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美团订单-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95章 美团订单

    王大嘴说的这个地址,位于许州和周边城市临界的一个地方,叫义村。

    我和胡子之所以诧异,就因为“村”这个字。

    胡子多问句,“说来说去,这个圣地竟然是个村子?这村子怎么这么特殊,难不成村民都拿着锄头和镰刀,想造反吗?而且一个村里,怎么盛产那么多美女?”

    王大嘴也拿出有些想不明白的架势,挠了挠头。

    随后他往下说,彼岸花倒是去过这村里几次,问题是,他每次都会坐一辆送货车,这送货车在行驶过程中,还在窗户上挂着黑布,至于仙人跳团伙内的美女,也都是这货车送过来的,所以彼岸花只知道这村子的大体方向,但具体怎么进村,他并不清楚。

    胡子嘘了一声,说这送货车又是怎么个意思?难不成又是那幕后大鬼手下的一个小集团么?

    我细想想,也偏向于胡子的这种猜测。

    我问王大嘴,能不能查一查这个送货车,尤其把这个小团伙的组织成员弄明白了。

    王大嘴点头说没问题。而且等吃完了早餐,他又先行离开,办我交代给他的事去了。

    我和胡子在旅店又闲待了一上午。王大嘴没让我失望,尤其他的办事效率还是那么高。

    到了中午,他带着一份资料回来了。

    按资料所说,这送货车归属于一个叫大军的批市。这市一共有五个人,一个四十来岁的老板,四个员工。

    资料内也有这五个人的照片。我和胡子先把精力放在店老板身上。

    这人是个秃顶,照片内的他,一脸笑容,显得和和气气的。我冷不丁想到“笑面”了。彼岸花说过,笑面是幕后大鬼身边的一个红人。

    我猜了一番,想知道这店老板会不会就是这个红人。但我又觉得不太像,毕竟幕后大鬼的红人,不该只是一个店老板这么简单。

    我把这问题临时放一放。我又看了这些员工的照片和信息。

    我对其中一个小伙有了兴趣。他叫王勇,三十出头,长得一脸横肉,反正不太好看,也不属于小鲜肉级别的。

    另外按王大嘴打听到的消息所说,这王勇身世也有点悲惨,他是个孤儿,一直跟着店老板混,而且因为收入低,导致现在还租着房子,一穷二白的。一年前他处了个女朋友,但女方一听他这条件,就立刻摇头,连处的机会都不给。最后王勇还放了话,说找女友做什么?不如每月拿出一笔钱来找小姐,这样这辈子既不缺女人,也不会重样的。

    胡子原本也看了看王勇的资料,他对这人的评价,只是一句“很有意思嘛”。紧接着,他就把精力放在店老板身上了。

    我们仨先是沉默一番,等我和胡子都看完后,王大嘴问我的意见,那意思,我们要不要继续通过这个批市顺藤摸瓜,找到义村的所在。

    胡子抢先回了句,“那是必须的。”胡子还特意点了点店老板的照片,让王大嘴再安排个局儿,想法子把这店老板掳来,我们继续用电锯逼供的法子,撬开这店老板的嘴巴。

    王大嘴连连点头赞同,也很痛快的应了下来。

    而我跟他俩持不同的态度。我心说每次我们都用掳人的法子,如果只是一次两次,那还行,但这么做多了,很容易纸包不住火,会给我们惹麻烦的。

    我叹了口气,又跟他俩说,“容我想想。”

    我盯着这几个人的照片,最后我指着王勇,说这次可以从他身上下手。

    胡子拿出一副没听清的架势,问了句啥?随后他指着王勇说,“这就是小蚂蚱,咱们对他下手,能有什么收获?”

    我摇摇头,让胡子别小瞧这种小蚂蚱。

    我又跟他俩说了说我心中所想,尤其是后续计划。他俩被我的思路一带,又觉得我的办法可行。

    我让王大嘴这就去准备十万块钱,另外趁着下午,赶紧对王勇做更深一步的调查,尤其要搞到王勇的住址。

    我不知道王大嘴又派了哪个得力的手下,反正到了晚间,王勇所住的出租房的详细地址,就通过短信的形式,到我手机上来了。

    王大嘴本想跟我一起去找王勇。我觉得没必要,而且这种小事,我跟胡子绝对能搞定。

    我和胡子还一起弄了个摩托,骑着它向露园小区赶去。

    露园小区就是王勇家的所在地。这一路上,胡子还跟我念叨,说这小区名字挺好的,听起来还挺有诗情画意。但等我俩来到小区附近时,胡子的这种美好完全被打破了。

    这小区所处的地势很低,外加周围挨着一个大型加工厂。

    我心说怪不得它叫露园,想想看,一旦天气不好,这小区的雾霾肯定最严重了。另外给我感觉,这小区是整个许州的贫民窟。

    我俩开着摩托,在进小区大门时,这小区门口只有一个不想管事的保安,对我俩压根不正眼看。

    我让胡子把摩托先找个地方停好,我俩下车后,往王勇所住的五十五号楼赶去。

    王勇家住在四单元五楼,我隔远看了看,现在是夜里八点半,他家点着灯呢,这说明王勇在家。

    胡子有个疑问,我俩一会直接上楼敲门?也不管跟王勇认不认识,就直接跟他谈一谈?

