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对赌-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85章 对赌

    小柔现在穿着一身空姐服,被这种衣服一衬托,她的好身材完美的展现了出来。天籁小说

    小柔打开厕所门的瞬间,故意拖了拖她的胸。

    不得不说,她胸很鼓,估计不是个c就是个d,小柔笑着离开,别看没再说啥,但她这个举动,分明再暗示我什么。

    胡子原本是个很色的人,要在平时,他看到这种美景之后,少说也得喘个粗气啥的,但这一次邪门,他冷冷的目送小柔离开。

    等厕所里就剩我俩时,胡子跟我念叨说,“这娘们,真是整不了了。”

    我不知道怎么回应,只能苦苦笑了一声。胡子又问,“接下来咱们怎么办?”

    我的意思,既然跟小柔有约定,我们索性继续把这出戏演完吧。至于以后会不会跟小柔“刀兵相见”,那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胡子尿意又上来了,我俩换了地方,他好好的解决了一番,之后我俩一起离开厕所。

    我出门时,往经济舱那边看了一眼,大部分客人都低着头,但有一个大妈,她死死盯着我和胡子,偶尔还流露出一丝恶心感。

    我猜这大妈是不是想多了?甚至她都不知道小柔进去过,只知道我和胡子一起从厕所走了出来。

    我跟这大妈一点都不熟,甚至这辈子或许只会见这一面,我懒着解释啥。

    我跟胡子回到座位时,我看了看隔壁。大卫闭着眼睛,正睡觉呢,夜叉扭头看着窗外,至于高腾,他呆呆的看着我俩,甚至目不转睛。

    我和胡子都被高腾弄得有些不自在,等我俩坐下后,胡子还悄悄问我,你说“高腾那冬瓜,会不会知道咱俩的小算盘了?”

    我咬不准,但我也让胡子放心,那意思,高腾不会坏我们的事。

    胡子不信,还反问,“你有什么依据?”

    我回答说,“他要想坏事,早就有行动了。”

    接下来一个多钟头,我和胡子没在上厕所,而且那热情的空姐也没在出现。

    等飞机到了地上,我们五个人故意慢了半拍,也因为我们没啥行李,所以我们也没在机场内多逗留,直奔出口。

    高腾和夜叉很有保镖的样儿,他俩一前一后,把大卫护在中间。

    我和胡子倒没那么尽职尽责,我俩故意走在他们仨的后面。

    夜叉走路时,腰板都笔直,而且走路姿势看起来很有型。胡子无聊之余,最后还紧紧跟着夜叉,模仿起对方的姿势来。

    但等刚走出出口,夜叉盯着前方,猛地站定了身体。胡子没料到会这样,也亏得他走的不快,及时来了个刹车,不然保准撞到夜叉身上了。

    夜叉沉着脸,我心说这是怎么了?我也顺着他的目光往远处看了看。

    远处都是接站的人,其中有四名男子引起了我的主意。这四人中为的是个白胖子。

    他估计也就一米七的个头,而且那皮肤白腻的,冷不丁让我想起年画中抱着大鱼的那个娃娃了。

    我因此也猜到对方的身份了。我凑到夜叉身旁,念叨说,“这次接头的,是小胖这帮人吧?”

    胡子和夜叉都诧异的看着我。他俩还有默契的一同问,“你认识小胖?”

    我当然不可能说是从小柔那边知道的。我推脱说,“以前听说过他们。”

    夜叉不满的哼了一声,不过不是针对我,他又补充,“这小胖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心眼坏着呢,而且一直以来,他最看不惯咱们的野狗帮了,今天咱们跟他们接触上,估计又得充满火药味了。”

    胡子嘘了一声,回答说,“这死胖子为啥这么大敌意?难道咱们帮派把他家祖坟给刨了?”

    没等夜叉回答呢,这时小胖现我们了。他表情变得真快,一下乐滋滋起来,还快步向我们走过来。

    我现小胖这张脸真不白给,太有感染力了,他挂着这种笑,很有亲和力。

    我们五个都站定了,大卫一看跟小胖早就认识了,他对小胖打声招呼,而小胖不理大卫,完全向我走了过来,他还趁空伸出了手,看架势想跟我握一握。

    我打心里这么想,先不管这胖子跟野狗帮的恩恩怨怨,他这次示好,我总不能黑脸迎人。

    我也就顺带着,伸出手来,但这个可恶的胖子,他离近了后,突然一转身,跟紧随他的一名手下握起手来。

    他边握边说,“欢迎,欢迎到官洲来。”而那个手下,拿出溜须拍马的样子,连连回应说,“胖爷您好!”

    我干巴巴举着手,一时间有些尴尬。这小胖还偷空瞥了我一眼,拿出一副得意连连的样子。

    我忍着没有作,也把手默默缩回去。至于胡子,他喂了一声,还推了小胖一把,骂咧说,“你个肥肥,作死呢?”

