头,最后胡子嚷嚷累了,我俩才停了下来。

    我也一直等着小柔的电话,却没人打过来。但这并不能说明我之前的猜测是错的。我压着性子,想继续等着。

    当然了,接下来我和胡子也没继续走sos,我俩结伴回到别墅。我还摆弄几下无线设备。

    这无线设备的功能很多,包括能私下跟某个人进行对讲。

    我先开了公共线路,问夜叉在不在?

    夜叉很聪明,立刻用私人线路,跟我回话了。

    我问夜叉,“监视别墅大院的主机在哪?”

    夜叉说,“在别墅三楼,最角落的屋子里。”我跟他约好,这就去那个屋前一起汇合。

    胡子看了看时间,他问我,“刚刚走了一六八开,现在人困马乏,正好去睡觉,你却怎么又想去监控室了?”

    我举着无线设备,说这设备的屏幕太小,每次也只能一个个画面的调取监控,太慢了。而去监控室就不一样了,那里肯定有一个大屏幕,能把所有监控都一下子调出来。

    胡子对监控完全不感兴趣。而我的意思,他要是困了,一会在监控室睡觉不是一样么?

    胡子想了想,回了句也是。

    等我俩来到三楼,夜叉已经在那屋前等着了。他手里还拿着一把钥匙。

    他把监控室打开后,我们一起走进去。

    这里原本有一个人守着,竟然是女厨子。

    我心说原来她还身兼数职,除了做饭以外,还负责一直看着监控。

    这女厨子对我和胡子的印象并不好,估计跟我俩偷偷用她的药箱有直接关系。而胡子原本困的打蔫,跟女厨子对视一眼后,他又立刻精神了不少。

    夜叉留意到我们仨的表情后,很诧异。女厨子不多说之前的事,反倒念叨一句,“我看监控看的正无聊呢,正好有人替我,让我歇一歇。”

    女厨子这就站起来,把地方让给我俩,她还转身离开了。

    胡子“喂”了一声,他原本不想接手这个活儿。但我把胡子叫住了,我心说我俩总不能白偷对方的试管和碘,这次也算还她一个人情,做个补偿吧。

    我随后跟夜叉说,那意思,我俩把这一摊接下来了,而且一旦监控里有啥意外,我会跟他联系的。

    夜叉当然不明白我心里的想法,但他也没反对,甚至赞了句,“身为老大,却能冲到第一线,很不容易!”

    夜叉还把钥匙给我俩。他也嘱咐说,等他离开后,我俩用钥匙把监控室反锁。

    我表示没问题。这么一来,整个监控室就剩我和胡子了。

    我只是简单的摆弄几下这个监控主机,学会调取所有监控画面和切换单个画面,这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我和胡子坐在大屏幕的前面。我盯着每个画面,专心的看着。

    胡子哈气连连,一点这方面的兴趣都没有。

    我还把土炮的手机从兜里掏出来,放在桌子上。我在等,也猜小柔要么用手机联系我,要么又会做出什么小举动,而我观察监控,绝对能第一时间的捕捉到。

    一晃到了半夜,胡子从监控室找来两把椅子,他把椅子拼起来,躺在一旁睡下了。

    我蜷曲的坐着,这一刻我也有些倦意,但想再看一会监控,等过个把钟头,再让胡子顶替我。

    另外不得不说,江州的天气很善变,前半夜很晴朗,现在却刮起风来,尤其风很大,吹得窗户呼呼直响。

    我原本对刮风没啥兴趣,正盯着别墅大院的一个角度看着。

    这里还站着高腾,他现在没行尸走肉的走着,却一直直挺挺的站着,昂着头,紧闭双眼。

    我很想知道他在做什么,而赶巧的,我又看着监控画面中的一棵树。

    这树本身并没什么古怪,但突然间,我脑中跟被电流击中一样。我猛地坐起来,又往屏幕前凑了凑。

    现在窗外又刮起风来,这棵树舞动几下后,竟在风没停的情况,它猛地静止了。

    我第一反应,这个监控画面是不是卡住了,突然出现了啥故障?但我又看了其他那些画面。

    这别墅大院内一共被安装了三十二个摄像头,其中十六个是户外监控。我现在这十六个画面中,有三个画面内的树都静止不动的。

    要按正常分析的话,这三个画面很可能都卡住了,但哪有这么巧合的事?

    我扒拉胡子,想让他快醒醒。另外我也用无线设备,跟夜叉联系上了。

    我把这情况说给夜叉听。夜叉说他看看,就又跟我结束通话。

    而且很快的,夜叉通过无线设备的公共线路,对这些佣兵说,“都汇报下各自区域的情况。”

    这些佣兵很有序,立刻有人说,“一号区域,没问题。”“二号区域,没问题。”

    但等再往后,轮到十四号讲话时,没人接话了。

    这样沉默了小十秒钟,夜叉问,“十四号区域,盲熊,收到后回复!”

