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破局儿-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87章 破局儿

    照片中的全是女性,这些女性不仅年纪,而且个顶个的娇美,仔细一看,每个人也都有她的特长,有特有吸引人的地方。

    我看完的第一评价,这不是模特呢?胡子更逗,接话问王大嘴,“兄弟啊,你是不是弄懵了,把一堆膏药国小电影里的女主角的照片都搬出来了?”

    王大嘴倒是挺认真,并没被胡子影响到。他又把这些照片播了一遍,还很严肃和认真的强调说,“这都是彼岸花的手下,我并没弄错!”随后他又补充说,“知道么?彼岸花这些人玩仙人跳也是有目标的,对一般男子不感兴趣,他都选择大款或者高官下手,这样能狠狠敲上一大笔。”

    胡子啧啧几声。而我很较真,又指着照片问大嘴,我想让他确定一下,这是不是真的彼岸花的手下,尤其我还指了指照片中女子的脖颈。

    她们脖颈一片雪白,跟之前我们了解到的资料不相符。

    王大嘴当然明白我的意思,他解释说,“这些女子平时不戴项链,只有进了酒吧,她们才把有彼岸花坠子的项链戴起来。”

    我点点头。而胡子趁空又问,“彼岸花本人呢?我倒想知道,能驾驭这么多美女的头领,到底会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王大嘴拿出一副无奈的架势,一耸肩回答,“我派了好几拨人试图搞定这人,但这些女子平时除了去酒吧或约炮外,其他时间都回到公寓住,彼岸花根本就没露过面。”

    胡子直皱眉,而我听到公寓时,心里莫名出现一股波动。我又盯着这些女子瞧着,隐隐的,我想起一件事,我和胡子在混入方皓钰的团伙时,有一次住进公寓,隔壁邻居很怪。

    但我也没时间细想。胡子又插话打断我思路了。

    他让王大嘴一定想办法,把彼岸花引出来,毕竟这才是重要目标,我们一天天盯着这些貌美的老娘们,没啥大用。

    王大嘴小心的看着我,连连应着。

    我猜他担心我责备他,但我一点这方面的意思都没有,想想看,我和胡子才离开许州多久,他能把彼岸花相关的事调查到现在的程度,也实属不易了。

    我对着王大嘴的肩膀轻打了一下,还念叨句,“辛苦了。”

    王大嘴彻底松了口气。

    我和胡子又继续吃餐饭,这期间我们还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论一番。

    我有个计划,既然彼岸花这些人就是搞仙人跳的,我们索性就跟他玩一把这个套路,我们装过客人,但等开房时,我们再耍一些手腕,逼着这些美女搞不定,这时彼岸花作为头领,肯定会现身。

    王大嘴和胡子都赞同这个计划。

    我们还借此往详细了展开。胡子想的是,要勾搭这些美女上钩还不容易?野狗帮直接砸钱就行了,不说别的,让小闷装过大款,去酒吧给这些美女砸个千八百万再说。

    王大嘴听完一瞬间都咳嗽起来。他还立刻回应,说野狗帮又不是大财团,哪有那么多钱?尤其许州这里,就是野狗帮的一个小分部,就算帮主驾到,总部也不会拨那么多款的。

    胡子因此埋汰上野狗帮了,说海上基地弄得那么有规模,那么似模似样,少说得有几个亿的投资才行,怎么到许州了,就能没钱了呢?

    王大嘴没多说什么,只是这、这的。而我从成本角度出,倒是偏向于王大嘴的想法。

    我心说光是搞定一个仙人跳的团伙,我们就得破费千八百万,这不是败家是什么?

    我让胡子也别吐槽了,我们这次就是奔着低成本去。

    接下来,我把我的想法说了说。

    我觉得有三个方面是一定要准备的。第一是租一辆豪车,我突然对宾利很感兴趣,而且我也希望,这车不在许州租,不然彼岸花这些人也都在许州混,万一被他们认出来,整个计划就容易被搞砸了。

    第二,我们这次去跟彼岸花他们来一把反仙人跳,我们不要刻意扮高官,因为我们都没当过官,身上没有那种官架子,反倒是装土豪或者装暴户,这容易不露馅。

    第三,我们借或者租一些贵重的饰,比如有大拇指粗的金链子,又比如有豆粒那么大的钻石戒指,戴在手上,显一显啥的。

    胡子听的连连点头,也说我这想法很好,而王大嘴听完,他倒是对前两个没太疑问,反倒嘴里一直饰、饰的念叨着。

    我问他有什么问题。

    王大嘴回答,“租车好租,饰这玩意,上哪能租到?”

    胡子一摆手,说这不简单么?现在借贷公司那么多,尤其还有当铺,咱们只要拿些房照或者抵押物,再拿一些现金,很容易临时借点珠宝啥的。

    王大嘴摇头,否定说,“前几年还行,现在那帮老板都谨慎了,尤其是贵重东西,除非是原主人去赎走,不然他们不会轻易借的。”

    胡子拿出不信的样子,反问说,“有这事?”

