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胡子的大礼-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88章 胡子的大礼

    我听到1ok字眼的一瞬间,心头像被一根针刺中了一样。

    我还立刻想到了刀哥,尤其我和胡子从野狗帮基地“逃”出来时,刀哥正被改造着,之后他也会被送回1ok争夺大佬。

    我心说难不成这次小胖的事,都是刀哥带头做的?但这么一来,也不间接说明,丑娘和野狗帮是幕后主谋么?

    我一时间陷入沉思之中。夜叉一直没等到我的接话,等气氛尴尬一会儿后,他又补充说,“我也搞不懂1ok党跟小胖有什么梁子,而且他们原本也不做这种黑吃黑的买卖,这次竟突然来了一把大手笔。”

    我猜夜叉只是野狗帮的地方成员,他并不知道阿刀的存在。

    我不想把这事点破,就含含糊糊又说了几句,把这话题带过去了。

    我还给夜叉下了一个命令,让他找可靠的手下,秘密留意小胖的动向,一旦有什么消息,跟我直接汇报,但这个秘密调查,不要让丑娘或野狗帮其他头头儿知道。

    夜叉有些犯懵,不过现在的他,打心里尊重我这个老大。他一口承诺下来。

    没多久我们结束了通话。我也没继续瞎转悠和修手机的心思了。

    我往洗车场走去,这期间我想着事情,还忍不住的双手插兜,低头走着。

    我很快经过一个胡同,等出了这个胡同,就能到目的地了,谁知道突然间,在一个拐角处,窜出一个人来。

    这人直接向我奔来,还嘿嘿笑着。

    我满脑子都是小柔和1ok党,被这种心情一带,我一下子敏感了,还上来很强的一种危机意识。

    我抬头看了看,因为角度问题,我冷不丁看不到对方的脸。

    我也不得不递出一拳。对面这人倒是很机灵,哇了一声,一侧头躲了过去,随后他急忙提醒说,“老大别打,我是大嘴。”

    我又仔细盯着他看。他小心翼翼的把脸往这边凑了凑。

    我心说他咋跟高腾这么像呢?难道野狗帮的人都爱神出鬼没?

    王大嘴看我没“暴力”倾向了,他放下心,又特意拍我马屁,那意思,老大一看就是身手高强的人,刚刚这一拳,里面蕴含的文学大了去了,尤其还虎虎生风。

    我并不想听他一直说这些,我插话问他,“交代你的事,办的怎么样?”

    王大嘴拉着我,让我快点回洗车场看一看,而且他之所以出现在胡同里,就是来特意找我的。

    我没再多问啥,等随他回去后,我看到洗车场的门口停着一辆宾利,外地车牌,罗18888。

    我挺满意,因为一辆好车再配上一个好车牌,还能够更张扬一些。

    王大嘴要带我试试车,他还强调,“这车是租的,要是有个小刮小蹭啥的,都不是问题,但真要是手生,开车撞到了,到时还车时,要赔不少钱。”

    细算算,我和胡子都是老司机了,尤其当线人协助破案时,什么车没开过?

    我摆手示意,那意思这种试车的事,不用做了,我们也没必要在这上面浪费时间。

    王大嘴在这种情况下,还不忘吹捧我。等我俩回到洗车场的小休息室,这里放着两个皮箱。

    其中一个皮箱是空的,也大开着。王大嘴针对另一个皮箱,输入密码,等把它打开后,我看在里面放着一条金项链,还有几个戒指。

    这金链子达到我的要求了,有手指头粗细,至于那些戒指,上面镶着钻都不小。

    王大嘴说金项链是真货,但这戒指,他一时间弄不好真钻的,所以都用蓝宝石的冒充。

    这箱子里还有一个热导仪,也就是俗称的测钻笔。

    王大嘴给我演示,他把测钻笔调好,又对着戒指上的蓝宝石点了点。

    测钻笔上出现一个个的数据格,它还不断上升着,但最后数据并没到最顶端,而是差了一个格。

    王大嘴跟我解释,如果是钻石,肯定是满格,但蓝宝石的热导率要弱一些,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

    我点点头,趁空也把戒指拿过来,摆弄一番。

    我对珠宝并不精通,但也不是完全那么外行。我最后的结论,别看这不是钻戒,但凭我的肉眼,还真看不出什么来。

    我把戒指都戴在手上,王大嘴又给我打打下手,整理下衣着。

    有这么多珠光宝气的东西镇着,我现自己真就是个浮夸的暴户。

    王大嘴特意往旁边走了两步,他隔远这么看着,也是连连夸赞。

    而让我没料到的是,胡子突然回来了。

    他昨晚离开时,还是挺精神的,现在看着,反倒有些憔悴,尤其他身上漂着一股馊了吧唧的味道。

    我冷不顶想到人挤人的绿皮火车了。

    胡子来到休息室时,先扯嗓子喊了句,“宾利开回来了?”