    我觉得不太妥当,毕竟换做谁都有防备的心理。

    赶巧的是,有个送外卖的摩托从远处行驶过来。

    这摩托司机还挺急,外加有些大大咧咧。他把摩托停在不远处的一个单元门口,也没锁车,他从后拖箱拿出一份餐饭,立刻向单元门内冲了进去。

    我盯着这个摩托,一时间有想法。

    我快走几步,凑到这摩托旁边,我试了试,也把它后拖箱打开了。

    这里面还放着另一份打包好的餐饭。我估计这司机等回来后,就得马上往下一个目的地出。

    我往单元门内看了看,没见到那司机的影子。

    我顺手把这餐饭取走,另外这后车厢里还有一顶帽子,上面写着美团俩字。估计是美团外卖的工作服了。

    我也拿走了这顶帽子,但我并非没表示,又掏兜,拿出一张票子,塞到后拖箱内。

    胡子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他喂了一声,还悄声问我,“你这种行为,岂不是偷盗么?”

    我心说哪有向我这么偷盗的,难道偷完了还主动给钱?

    我也不想久待,招呼胡子赶紧走人。

    等我俩爬了五楼,来到王勇家门前时。我把美团帽子戴上了。

    我跟胡子嘱咐,让他一会老老实实的躲在楼道里,没我喊话,他先别露面。

    我之所以这么做,是怕我俩一起出现,别引起王勇的敏感。

    我最后举着餐饭,敲起王勇家的门。

    我足足敲了三遍,门内有个男子喊了句,“谁?”

    我留意到,门上的猫眼处突然一暗,这说明里面的人正在观察猫眼。

    我特意把餐饭举了举,另外我这帽子也说明了一切。我对门里喊,“送餐!”

    这小区的入户门质量很一般,隔音也不太好,我隐隐听到,里面那名男子直犯嘀咕,说他也没下单,怎么有人送餐呢?

    我压着性子,又敲了敲门,还解释说,“先生,地址没错的。是你的快餐。”

    门内男子犹豫一小会儿,最后他选择把门打开了。

    我现这个王勇也真不地道,他把手伸出来,想把餐饭接走。

    我就等着他开门呢,也心说天下哪有吃白食这么好的事。

    这次来之前,我特意在兜里揣了一把水果刀,也是从旅店老板那里借来的。

    我腾出一只手,把水果刀摸出来。

    而且不等王勇再有啥反应呢,我又用脚一卡,再一用力,就把入户门弄开了。

    王勇看着我,冷不丁没反应过劲儿。我当然不给他时间。我把水果刀顶在他脖子上,还主动往门里走。

    我冷冷的跟他说,“别乱喊乱叫,不然老子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水果刀再小,但也是刀。刀身上的凉意,外加锋利感,这都让王勇感觉到了。

    他又不是警察或军人出身,平时就是一个送货的,哪有啥胆量?

    他一下子慌了,彻底被我压制住了。

    我俩一前一后进了屋,王勇盯着我握刀的手,拿出欲言又止的架势,他脑门也见了汗。

    让我没料到的是,这屋内还有另一个女人。

    这是个一室一厅,这女人原本躲在卧室内,现在她突然走了出来,看到这一幕后,哇了一声。

    我对这声哇很烦,我也对她示意老实点,我还特意动了动顶在王勇脖子上的水果刀。

    谁知道这女子倒挺彪悍,她跟王勇说,“哥,咱们是俩人,对方就一个白面小子,咱俩一起上,不信揍不过他,而且你放心,他绝不敢真动刀杀人的。”

    王勇显得纠结,但他也偷偷握了握拳头。

    我倒是觉得,这娘们够坏的,合着被刀架脖子的不是她了。

    我看这女子也有靠近的意思,我知道,再不喊胡子是不行了。

    我对着门外嘘嘘两声。胡子跟我心有灵犀。他立刻冲了进来。

    胡子这身板,乍一看就有一股子凶悍劲儿,外加此时此刻的胡子,还竖着眉毛,瞪着眼睛。

    那女子没被我吓到,却被胡子震慑住了。

    她一下子站的笔直不说,等胡子随手把门关上后,这小娘们还主动开口了。

    她说她就是个“小妹”,刚刚被这名先生叫上门服务服务来了。而且她很穷,我和胡子要是奔着入室抢劫来的,千万不要打她主意,大不了她牺牲一下,陪我俩一起玩一把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