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撤离-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404章 撤离

    我没太给破锣嗓子缓歇的时间,甚至也怕他突然从窗下方离开,那样的话,我再想扑到他身上,难度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我也懒着再开其他窗户,对着胡子刚刚打开的那扇,我嗖的一下窜了出去。

    不得不说,破锣嗓子比他同伙要机灵,在我刚跳出窗户那一刻,他竟然察觉到了。

    他抬头一看,吓得哇了一声。随后他迅往旁边一避。

    我又不是鸟,在空中没法再改变方向了。我看着他躲避的这一幕后,心头连连叫糟。

    我心说要是没破锣嗓子这么个垫背的,我怎么办?

    但我脑中的小人压根不惊慌,它也给我提供一个很好的办法。

    我眼睁睁看着自己落地,而也就在那一刻,小人控制着,带着我用一种古怪的姿势,又曲腿又扭腰的,往前跑了几步。

    乍一看我的样子很滑稽,但也因为这种怪跑,它把我身上的下坠力道全卸关了。

    破锣嗓子并没闲着,尤其当他知道自己要一下面对两个对手时,他心里没底了。

    他本着柿子挑软的捏的原则,估计是看我这状态,应该好欺负。他索性对我先下手了。

    他摸着后腰,拿出一把弹簧刀来。这弹簧刀还被他嗤的一声打开了。

    破锣嗓子举着刀向我刺过来。

    我把这一切也都瞧到眼里,脑中小人又给我号施令。我身体突然一软,竟向地上躺了下去。

    我这人并没什么洁癖,但让我突然躺在地上,我也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

    我不得已,只能硬着头皮,而且躺下后,小人又让我对准破锣嗓子冲来的方向滚了一圈。

    破锣嗓子没料到我会用这种怪招,他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

    而他这么一犹豫和一纠结,我又伸出手指,对着他的脚踝,狠狠戳了一下。

    破锣嗓子自内心的惨叫一声。他又踉跄几步,尤其是越过我,最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胡子一直想凑过来帮忙,问题是我和破锣嗓子用这种方式扭打着,他不方便插手。

    现在我和破锣嗓子分开了,胡子可算抓到机会了。

    胡子举着他的上衣,这里面装满了钱。我知道,钱这种东西,要是几张、几十张的话,当然没啥威力,但胡子的上衣内,藏着少说几十万的票子。

    这些票子硬的可以,简直跟砖头没区别了。

    胡子把上衣当链锤来使用,他喊了句,“中!”就用上衣对准破锣嗓子的脑袋砸了过去。

    我听到咣的一声响。破锣嗓子挨了这么一下后,疼的都有种要跳起来的潜意识,但他身体同样扛不住这种打击。

    他最后又身体一软,对着路面,狠狠趴了过去。

    胡子哼了一声,一边又紧了紧上衣,一边念叨说,“这么多钱砸你,老子不信你能受用!”

    我没时间跟胡子贫嘴,尤其这不靠谱的东西,他兄弟还在地上躺着呢,他竟然不扶我不说,还第一时间去检查藏钱的上衣。

    我没办法,只好自己爬了起来。

    我也想到了小美。原本她为了配合我和胡子,正跟破锣嗓子做那事呢,但破锣嗓子突然出现在这里,我担心小美别有啥意外。

    我叫上胡子,我俩绕过别墅,向前面的大院跑去。

    此刻小美没动位置,依旧坐在那个角落里。她并没怎么穿衣服,只是用衣服把身体关键地方遮盖住了。

    她整个人也有点愣。我和胡子凑到她身边后,胡子骂咧几句,又让小美赶紧把衣服穿好了。

    我不知道胡子还有没有其他心思,但我觉得,只要小美人没事就好了。

    在小美穿衣期间,我和胡子不得不等待,不然总不能丢下小美自行逃走。

    我就又掏出手机,给大嘴打了个电话。

    一直响了四五声,电话才接通。

    我问大嘴,我找的那几个帮手现在到哪了?

    我听到电话对面有呼呼的风声。大嘴趁空回答,说他跟另一个手下骑着摩托正在来往义村的路上,只是刚刚经过一个下坡时,遇到敌人了。这些敌人现在正开车追他俩呢。

    我听出言外之意了,合着大嘴也是这次赶来的帮手之一,而且一共来了两个帮手。

    我让大嘴多小心,而且也简要的把我们这边的情况说给他听。

    大嘴听完第一反应,他骂宋浩是个老狐狸,怎么这么狡猾?

