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捉奸-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91章 捉奸

    我并没下车,而是打开车窗跟王大嘴聊着。王大嘴一直张总、张总的叫着,估计是想当着白皙女的面给我长脸。

    较真的说,这是我跟他聊天的一个目的,另一个目的,我想要住所的钥匙,不然我怎么带着白皙女上楼?

    但王大嘴太投入了,一门心思的琢磨怎么捧哏,压根连钥匙的念头都没有。

    我怀疑这就是所谓的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吧。我最后给他做了做手势,权当提醒他。

    王大嘴这才一个顿悟,还立刻掏兜,把一大串钥匙拿出来。

    他把钥匙塞给我时,还不忘解释说,“瞧我这记性,张总啥时候走的话再给我来个信,我再替你保管钥匙。”

    我随意回了句,“可能要住上几天吧。”随后我跟他告别,也让胡子把车往里开。

    白皙女还是挺警惕的,盯着我手里的钥匙,多问说,“这保安有几把钥匙,一会咱们上楼了,他不会悄悄开门闯进来吧?”

    我笑了,胡子替我解释说,“借他个胆,除非他的保安不想干了。”

    白皙女点了点。

    等宾利开到某个单元门下时,胡子把车停好。

    这是个高层,我们的住址在十四楼。我让胡子别上去了,就在车内等吧,而且饿了或者渴了,直接从皮箱子里拿钱就行。

    胡子应了一声。白皙女倒是挺惦记皮箱子的,她跟我悄声说一句,让我带着皮箱上楼,不然这么多钱,放在车内也不安全。

    胡子眼珠一立,盯着白皙女。而我当然明白白皙女心中的小猫腻,但话说回来,我真把皮箱子拿上去才不安全呢,毕竟她才是个没安好心的主儿。

    我摆摆手,把白皙女的建议否了,我也补充一句,说楼上的宝贝更多呢。

    在那一瞬间,白皙女流露出窃喜的样子,估计她保准想,这次仙人跳,她们这个团伙,保准能好好楼一把。

    我带着她坐了电梯,最后我用钥匙把房门打开。

    其实我也是头次来这里,对屋内有很大的好奇心,但我故意压制着这个想法,没把它表露出来。

    这屋子是个两室一厅,装修并不算高档,也就是个简约大方,但客厅的书柜上摆着不少名酒,电视柜上放着不少小艺术品,尤其是有一把实木椅子上,还放着一张虎皮。

    这又是名酒又是虎皮的,跟这屋内的风格,冷不丁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白皙女倒没在在乎这些,只是念叨一句,“张总挺有个性的嘛。”

    我心头苦笑。我猜到了,王大嘴一定觉得原来这里面归于寒酸了,他临时又找了一些所谓的高档货填充一下,也因为时间太紧,所以弄成了这么个四不像的德行。

    我也没针对这些再说什么。白皙女倒是对那个虎皮很感兴趣,她凑过去后,还一屁股坐在上面。

    她伸手摸着虎皮,问我,“这是你买的?还是自己猎来的?”

    在正常情况下,猎杀老虎是犯法的,但我为了装一装,索性满嘴跑火车。

    我告诉她,这是我在越南一次打猎弄到的。

    我没料到白皙女竟然懂老虎,她咦了一声,说不对劲吧,随后她特意讲解一番。

    按她意思,越南的老虎,应该属于东北虎的范畴,而东北虎最大的特点是毛色淡,花纹较稀疏和浅,常常不是黑色就是赤褐色,而眼前这个虎皮,它的毛色呈桔黄色,甚至有些地方略带赤色,斑纹较深较宽,偶尔还出现菱形纹,这分明是华南虎的虎皮。

    我特想接话问一句,你家是猎户出身么?

    但这话最终没出口,而且我又打哈哈,说我当时猎杀的,可能是偷跑过去的华南虎吧。

    我看白皙女并没起来的意思,我可不想让她一直这么坐着。

    我主动拽了她一把,又故意抱着她,甚至还对她大腿根轻轻掐了一下。

    我在酒吧跟她搭讪后,就有过这种举动。如果按方皓钰的那个理论,这妞真的是个新人,尤其大腿内侧很有弹性。

    我现在这么做,倒不是真想耍流氓啥的,反倒是做戏。

    白皙女脸色微红,死死抱着我的同时,她知道我在催促她。

    她嘤咛了几声后,跟我说,“谁先去洗澡?”

    我回答让她先去吧,我还特意指了指洗澡间。

    白皙女让我等她一会,她当着我面,把外衣都脱了,就留了个三点式。

    但我现一个小动作,她偷偷拿着手机,进了洗澡间,她还把外面的门,包括厕所门都关上了。

    我心说洗个澡而已,拿什么手机呢?我猜她是想借着这机会,跟彼岸花联系,让这些人找到这里“捉奸”和敲诈。

    我忍不住笑了笑。因为她要用手机,我何尝不是?

