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桃门罪证-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401章 桃门罪证

    胡子拿出一本正经的样儿,看着小美问,“你说我的好,我都记得,但你现在说说正事吧。”

    小美欲言又止,估计不是啥好听的话,最后她微微摇头,念叨句,“傻样儿。”

    我觉得胡子还要听不明白的话,真就应该去测测智商了。

    而且胡子很快愣住了,这个、这个的,也没了后话。

    我知道,自己应该帮胡子解解围。我故意咳嗽几声,这引起了小美的主意。

    我让他俩别这么黏黏糊糊的了,因为太辣眼睛。随后我举着手机,跟小美强调,“刚刚监听器传来的内容你也听到了,如果想解救这一村子的妇女,我们就得跟时间赛跑,不然很可能一切都来不及了。”

    小美明白我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她也收了收心,甚至想了一番后,跟我们介绍说,“义村这里一共有五六十个女子,这些女子都在努力地生孩子。至于新生儿,全是女性,而且过了百天后,她们就被专人收走,听说等培养一番后,长相一般的女孩会去当小姐或者做仙人跳的买卖,而那些美人坯子,会再次被针对性的培养,之后去当职业小三。为某些人进行权色交易,又或者给高官当小三后,借机挖去重要情报。”

    听小美说前半句时,我倒没太诧异,因为几乎都被我料中了,但等听完整句话,我整个心都是紧紧地。

    我心说这幕后大鬼也太狠了吧,他培养的这个圣地,竟然打着如此算盘。顺带着我也想到九十年代的一位董姓明星了,她当时被一个富商看上,富商提出用百万元跟她睡一晚的要求。她当时贪钱同意了,结果被富商拍了,之后一直被富商要挟着,做了一些列不光彩的事。

    我觉得别看时代进步了,但这种龌蹉的手段,却大同小异着。

    我不知道胡子想什么呢,反正他一直沉默着不说话,表情也怪怪的。

    我这时有个疑问。我想知道,小美说的这个,到底有没有具体的证据或资料能证实,不然岂不成了口说无凭?

    我问了小美几句,她又回答说,“义村的村中央有个大院,那里面有一个二层别墅,而就在别墅二层的一个密码箱内,放着一份资料。这资料记载着每个新生儿的去处,记录着她们最后到底做了什么。”

    我心头有一阵波动,我还跟胡子互相看了看。

    胡子先拿出一副有希望的样子,随后他又有点泄气。他跟我说,“那大院一定保镖森严,咱哥俩想把资料弄到手,难度一定不小。”

    小美却插话把胡子否了。不得不说,她是义村的老人了,所以对义村内的形式,了解很透。

    她告诉我俩,义村的安防做的很好,外加都是内部人,外人进不来,所以那大院内平时只有两个守卫。你们要想打资料的主意,只要避开这两个守卫就行。

    胡子咦了一声,说不至于吧?那别墅大院就这么点说道?

    小美本来点点头,但又像想起什么一样,补充说,“我听说别墅二楼有警报,一旦有人偷偷溜上去,触动什么东西后,警报也会响。”

    胡子让小美再好好想想,还有没有遗漏。

    小美很认真的思考一番,也很肯定的摇摇头。

    胡子跟我说,怎么避开守卫,这是最大的难点,至于怎么上楼,怎么弄开保险柜,对他来说,压根不是难事了。

    我知道胡子那点底子,也相信他的保证。

    我最后拿个主意,那意思,咱俩也别纸上谈兵了,而且赶早不赶晚,趁着天黑,我们这就去那别墅附近转转,看有机会下手没?

    胡子也是这个意思,还连连点头说行。

    至于小美,她也想跟我们走一趟。

    我本来想把她否了,因为她刚刚那番话,对我们的帮助已经很大了。但小美一直坚持,还反问我俩认识路不?

    胡子先妥协,还对我说,“带着小美就带着吧,等到时咱俩找机会进别墅了,她不能跟着就是了。”

    小美对我一直点头,表示她听胡子的。

    我看他们二对一,我就没在阻拦啥。

    我们又针对这件事商量一番,小美说义村的人,都有早睡的习惯,晚上九点以后,整个村子几乎就消停了。

    我们因此下决定,等九点以后开工。

    另外细算算,我和胡子来到义村后,还没吃什么东西呢,现在肚子都饿了。

    小美说村里有个食堂,村里人都能去食堂免费吃喝,所以……

    我面上谢谢小美的好意,打心里却这么想的,我和胡子是冒牌货,还是不冒这个险比较好。我让小美自行去吃饭吧,我和胡子在这农房内寻找了一番。小美家没啥零食,最后我俩找到了一颗小白菜。

    这小白菜都不知道放多久了,外面的菜叶子都皱巴巴的了。

    当我俩没在乎,拨了外皮,把这颗白菜分着吃了。

    我本来也没让小美给我俩带饭,因为要是从食堂多打几份饭回来,也容易让人起疑心。但小美办事倒是挺有尺度,她最后吃完回来时,偷偷带了四个鸡蛋,我和胡子一人两个,这俩鸡蛋下肚,也解决了不少问题。

    接下来我们一直熬着时间,等九点钟的到来。

    我趁空给大嘴打了个电话,想知道人手到底怎么样了,派没派来?