    我何尝不是这种感觉,但我没再跟他多说,反倒约定好,等他摆脱敌人追踪,等来到义村附近了,再打电话跟我联系吧。

    大嘴让我放心,说他肯定尽快并且安然无碍的赶过来。

    等撂下电话时,胡子已经帮小美把衣服穿上了,但小美没穿内裤,因为内裤很脏,估计之前被那破锣嗓子当毛巾用过,擦过什么东西。

    胡子指了指把别墅大院的院门,那意思我们从这里撤走,之后先去小美住的地方躲一躲。

    我持不同态度,我还辨认下方向。

    我跟他俩说,“现在义村已经拉响警报了,宋浩一定有了准备,咱们去村头或者在村里躲避,这都不是长久之计。”

    胡子反问我,“那怎么办?”

    我指了指村尾的方向说,“往那里逃吧。”

    小美对义村这里很熟,她插话说,“村尾那边很荒凉,也都是山路。咱们逃过去,合适么?”

    我反对很看好这种环境恶劣的地方,我接话说,“对宋浩他们来说,那里不也是蛮荒之地么?”

    胡子一直很信我,他不再多犹豫。

    胡子带着小美,也没走院门。反倒向更靠近村尾方向的一片院墙奔去。而我趁空冲到了院门口。

    我把院门反锁,正巧院门旁边还放着一个木桩子。我把木桩子立起来,顶在院门上了。

    我这么做,只想给宋浩那些人制造些麻烦,随后我又跟胡子和小美汇合。

    如果此时只有小美一个人,让她一个女子爬墙的话,她有些费劲。但胡子先轻巧的爬到墙头,又伸手拽着小美,把她弄出去了。

    我没那么弱,也不用胡子伸手。我被小人影响着,几乎手跑脚蹬一番,就跳到墙外面了。

    小美本来还能跟着我俩,一起往村尾冲去。但她跑得不快,而且没跑上几步呢,就累的开始气喘。

    胡子选择把她背起来。我留意到一个小动作,当小美趴在胡子后背上时,她默默看着胡子,眼中流出泪来。

    最后小美拿出依靠的架势,把脸贴在胡子的背上。

    我一直冲在胡子和小美的前面,我试图给他俩带路。而且我们为了少惹麻烦,都挑着偏低的小路跑着。

    这样一晃又跑了一支烟的时间,我们离村尾也很近了。

    突然的,我听到哒哒哒的声音,这应该是摩托出来的。

    我止住脚步,胡子随后也跑到我身旁。我俩又留心听了一会。

    这摩托声应该来自于村内主路的方向,而且离我们的距离不怎么远。

    小美脸色一变,跟我俩说,“这是孔泡那些人,他是村内负责安防的头头,他们骑着摩托抓咱们来了。”

    我头次听孔泡这个名字,但被小美这么一解释,我也知道这人是干嘛得了。

    另外我认为小美说的严重了,要我猜,孔泡并不知道我们逃到哪了,他开摩托,更应该是借着度来搜我们。

    胡子眯了眯眼睛,拿出不怕的架势,他本想继续逃。

    而我觉得,我们两条腿这么紧倒腾,似乎都有些累了,如果有个摩托能骑一骑,那该有多爽。

    我因此跟胡子商量,那意思我俩来一次偷袭,争取把摩托抢了。

    胡子想了想,点头说好。

    但没等我俩制定什么计划呢,小美自告奋勇说她有法子。

    她把法子说给我俩听,我和胡子都有些犹豫,因为这法子里,需要小美配合,甚至让她冒一点险。

    但小美不在乎,而且摩托车的声音越来越大,说明它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小美让我俩别犹豫了,这事就这么定了。随后她自行向村里主路的方向冲了过来。

    我们现在在一条“省道”上,虽然位置偏,但离“国道”主路并不远。

    小美绕过一个农房,最后还故意摔倒在主路上。

    我和胡子慢了半拍,我俩都贴着农房埋伏起来。

    我还稍微探头看了看,那摩托在百米开外的地方,而且它的车灯光已经照到小美了。

    小美拿出难受的架势,甚至更像是摔伤了的样子,嘴里忍不住哼哼着。

    摩托上有人喊话。小美也不接话,只是摆摆手,催促摩托快过来。

    而等摩托又离近一些后,我看着它,愣了一下。

    这是个老式军用摩托,它也有个专门的称呼,叫挎斗摩托,说白了,摩托车上还挂着一个挎斗。

    这种摩托现在并不常见,更多的是在抗日剧中才有它的影子。

    胡子嘘了一声,跟我念叨说,“宋浩这兔崽子,怎么用日货呢?”

    我提醒胡子这次说错了,因为印象中,它好像最早出现在德队里。

    我不在这问题上较真,反倒说,“咱们一共三人,老天有眼,竟然派这么一个摩托过来,咱们仨骑着它,正好不挤得慌呢。”

    胡子嘿嘿笑了。而我又盯着地面,提醒胡子说,“咱哥俩一人捡一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