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入室偷窃-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402章 入室偷窃

    我当然不想让这种情况生,我也略担忧的看了胡子一眼。

    胡子猜到我的心思了,他故意深呼吸几口气,甚至还摇摇头。看架势,他想用这种法子让自己抛开杂念。

    我给他一小会儿的缓冲时间,这期间我也品着小美那边的动静。

    小美跟破锣嗓子的鱼水之欢的气氛是越的浓烈。

    我抬头看了看墙。这是很普通的土胚墙,墙面也不是那么光滑。

    我让胡子别乱动,我仗着身体轻巧,三下五除二的就爬上墙了。最后我趴在上面,小心的探着脑袋。

    我看到有一个五大三粗的男子,正抱着小美,他还把小美压在一个角落里。

    小美在下面,上衣很凌乱,甚至胸口处白花花一片,至于这破锣嗓子,正很享受的晃悠着身体,而且一定是小美故意为之的,让破锣嗓子的脸冲着墙,让他来个“面壁思过”。

    就凭这点,我感谢小美。我不耽误,又对胡子摆摆手,让他也爬上来。

    胡子别看块头大,但毕竟是当贼出身,身体比一般人要灵活一些。他跟个大猩猩似的,嗖嗖几下,挨着我趴在墙上了。

    他看到小美那一幕后,闭了闭眼睛。

    他的意思,小美既然都献身和牺牲了,咱俩也赶紧行动吧。

    随后他还想爬墙跳进去,但我把他拉住了。我还四下看着,想知道另一个守卫在哪。

    我眼睛很尖,而且很快的,我现别墅后身的拐角处露出一个脑袋来。

    他看着破锣嗓子和小美这一幕后,坏笑了笑。但他并没做那事的意思,更不想来个啥的。所以他带着不想打扰的意思,又扭回头,不再露面了。

    我知道我和胡子的机会来了。我给胡子提醒,一会别出声。

    我俩一先一后,拿捏尺度和力度的翻墙进去。在落地一刹那,我俩都踮着脚。

    这种方式说实话,很费劲,尤其小腿肚子绷得特别紧,但优点在于,真的一点声都没有。

    我们盯着不远处的破锣嗓子。这爷们完全陶醉着,压根不知道我俩的存在,反倒是小美,不露痕迹的抬头看了看。

    胡子对小美打了个手势,小美苦笑一番,又继续娇滴滴的叫着。

    我和胡子一路直奔别墅正门。

    这个正门其实是个大铁门,如果它是锁着的,我俩可能会棘手,但好在这大院内一直有人守卫着,所以他们觉得锁没锁门没啥必要了。

    这绝对的方便了我和胡子。胡子先拽住门把手,还拧了拧。

    铁门慢慢被打开了,我贴着门口站好,准备一会先进去。

    但这种铁门,估计是年久缺油了,被胡子打开到一定程度时,门轴突然嘎吱嘎吱响了起来。

    我俩都有些傻眼,但我反应很快,拽着胡子,我俩用最快的度,一起躲到门内。

    胡子最后还不忘反手一带,把铁门关上了。

    破锣嗓子被嘎吱声弄得敏感起来。赶巧在我俩躲在铁门里时,他也不晃悠身体了,扭头往别墅这边看了看。

    我和胡子躲在暗处,他很难现我俩,但我俩却借着院内的灯光,把他看得一清二楚。

    破锣嗓子皱着眉,甚至有不想继续做的打算了。小美有办法,她故意又娇滴滴几声,还一伸手,搂住破锣嗓子的脑袋。

    小美还故意用胸口贴在破锣嗓子的身上。破锣嗓子败在色字上了,他拿出不管那么多的架势,哈哈坏笑着,继续办起正事。

    胡子哼了一声,说什么个狗东西吧。

    而我借机打量着别墅内部。

    这别墅给人一种简洁大方的感觉,也没啥奢华的装修,而且别墅一层只有两个侧室和一个大厅。

    大厅里摆放着老板台,还有几个沙。

    我猜这也是个办公室,弄不好是宋浩的。

    我对着老板台凑去,这上面除了放着几只笔和螺丝刀以外,倒没啥资料本。

    胡子这时也缓过来了,不再骂破锣嗓子,他凑到我身边后,打量这个老板台。

    他的意思,这里没啥值得注意的,赶紧上楼。

    我俩奔向楼梯口。这里的楼梯,别看稍微有些陡,但我俩爬起来不太费劲。

    问题是,我和胡子都记着小美的话呢,她说这别墅二楼还有警报。

    我俩上楼时,反倒很慢,也一直观察着。

    胡子有个猜错,说很可能这楼梯上有啥猫腻,弄不好会横着悬一条细绳啥的,我们的脚一旦碰到细绳,警报就会响。

    胡子带着这个想法,把目光重点放在贴近楼梯格子的位置上。

    我则相反,更多的是往上看、往四周看。

    我现贴着楼梯的一面墙的墙角上,有一个红点。这红点很弱,要不仔细观察,弄不好都现不了它。

    我把胡子拽住了。我俩都止步不前。

    我还对那个红点指了指。胡子看的一皱眉,他还反问,“这玩意……不会是红外探头吧?”

