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白色鬼魅-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8章 白色鬼魅

    这两天所有人都被鬼怪传说弄得人心惶惶,这守卫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无疑又把很多人吓了一跳。

    但独眼龙不仅没害怕,反倒怒了,对着这守卫骂咧道,“去你娘的,你在煽动人心么?”他说完还奔着这守卫冲去,狠狠抽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威力是不问题是独眼龙眼睛看不到,他打偏了。这守卫急忙退后几步,也紧闭嘴巴,打定主意不多说。

    阿虎劝独眼龙消消气,还建议说,“咱们别说那些用不着的了,白鲸号目前搁浅,咱们得想想接下来怎么办?”

    独眼龙不亏是个首领,他很快又压下怒气,镇定的琢磨起来。他眼瞎心不瞎,很快又命令手下,去看看这船的情况。

    阿虎和几个守卫这就往下走,胖船长怕阿虎他们不太懂船,还派二副跟了过去。我和胡子其实也想去看看,问题是看着现在的形势,我心说算了。

    等了足足一刻钟,独眼龙一直蹲着抽烟,这表明他心里很着急,之后阿虎他们回来了。

    一看阿虎就没少折腾,他累的一脑门汗,还喘着粗气跟独眼龙汇报,“白鲸号的龙骨坏了,需要好好修一修,另外得找人铺铁轨,这样等涨潮后,我们才能顺着铁轨把白鲸号弄回海里去。”

    这不是独眼龙最想知道的,他又问阿虎,“几天能下海?”

    阿虎回答,“五天。”独眼龙脸色一下沉了,他也不再跟阿虎问啥了,扭头喊胖船长。

    胖船长体力缓过来不少,这时也有精力站起来了。他凑到独眼龙旁边。独眼龙问他,“我印象里这白鲸号的底舱都是一个个独立的空间,就算有哪个地方漏了,我们只要把这底舱封闭好了,就不能漏水,对不对?”

    胖船长明白独眼龙的意思了,他点点头后又跟阿虎问了一些白鲸号现在存在的问题,最后合计一番,很肯定的对独眼龙说,“老大,三天!最短三天能走。”

    看得出来,独眼龙也觉得三天太长,但实际情况摆在眼前。他无奈的一摆手,让手下和胖船长他们赶紧开工,晚上也别睡了,连夜抢修。

    阿虎和胖船长立刻组织人手。其实我们这些渔奴倒是不错的劳动力,但他们没选我们,还找守卫押着我们,再送回岛上的铁笼区。

    我猜这帮人防着渔奴呢,怕我们干活时,对白警号动什么手脚。

    胡子也想到这一块了,回到铁笼里蹲着时,还骂了一句,说这帮人心眼真跟个娘们似的。

    我反倒觉得挺好,还劝胡子,这么一来,咱们不就清闲了?

    但我们只闲了小半天,接下来的两天,我们都被派出去干活了。就说我们这些海猛子,是彻底来了一把过度开采。

    我们不再对捕捞上来的海参做什么赛选,反倒一窝端的全留到桶里。其实想想也是,既然准备弃岛了,也没必要顾忌以后了。而且我也被这种高强度的劳动,弄得身心俱疲。等第三天晚上回到铁笼里后,我懒懒的躺在干草垫子上。

    胡子倒是比我活分,还有精神头趁空跟我念叨呢,说算日子,明天白鲸号就修好了,我们就要被押到另一个岛上了。

    我不想聊这个,只是随意的应了几声。我打心里更想弄明白一件事,白鲸号到底遭遇了什么?但这两天没有人聊起这个,独眼龙和胖船长的人也没传出啥话来。我的消息就闭塞了。

    没多久阿虎又从木屋里走出来,他叼根烟,向我俩这边溜达过来。

    我想跟他说说话,也就拖着疲惫的身子,硬打起精神,坐起来等他。

    我怀疑阿虎是不是有啥怪癖,每次来到我们铁笼前,他都要围着走一圈呢,之后才靠着铁栅栏,一屁股坐下来。

    我四下看看,确定我们说话方便,我又往前凑了凑身子,压低声音问他,“白鲸号到底怎么回事?”

    阿虎不正面回答,反倒一摸兜,掏出俩鸟蛋来,问我俩,“饿不饿?”

    其实我和胡子自打来到这个岛上,压根就没吃饱过,胡子这就要伸手拿鸟蛋,但阿虎把手往后一缩,反问,“钱呢?”

    胡子听愣了,又问,“咱们都这关系了,你他娘的还要钱啊?”

    阿虎脸一沉,继续说,“十块一个。”

    胡子絮絮叨叨起来,看架势要跟阿虎理论一番,我心说得了,本来见面时间就短,没必要在这事上浪费时间。

    我主动掏钱,也翻着胡子的裤兜,把他那十块钱找出来,一起递给阿虎。

    阿虎不客气的收了。我和胡子一起吃着鸟蛋。这期间我发现阿虎一直打量着四周,还有种依依不舍的样子。之后他又叹道,“我在岛上的生活即将结束了,还真有点不舍。”

    胡子想的少,接话说,“马上去的新岛屿,跟这里没啥大区别吧?”

