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小人与猎杀-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407章 小人与猎杀

    我当然明白这黑影代表的是什么,而且一时间我也咬不准这黑影是冲着我还是冲着胡子那边射的。

    我来不及多想,只能对胡子喊了一嗓子,当做是一次提醒了。

    我紧忙站起来,往旁边冲了出去。

    很不巧,这黑影最终是向着我射来的,而且这次它很有准头,正好砸到我之前卧倒的那个地方。

    在砸中地面那一刻,我也不跑了,扑了出去。而这一刻,那个炮弹也炸开了。

    我能感觉到一股热风从我身后撞了过来。它就像一个大手一样,狠狠的推了我一把。

    我倒霉了,几乎是在这股力道的推波助澜下,我狠狠摔到沙地上,而且是胸口和脑袋先着地。

    我虽然带着破头盔呢,但冷不丁还是有种气短的感觉,尤其眼前还全是小星星。另外一大股沙子满天而降,弄得我浑身都是。

    我没理会沙子,反倒难受的拧着身体。那个小人也在这一次爆炸中被影响到了。

    它原本静静的在我脑中,现在却跟个鬼魅一样,飘来飘去,最后变得很弱,还消失了。

    我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而且在如此时刻,没了它的话,我跟个拔了牙的老虎有啥区别?

    我不在乎身体了,反倒急的用拳头使劲砸着脑袋。

    让我既欢喜又难受的是,这只是个小插曲,在我吃疼又砸了几下后,那小人再次出现了,而且它不仅比之前的它还要活跃,甚至我隐约间能感觉到它的相貌了。

    这是一个肤色很白,相貌还有些俊俏的男子。

    但他脾气并不怎么好,尤其再次出现后,他还暴怒了,被他这么一影响,我带着仇恨的眼光,看向了坡上方的敌人。

    我心说他娘的啊,这帮人是不打算让我和胡子活了,不然不会几次三番的射炮弹。

    这期间胡子也没闲着,他也不把精力放在死去的小美身上。

    在我挨了一炮弹时,他急的喊了几嗓子,甚至还往我这边不管不顾的冲过来,但等看到我及时扑到,尤其还能难受的拧身子后,他又停下冲过来的步伐。

    他一定很急,很想带着我脱身,问题是我们现在有些骑虎难下。

    他最后想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他又冲向那个陷在沙地里的摩托。

    他拿出全部力量,想再试着把摩托拽出来。但这个摩托刚刚也挨了一炮弹,它的情况很不乐观。

    另外在胡子全力拽了几下后,伴随咔砰的一声响,那挎斗竟然完全被掰下来了。

    胡子看着挎斗,一下子呆住了。

    我偷偷留意到这一幕后,我心中却忍不住念了句好。

    我心说老天爷真是眷顾我俩啊。我对着胡子大喊,让他赶紧跳到挎斗里。

    胡子不明白我这么喊的目的是啥,但他听我的,立刻照做。

    我也不躺着了,甚至强忍着身上的剧痛,我爬起来后,踉跄的向挎斗冲了过去,中途还把猎枪捡起来,背在背上。

    我奔跑度不慢,等凑到挎斗后面时,胡子已经坐在挎斗里不说,这挎斗也有微微向下滑的趋势了。

    我们现在正在沙地上,虽然这里的地面不像镜子那样光滑,但有挎斗作为一个载体或工具,无疑能让我们来一把坐滑梯。

    我来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就又使劲推着挎斗。

    胡子看到这一幕后,拿出恍然大悟的样子,他本想跳下来帮忙,但我让他别动,因为他坐在挎斗里,得给挎斗压重才行。

    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道,甚至我一度这么反问自己,心说难道老子被炮弹崩完了后,潜力全被炸出来了?

    我推着挎斗,刚开始挎斗度还很慢,但等持续推了一小段距离后,这挎斗度上来了。

    这期间坡上的敌人并没闲着,他们也看出我的意图了,他们又用掷弹筒,射了一枚炮弹。

    但我和胡子现在都在运动中,又不是固定目标,掷弹筒射出去的炮弹,一下子没了准头。

    这炮弹在我们身后方炸开了。我拿捏尺度,在它炸前的那一刻,及时跳到了挎斗里。

    胡子很够意思,在我跳进去的一刹那,他就扑到我身上,拿出一副给我当肉盾的架势。

    这炮弹并没给我俩造成多大伤害。

    而且等我挣扎一番,最后跟胡子一起挤着坐在挎斗里时,我现挎斗正嗖嗖的往下滑呢。

    胡子四下看了看,嘿嘿笑了,又对我胸口打一拳,说真有你的。

    我现此刻的他,虽然也带着破头盔,但头盔有些歪了,这让我觉得,他怎么看怎么有点盲流子的感觉。

    我让他跟我一样,好好正一正头盔,毕竟不管形势多危险,我们也多多少少考虑下形象。

    随后敌人又射几枚炮弹,但准头更不够了,最后那一,基本上在我们身后方十多米开外的地方爆炸的。

    胡子扭头对着敌人呸了几口,那意思,总这么放二踢脚让我俩听响有意思么?