    这次不仅没人回答,而且突然地,我眼前一黑。

    监控设备也好,屋内的电灯也罢,一瞬间全停电了。

    我一下陷入到黑暗之中,也不得不说,黑暗真的能给人带来一股很强的恐惧感。

    我明白,一定是出什么事了。我摸索着,赶紧扒拉胡子。

    这爷们竟然还沉睡着呢,估计也是睡糊涂了。在刚醒的一瞬间,他还念叨句,“乌漆墨黑的,天还没亮,你叫我干嘛?”

    但随后他反应过来了,还猛地坐起来。也因为没灯,他从拼凑的两把椅子上,直接摔了下来。

    胡子气的骂了句娘。我拿出手机,借着屏幕光,又扶了胡子一把。

    胡子反问我,“有敌袭?”

    我不情愿的点点头,而且我也是真没想到,我一直试着跟小柔取得联系,但她竟然选择这么直接,竟对别墅起了强攻。

    我和胡子总不能一直在这个漆黑的小屋里待着。

    我俩又凑到门口,我拿钥匙把门打开。

    这一刻,无线设备也失效了。因为不管打开公共频道,还是私人频道,里面都传来吱吱的声音,很明显有很强的干扰。

    胡子问我接下来怎么办?

    我猜现在有敌人正在进攻着别墅大院,他们的目标是大卫。

    我的意思,我跟胡子不参与这次的冲突,更不要被卷入,不然打斗无眼,谁知道我俩因此会不会受伤?但我们也不要一味的盲目躲避,我俩得找个安全的地方躲着前,也把大卫带上。

    胡子冷不丁反问我,“带着那叛徒做什么?”但随后,他似乎有点懂了,“啧啧”一声。

    我俩先后从监控室走了出去,整个走廊很黑,并没其他人。

    我举着手机,在前面带路,让胡子跟在我后面。问题是没走上几步呢,我听到楼下传来一声惨叫。我心里“咯噔”了一下。

    我没想到敌人会来的这么快,尤其这攻入的度,也真是没谁了。

    胡子急着四下看着,还跟我念叨,说咱俩现在别说带大卫走了,连躲都成了问题,当务之急,先找家伙事准备防身吧。

    但这是个走廊,各个屋子内除了床就只有板凳这类的东西,压根没一个特别趁手的武器。

    我和胡子也不能在找武器上浪费太多的功夫,最后我俩只能把裤带抽出来。

    我也把手机关了,如果此刻我俩在二楼,或许我们会选择跳下去,但三楼太高了,我和胡子不得不摸黑往楼梯口凑去。

    我并没抱着太大的侥幸心理,更不会笨的认为,我俩能趁黑顺顺利利的走下楼。

    而且当我俩刚来到楼梯口,我敏感的听到,楼下有动静。

    有一阵很轻微的“哒哒”声,乍一听似乎有只鸡,正刨着鸡爪子,在楼梯上瞎溜达,但我知道,一定是敌人,他们可能穿着特质的皮鞋,也正故意踮着脚往上走呢。

    我和胡子都一下子站定了,胡子还凑得我耳边,用我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咱俩埋伏,先制人。”

    我没回答,只是摸到胡子的身上,轻轻拍了两下。

    这楼梯口挨着走廊,也有个拐角。我俩都躲在拐角处,还顺着走廊的墙壁,躺了起来。

    这样一旦有人出现在这里,我俩一来能隐藏的很好,二来能随时偷袭,合力对付他。

    我俩耐着性子等着。“哒哒”声一点点逼近,而且在二楼时,“哒哒”声的频率降低一些。我猜敌人不止一个,有人直接去二楼了,也有人选择上三楼。

    我突然觉得这次麻烦大了,但还是那话,摊上事了,就别怕。

    最后这“哒哒”声走完整个楼梯,又有一个黑影,转身出现在拐角处。

    我和胡子很有默契,都没急着动手。我还默默观察着。自打这黑影出现后,拐弯处就没了动静,也再没第二个黑影冒出来。

    这说明我和胡子这一时间只要对付一个敌人就行。

    我暗道句好,因为二对一,我俩的胜算很大,这也算是逆境下的一个惊喜吧。

    这黑影一定没料到我和胡子会用这种方式躲着,他并没现我俩不说,还继续掂着脚,往这边走着。

    当他一步步靠近后,尤其快来到胡子身旁时,胡子古怪的“嘻”了一声。

    这一声听起来跟鬼笑一样。我猜胡子之所以这么做,既是想给我提醒,那意思我们要起进攻了,另外也想吓唬敌人一下,分散对方的注意力。

    我也早就憋着一股劲呢,这一刻,我虽然慢半拍的坐起来,但随后并不比胡子落后多少的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