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杀人机器-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40章 杀人机器

    一周后的夜里,白鲸号在南方某个小城市的某个不知名的小码头靠岸了。

    阿虎也提前跟警方取得了联系,我们靠岸时,这里停了很多辆警车,有警用轿车,也有大巴和面包。

    原本平静冷清的码头,一下热闹起来。警员冲到船上,把渔奴、女性奴,还有独眼龙和胖船长这帮恶徒,陆续送到警用大巴上。

    古惑被一组特警接走了。而我、胡子和阿虎,则上了一辆轿车,被送到附近的派出所。

    胡子有个疑问,偷偷问我,“为啥活死人这么特殊,不跟咱们一起?”

    我摇摇头没回答啥,但心里有个猜测,古惑相对来说,还是个恐怖级的线人,警方对他不放心,所以做完任务后就严格看守了。

    我们来到派出所后,有民警把我和胡子带到审讯室,之后丢下我俩不管了。

    我和胡子对此都有些不爽,我心说我俩又不是犯人,需要问话啥的,去小会议室就行,何必来这种地方呢?

    但这样我们足足等了一个钟头,阿虎和一个警察进了审讯室。

    阿虎换上了一身警服,我和胡子原本跟阿虎很熟了,但被他这身警服一影响,我俩又觉得跟他很陌生。

    另外那个警察自我介绍,说是这派出所的民警,这次负责给我们做笔录。

    我怀疑这小子撒谎了。因为看起来他不像是民警,尤其举手投足间,他露出很强的傲气和矫情劲,这更像是个从省厅派下来的一个专员。

    当然,他怎么说我就权当怎么回事了,也没点破他。

    他让我俩说说去岛上的遭遇。我和胡子你一言我一语的讲起来。

    我趁空还把我俩胸口上的纽扣扯下来,交给这“民警”。

    他一直在做着笔录。我们说了两个多钟头,他足足写了二十来页。这期间胡子想吸根烟,但他刚拿出烟盒来。我发现那民警皱了下眉头。

    我就急忙抢过烟盒,拿出一根烟递过去,跟民警说,“长官累了吧?来一根不?”

    不出我所料,民警摇了摇头,说他气管不好,甚至闻到烟味就咳嗽。

    我一边拿出关心的样子,说几句让他多注意身体的话,一边把烟揣起来了。我还偷偷看了胡子一眼。胡子只是不满的一咧嘴,但也不提抽烟这事了。

    最后民警翻着这么多页的笔录,跟我俩说,“你们这两天不要走远,一会也有人给你们送来新电话,务必保持电话开机,随叫随到。”

    他又拿着笔录和纽扣,先行走了。这么一来,审讯室就剩下我们仨了。

    胡子赶紧张罗着,拿烟出抽。阿虎看着胡子这样,忍不住笑了,说你小子好像有长进了,会看点眼色了。

    等我们仨都吞云吐雾后,阿虎还跟我俩说,“对这案子,还有什么问题没?我可以解答。”

    我最关心两件事,一是棒棰岛号,我想不明白为何我俩刚接手这案子时,非要穿棒棰岛号的水手服?二是那岛屿上总出现神鬼事件,这怎么解释?

    我一连串的问了出来。阿虎早对这两件事心里有数了。

    他先回答棒棰岛的问题。他告诉我俩,棒棰岛号跟蓝盾公司是竞争关系,尤其棒棰岛号也是整个国内渔业里面的佼佼者。但前一阵出海时它遇到意外,整条船沉没了,那些幸存回来的水手,也不得不再找工作。

    我明白的点点头。胡子倒不咋走心,边听边无聊的四下看着。

    阿虎又解释了那岛屿的神鬼事件。他当守卫那四年,对那岛屿做过一系列的测试,发现那里有很强的磁场,外加遇到下雨天,尤其又一打雷的话,就出现了电磁效应,这就跟录像带一样,很可能会把某一刻的画面录下来,很可能又把之前录下的某一个画面,一瞬间播了出来,做一种回放。

    胡子直挠头,说阿虎竟骗人,哪有这种怪事?

    我倒是顺带着想到了故宫。故宫在下雨天也总传出闹鬼事件来,有专家就用电磁场来解释了这种鬼现象,另外再往深了说,那岛屿很可能正是因为有了磁场,所以才更加隐蔽,甚至连卫星都拍不到它,让它成为非法雇佣劳工的一个理想场所。

    我对阿虎这两个解释很认可,也示意自己没啥问的了,阿虎又转口问胡子,“你呢,想问点啥?”胡子想了想才说,“咱们这两天的食宿怎么解决?警方给报销不?”