    小胖的手下脸色都不善,也跟胡子骂咧咧的。

    小胖哼笑一声,并未对胡子动怒,他反倒看着我,又说,“你应该是野狗帮的新老大吧?闻名不如见面哈。”

    他说完连续点着头,我猜他还有后半句话没说,不过应该不是啥好话。

    夜叉从大局考虑,他凑过来,跟我悄声提醒,“甭跟这种畜生见识,咱们有任务,先带着大卫离开机场为妙。”

    我也是这想法,我跟大卫和小胖提了几句。

    小胖很豪爽的一挥手,那意思,这边请,他早有安排。

    很快的,我们两拨人上了两辆宾利。而且小胖绝对有意安排的,我、胡子、他和大卫,我们坐在同一辆车上了,夜叉和高腾,跟小胖的手下,做了另一辆。

    上车后,小胖让嘱咐司机注意点,把车开的稳稳的。另外大卫坐上车后,也忍不住念叨几句,说还是小胖靠谱,保护他的事宜,安排的如此周到。

    小胖连连怪笑着说,“哪有、哪有?”而且他边说还边瞥了我和胡子几眼。

    胡子捏了几下拳头,我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我偷偷用胳膊肘撞了胡子一下,让他别急着脾气。

    胡子猜我会有什么打算,他最后也强行把这口气咽下了。

    两辆宾利直奔官洲靠海的郊区,最后来到一个村里。这个村里并不穷,大体一看,家家户户几乎都是小别墅。

    我们来到村中央,又一起进了一个农家院的别墅内。

    小胖说要给大卫接风洗尘,但他只是做小本买卖的,不像野狗帮那样,有那么大的场子,所以这次只能请我们吃盒饭了。

    随后小胖让手下把盒饭端上来。我现这小子挺摆谱,说是盒饭,但做的很精细,光说每份中的菜样就有九种,而且一看就出自于好厨子的手艺。

    大卫又赞了小胖几句。我们围在一个桌子前,一起吃了起来。

    我们四个大老远坐飞机过来,当然不是为了吃这口饭的。夜叉拿捏尺度,等大家吃的差不多了,他先开口问,“一会是什么安排,大卫何时坐船?”

    小胖接话,不过语调中充满了高傲劲儿。他的意思,三个小时后,有一艘快艇出现在芳坑码头,艇上也都备了好酒和美女,希望大卫能有一个愉快的旅途。

    大卫哈哈笑了。小胖话题一转,又专门跟我和夜叉强调说,“野狗帮的人,按规矩,一会要跟过去,等大卫上了船,你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到时大卫给你们的东家打电话,佣金会如数到账的。”顿了顿后,小胖又叹了句,“你们野狗帮的命真好,听说保护大卫时,差点被敌人一锅端,但最后还是挣到了一大笔佣金,而我这尽力尽力的,最后佣金却可怜巴巴就那么一点,真是没错说理呦。”

    小胖的话还感染到他的手下了。这些人要么带着怒意或鄙视的目光,看着我们四个,要么也学着小胖那样,叹了叹气。

    胡子原本对盒饭就不感兴趣,他举着筷子,有一搭没一搭的吃着,这时他还把筷子一撇,看着我。

    我猜他有些忍不住了,想想也是,这一路上小胖这些人没少说风凉话。

    我倒是不怒反倒笑了笑。我反问夜叉,“咱们这次得到的佣金能有多少?他们呢?”我说到最后,特意看了看小胖。

    夜叉回答说,“佣金都是最低保底加赏金的模式,保底是指定能有的,至于赏金,可多可少,看客人怎么给。咱们这次大约会得到二百万,因为大卫跟我说过,他对咱们不满意,赏金一分不给。至于小胖他们,只是负责海上偷渡的任务,保底少一些,应该有三十万,但赏金有多少,就看大卫的意思了。”

    大卫带着故意气我们的意思,当场对小胖摆摆手,那意思,不差钱,这次小胖这些人,得到的佣金,绝不会比野狗帮少。

    小胖连连称谢,随后也补充说,“大卫兄,以后你来大6,别找什么野狗帮了,他们现在不比当初,实力不行了,你以后就找我们,保准让你安安全全的来这里办事,再安安全全的离开。”

    大卫说好。而我打断小胖,话里有话的劝他,“胖兄,这次野狗帮遭遇的敌人,实力不一般的。我们野狗帮既然差点失手,你们也应该多做做准备才对,不然真到了海上,遇到什么敌袭,你们真失手被擒,大卫被抓走的话,就不是拿不到佣金这么简单的了。”

    小胖很不以为意的嘘了一声,他又虚指了指别墅外,告诉我,“那艘快艇的度,一般的远洋船想追都追不上,外加我是这里的地头蛇,什么人敢撩拨我,打大卫的主意?我让他们有来无回。”

    胡子拿出瞧不起的架势,瞥了小胖一眼。小胖盯着胡子,反问说,“怎么,你不信?”

    没等胡子说啥,我抢过话来又补充一句,“胖兄觉得我们野狗帮实力不行,佣金拿的有愧是吧?既然如此,咱们赌一把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