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退战-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81章 退战

    我绞尽脑汁的想办法,现在我也不计较什么计划不计划了,只求自己别因为这次打斗而受伤,尤其别因此丧命。

    不得不承认,老蛇掐我掐的太死,角度也很刁钻。我整个人悬空之下,更施展不出什么技巧来。

    我难受的直“呃、呃。”老蛇看到这一幕后,整个人顿了一下。

    他似乎从一种幻想中回过一些神。他还稍微皱了皱眉。

    我脑子不够用,没察觉到这细微的变化。也绝对是因为缺氧加难受,我突然冒出一个笨法子。

    我对着老蛇蹬了几下腿。这几脚只是踹在老蛇的肚子上,其实没什么威力,但老蛇的反应很大。

    他“哇”了一声,不仅松开我,他整个人还快的连连后退,最后扑通一声躺在地上不说,还滚起来。

    他身后不远处是一张桌子。老蛇滚到这张桌子前,跟桌子撞到一起不说,伴随“砰”的一声响,这桌子的一条腿竟硬生生断掉了。

    这期间我少了老蛇的掐力,自行落到了地上。

    我看着这一幕生后,连难受都忘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

    老蛇咳咳着,对我连连摆手,那意思别打了,他还费劲巴力的要从地方爬起来。

    至于其他人,没有说话的,他们也全向这边盯着。

    过了几秒钟,胡子顿了一下,这是回过神的表现。他又对着大家吹嘘道,“看到没,啧啧,这就是七杀哥的威力,他原本只是拿出一半的实力跟对手打斗,但最后危难之间,他不得已,用起了他的绝技,你们看,威力大不大?”

    大家还是没个接话的。胡子趁空又看了看我,其实能看得出来,他吹嘘归吹嘘,打心里却也对这件事犯迷糊呢。

    我倒是突然明白点啥。一定是老蛇,他最后故意斗败不说,还演了一出假象,让其他人以为我真的是个打斗高手呢。

    我也算服了老蛇,因为这次弄这么一出,我不仅赢了,也间接在野狗帮立威了。

    老蛇的手下这时跑过来几个人,把老蛇护住了,他们也有些不讲究,有人拿出枪来,看似无意,其实却偷偷瞄准着我。

    老蛇沉着脸,当着大家面,承认他输了。

    他的一个手下,估计也是个急性子,这一刻有些急了,接话说,“头儿,咱们输归输,这次任务不能砸锅。”

    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想翻脸不认账。

    胡子也不是个能吃亏的人,这一刻反驳几句。

    老蛇的手下,一时间分成两伙,一伙人拿出愿赌服输的架势,很不情愿的接受了事实,另一伙人完全相反。

    老蛇作为头领,他给手下们一些时间,之后指着我,强调说,“你们谁觉得身手比我好的话,就再跟这小子打一打,不然都是汉子,咱们得输得起!”

    胡子对老蛇连连称赞。而那些手下,听完老蛇的话后,竟没人敢站出来。

    其实想想也是,老蛇的身手摆在这儿,他们既然没那金刚钻,也绝不可敢强出头。

    我趁空凑到胡子身旁。胡子对我“啧”了一声。我明白他的意思,但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我只是对他使了眼色。

    我又问老蛇,“打也打完了,你们什么时候走?”

    老蛇一直咳嗦着,听完我的问话,过了好一会儿,他面色缓和一些后,回答说,“你们也别高兴的太早,我们先撤退,但很快还会回来。”

    他这话引起大家出现不同的反应,这里面属胡子反应最大。

    胡子“喂喂”几声,反问说,“你这老家伙什么意思,跟我们耍滑呢?你别说你们这些人结伴走出别墅后,就立刻一转身又杀回来。”

    野狗帮的很多佣兵,包括夜叉一定都想到这一层面了,这一瞬间,有不少人都骂咧起来。

    而老蛇的手下,立刻有人沉着脸,甚至也有人把枪举起来,试图震慑野狗帮的佣兵。

    老蛇冷笑连连。我猜换做平时,老蛇或许会这么做,但这一次,他必须把狡猾抛开。

    他最后下结论说,“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承诺,撤退后,在天亮之前,我们不会回来,但第一缕阳光射到这别墅大院时,我们保准会再次出现。”