    我则心头一震,甚至也品出阿虎这话的言外之意了。我问他,“今晚有行动?”

    阿虎拿出嫌弃的表情看了看胡子,又赞我一句,点头说,“没错,内陆警方决定收网了,咱们也得配合一把,就定在今晚吧,把这些恶徒全抓了。”

    我听完第一反应是,就我们仨?我倒是没这么直白的问,反倒让阿虎说说今晚的具体计划。

    阿虎不过多透漏,随后指着胡子说,“你太笨,这次没你啥事,你睡觉就好。”他又指着我说,“你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倒是有你帮忙的地方。”

    我彻底迷糊了,不知道阿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而胡子较真的是,为啥阿虎说他笨。

    阿虎又掏兜,留下新的两个鸟蛋,这次他倒是没收费,还说是白请我们的。之后拍拍屁股,起身走了。

    我俩各拿一个鸟蛋,胡子一边吃一边忿忿不平的还问我呢,“小闷你说,你胡子哥是笨人么?”

    我应付的摇头说不是,也把玩着手里的鸟蛋。我猜阿虎这是间接地“告诉”我们,明天很可能不及时吃饭了。

    我没急着吃,把鸟蛋先收好了。

    这一夜,我睡得不踏实,也有二狗他们要逃跑那一夜时,我睡不好的那个感觉了。但二狗他们足足有十多人,而这次我们只有三个人,尤其我和胡子还没啥事做,我怀疑阿虎从哪来的底气,竟想凭一人之力,抓尽一岛的恶徒。

    我偶尔总醒,但这一夜很平静,前半夜还有守卫巡逻,到了后半夜,守卫竟都不出来了。

    天亮后,渔奴们陆续睡到自然醒。他们也感觉到今天的不正常了,有人抓着栅栏,对木屋方向大喊,嚷嚷着吃东西,也有人抱着侥幸心理,立刻躺回草垫子上,试图再睡一会。

    这种状况并没因此改变,等到了上午,所有人都忍不住的大吵大嚷起来。要不是被铁笼限制住自由,我怀疑这群人会整体暴动。

    胡子也跟风的贴着铁栅栏大喊。我倒是能压着性子,坐在干草垫子上,把那鸟蛋拿出来,剥皮吃了。

    估摸又过了一个多钟头吧,有个木屋的门被人踢开了,是阿虎。

    这出乎所有渔奴的意料,冷不丁的,大家全静了下来,像看怪物一眼看着阿虎。

    这一刻,我心里特别复杂,一方面知道阿虎还活着,我高兴,也间接意识到,我们赢了。另一方面,我也真佩服他,在所有渔奴大喊大叫的气氛中,他还能不受影响的躲在木屋里这么久。

    另外现在的阿虎跟平时也不大一样,他光着大膀子,浑身上下全是汗,还一手各拎一个大木桶。

    他盯着渔奴们看了看,问你们刚才嚷什么?

    也不知道谁带头,这帮渔奴又嚷了起来。这把阿虎气坏了,他一边把木桶拎过来,从里面掏出一盒盒丰富的餐饭,一边扯嗓子跟这帮渔奴对吼着说,“老子容易么?啊?你们这帮人能不能同情一下我,我为了你们,做饭做了足足两个多小时。”

    我发现这帮渔奴也挺有意思的,当发现这次饭里有鸡腿,有红烧肉时,他们竟又选择沉默了,全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我想跟阿虎说点啥,问题是,他没凑过来的意思,反倒累的坐在一处空地上,连吸了两根烟提神。

    等大家吃的差不多了,阿虎又扯嗓子喊,“兄弟们,现在开始,你们自由了,也不再是被压榨的奴隶了,一会大家全听我安排,一起登船,不到一周就能回到内陆、回到家了!”

    我和胡子提前知道信,所以没太诧异,但其他那些渔奴,听完后反应各不一样。

    大部分人选择沉默,也有人微微摇头,接话喊,“别试探我们了好么?”

    我猜这帮人被独眼龙吓住了,甚至压根不信阿虎说的是真的。

    阿虎也为此很头疼上了,他一边挠着头,一边又大声吼,“老子真他娘的没试探你们,我是警察”

    我留心观察着这些渔奴,他们还没多大反应。

    我突然有个招,对阿虎喊,“独眼龙在哪呢?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把他弄出来给大家瞧瞧。”

    阿虎一愣,估计是被我的机智震住了。随后他大步走过来,拿钥匙打开我和胡子的铁笼,把我俩都放出来。

    他指着最大的那个木屋,催促我说,“去那里,把独眼龙和他那几个跟班全带出来。”

    我应了一声,和胡子急忙跑过去,但推开木屋门的一刹那,我看着里面,心里咯噔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