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勾搭-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90章 勾搭

    接下来我并没迅做出什么反应,胡子这次装作是我的跟班,他品着我的态度,也没乱来。

    但喊话的服务生急了,毕竟我的宾利挡在酒吧门口,不及时挪走的话,客人出入都不方便。

    他又对着我打了几个很客气的手势。我相信,有了服务生这两次的举动,酒吧内所有客人都知道我了。

    我这才满意的对胡子使了使眼色,还说小李啊,把车开走。

    胡子站起来,这也不是个能消停的主儿,他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司机,他还扯嗓子接了句话,指着吧台说,“别乱比划了,是我老板的车,我这就去挪。”

    无数个眼睛向胡子看去,随后这些目光又都下移,再次看向了我。

    我不理会这些人,也不管这些眼光到底是羡慕嫉妒恨中的哪一种。我悠闲的点了根烟。

    胡子快步向酒吧门口走去。在他离开的一刹那,立刻有服务生向我凑了过来。估计这服务生现我还没怎么点东西呢,外加我这么有钱,他不热情才怪呢。

    他递过来菜单,我挑着点了几样小吃,外加来了一瓶贵酒。

    这期间还有两个女子有动静,包括之前那个白皙女,她俩结伴做到了我旁边的另一个桌子上。

    我猜她俩因为宾利的事,把目光彻底放在我身上了。

    我并没急着理会她俩,因此我想吊住这俩小娘们的胃口。

    胡子去而复返的很快,而且回来时,他也现了这俩位新来的“客人”。

    胡子故意又称呼我一声老板,他又坐到我对面了。

    胡子摸着兜,想抽烟。我把大重九抛给他,不仅如此,我还特意打开皮箱子。我故意把皮箱子里面往外露了露。

    从那俩女子的角度看,她们绝对能看到皮箱内装满的钱。

    我拿出几张票子,甩给胡子说,“拿这个点烟试试,知道么?听说这么点着的烟,特别有味道。”

    胡子稍微愣了一下,估计是被我这种奇葩的想法震慑住了,但随后他哈哈笑着,连说谢谢老板。

    胡子很张扬的哇喔一声,在这声的刺激下,又引起周围不少人的主意。他当着这些人面,来了一把票子点烟。

    我一边喝酒,一边默默看着这一幕,另外我用余光也在观察着这俩女子。

    她们也要了一瓶酒,不就她们真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看着如此的胡子,她们还耳语了一番。

    胡子也没太败家,只点了半截票子,最后他用手对准着火的票子一捂,把火弄灭了。

    胡子把只剩半截的几张票子又揣到了兜里。

    接下来,我和胡子边喝边聊起来,当然了,谈话没啥内容,都是一种胡扯。

    我趁空还把外衣脱了,这样能让我脖子上的金链子更加明显,至于手上戴的戒指,每次一举起酒杯时,它都会被显露出来。

    这俩女子并没那么盲目,也没急着勾搭我俩,看出来的,她俩还想试探一番,确认一下我的真正身份。

    赶巧的是,没等她俩过来搭讪呢,有个女子溜溜达达走了过来。

    这女子有个尖下巴,很妖媚。我一眼就认出来了,是妃妃,而且她穿了一身职业装,看架势,好像刚下班来这里找乐的一个女子。

    妃妃拿出完全不认识我的态度,而且她一点都不拘束,笑着一屁股坐到了我们桌旁。

    我冷冷打量着妃妃。而胡子明知故问的来一句,“妹子,你是……”

    妃妃抿嘴笑着,拿出一副挑逗的样子。她还特意又往我这边挪了挪身体。她不正面回答,反问,“宾利车是你们的?”

    我点了点头,又倒了一杯酒,那意思,请妃妃喝。

    妃妃啧啧几声,说两位不总来这里吧?

    我好奇,反问她,“你怎么知道?”

    妃妃指了指自己,解释说,“我夜里总来这地方喝酒,两位看着面生,所以我才有这种猜测。”

    我跟妃妃的谈话,不远处那两个女子也能听得到。其实我俩这么一问一答,也都是说给她俩听的。所以我针对妃妃这次的问话,又故意把自己身份露了。

    我一边笑着应着,一边回答说,“我俩是外地来的,罗那地方,我是开矿的,这是我司机小李。”