    不得不承认,这问题太实际了。阿虎无奈的笑着摇摇头,那意思警方不管。

    胡子连骂这个派出所太抠了,我偷偷摸了摸兜里,这里还有两千多,我心说够用了。

    我们也不想在这审讯室多待了。我们一同起身。我还问阿虎,能不能找来两套衣服,给我和胡子换上?另外我也希望阿虎别穿警服了。

    阿虎说了句好。我也不知道他从哪找到的,反倒是三套运动服,我们仨先后换上,另外我和胡子也领了手机。原本说好是新的,但我拿到手里一瞧,是已经被淘汰的老版三星。

    出了派出所,我们在周边转悠上了,我和胡子想找个旅店。

    溜达期间,我发现阿虎拿出陌生的架势,看着周围这一切。我知道他这是不习惯,但我和胡子正相反,没了铁笼、没了孤岛,看着高楼大夏,还有一个个已经打烊的店铺,我心说这才是我们要的都市,这才是我们要的生活。

    我劝阿虎一句说,“慢慢适应吧。”阿虎愁着脸,回了句,“但愿吧。”

    等又经过一个胡同口时,我们看到这里面有三名男子,看打扮就不正经,他们正围着一名女子调戏呢。

    这女子想逃走,但三个男子把她堵的死死地,这女子不小心之下还撞到一个穿皮裤的男子的胸口了。这男子立马的叫了一声,还说,“妞儿,继续、继续哈!”

    胡子最先忍不住的喝了一嗓子,指着这三个男子说,“你们他娘的也叫爷们?想泡妹子就凭真本事,拿出这盲流子的架势干什么?丢不丢份儿?”

    三名男子全盯着胡子。那女子找个机会,冲出这三名男子的包围,她也吓坏了,不理我们仨,拿出能跑多快就跑多快的架势,嗖嗖逃了。

    三名男子被气坏了,穿皮裤那小子,带头摸着裤兜。他们又先后拿出三把弹簧刀,往我们这边走来。

    他们还故意吓唬我们,让弹簧刀一会弹出来一会又缩进去的。

    我这人原本有个观念,能耍嘴皮子解决的,就绝不动手,但这也分对啥情况。这次我也懒着动嘴皮子了,跟胡子和阿虎说,“一对一,替他们爹妈揍他们,怎么样?”

    胡子冷笑,说没问题。我俩没带武器,尤其这次警方也没给我俩提供啥武器。

    我和胡子就都摸着腰间,把裤带抽了出来。

    阿虎没急着做准备,反倒盯着这三个小流氓,冷冷的说,“把刀丢到地上,闷头走,老子今天不想沾血!”

    皮裤男最先狂妄的笑起来,骂咧着说,“就凭你?有种哈!今天就先拿你开刀了,而且我爹有钱,捅了你们仨,他也有办法保我没事。”

    没等阿虎再说啥,这皮裤男挥舞着弹簧刀冲了过来。

    我和胡子也想往前冲,但阿虎没给我俩参与打斗的机会,他猛地往前走了几步,避开迎着他的那把弹簧刀,又猛地踹了两脚。

    一脚踩在皮裤男的膝盖上,一脚又踩在他的胸口上。这两下的劲儿都不小。

    皮裤男跟瘸了一样,还一路退后,砰的一声撞到墙上。

    他的两个同伙被阿虎的凶悍吓住了,一时间没敢动弹。阿虎又一摸后腰,拿出那把在夜里也隐隐发光的铁钩。

    我没料到他还把这钩子带在身上,尤其这时阿虎还直冷笑,念叨句,“怂货就是怂货!”

    我有个感觉,阿虎变了,又变成了在那个岛屿上的守卫了。

    我心说糟了,他别杀人不眨眼。但真就跟我想的一样,阿虎舞着铁钩,对准皮裤男的脑袋狠狠戳了过去。

    我急了,现在离阿虎还有一段距离,我想拽他也来不及了,我大喊一声,“虎哥,刀下留人。”

    砰的一声,我忍不住闭了下眼睛。但阿虎没下死手,这铁钩只是戳到皮裤男上方的墙里了,一时间不少碎土碎石屑的,都落了下来,砸到皮裤男的脑瓜顶上。

    皮裤男整个人快傻了都,浑身还直哆嗦,裤腿也湿了,估计是尿了。

    阿虎直喘气,也继续挥舞着铁钩,对着墙面反复戳着,皮裤男的脑瓜顶上,简直没法看了,一下子脏的可以。

    我猜阿虎心里魔障出来了,他正跟这魔障做斗争呢。我怕他控制不住自己,又急忙对皮裤男和另外两名男子喊,“还不快滚!”

    他们仨也不要弹簧刀了,钻空子全跑了出去,还跟见鬼似的,一边跑一边喊。

    又缓了一小会儿,阿虎蹲下来,使劲搓着脸。

    我不想在这里久留,不然那三个小子报警的话,我们跟警察见面,未免有些尴尬。

    我对胡子示意,我俩把阿虎扶起来,一起走了一会儿,找到一个旅店钻进去了。

    这店老板冷不丁听到我们三个老爷们要开一个房间时,他还愣住了,反问说,“来一张三人床的呗?”

    我心说我们仨看着就这么像基友吗?我让他开一个三人标间。但阿虎说不用,还说两人间就可以,他有地方住。

    等我们来到房间后,我煮了点热水,递给阿虎。

    我本想再劝劝阿虎,但阿虎苦笑着,抢先说了一个我不知道的秘密。

    看我书的兄弟们,大家都哪里人?我辽宁锦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