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玄机-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403章 玄机

    胡子来到保险柜旁边后,他半蹲着,拿出一副好好研究的架势。

    我没他专业,而且更不怎么懂保险柜,所以我打着不去捣乱的心思。

    我趁空在这别墅二楼转悠起来。我想知道,除了这个看着很重要的保险柜以外,还有没有其他值得注意的地方或许猫腻。

    我去了那两个侧室,这里面要么堆着破破烂烂的家具,要么堆着一些不用的各种工具。我还从一把瘸腿椅子上现了一个用过的套子。

    我一直认为,这别墅是宋浩办公的地方,而这个套子告诉我,宋浩这小子的艳福不浅,至少他没少在这二楼里跟妹子生过什么。

    我对这个弃套当然没啥兴趣,而且寻找一番后,我又放弃了这两个侧室。

    我走回大厅时,胡子已经把耳朵贴在保险柜上,他还一脸严肃的感觉着,另一方面,他一只手搭在密码锁上,正一点点转动着锁盘。

    我给他时间,顺带着我又走到大厅的窗户前。

    隔着这个窗户,我往下一看,现有个人正坐在窗下方的墙边。

    他应该是另一个守卫,而此刻的他,也正捧着一个手机研究呢。

    我隔远看不太清,只知道手机屏幕上有桌子的画面,桌上也有一张张的牌。

    我不认为这爷们在玩单机斗地主呢,反倒觉得,他正在用手机参与地下赌呢。

    我不知道这爷们结没结婚,有没有媳妇,但如果有,他媳妇知道这事后,肯定会跟他炸庙儿,毕竟嗜赌的人,很容易负债累累,甚至倾家荡产。

    而反过来看,我倒是对他参赌的精神很欣赏,我也明白了,他刚刚看到破锣嗓子做那事的那一幕时,为何不感兴趣,因为他满脑子想的,一定全是这个“地下赌”了。

    我希望在我和胡子离开前,他一直能这样。

    大约过了一支烟的时间,胡子那边还没动静,我也转悠的累了,索性搬了个椅子,坐在胡子旁边。

    我现胡子脑门上都是汗。我担心他这个大盗这一次遇到硬茬子了。

    我想跟胡子说点什么。而我这么一直看着他,这被胡子现后,他对我摆摆手,示意我别跟他说话。

    他随后还分心的反问我一句,“监听器那边怎么样了。”

    我掏出手机,特意开着免提,给监听器那边打了一个电话。

    接通后,那边传来的还是三条、五饼的打麻将的声音,而且最让我熟悉的,是宋浩的嗓音。

    我担心这会影响到胡子,没想到胡子边听边满意的闭上了眼睛。

    他还慢慢的,很有节奏的点着头。

    我真不懂他,但很明显的,他被刺激出感觉了。突然间,胡子睁开眼睛,嘿嘿一笑。

    他的耳朵也不贴保险柜了。他盯着密码锁,快的摆弄一番,随后他喊了句开,这保险柜咔的一声,柜门处也裂开一个缝隙。

    胡子吹嘘几句,那意思,在这世上,还没有他搞不懂的保险柜呢。

    而我说不好为什么,这一刻有股子不对劲的感觉。我还特意四下看了看。

    我想找一找,到底哪里不对劲,问题是,我劳而无获。

    这期间胡子还把保险柜的门大开起来。我隔远看着,现这保险柜里分上下两层,上层有一沓子资料外加一个小木盒子。这盒子是圆形的,也就小碗那么大吧。

    胡子对资料和木盒都不感兴趣,他把全部精力放到了下层,因为下层里塞满了钱,都是新票,还一沓沓的封好了。

    胡子轻轻吹了声哨,他伸出手指,对着一沓沓的钱夹起来。

    他这两根手指,简直跟镊子一样。我猜他的职业病又犯了。而且我跟他不一样,反倒凑过去,把上层的所有东西,一股脑全拿了出来。

    这些资料全是复印件,而且都是印在a4纸上的表格。

    这表格像是一份货明显,比如某月某日,鸡蛋多少斤,被到什么地方,又比如某事某刻,蜜桃几个,被送到哪里。

    乍一看,这表格没啥问题,但笨寻思,真要没问题的话,为何要锁在保险柜里。

    我怀疑鸡蛋也好,蜜桃也罢,全是暗语。

    我一时间没有他们的“密码字典”,当然也看不明白这里面的猫腻。

    我索性把资料放在一旁,又捧着那个木盒,把它打开了。

    这木盒内放着一个红u盘。我冷不丁有点异样的感觉,而且我拿起u盘后,跟胡子念叨说,“可惜了,现在没有笔记本电脑,不然把u盘插进去看看。”

    胡子随意应着我。他也把上衣脱下来了,还打个包,把钱往里塞呢。

    我让他别就这么点出息。胡子却压根不听,还提醒我说,“咱哥俩当线人后,啥时候见过这么多钱?而且这都是不义之财,咱们占了就占了,没啥怪说道。”

