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勇逃禁区(二)-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406章 勇逃禁区(二)

    我现自己有一个缺点,就是嗓门不够大。我跟这爷们同时喊得,但他的音量明显把我完爆了。

    这爷们的情绪也有些激动,他还当先又举了举枪,指着我吼道,“老子可是个狠角色,知道不?我天南海北都闯过,当时就没有我不敢去的地方,也没有我没遇到过的场面,你们这帮小崽子识趣点,快举双手投降,不然老子把你们全突突了……。”

    他刚说到这,就传来砰的一声响。

    这是枪声没错,但不是他的,而是我扣动了扳机。

    我不知道该形容自己的感受了。我并不想开枪,但听着这爷们的大放厥词,我脑中小人变得怒意十足,他甚至影响着我,让我手指不受控制的使劲一扣。

    我开的这一枪,还极有准头,猎枪的散弹,全都打在对面爷们的身上。

    他连哼都来不及,就一头栽在地上。

    小美没见过这种场面,她被吓住了,腿一软还坐到了地上。

    胡子急忙把她搀扶起来,趁空胡子还对我嘿了一声说,“够狠,这劲儿头,我喜欢!”

    我没回答啥,也想借机好好缓一缓。胡子最后让小美靠在摩托车挎斗上,他又屁颠屁颠的向着那具死尸跑去。

    我没细看这尸体什么样了,但估计早就面目全非了,甚至也是惨不忍睹。

    胡子倒是能压住这份恶心感,他的目标也很明确,就是想夺枪去了。

    他从死尸手里,把猎枪掰了下来,但等他站起来又举着枪细细一看,脸沉了下来。

    这猎枪也挨了刚刚的散弹,枪身一片狼藉不说,枪筒都有些偏了。

    笨寻思这枪也不能用了。胡子骂咧一句,指着死尸说,“你咋就不能死前做做好事呢,还给你!”

    胡子又把这坏枪对着死尸撇了过去。

    我看着这一幕,无奈的苦笑,甚至借着刚刚这么一缓,我好过不少,至少我又让那小人的情绪安稳了不少,不然我都怀疑,他会不会被浓浓杀意影响着,又让我对胡子或小美开枪。

    我和胡子没再耽误,一起凑到摩托车附近。

    胡子的意思,枪声这么一响,宋浩那些兔崽子肯定知道村尾出事了。而我们接下来怎么办?还往村尾外面逃么?

    我跟他分析一番。如果我们现在改了主意,反倒往村头或村里冲去,那岂不又得跟宋浩碰面呢,而且这纯粹就是被敌人牵着鼻子走,但我们计划不变,依旧去村尾,无形等于牵着宋浩他们走,等机会合适了,我们再避开他们,绕回来。

    胡子听的连连点头。

    他又当起司机,我和小美各就各位。我趁空又用猎枪,对着栅栏处来了一枪。

    被子弹这么一打,栅栏跟个马蜂窝一样。

    胡子开着摩托往前冲,几乎轻轻撞了一下,这栅栏就裂开一个能容我们出去的大洞。

    等我们顺利离开义村后,这路况有些变化。原本村里都是泥土路,但不管怎么说,还算平整。而村尾外面的路,简直都不叫路了,坑坑洼洼的,那叫一个颠簸。

    也好在我们坐的是这种挎斗摩托车,这种老式军用摩托,也是出了名的抗造。

    我们又逃了有一刻钟吧,在我刚刚有点习惯这种颠簸感时,我现身后不远处出现了两束光。

    给我感觉,这两束光分别是从两个摩托车出来的。

    胡子脸色沉得厉害,跟我念叨说,“宋浩他们真是属狗的,这么快就追上来了?”

    我让胡子别顾身后,只管尽快的开摩托就是了。而我本身不敢大意,把全部精力放在观察上。

    那俩摩托跟我们的摩托半斤八两,尤其胡子提后,它们一时间没法越追越近。

    这样持续了一会,路况又变了。原本只是坑洼,现在我们奔向一个大下坡,这坡有点陡不说,坡上还全是细细的沙粒。

    我冷不丁想到了海滩,另外望着眼前,我们要直线继续逃下去,走完下坡后,我们就进了一个山区了。

    我盯着周围的细沙,琢磨起来。

    胡子似乎明白我想什么,他安慰我说,“山区好啊,对咱们有利,而且你放心吧,这里不是沙漠,这种细沙没问题,难不住咱们的摩托。”

