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入伙-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400章 入伙

    这个半老徐娘,很配合的张开双臂迎接胡子。

    胡子跟她抱到一起后,胡子疯狂的吻着她,而她更是把腿抬起来,缠在胡子的腰上。

    我看着这俩人,心说好嘛,我再想拽胡子都难了,因为他俩现在这样,简直跟哥俩好粘胶一样。

    胡子带着这女子,一步步的往里间走去。

    我还听到扑通一声响,估计这俩人都倒在床上了。

    我不想看他俩的这种直播,更不想听到即将会传来的叫声。我跟胡子提醒一句,让他关门。

    但他现在这状态,哪还听得进去。我不得已又凑到里间的门旁边。

    我看到了非常春光的一幕,不过也只是看了一眼,随后我把门关死了。

    我在心理作用下,也觉得这一刻,自己耳边清净不少。而且我没打算限制胡子,不然他这股邪火被拱起来了,我不让他此时泄的话,他很可能没法专心做事了。

    我打定主意等上一个钟头,我也估计一个钟头对胡子来说,足够用了。

    我趁空又自行打量这个农房的外间,也继续着刚刚的工作。

    我把柜子啥的,都翻了一遍。最后我找到一个几个小本子。这小本子原本叠在一起,放在高低高的最下面。

    我随便翻开一个看了看。这里面是日记。

    按说看别人日记,这事不怎么好,但我不得不这么做,因为日记往往能透漏很多消息。

    我用快浏览的方式,足足看了一支烟的时间。不得不说,我也真被里面的内容震慑住了。

    这女子在日记中记载最多的,是什么时候都跟什么人生了关系。我初步这么一估算,她没啥特殊情况时,做那事很频繁,平均每两天就有一次,而且这日记是最近这六年的,这女子竟然在六年时间内,总共生过四个孩子。

    我不知道该怎么对这女子做评价了,另外我也很想知道,在六年前,她到底来没来义村呢?而且都做过什么。

    我带着疑问,又寻找了一番,但我没再现六年前的日记。

    又过了小片刻,里间的门被打开了,胡子只穿着裤衩,手里捧着他的外衣外裤,溜溜达达的走了出来。

    我看胡子红光满面,他还拿出一副满意的样子,一屁股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了。

    胡子对我使眼色,那意思,要不要玩玩?还有机会。

    而我看了看胡子,“你以前跟我说你怎么怎么厉害,做那事少说两个小时啥的,但你这一次才做了不到半个钟头?”

    胡子脸一绷,他对这方面很在乎,所以好好解释了一番,什么他挥不好,什么他这几天太累了啥的。

    我心说这都是借口吧。而且很快的,那女子也出来了。

    她穿了一件睡袍,我现她比胡子还红光满面,甚至是更满足。

    她依偎着胡子,坐在胡子腿上。

    胡子忍不住的又对她动手动脚。

    我没兴趣欣赏这一场面,我反倒一转话题,跟这女子套套话。

    我问她,“在义村生活的如何?平时都在村里做些什么事?”

    这女子原本没多想,正常的回答着我,但突然间,她一诧异,看着我问,“你不是义村的爷们?”

    胡子脸色一变,对我连连使眼色,那意思赶紧把话搂回来,别露馅。

    但我没觉得有什么,反倒绕过她的问题,继续问她,“你是哪里人,来义村之前在哪里生活?”

    这女子猛地一顿身子,很明显我这话问到她心坎,甚至是触碰到心头的伤疤了。

    我就势不撒口,又问她,“自己孤身来到义村,想不想亲戚朋友,想不想爸妈?”

    在我一系列的问题上,这女子皱着眉,拿出很痛苦的样子。

    也亏得胡子抱着她呢,不然我都怕她一失神摔到地上。

    这女子缓了好一会。我趁空又想起一件事。

    我给大嘴了个短信,问他人手找的怎么样了?另外一会派人手过来时,别忘了帮我带一盒毓婷来。

    大嘴倒是很快回了一个短消息,他在短消息里一顿嘿嘿,最后特意说,“遵命!”

    我心说好嘛,这爷们一定是误会我了,但这也不是啥重要事,我犯不上跟他再短信解释什么。

    等我收好手机,这女子又开口说话了。她逻辑还是有些不太清晰,反正东一嘴西一句的。

    我边听边组织她的语言,最后我全明白了。

    她告诉我,她是苏州人,从小也是在农村长大,但她爸不怎么好,酗酒嗜赌不说,还总打她妈,有一次醉酒后,更想她。

    最后她爸欠了债,还借了高利贷,被追债人逼得走投无路,他竟把不满十六岁的女儿,也就是把她卖了。

    她因此来到义村,也生活在这里。这里并不限制人身自由,也不用做农活,但村里有个硬性要求,来到义村的女子,每年都要生孩子,如果不生,会有人用各种办法折磨她们。

    她刚开始来义村时,很抵触这个硬性要求,也试着死磕,但胳膊拧不过大腿,外加大环境既然如此,她不得不妥协了。

    这跟我预料的差不多,而且前后这么一联系,她这话也跟日记内容相符。

    胡子倒是听的直愣,最后连骂三句狗艹的。

    这女子似乎借着这番话,也在泄自己。在说完那一刻,她的精神状态明显好过了一些。

    她望着我们,又追问一句,“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

    我笑了笑,问她,“你想回苏州么?”

