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老仇人-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98章 老仇人

    胡子冷不丁没反应过来,但我很及时的把他拽到送货车内。

    我俩都躲在后车厢中,胡子偷空又很好奇的往外看了看。赶巧不远处那人抬了下头。

    这人看不到车内的情景,但胡子因此也把他认出来了。

    胡子愣住了,随口骂了句,“狗艹的,竟然是这个畜生。”

    我忍不住苦笑,而且谁能想到,宋浩会换上这种衣着,在这种地方出现呢?

    我俩一直观察着宋浩,胡子拿出一副犹豫样,还盯着我看了看,反问说,“他能把咱俩认出来不?”

    我和胡子现在都乔装了一番,要是跟一般人正面相对,我有信心能瞒天过海,但一想到这个宋浩,直觉告诉我,这人不是一般的狡诈。

    我持悲观态度,摇摇头,也嘱咐胡子,千万别露面。

    就这样,我俩眼睁睁看着宋浩走进,最后他还钻到小卖部了。

    此刻胡子的心里一定压力很大,他四下打量一番,还特意翻了翻副驾驶的抽屉。

    这里面有笔和纸。胡子的意思,给王勇留张条,告诉他回来时,自行把送货车开走,而我俩为了保险起见,现在就偷偷溜走吧。

    我倒是觉得还没到这种时候,我对胡子说再等等。

    大约又过了一支烟的时间,王勇从小卖部里走了出来。他手里依旧拿着那个物品清单。

    原本他并没回来的意思,反倒只是站在小卖部的门口,似乎宋浩和雷子要说什么悄悄话,因此把他轰出来了。

    我对王勇连连摆手,我还特意轻轻嘘嘘几声。

    王勇很纳闷,凑到送货车旁边。我问他,“现在货也送了,什么时候能走?”

    王勇指着物品清单,说字都签了,随时能走,但他们说要给我一包好烟,我等着呢。

    我不知道咋形容自己的心情,而且我心说,一包烟而已。

    我把他强行拽上车,也嘱咐他,这就开车走人。

    胡子从旁补充一句,“烟别要了,改天我送你一条好的。”

    王勇这人,笨归笨,但还没到白痴的地步,他隐隐察觉到点啥。

    他不耽误,这就开着送货车,向村口奔去。

    到了村口,那横杆还在立着,那俩守门爷们也对我们的送货车打手势,让我们减停下。

    我和胡子心里都压着事呢,所以对这俩爷们的举动很敏感。

    胡子甚至拿出狠的架势,跟王勇说,“他娘的,别理他们,撞过去。”

    我心说这胡子是真不嫌事大。我让王勇别听他的,而且我们仨别慌张,都淡定些。

    王勇应了一声,等把车停下来后,这俩爷们凑过来,其中一个一伸手。

    王勇把物品清单递了过去,尤其他还特意指着最后一页,这上面有签字。

    我猜这签字就是我们离开义村的一个凭证,表示货完全送到了而且这期间并没出岔子。

    这俩爷们最后都点点头,其中一个还立刻去升杆。而另一个趁空无聊,拿出瞎扯的架势,跟王勇聊了几句。

    这爷们无意间还看到胡子了。胡子现在淡定归淡定,但脸色不怎么好看。

    这爷们咦了一声,指着胡子说,“你咋了?”

    我指了指胡子的肚子,说他不舒服。

    这爷们哈哈笑了,接话说,“跑肚拉稀啊?村里这么大的地方呢,你随便找个地方解决一下不就得了?”

    这时我看到那个杆子已经完全抬起来了,我懒着跟这爷们多聊。我索性编瞎话,指着胡子说,“他拉好几次了,但总觉得肚子里还是有东西,村里没医院,我看还是带着他尽快找个地方挂挂水吧。”

    这爷们点头赞同,还拿出同情的架势看着胡子。他随后一摆手,催促说,“快走吧。”

    等我们出了村子,王勇把送货车开的疯快。而我和胡子扭头看着渐渐远去的义村,都松了口气。

    我不知道胡子想什么呢,但我松口气的同时,打心里也冒出另一个念头。

    这样等送货车又行驶了半个钟头,王勇手机响了。

    他趁空拿起来一看,脸色一变。

    我也凑过去看了看来显,是个没显示姓名的陌生号。

    我问他,“你认识这陌生号?”

    王勇回答说,“应该是义村的人,别看我没他们的联系方式,但军哥说过,义村的人,用的手机有个共同点,尾号是两个四。”

    我听完又核对一下,这陌生号不仅仅后两位,其实后四位都是四。

    王勇犹豫着,没急着接电话。

    我知道这电话不能不接。我又有个招,让王勇把免提开了,而且一会有啥拿捏不准的事了,看我眼色。

    王勇点点头。

    等免提打开,电话接通后,对面先出现一阵笑声,还有人说,“王勇,你走了?”

