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半老徐娘-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99章 半老徐娘

    我给监听器手机号打的电话,在响两声后,立马通了。

    而且监听器那边传来的声音很清楚。我把免提打开,让胡子也能听上一嘴。

    赶巧的是,监听器那边,宋浩正在说话,尤其他不再虚伪的笑着,反倒吼着。

    他吼道,“马勒戈壁的,我刚刚跟大军问过,他根本没招什么新人,所以这次来的那三个人,肯定有问题。”

    又有一个声音,我听出来是雷子的,他劝宋浩,“老大你消消气。”

    伴随啪的一声响,我估计雷子挨了一个嘴巴。宋浩不仅怒气未消,反倒提高声调说,“你小子长得是挺不错,所以上头决定,让你当种马,这也算是一个优差了,但你就不能多长个心眼?这次看到陌生面孔,你怎么就不多问问,甚至提前把我叫过来?”

    雷子不敢反驳,是是是的应着。

    宋浩哼了一声说,“你记得,老子看你顺眼的话,就让你一直当种马,但瞅你碍眼的话,换谁不是换?”

    雷子明显有些慌了,他还迁怒的把我们这三个“送货的”骂了一遍,那意思,等这三个畜生回来的,我指定把他们菊花都戳爆了。

    胡子听到这,忍不住反骂句,“这他娘的是个变态。”

    而我倒是压得住,能继续往下听。

    接下来宋浩和雷子又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宋浩好像转身离开了。雷子巴结的在后面跟着,最后传来一阵开门声,雷子又称呼宋浩为笑脸大人,但等传来关门声后,监听器那边安静了。

    我和胡子一下子全愣了。胡子问我,“笑脸?这么说,宋浩就是笑脸?”

    我忍不住苦笑,而且在这一瞬间,宋浩的笑脸浮现在我面前。

    我因此也联系起来很多事,甚至想到了二郎。我提醒胡子,“看来,把二郎弄残废的凶手,找到了。”

    胡子骂咧一句,用这种方式应着。

    我很快也把手机挂断了,而且打定主意,等再过一会再给监听器的手机卡打电话,因为这款监听器是用电池的,我一直跟它通话,很费它电量。

    我俩足足用了一个多钟头,才把这段路走完。而且我留了个心眼,没直接靠近义村的村口。

    我俩绕着义村走了一番,想找个相对偏僻的地方偷偷溜进去。

    但这个义村的安防做的很好,除了村口有一个横杆以外,其他外缘的地带,也被弄上栅栏了。

    这栅栏上还都缠着带着毛刺的铁丝圈。

    我和胡子最后停在一个栅栏前,胡子试了试,但很快放弃了,他说如果不管不顾的往上爬,保准弄的满身都是口子。

    我四下看了看,我身后不远处有一片灌木丛,而且这片灌木丛都枯萎了,大部分是干草。

    我招呼胡子一起,把干草一片一片的抱起来,又把它们都铺在栅栏上。

    说实话,铺这些干草的效果并不算太好,但有它们遮盖,也多多少少能帮上一些忙。

    最后我和胡子一先一后跳了进去。我裤子上被割开一个口子,胡子比我点背,衣服裤子上一统计,少说割开四五个口子。

    胡子连说晦气,而且他左右看了看后,跟我说,“老子好像迷路了,哪里是北?”

    我心说他真笨,不会看太阳嘛?但等我一抬头,好嘛,阴天……

    我先把认方向的事放一放,因为当务之急,我俩得弄两套衣服,不然穿着这身送货服,在这义村里走动的话,过于明显了。

    我和胡子就近转悠一番,正好有个农房前有个晾衣杆,上面挂着几件刚洗过的外套。

    这些外套都很普通,但我心说,越普通对我俩来说就越好。

    我和胡子贼兮兮的,弓着身子,悄悄跑了过去。我给胡子放哨,他大手一伸,嗖嗖的就把衣服都捡了。

    我俩又找个胡同,躲在里面一起换衣服。

    我换好了后,特意活动一番。这衣服大小正合身。而胡子就不行了,他换完衣服后,拿出一脸难受的架势。

    我盯着他瞧了瞧,最后看着他的裤腿。

    这裤腿明显短了一小截。我安慰他,那意思这只是咱俩临时的行头,你就克服一下吧。

    没想到让难受的地方不是裤腿。他把上衣撩了起来,特意指着裤裆说,“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玩意设计的裤子,这裤子的裆咋这么紧呢。”

    我一细瞧。确实了,他那里鼓鼓囊囊的,而且光看着就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我也想了想招,特意帮他往下拽拽裤子,又调整下角度,但怎么做都不行。说白了,胡子那里就是个紧。

    最后胡子放弃了,还拿出一副能忍的架势跟我说,“先办正事吧。”

    我俩把脱下来的衣服都埋了,之后走出胡同。

    我俩沿街走了一小会,但光这么看着村里,我根本现不了什么。我趁空还给监听器打了电话,监听器那边同样很安静。

    我又跟胡子商量,“找个没人的农房,咱俩进去翻一翻,看能有现不?”