    这女子挺实在,说她很恨她爸,但也很想她妈。

    这话言外之意我都明白。问题是这女子也有犹豫的地方。

    她又跟我说,“我什么都不会,从义村离开了,我怎么活下去?而且义村这里的男人都凶巴巴的,不可能让我走的。”

    我摆摆手让她放心,也告诉她,“怎么出去以及出去后怎么生活,这不是事,我俩能帮她搞定。”

    女子盯着我俩,这次无论我再说什么,她都逼问我俩是谁?

    我最后只跟她强调,“我俩是特殊人士,这次来,就是要解决义村的问题的。”

    我咬字眼很准,没说我俩是警察。这女子拿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架势。

    我给她时间,尤其凭自觉,她会帮我们的。

    这女子很快还从胡子的身子爬起来,站着一个角落里。她有种面壁思过的架势。

    胡子有些不舍,因为他又占不到便宜了。

    我趁空又把手机掏出来,给监听器打了个电话。

    接通后,我用的免提。那边有声音,是宋浩的。

    他骂骂咧咧的,问那三个送货工怎么还没回来,另外他也安排手下,让这些人连夜去找王勇,务必把这兔崽子抓回来。

    不仅是胡子,连这女子也听到宋浩的话了。

    女子诧异的看着我。我不理她,反倒跟胡子简要说了几句,那意思,义村这里,弄不好很快会有防备,所以我俩也都警惕些。

    胡子点点头,他还把外衣都穿上了。

    天渐渐黑了,其实在我和胡子溜到义村时,就已经快到傍晚了。

    这女子也没点灯。我们仨默默的坐着。但突然间,门外传来脚步声。

    随后有人敲门,这是个女子,她还喊着问,“小美,你干嘛呢?今晚去不去找男人?”

    我怎么听怎么别扭,尤其找男人这三个字刺激到我了。

    小美并没急着回答。我以为门外那女子会以为小美没在,因此离开呢。

    谁知道这女子又推起门来,等现门被锁了后,她竟然掏出钥匙,要开门进来。

    我心说住在义村的这些姐们,关系真不错,竟然连各自家的钥匙都有。

    而且我不可能放她进来,不然她看到我俩时,我们怎么解释?

    我对胡子使了使眼色,这黑咕隆咚的,胡子只能模模糊糊看到我的举动,但他跟我心有灵犀。

    胡子这就往门口急走了几步。

    在门刚开一条缝时,胡子用身体把门堵住了,他还特意用了用力,强行把门推上了。

    外面的女子咦了一声,使劲推门不说,还连连问,“小美,你这是做什么?”

    我看着小美,也知道如果她再不说点啥,门外那位是不会走的。

    小美稍许沉默后,跟门外喊道,“丽丽,我今天身体不舒服,好像要感冒烧,你别进来了,不然传染给你。而且我今晚就不去找男人了。”

    丽丽没多想,把这话当真了后,她又隔着门随便说了几句。

    我听到脚步声,丽丽渐渐走远了。

    胡子松了口气,而我因此判断出了小美的态度。

    小美还有一个心结,她望着我,反问说,“我想回家,但我凭什么相信你俩。我们以前素未谋面的。”

    我回答说,“我俩不强制你做什么,只要你跟我们说说义村的情况就行。如果我俩没把这事办成,也绝不会把你漏出去,但一旦办成了,到时我俩会带着人,不仅把你,也会把这群受苦受难的女子全救走。这是我们做爷们的一个承诺。”

    小美突然苦笑起来,连连念叨说,“受苦受难?”

    胡子倒是对小美放得开,他凑到小美身边,一把搂住小美,又补充着问,“你还有什么条件,跟我说,只要能办到的,我肯定满足你。”

    小美又看着我摇摇头,那意思她不信我,而等她看着胡子时,突然变得温柔了。

    她说,“我这辈子没遇到过好人,跟义村那些男人上床时,他们根本对我没有感情,你不一样,在我们老家有句话,大根的男人可靠,而且你跟我做那个时,我能感觉到你内心的火热与情义。”

    胡子听的很受用,嘿嘿笑了笑。

    而我觉得胡子真是傻透腔了,小美这番话的言外之意,岂不再明显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