    我对这种笑和这人的声调再熟悉不过,就是宋浩的。

    王勇先是很敏感的看了看我,现我一时间没啥表示后,他又主动回答说,“是啊,我走了。”

    宋浩说,“你走什么?说好了给你拿包好烟的。”

    王勇回答,“不用那么麻烦了,今天军哥给我安排的活儿很多,我早点回去好送货。”

    宋浩笑着赞了句,说你真是大军的好手下,随后宋浩话题一转,又问,“我听说这次送货的,除了你还有两个新人?”

    王勇不敢冒然回答了,他看着我。我对他点点头,他又对着电话应了一声。

    宋浩拿出一副很诧异的语气,接着问,“奇怪了,大军什么时候招的新人,怎么没跟我说一声呢,而且新人来到我这,我是主,你们是客,我得好好款待你们才对。”

    王勇把精力都放在宋浩的头半句话上了,听完他还立刻回答说,“三天前吧,我领导招的新人,至于领导为啥招的,到底这新人是谁介绍来的?我作为下属,就真不知道了。”

    宋浩打了个哈哈,又让王勇别急着走了,赶紧带着新人回去,因为他要送新人几份礼物。

    王勇不得不看着我俩。胡子先对王勇使眼色,还使劲摇头。

    王勇立刻也带着这股态度,把宋浩回绝了。

    但宋浩很明显把脸沉了下来,不笑了不说,语调中还带着一股冷劲儿。

    宋浩再次强调,“回来!”

    不仅我和胡子,王勇这种笨人,也一下察觉到不对劲了。

    他在复杂心思的带动下,猛地踩了下刹车。

    我知道,宋浩等着王勇的回信呢。我紧忙对王勇使眼色,让他同意。

    王勇明显犯懵了,但他也按我说的做了。

    宋浩催促句,“等你们。”随后把电话挂了。

    王勇拿出不情愿的架势,又试着调转车头。我把王勇拦住了,问他干嘛?

    王勇说,“不是你让我回去么?”

    我真想抽他,心说这世上有善意的谎言,他难道不知道么?

    我对王勇打手势,让他别转弯,继续往市里开。

    王勇眨了眨眼,这下全明白了,而且他还立刻把车提。

    我反倒突然又有一个计较,我对王勇说,“等等,慢点开。”

    估计王勇被我接连这一番命令弄愣住了,他拿出很纠结的样子,开也不是,不开也不是。

    胡子也搞不懂我到底打什么算盘呢。

    我又琢磨一小会儿,跟他俩说,“宋浩不是傻子,如果换做以前,咱们没露馅的话,倒是可以回市区再另做打算,但现在来看,宋浩指定起疑心,得抓紧才行。”

    胡子有点明白我的意思了,而王勇呢,不仅没听懂,反倒多问句,“宋浩又是谁?”

    我不想多解释,这就一转话题,告诉王勇,我这就联系大嘴,给你订一张火车票,你带着钱,现在就走,记得,一定别回大军市了。

    王勇连连应着,但他真跟十万个为什么似的,又指着送货车说,“我突然走了,这车怎么办?”

    胡子忍不住骂了句,说你咋这么笨呢。随后胡子补充说,“这车想处理还不容易?要么你开到市区后,立刻低价卖了,要么你就随便把它停在哪个路边就行,过几天交通留意到这是个僵尸车后,会联系车主的。”

    王勇明显自己没啥主见,又连连说好。

    我给大嘴去了个电话,让他给王勇的事安排一下。

    大嘴很痛快的应了下来。等撂下电话,我没再坐车,而是让王勇把车停在路边。我还招呼胡子一起下车。

    胡子有些不情愿,他对我使眼色,那意思,让王勇开车送咱们一会得了。

    我没同意,因为相比之下,王勇的时间更紧张,他越早离开许州越好。

    最后我和胡子一起站着车外,目送着王勇的离开。

    胡子时不时扭头看着,之后他还问我,“咱们走回义村的话,这路得有多远?”

    我初步估算一番,回答说,“十多公里吧。”

    胡子喊了句娘,但在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我俩想打别的车也很困难。

    我让胡子别想那么多了,赶紧走吧。

    我俩原路返回的步行着。另外我又给大嘴打了个电话。我把宋浩出现的事跟他念叨念叨,又让他想一想,在许州的人手中,有没有身手好的,让他派两个过来。

    大嘴对选人手的事很谨慎,他说让他好好想想。

    我又把义村的地址,通过彩信图片的形式,给大嘴过去了。

    接下来我和胡子也不能干巴巴的走着,我俩随意胡扯一番后,我又给监听器的手机号拨了个电话。

    我想知道,这一刻,监听器那边有什么消息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