    随后他想到个笨招。我俩这次翻墙而入,弄得浑身上下都是土,也有些脏兮兮的。

    胡子不在乎这些,反倒把上衣脱了下来。

    他对着前方的楼梯,使劲抖起衣服来。

    衣服上的尘土,一下子全扩散出去。我也没闲着,像胡子这样,也抖落起来。

    在尘土飘来飘去的影响下,我和胡子隐约看到,在我们前方四五个楼梯格的地方,出现了一条弱弱的红线。

    这证明胡子的猜测是正确的。胡子骂咧句,说宋浩他们真够阴险的。

    而我头疼的是,既然对方摆下道道了,我俩怎么办。

    我问胡子,“以前你偷窃时,遇到这情况会咋整?”

    胡子皱着眉,说在他当扒子那时候,红外探头还不怎么流行呢,而且没啥破解的好办法,只能算计着,怎么偷偷的见缝插针,从红外线的空隙间钻过去。

    我心说女子的身体柔软,如果此时有一个女特工在场,她或许能这么办,问题是我和胡子身体骨都偏硬,我俩怎么钻?

    我让胡子再想想别的招。胡子很无奈的摇摇头,随后他还蹲了下来,继续抖了几下衣服。

    这次抖出去的灰尘并不多,这也导致我们没再看到红线。

    胡子有脱裤子继续抖落灰尘的意思,他还嚷嚷着让我把裤子脱了。他说既然走到这一步了,咋也得试试。

    我打心里不想这么折腾,不然我都怀疑,心说我俩这么样的奔到二楼时,我俩会不会赤身?

    我一时间没啥好法子,但我盯着墙角的红点看了看后,突然现,在红点附近,还出现了一截线。

    这好像是电线啥的,它最后还钻到墙里了。

    胡子看我一直盯着那个红外探头愣愣的,他也不知道我想啥了,这一刻还急了,连连催促我,那意思,快点配合他。

    我摇摇头,不仅没配合,反倒让胡子等等我。

    我又去了别墅一层,把老板台上放着的那把螺丝刀拾起来。

    我特想感谢宋浩,感谢他能把这把大有用处的螺丝刀留下来。

    当然了,我也怕一会自己别被电到。我就又从上衣扯下一块布来。

    我用布包裹着螺丝刀的把手。随后我握着它,又回到楼梯上。

    胡子看到螺丝刀后,又拿出一副怀疑的架势,看了看墙角的红外探头。

    突然间,他骂咧一句,说狗艹的,不会这么容易吧?

    我贴着那面墙站好,还小心翼翼的伸出胳膊。

    问题是,我最后都拼尽洪荒之力了,螺丝刀离那一截线还有半个手掌的距离。

    我苦叹自己运气差那么一丢丢。胡子倒是一直给我鼓劲着。

    我心说他可真有闲心,我对他使个眼色,那意思,让他别光说漂亮话,赶紧托我一把。

    胡子一愣,又拿出一副懊悔的样子,估计他打心里也责备自己,为啥他就没想到呢。

    他托着我的屁股,一力之下,又把我举起来一截。

    这么一来,螺丝刀能碰到那一截线了。我不耽误,更没犹豫的对准它,使劲戳了过去。

    螺丝刀没匕那么锋利,不过在我连续加力又来回钻动的情况下,它最终刺破了那一截线。

    我看到线上噼里啪啦的冒出几个火星子。而且我手也有点麻了,别看有一层布替我挡着,但我还是中了点招。

    另外那个红外探头,它又死熬了一会,渐渐的,红点变弱了,很快消失不见了。

    胡子把全部精力都放在托我上了,他并没时间观察红外探头。他还在力呢。

    我让他省省力气,把我放下来吧。

    等我哥俩都蹲回楼梯上时,胡子大口喘着气不说,他也不耽误的把裤子脱了下来。,

    这一次我没反对,甚至我怕他裤子上的灰尘不够,我也脱了裤子。

    我俩一起抖着灰尘。但这么抖落了好一番,那条红线都不存在了。

    胡子对我嘿嘿一笑,说成了。

    我俩又一同穿着裤子。

    接下来,我们小心警惕的继续前行,但直到走完整个楼梯,我们也没出啥岔子。

    这个别墅二楼,相比一楼来看,空间不是很大,因为那两个侧室里都堆满了杂物,而大厅里,正中间放着沙茶几,在茶几旁边,还有一个半人高的保险柜。

    胡子盯着保险柜,嘿嘿笑上了,说小闷啊,你刚刚立功了,这次你歇歇,该轮到我了。

    胡子刚刚穿裤子时,一定是有些急了,现在裤子有些往下秃噜,胡子说完这话就往保险柜那边走去,途中他还不得不又提了提裤子。

    而我看到这一幕,心说咋这么别扭呢,尤其他一个大老爷们,提裤子提的这么,难道要对保险柜耍流氓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