    大嘴回答我,说刚刚才把王勇的事弄利索了,尤其凭着野狗帮的办事能力,这次竟然也只是勉勉强强的才能把王勇送走。

    我因此猜测,宋浩那边一定有什么针对王勇的动作了。

    另外大嘴让我放心,说人手都找好了,也正在赶来的路上。

    我让他给我转话,告诉派来的人手,来到义村后,别奔正门,反倒绕到最靠东边的村子的边缘地带。到时我和胡子再赶过去,跟他们汇合。

    大嘴连连应着。撂下电话,我又给拨了监听器的手机号。

    监听器那边并不平静,时不时有人喊六条,有人喊一饼的。

    我猜有人在监听器附近打麻将。我也没赌瘾,所以没听多久,就把监听器的电话挂断了。

    这样一直到了九点。大嘴那边还没消息,估计人手还在路上。

    我和胡子不等这个生力军了,我俩被小美带路,向村中央走去。

    整个村子确实很静,甚至家家户户都黑着灯。

    小美带着一个小手电筒,她怕太黑别走路摔倒,就把手电筒打开了。

    我和胡子对这股小亮光有些敏感,最后胡子让小美把手电筒关了,也让小美扶着他的后背,跟在后面走。

    这村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我们走了一刻多钟,这才来到那个别墅附近。

    这别墅除了双层以外,比一般的农房也要大出好几圈来。

    别墅大院的大门紧闭着,但院内有灯光。

    胡子的意思,谢谢小美的带路,她也到此止步吧,剩下的,都交给我哥俩了。

    小美一直藏着心思呢,这时她突然一笑,压低声音,指着别墅大院说,“那两个守卫的位置是一前一后,分别守着前后门,而且被灯光照着,你们想偷偷溜进去,难度很大,不管从哪里下手,都容易被现。”

    我和胡子边听边看着别墅大院。我俩看不到里面的情景,因为院墙少说有两米高。

    但真要按小美说的那样,我俩想进到别墅,还真有些棘手。

    胡子摆手,让我也别急了,他先找个墙头,趴上去看看情况再说。

    我倒是挺配合,但小美突然往大院正门走去,她还撂下一句话,说她会吸引守卫的注意,让我俩一会一定抓住好机会。

    我和胡子本想拦住小美,问题是在大院外面拉拉扯扯,很容易弄出声响。

    最后我俩眼睁睁看着小美敲起别墅大院的门。

    我和胡子为了隐蔽,不得不往一处院墙下面藏匿过去。

    这样没过多久,院门还被打开了。我听到有一个粗嗓音喊了起来。

    他问小美,“老妹啊,这么晚了干嘛来了?而且不知道这里是要地,闲人免来么?”

    小美痴痴笑了,而且她光笑不说话。

    这人有点想法,他又用那破锣嗓子问,“咋了?那里痒了?想让我的宝枪给你挠挠痒?哎他娘的呦,你这小蹄子平时不是看不上我么?这次咋观念变了?”

    我看不到小美又做了什么,反正破锣嗓子很快又说,“今儿不行,老子值班呢,等下班的,明天一早吧,我找你去,咱俩好好搂上两三炮的。”

    小美却没走的意思,还主动说,“大斌哥,我想在这儿跟你要……”

    破锣嗓子沉默一番,最后他嘿嘿淫笑了,说也行,要不然长夜漫漫的,他干熬着,也挺无聊的。

    接下来我听到了接吻声,还有破锣嗓子急不可耐的喘气声,外加小美故意的娇滴滴的声音。

    我总有些不忍心,毕竟之前我跟小美说过,她信我们的话就行了,我们绝不会强制让她做什么,但这小娘们,她竟然主动一次又一次的给我俩帮忙,包括献身。

    而胡子在这一刻,反应比我激烈。他忍不住捏了捏拳头,念叨句,“畜生啊。”

    我知道他嘴里的畜生,指的是破锣嗓,但我也隐隐品出另一层意思,我心说胡子不会是真的动了心思,爱上这个小美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