    我盯着厕所门,又找个角落,蹲了下来。我给王大嘴去了电话。

    接通后,我问王大嘴,“一会咱们怎么安排?”

    王大嘴回答,“老大放心吧,你老婆正在赶来的路上。”

    我事先跟王大嘴定的计划,是来个反其道行之,所以当我听到老婆这个字眼时,我什么都明白了,问题是,我怎么听怎么觉得别扭。

    但现在这场合,我没法太较真。我跟他又随便聊了几句,我听到厕所内有动静。

    我怕白皙女别贴着厕所门偷听呢,我就急忙挂了电话。

    随后我把电视打开了,没想到王大嘴连电视这一块都想到了。这电视支持u盘播放电影。

    王大嘴就选了一个有小电影的u盘提前插在电视上。我这么一打开,小电影自动播放了。

    我很想感慨一句,心说这么做,是不是太考验我的肾了?

    我也不想一直看下去,不然怕真把邪火逼出来。我又去卧室的床上坐着了。

    大约过了一刻钟吧,白皙女光溜溜的走了出来。

    我得承认,这小妹身材真是不赖,也真有诱人的地方。

    她羞答答的看着我,我让她去床上躺着,我这就去洗澡。

    但我留个后手,并没把厕所门关上。我还跟她强调,那意思,我有这种开门洗澡的癖好。

    我这么做,是怕在我洗澡期间,她别刷幺蛾子。

    但屋内多个女人,我洗澡洗的也不自在。反正正当我淋身体呢,门口传来当当的敲门声,很明显,这人还很急躁。

    我急忙找了个浴巾,把自己裹着。

    等走出洗澡间,白皙女也从卧室走出来了,她更直接,身上裹着被。

    我俩互相看了看,白皙女皱眉问,“是你司机么?”

    我心说她就明知故问吧,其实这一刻我也不太确定,到底来着会是我“老婆”还是彼岸花的人?

    但我相信王大嘴的办事效率。

    我让白皙女别动,我又主动凑到门口。

    我隔着门问了句,“谁?”

    门外没人回答。我看了看猫眼,外面黑咕隆咚一片。

    我故意拿出犹豫的架势,把门打开了。

    谁知道在门刚开一条缝时,有个粗糙的肥手,一把拽着门缝。

    这人挺有力气,一下子把门完全打开了。

    我看着门外的情景,有一个胖娘们,正对着我怒目而视,在她身后,还站着一脸坏笑的胡子。

    胡子倒还好说,我把精力全放在这胖娘们的身上。

    她大约三四十岁,乍一看让我想起了九品芝麻官里的烈火奶奶,而且初步估计,她个头不到一米六,体重不下一百八。

    她很泼辣,突然间扯嗓子喊上了,“好你个老张,背着我搞破鞋呢吧?他奶奶的,老娘就知道,你今天急三火四的往许州赶,肯定是有情况了。”

    “烈火奶奶”不容我分说,还狠狠推了我一把。

    我被一股力道一带,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把门口这一块腾了出来。

    胖娘们几步走进来,而且她一下子看到白皙女了。

    白皙女也望着胖娘们,这一刻她表情也极其丰富,既诧异又有些害怕。

    想想也是,她充其量一百出头的体重,对阵“烈火奶奶”,估计用不了一回合,就能被烈火奶奶ko了。

    我寻思这不是演习么?我咋也再说点啥,把抓奸的气氛弄上去。

    没想到我刚一张嘴,胖娘们就又猛地一推我。

    她绝对是故意的,一推之下,胖手正好推到我嘴巴上了。我硬生生把这句话憋回去了不说,还差点岔气了。

    胖娘们连续呸了几口,指着白皙女说,“小贱人,敢勾搭我家爷们,看你这,把被拿开,让老娘看看你身体到底怎么个骚气!”

    胖娘们跟一辆火车头一样,向白皙女冲了过去。

    白皙女吓得哇了一声。她倒是想躲,问题是屋内就这么大的地方,她又能躲到哪去?

    而胡子趁空也冲了进来,看到这一幕后,他忍不住嘿了一声,不过随后,他又很入戏很严肃的跟我说,“张总,谁知道嫂子能来?而且我没拦住她。”

    胡子说完还偷偷对我使个眼色,那意思,赶紧撤,把这里留给胖娘们来处理吧。

    我也是这个想法,但我总不能光着身体往外跑吧?

    我又偷空回到洗澡间,也不管湿不湿的,我把外衣都穿上了。

    等我再从洗澡间走出来时,胖娘们把白皙女推倒在地,她还骑在白皙女身上,左右开弓的抽对方嘴巴呢。

    我看的心头阵阵毛,我心说女人起飙来,真是比男人还狠。

    我也不理白皙女的惨叫声,我带着胡子,偷偷溜了出去,我俩准备下一步计划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