    但胡子这次看走眼了,摩托车又开出一截后,突然间后车轱辘陷到一片细沙之中。

    我明显感觉到,整个摩托车都偏了。

    胡子急的猛给油,摩托车的动机也咆哮起来。

    无奈的是,摩托车的轮子一直在细沙中快打转,但只能把细沙甩的四下都是,这摩托却一点走出去的意思都没有。

    胡子气的直骂娘。小美主动从摩托上跳下来。她一个女子,对这种场面还有些不太习惯,但她拿出一副死磕不怕的架势,又凑到摩托后面,对着摩托推起来。

    我总不能也眼巴巴干坐着,我跳下挎斗后,也推起挎斗来。

    我们这么折腾一番,身后方那两束光越来越近了。

    我和胡子都时不时的扭头看着。胡子更是压不住性子的眯了眯眼睛。

    我倒是能冷静的琢磨一番,心说我们现在舍弃摩托,改用步行的话,指定不行。但我们还指着这摩托能奇迹般的出来,这貌似也不太靠谱。

    在这种情势下,我冒出另一个大胆的念头。

    猎枪一直被我背着,我把它拿下来,又对胡子喂了一声。

    胡子看我的举动后,就明白我的意思了。

    他稍微一犹豫,但最后又拿出决意的架势,跟我说,“娘的吧。”

    胡子也不当司机了,等他下来后,我们仨一起躲在摩托后面,借着摩托当掩体。

    小美的意思,她还想故技重施,坐在不远处,装过受伤的样子,看能不能给我俩的偷袭争取到机会。

    胡子没急着回答,而我听完就把小美否了。一来我不想一次次的总让她去冒险,二来我们没法保证这次来的敌人是什么样的,谁知道他们狠不狠,会不会压根不管小美,隔远直接把小美打死呢?

    我现自打我把她否了后,她还是有些蠢蠢欲动的。我心说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她的这种犟劲,看起来比胡子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让胡子把她看住。我又趴了下来,最后顺着摩托车下方的空隙,我找到一个好位置,我还把猎枪举着,对着那两束光瞄准了。

    时间一点点的流失,在这种情况下,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长,也很熬人。

    那两束光在离我们有一二百米远的地方又都静止不动了,而且这俩束光还都汇合在一起。

    我们不知道对面的敌人在研究什么呢,但指定没憋什么好屁。

    胡子问我,“现在开枪行不行?”

    这一刻,我完全被脑中小人指挥了,他认为这距离太远了,外加我用的是猎枪。我被他影响着,也顺带对胡子摇摇头。

    胡子叹了口气。而就在他叹气声刚过,我听到咚的一声响,而且我相信自己没看差,在两束光集合的地方,有一小团黑影向天上冲去。

    胡子和小美都一愣,不知道敌方怎么了。

    而我打心里骂了句娘,也立刻想起一种武器,掷弹筒。

    既然义村能有老式军用摩托,很可能村里还留着那种老掉牙的掷弹筒。

    像掷弹筒这种东西,也有个外号,叫轻型迫击炮,它出来的炮弹,打到地面上后,杀伤半径在五米左右。

    这对现代的一场战争来说,它跟导弹或榴弹的威力,压根没得比,但对我们仨来说,它却跟个夺命的死神一样。

    我来不及解释这么多,也不趴着了。我一边往旁边的沙地猛窜出去,一边对胡子和小美提醒,让他俩快躲。

    他俩都慢了半拍,而且最后还是胡子拽了小美一把。

    我们仨分成两个方向,迅逃离摩托车这个掩体。

    那飞在空中的黑影,在划出一个抛物线的形状后,最后奔向摩托车。

    但它的精准度没那么高,最后它砸中挨着摩托车的一处地面上。

    我在它刚砸中地面时,就吼着往前一扑。

    胡子跟我差不多,小美反应慢了。

    伴随轰的一声响,这炮弹炸开了。我落地的一刹那,一股气流顺着我身体上方冲了过来。

    这股气流中还带着一股细沙。我就觉得无数细沙往我身上落去,而且有的细沙还把我弄得很疼。

    我呲牙咧嘴的熬着,等这股气流彻底消失后,我深吸了几口气,凭直觉,我没受什么伤。

    我又扭头看着不远处的胡子和小美。

    胡子逃过一劫,他此刻正爬了起来,而小美整个人面冲上,躺在沙地之中,她的双腿还用一种很夸张的姿势缠在一起。

    我有个悲观的猜测,小美刚刚躲闪不及,被打中了,甚至就凭她双腿的举动,很可能凶多吉少。

    胡子看到这一幕后,他急了,妹子、妹子的叫着。

    他还凑过去,试着把小美的头拖起来。问题是,他刚刚这么一拖,手上就红呼呼一片,这都是小美的血。

    胡子喊话都有些哽咽了。他拿出无助的架势,四下看看,之后胡子也有些红眼了,他又盯着远处。

    而远处的敌人,此刻又送给我和胡子一个大礼。

    伴随咚的一声,又一个黑影冲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