    胡子随后跟妃妃点个头,算是打招呼了。

    妃妃痴痴笑了,说原来是个款爷,她因此又故意变得热情一些。

    我承认,自己在泡妞上的经验不足。胡子就完全不一样了,他完全当了我的代言,言语之间时不时流露出一股子挑逗劲儿。

    胡子的意思,我老板这几天烦闷着呢,你要是能好好陪一陪他,票子保准不少给。

    就这样,没多久酒吧内还放起了慢摇,有些客人在音乐的带动下,还离开座位跳起舞来。

    妃妃邀请我,要一起跳一个。

    我想更疯狂一点,对她挥手示意,让她把外衣脱了。

    妃妃显得稍微犹豫一下,而我把皮箱打开,从里面拿出几沓子票子,摆在桌子上。

    妃妃抿嘴一笑,而且她把上衣脱了后,里面只穿了一个粉红色的打底衫。她把上衣往桌子上一丢。

    胡子配合着,把那几沓子钱全放在这件上衣内了。

    我和妃妃一起跳了起来,而且这酒吧内有专门的舞池,我俩往舞池奔去。

    一来舞池离我们的桌子比较远,二来这里面人多人杂,我俩也能借着跳舞的机会,放心说会话。

    妃妃面上还拿出一副勾搭我的样子,尤其她最后搂着我,把脑袋搭在我的肩膀上。而实际上,她跟我轻声念叨说,“老大,要我看,那俩女子已经上钩了。”

    我本来还有些咬不准,生怕钓不到鱼,但我也相信女人的直觉,妃妃能这么说,十有差不了。

    我和她又商量了后续的计划,毕竟妃妃得想办法离开,不然有她这么门神挡着,鱼儿怎么上钩?

    这样等酒吧内又播了几慢摇,妃妃先沉着脸,独自回到桌前。

    胡子一直没离开,一直在桌旁坐着。当他看到妃妃这表情后,胡子拿出诧异的架势,问了句,“怎么?”

    妃妃不理胡子,反倒用上衣卷着里面的几沓子钱,自行转身离开了。

    我慢了半拍,也沉着脸走了回去。

    我和妃妃的先后举动,让彼岸花那两个手下也看的愣住了。

    我骂了句晦气,又跟胡子说,“老子想要嫩的,谁知道刚刚偷偷摸了一把她的那地方,松松垮垮,一看就是个公交。”

    我还特意伸了伸手,比划一下。

    其实这一说法,我最早是跟方皓钰学来的。按方皓钰说的,女人大腿根松,那就是做那个做多了。

    胡子或许理解错了,他这、这一番,最后跟我悄声念叨,“老板,你这个有依据么?有人天生肉软,松松垮垮很正常。”

    我没多解释,而且我也不知道往下咋解释了。

    我这话也让那两名女子听到了。其中那个白皙女子,低头捂嘴,笑了笑,没过多久,她走了过来,至于另一名女子,她拿出彻底放弃的架势……

    两个多钟头后,我搂着白皙女子,结伴走出酒吧。胡子还一路小跑着,当先去提车了。

    白皙女想带我去公寓,也就是她住的地方。按她说的,公寓里面干净,而且她喜欢在熟悉的环境内做那事。

    我并不笨,猜测那公寓里有啥猫腻,甚至很可能偷偷装了针孔摄像头,不然这帮人怎么施展仙人跳,怎么敲诈勒索?

    我因此坚持不去公寓,而且等胡子把宾利车开到酒吧门口后,我让白皙女先上了车,我谎称尿急,要去一趟厕所。

    我自行回到酒吧,但并没去厕所,我找个相对偏僻的角落,一边留意着周围的动静,一边给王大嘴去了电话。

    王大嘴一直等着我的信呢。我把情况说了说,也跟王大嘴核实一下,接下来是否继续按原计划执行。

    在来酒吧之前,王大嘴也对后续计划,尤其怎么抓彼岸花有了一个大致的方向,现在他听我说完,也很肯定的回复了我,另外他提供一个住址,是某居民小区的。

    他让我带着这妞去那里,而且他这就带着人手赶过去,准备布置“陷阱”。

    我应声说好。

    等上车后,我压根不征求白皙女的建议,直接让胡子往那个小区开。

    白皙女一下子有些敏感,问我,“那个小区是你家?”

    我编瞎话,说是我在许州买的一套房子,环境很不错,你去了一定会喜欢。

    我看白皙女有些犹豫,我又特意摸了摸那个皮箱子。白皙女盯着皮箱子,不再多说什么。

    我不得不佩服胡子,因为我俩都对许州不太熟,而且胡子不能当着白皙女的面开导航,不然容易漏破绽。

    胡子硬生生通过看路标,这么摸索着,竟把那小区找到了。

    这小区门口还有两个保安值班,其中一个保安,看到宾利后,还立刻迎了上来,热情的打招呼说,“张总回来了?”

    我看着这保安,怎么看怎么别扭,因为他不是别人,正是王大嘴。

    王大嘴平时穿休闲装,他的嘴还不那么显眼,但也不知道咋搞的,他换上保安服后,整体一看,他的嘴特别大。

    我冷不丁都想起动物世界里的河马了,另外大嘴的出现,也让我明白一件事,他们都准备好了,就等我们接着演戏,逮彼岸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