    而我对这些行业了解的确实不多,我也就没给太具体的意见。

    我让王大嘴先着手准备,能准备成啥样是啥样,至于到时还缺什么,我们再想办法就是了。

    王大嘴回了句好。等我和胡子吃完后,王大嘴就开着五菱,把我们送到一个洗车棚。

    这洗车棚是野狗帮的,虽然规模不大,但王大嘴告诉我俩,绝对安全。其实就算他不嘱咐,我也能感觉出来。

    在我来到洗车棚后,那些洗车的小工,看着我时,都拿出一副敬意来,估计他们都知道我的身份。

    王大嘴并没多待,很快他开车离开了。而我和胡子,在洗车棚最里面的一个小休息室坐了片刻,有一个乔装师傅走了进来。

    他对我和胡子做了一系列的打扮。

    这次反仙人跳,我当然打算赤膊上阵,做一把主角。胡子是我的左膀右臂,他当然当仁不让的成为我的陪同了。

    我的乔装,说白了是把我改造成一副土豪的模样,而胡子,完全成为司机和保镖的模样了。

    尤其等我打扮后,站在胡子面前时,他啧啧几声,还对我竖起大拇指,赞道,“还别说,你小子这么看起来还真有股子贵气。”他因此还下结论,说你家一定有大官。

    我心说他绝对是被心理作用影响到了。

    我也没跟他太较真,随后我俩待着无聊,就一直在小休息室里坐着,一会干点这个,一会干点那个的打时间。

    我这次正看一本一年前的杂志呢,胡子抱着双手,靠在一张破沙上闭目养神。

    我以为他睡着了,谁知道突然地,他睁开了眼睛,还念叨说,“不行,看照片就知道,那些娘们的眼光很毒,真不拿点狠货的话,她们不可能上钩,而且一旦打草惊蛇,接下来不好办了就。”

    我冷不丁不知道他磨叽啥呢。我多问了一句。

    胡子打了哈欠,也不说这些了。他还抻了抻懒腰,说他实在逮不住了,想出去溜达一圈。

    现在都快到夜里了,我心说他这时候想去哪转?难不成是约妹子?

    我又问了问,胡子嘿嘿笑着。

    我看他乔装后,根本看不出以前的影子,我因此没太担心,也没管他。

    但这爷们,这一夜竟然没回来。

    我自己在这个洗车棚,一直待到第二天。

    王大嘴还没露面,我给胡子打了个电话,他并没接。

    顺带着,我把精力也放在自己兜里那几个手机上了。别的还好说,那个破手机已经坏了。

    我觉得自己闲着也是闲着。我带着破手机,也离开了洗车棚。

    当然了,我离开时,有一个洗车小工特意跑过来,他话里有话的说,“先生,您的车还没洗好,您可以回到休息室再等等。”

    我也话里有话的回答说,“你们别急,好好洗,我就在周围转悠转悠。”

    我还指了指衣兜,说有事的话,给我打电话就行。

    洗车小工没再多说。

    我在周围转悠一番后,找了一个维修手机的小店。

    我把那破手机拿出来时,本想让维修师傅给我换一块电池就得了,但被检查后,这师傅竟然无奈的一摊手,说这手机主板也坏了,尤其这手机的款式太老,他这种小地方修不了。

    这师傅随后还忽悠我,那意思,他这里有个活动,能拿废手机换一个钢盆,这钢盆也绝对质量杠杠的。

    他还特意把钢盆拿出来。

    我算看明白了,这手机或许不是不能修,而是这师傅打着另一个小算盘。

    我当然不可能换钢盆,不然这破手机真留在这师傅的手里,我怕小柔找上来,他因此招灾啥的。

    我也不管这维修师傅拿出怎么样的目光看着我。我最后独自离开了。

    而在我前脚刚走出维修店,我兜里另一个手机响了,是夜叉打过来。

    我接了电话。

    夜叉跟我说,“老大,就在昨晚,小胖他们出事了。他们的快艇行驶到公海后,大卫被掳走了,游艇被抢走了,除了小胖以外,其他人全被绑着双手,丢到海里去了。至于小胖,被套了两个救生圈,被放到海里漂流,今早才被一条渔船现并救了。”

    我没想到小柔他们会这么狠,而且为什么会留小胖?笨寻思,小柔是为了我的那个对赌协议,另外她似乎还生怕小胖死了,竟套了两个救生圈!

    我忍不住感叹了一句,但我也跟夜叉强调,“咱们跟小胖的欠条,先不急着兑现,不然那胖子现在遭受了这么大的打击,再刺激他,小心他疯了。”

    夜叉似乎听的心不在焉,随后他答非所问的补充说,“听说动手的不是老蛇他们,而是朱海的1ok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