    我认可他的后半句。胡子也真够度的,没等我再说呢,他已经折腾完了。

    他把一兜子钱抗在肩膀上,又跟我提醒说,“不早了,赶紧走,而且小美那边都这么久了,该完事了。”

    胡子顺带着一定又想到破锣嗓子了,他骂咧几句。

    我把资料和u盘都揣到兜里。原本我手机一直没挂,放在椅子上了。我现在正要取手机,并把电话挂了。

    但当我刚摸到手机时,话筒里又传来打麻将的声音。

    我一下子反应过来,甚至心头跟触电一样。我心说自己刚刚之所以觉得怪异,是因为刚刚很长一段时间内,监听器那边很静。

    这说明什么?按不乐观的估计,很可能是出啥岔子了。

    我把这情况跟胡子说了。胡子反驳我,那意思你太敏感了。胡子也想找个理由解释下这个“静”,但他想了想,竟然词穷。

    我联系着前前后后,又问胡子,“会不会这保险柜也有什么说道,在它被打开的一瞬间,宋浩他们就察觉到了?”

    胡子骂了句狗艹的,说这也不是不可能。

    他这就检查保险柜,而我急忙凑到大厅的窗前。

    我往下一看,那个守卫没再参赌,反倒接手机打电话呢。

    我不知道谁给他的电话,而这么又观察几秒钟后,这守卫微微抬头,想往楼上看。

    我急忙一闪身,躲到窗框旁了,借着窗框的掩饰,我也不再那么明显。

    这守卫很快又低下头。别看他继续坐着打电话,但趁空也有个小动作。

    他摸了摸腰间,估计是找武器呢。

    我脑门突然热起来了。我扭头跟胡子轻声说,“咱们确实被现了。”

    胡子一愣,随后也凑过来。等隔窗看到楼下这一幕后,他又骂咧几句。

    我跟他猜测,宋浩很聪明,这一刻让村里一切都维持原样,但他也一定暗中派了一波人,正往别墅这边赶呢。

    胡子脸一沉,说此事不可久留。

    他就势还往楼梯口冲去。我则把他拦住了。

    胡子一脸不解的看着我。我指了指窗户,说咱们从这下去,也一举两得,正好把那个守卫解决了。

    胡子说开什么玩笑?跳楼?

    我心说这又是二十层的高度,只是一个二楼而已嘛。

    我还打着手势,那意思,一会最好悄无声息的落在这守卫的身上,一来让他给咱们垫背,缓冲下咱们下落的势头,二来不费吹灰之力,把守卫搞定。

    胡子边听又靠在窗前研究起来。

    他这么分析一番后,又觉得我的计划可行了。

    他让我闪一边去,让他来。

    他还一边时刻留意楼下的动静,一边偷偷把窗户打开了。

    我并没闲着,因为我心里跟明镜一样,知道一会我俩很可能又要搏命了。

    我现在这状态不好,脑中芯片还没被激出来。

    我也顾不上大雅不大雅的,对着墙,一下一下的磕起脑袋来。

    胡子没时间顾得上我,等窗户打开到一定程度了,胡子深吸一口气,猛地窜上去,还一闪身,跳了出去。

    楼下的守卫一直装模作样着,估计是不想让楼内的贼起疑心吧。

    他正等着同伙的援军呢,没料到最终等到的,是胡子的一个大坐。

    胡子骑在他肩膀上后,被这股下落的劲头一带,外加没防备,这守卫直接脸向前,来了个狗啃屎。

    胡子倒因此被缓冲了不少,他轻轻松松的从守卫身上站起来。

    他还对着二楼的我摆手呢。

    而我很苦恼,因为脑中的小人一直没出现。

    我考虑着,要不要先不管小人了,自己跳下去再说。

    谁知道突然地,有个黑影一闪身,从别墅侧面的一个拐角出现了。

    他是破锣嗓子。他一定接到了什么命令,现在也不跟小美做那事了。

    他一直冷笑的打量着胡子,喊了句,“你这个贼,可以嘛。”

    他就势向胡子冲了过来。

    胡子本来都握紧拳头,也咧开嘴了。估计是想用这副好牙口把破锣嗓子打了。

    谁知道突然间,他又像想起什么一样。

    胡子嘿嘿笑了,往后退了几步。

    就这样,破锣嗓子跟他一进一退。等破锣嗓子来到窗户正下方时,胡子喊了句停。

    破锣嗓子也真挺容易被忽悠的,他站定脚步,而且反问胡子,你他娘的要干什么?

    胡子吹了声哨,又当着破锣嗓子的面,蹲着马步,把胳膊平举起来,还一扇一扇的。

    他告诉破锣嗓子,他会武功,这就要功了。

    但要我说,他这动作也叫武功,分明是母鸡下蛋呢。

    那破锣嗓子也很不解,说你是傻逼么?

    赶巧的是,在破锣嗓子说完那一刻,我脑中那小人嗖的一下冒了出来。

    我看着窗下方的破锣嗓子,心说到底谁才是傻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