    胡子说好,而且偷偷入室,这可是胡子的强项。

    他带着我,很快盯上了一个农房。这农房大门紧锁着。胡子还特意凑到窗前瞧了瞧,确定里面没人。

    胡子在换衣服时,当然也把他的秘密武器专门用来偷盗的小工具带着了。

    此时他把那些硬卡片和铁丝啥的都拿了出来。他对着门锁摆弄一番,也就十几秒钟,这门锁就被他搞定了。

    我俩一先一后,踮着脚走了进去。

    在刚进屋一刹那,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水味,这说明屋主人是个女子。

    而且大体一打量,我现这农房内没啥装修,摆放的也都是老式家具和床,甚至还有“高低高”呢。

    我跟胡子分工,我负责“高低高”,胡子负责床,我俩各自翻了起来。

    但没等我俩翻多久呢,有个女子,从里屋走了出来。

    这农房是个套间,说白了就是里外间。我俩刚才又是撬锁又是翻东西的,里间一直没动静,谁能想到竟然有人。

    而且这女子没怎么穿衣服,她上半身着,下半身只留了一个半透明的蕾丝内裤。

    她看着我俩,冷不丁咦了一声。

    我和胡子却被这一声一弄,差点炸锅了。

    我俩停下手头动作,一起看着她。

    这女子身材真好,很翘、臀部很翘,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小蛮腰。

    胡子原本就有一颗热情奔放的心,这次看着这么个小尤物,胡子一下有反应了。

    但他穿着“紧裆裤”,这么一有反应,他反倒更难受了。

    胡子呲牙咧嘴的。这又被女子捕捉到了。

    她压根不怕我俩,想想也是,我俩穿着农村的衣服,一点悍匪或劫匪的气场都没有。

    女子指着胡子的裤裆,而且她真不见外,哇了一声说,“你这里好大!”

    胡子被说的一愣,而且他那根棒子很不争气,或者说很给力,突然间,我听到他裤裆处传来嗤的一声响。

    这裤子的裤裆,竟然被撑坏了。

    要在平时,一般女孩遇到这一幕后,保准流氓、变态的喊上了,但这女子反倒越的来了兴趣。

    她一边摸着自己的胸口,一边对胡子说,“哥哥,我喜欢你,我要给你生孩子,咱们做一个吧!”

    我和胡子都喊了句啥?

    那女子又看着我。她倒是来者不拒,或者说够。

    她看我长得很清秀,也被我的相貌吸引住了。她抿嘴笑着,又做出一个勾搭我的小动作说,“帅哥,你也来,我也想给你怀孩子。”

    我实在理解不了这女子的逻辑了,但胡子真是精虫上脑,他顾不上想这想那的。

    他嘿嘿坏笑着,还主动往前走了一步。他趁空跟我说,“小闷啊,你先等一等,让我来,等我弄完了,你再上,别急,肯定有份。”

    那女子也主动的往前凑了凑,而且她还握着胡子的手,最后把胡子的手放在她自己的胸口上。

    胡子很不争气的喘粗气,另外身体也有些哆嗦上了。

    我猜他是被兴奋劲弄得。但我很理智,看着胡子跟这女子这就缠在了一起。我喂喂几声,又凑过去,反正又拽又掐的,强行让胡子跟她分开了。

    这女子拿出一脸不情愿的架势看着我。胡子也有些怒意。

    我不管这些,又把胡子往一个角落拽了拽,最后我压低声音跟他说,“你是不是傻?”

    胡子脑子都快锈住了,反问我,“傻?老子怎么傻了?我说你才犯二呢,这么美的妞,不做白不做。”

    他说完就要撇下我,又要奔向那妞。

    我把半个身子挡在他面前,再次提醒一句,“她跟你做那个,保准没安全措施。”

    胡子反问,“哪有怎么了?没安全措施,老子更舒服呢。”

    我心说屁啊,这爷们现在的智商绝对为零了,我补充说,“这里是义村,这些女人肯定会什么办法,让自己怀上的都是女孩,而这些被怀上的孩子,以后肯定没啥好出路,要么去仙人跳,要么去当小姐啥的吧,你想让你的后代走上这么悲惨的道路么?”

    有那么一瞬间,胡子变得清醒,他还一皱眉。

    但这女子看胡子迟迟不回来,她倒是挺会勾搭人。她故意娇滴滴的叫了几声。胡子彻底扛不住了,理智又没了。

    胡子跟我说,“管后代呢,儿孙自有儿孙福,我得先考虑考虑我。”

    随后胡子撇下我,哈哈淫笑着,扑向了这个女子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