    但等他看到我这个形象后,他又只字不提宾利,拿出完全打量的意思,盯着我看了一番。

    王大嘴凑到胡子身边,他还挺邀功,说怎么样?老大这个打扮不错吧?尤其那金项链、戒指,都是我费劲巴力找到的。

    胡子没急着回答,最后盯着戒指看时,他不满的嘘了一声说,“这很关键,怎么能拿假货糊弄?”

    王大嘴一愣,反问,“隔这么远,你能看出来?”

    我倒是相信胡子有这个实力。

    胡子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损了王大嘴几句。他又走过来,把这戒指强行从我手上撸下来不说,还随意把戒指一丢。

    王大嘴急忙去捡,还念叨说,“可别摔坏了。”

    胡子这时摸着衣兜,拿出一个红绸缎子包裹的小锦囊。他把锦囊打开后,拿出另一个戒指,上面镶着黄豆粒那么大的“钻”。

    胡子把它递过来,又说,“这也是个假货,仿的白金,仿的真钻,但你们放心,绝对能以假乱真,就算鉴宝专家,也未必看得出来。”

    我接过戒指把玩一番,尤其王大嘴也把原来那个蓝宝石戒指捡起来,送了过来。

    两者一对比,果然有细微的差别,胡子的戒指,更有光芒,也更有一丝“贵气”。

    王大嘴倒是不偏袒自己,这时先点头承认,说胡子兄的货,更牛。

    胡子得意的嘿嘿笑了,挥挥手说,小意思。

    我现胡子右手的大拇指的边缘有一些红呼呼的。我问他怎么搞的?

    胡子骂咧一句,说真晦气,昨晚出去爽妹子的时候,不小心弄破手指了。

    他只是这么随意的说了句,之后就把这手揣在兜里,而且他那兜总鼓鼓囊囊的,我估计这小子偷摸搓手呢。

    我倒是觉得,那红呼呼的不像是血,反倒更像是印泥。

    我突然有个猜测,只是这猜测过于大胆,甚至让我都有些接受不了。

    我并没急着问出来。反倒我跟王大嘴又商量一下后续事宜。

    现在那三个条件都具备了,我想今晚就去酒吧会一会那些彼岸花的手下。

    王大嘴说没问题,而且他还把那空箱子特意拾了起来。

    他的意思,今晚还会派去一名女子,最好在酒吧里跟我演一场戏,衬托出我的有钱和浮夸来。

    说白了,这女子起到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另外这皮箱子里也会装上一些钱,到时候方便我拿钱对这女子挥霍一番。

    不得不承认,王大嘴的计划,也真是坏出水了。反正都是给自己人花钱,肥水不流外人田,怎么挥霍都不心疼。

    我和胡子对这计划都没意见,我还让王大嘴这就去准备。

    等王大嘴离开后,胡子拿出疲惫的架势,一屁股坐到沙上。

    他还哈气连连的。

    我当着他面,特意把戴着的戒指又摘下来。我把它往空中抛去,就这么一抛一接的。

    胡子看在眼里,冷不丁他还有些急了,跟我提醒说,“这玩意挺贵重的,绝不是王大嘴弄来的那种货,你可要悠着点。”

    我反问他,“这不也是假货么?”

    胡子顿了顿,他没正面回答,最后只强调,反正别摔到就是了。

    我观察他的表情,心里更有谱了。

    现在的休息室里也没外人,我倒是没啥顾忌。我拿着测钻笔,对着胡子的戒指,测了测。

    当点到那些假钻石时,测钻笔的数据完全满格,测钻笔还滴滴响上了。

    胡子盯着这一幕,有些傻眼。而我把测钻笔拿开,不想让它一直这么响着。

    另外这笔不能骗我。我举着这戒指,反问胡子,“哪来的?镶这么大的钻,这玩意值不少钱呢。”

    胡子眨了眨眼睛,这是他标志性的动作,说明这爷们打心里琢磨啥呢。

    他突然嘿嘿笑了,说这真是个假货,只是工艺做的好罢了。随后他又连连跟我保证,说他蹲过牢子,现在既然都减刑出来了,他不可能走老路,更不可能去偷盗这么价值贵重的东西。

    我也不认为胡子会去偷盗,反倒联系着他拇指上的红印。我心说他不会是从什么地方,把这戒指特意取回来的吧?

    我记得有人说过,胡子入狱时,在外面藏了不少东西,尤其有一大箱子的大哥大。当时我是当笑话听,尤其现在大哥大跟破铜烂铁没啥区别。

    但现在一看,貌似没那么简单,胡子或许真留了后路,他很可能在贷款公司或者当铺之类的地方,存了一批宝贝,而这一次为了抓陷害我俩的幕后黑手,他忍不住把其中的宝贝提前取回来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