    我们这些野狗帮的人,脸色沉得更厉害。

    老蛇不多说什么,对着手下摆手。

    这些手下不管打心里认不认同老蛇的结论,这一刻却全都拿出配合的架势。

    他们很有序,离门口进的,先行往外走,其他人趁空一步步的往门口靠近。

    老蛇带着两个手下,是最后转身离开的。在他们背对我们的一瞬间,夜叉身旁的一个佣兵,偷偷有个小动作。

    他摸着腰间,拿出一把小飞刀来。

    这飞刀一定是他的藏身武器,而且原本藏的极其隐蔽,竟没被老蛇他们搜出来。

    他把飞刀举起来,看架势想偷袭。

    我猜这佣兵打着擒贼先擒王的主意,如果我们此刻能抓住老蛇,就绝对能来一把逆袭,把这些人全限制住,这么一来,他们也绝不可能在天亮时会杀回来了。

    我和胡子看到这一幕后,我对这手下摆手示意,让他别乱来。胡子更是喊了一声“喂”。

    这佣兵拿出不听我俩话的意思,甚至这就要撇飞刀。

    夜叉抢在他前面,有个了举动。夜叉一伸手,把这人的手腕抓住。

    随后夜叉还给这佣兵狠狠来了一巴掌。

    这一声响很大,这佣兵一个踉跄。而这一刻,老蛇和两个手下也回过头,往身后看了看。

    老蛇的眼神狠毒,把这一幕看到眼里后,也明白刚刚生什么事了。

    老蛇指着夜叉说,“你这个后生,看起来是个爷们,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或者代号?”

    夜叉绷着脸不说话。

    老蛇“哼”了一声,不过他不打算走,依旧拿出等夜叉回答的架势。

    胡子插了句话,把夜叉的外号报了出来。

    老蛇又赞了句,说有任务在身,咱们是对立的,但等以后“和平”了,我想跟你交个朋友。

    老蛇随后也报了自己的外号。

    夜叉突然一顿,念叨句,“你就是老蛇?”

    老蛇没再回答,反倒拖着病怏怏的身体,慢慢走了出去。

    走廊内乱了半分钟,之后变得平静。只是这种平静让人感觉起来,是那么的不协调不自在。

    我现夜叉也好,那些佣兵也罢,表情有些怪,要么他们诧异着,要么私下嘀咕几句。

    我猜这都跟老蛇报了外号有关。

    我跟胡子走到夜叉身旁,我问他,“你认识老蛇?”

    夜叉点点头,又摇摇头。

    我和胡子都不明白,他为何会是这种反应。胡子还追问一句。

    夜叉接话说,“老子一直不服,因为咱们这帮人,都是特意挑选出来的高手,就算特警部队来攻击别墅,咱们都不一定吃亏,我原本也想不明白,咱们这种实力,今晚怎么这么荒唐的被擒,但现在我懂了,也服气了!”

    当然了,夜叉说完后,就不再多提,反倒一转话题,拿出恭恭敬敬的架势,问我接下来怎么办。

    我估计他是实打实的把我当成老大了。我也偷偷瞥了大卫一眼。

    这兔崽子,在老蛇这帮人走了后,他就一直哭丧个脸。

    我先不管他什么想法。我根据实际情况分析,假如老蛇天亮真的再攻过来,我们这些人手,十有还是被擒的下场。

    我叹了口气,心说人外有人,既然打不过,那当然是躲避了。

    我问夜叉,“野狗帮在江州还有什么秘密据点不?”

    夜叉摇头,但也补充说,“在周边城市,倒是有一个咱们野狗帮开的旅店。”

    我看着在场的这么多号人,心说一个旅店,应该能容下我们住了。

    我让夜叉立刻准备,那意思,我们这就要往那旅店撤退。

    夜叉点点头,他还指着其他佣兵,分配起任务来。

    这些佣兵虽然一时间没啥斗志,但还是有些效率的。大约半个钟头后,所有人都站在别墅大院内。

    我又挨个人头的清点一遍,现少了高腾和女厨子。

    我问夜叉有没有这俩人的下落。夜叉绷着脸,而胡子有个很悲观的猜测,尤其针对女厨子。

    他说,“老蛇这帮人全是热血汉子,想想看,这么多狼看到女厨子这块肥肉了,能不动心么?弄不好群起而奸之了。”

    我觉得胡子的想法不靠谱,我让夜叉留下两个机灵的佣兵,对这俩人再寻找一番,其他人也别干耗了,这就撤退。

    而且我们这些人,总共分成三波。每一波都独立的往那个旅店退去。

    第一波的佣兵要么背着一个大背包,要么拎着大兜子,里面装着各种设备和武器,他们任务重,尤其在撤退期间,不能把这些东西被外界现。

    至于第二波人,相对轻松一些,他们也都打扮一番,看似跟一般人没什么区别。

    这两波人各找车辆,分别很快的从别墅大院的侧门离开了。我、胡子、夜叉和两名佣兵,我们属于第三波,也算是殿后的了。

    我们直接来到车库,这里面停着几辆私家车。我们开了其中一辆,向别墅大门驶去。

    夜叉是司机,他跟那两个佣兵都拿出有心事的架势,这期间都各自琢磨着心事,压根不多说。

    我倒是想套套话,跟他们问问老蛇相关的事,尤其想知道他们到底对老蛇了解多少。

    胡子跟我打配合,但就当我们来到大院正门口时,胡子刚又问完一句。远处出现两束强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