    我跟他心态不一样,别看我们临时脱险了,但我总想着,怎么能报仇,让敌人尝尝苦头。

    我留意到,这段下坡并没多长就没了,沙地也结束了,之后是一片稀稀疏疏的小树林。

    我不知道这种特异的地理环境是怎么造成的,而且我也不是地质学家,对它不感兴趣。

    我琢磨着,很快有了一个很大胆的想法,这想法其实也是小人提供给我的。

    我对胡子说,“你坐稳了,一会在下坡尽头处等着我。”

    胡子一脸不解的看着我,又问了句,“啥意思?”

    我拍了下他胸口,让他等我的好消息,甚至也强调句,“配合!”

    我把猎枪拿到手里,又四下看着。

    我看中了一片沙地,因为这里微微有个小凹坑。在挎斗贴着这一片小凹坑滑过时,我从挎斗里跳了出来。

    我跳的姿势也有些怪,说白了,是斜着向这小凹坑跳去的。

    我的身体跟个小梭子一样,当双脚着地的一刹那,我被身上带着的惯性一弄,双脚立刻向沙子里戳去。

    而且等我整个身子落地后,我膝盖以下的地方,全钻到沙子里了。我平躺下来后,又急忙左拧右晃的,反正跟个蜥蜴一样。

    估计没用上三五秒钟呢,我除了脑袋以外,整个身体都被沙子包裹住了。

    如果单从我这边看,我根本不会这种钻沙地的技能,而且头一次钻就能钻的这么熟练。

    我猜自己又借了那个小人的光了。而且小人并没让我停歇,它又指挥我,让我赶紧埋一埋脑袋,这一步按它说的,也很关键。

    我当然知道,这么做有多埋汰,但我没得选。

    我深吸一口气,把整个脑袋向沙地贴去,之后我还来回扭动一番。

    等再次抬头时,我整个脸上,整个头盔的里面,全被沙子覆盖着。

    我也没再乱动,让这些沙子都这么挂着,不落下来。这么一来,我整个人几乎跟沙地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而那把猎枪,就压在我身下,按小人的意思,并不急着把它拿出来。

    我这么熬起来,原本这是个苦差事,但小人又让我数绵羊,反正一头二头三头的,就这么一直数下去。

    我猜它是想让我解闷。

    当我数到五十多只绵羊的时候,我头上方的沙地上,出现了四个黑影。

    他们都是从坡上跑下来的,而且这四人身手都不错,一直快跑着,偶尔因为度太快了,他们还一屁股坐在沙地上,借着这股劲滑一番。

    光凭这个,我断定这四个兔崽子不是一般人,很可能专门训练过,甚至是退伍的军人。

    我心说冤家路窄啊,而且他们也绝没料到,我会偷偷埋伏着。

    较真的说,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用这种方式伏击敌人,而且还是真刀真枪的干。

    我突然有些小紧张,而我脑中那个小人正反向,它倒是兴奋的不行了。

    我怕自己把这次伏击办砸了,索性强压下自己的紧张,反倒任由这小人号施令了。

    又过了小半分钟吧,这四个黑影又离我更近一步,估计也就在我十多米开外的地方吧。

    今晚的月亮很大很圆,在如此月光的衬托下,我也能模模糊糊的看到,这四个黑影都背着东西呢。

    而且这四个黑影还先后止住脚步,其中两个蹲了下来,把背上的东西架到地上,估计十有是掷弹筒,而另两个黑影,又凑到掷弹筒旁边,对着里面装弹。

    另外我猜测,他们一定现坡最下方的停下的挎斗了。

    这时小人也对我号施令了。我有小动作,把身下方的猎枪,悄悄拿了出来。

    我本来有些怀疑,心说猎枪上又没准星,外加我现在的射击距离不远不近的,能行么?

    但这一切的担心都有些多余了,小人就是我脑中的那个狙击镜。

    它带着我瞄准,甚至告诉我,什么位置肯定行。

    我继续跟着感觉走,而且从瞄准到准备好,我压根没用上几秒钟。

    小人催促我,开枪!我果断的扣动了扳机。

    伴随砰的一声响,一子弹射了过去。有两个敌人应声而“倒”,尤其站在掷弹筒旁边的那个黑影,最后还侧歪在掷弹筒上。

    小人又不让我耽误的开了另一枪。

    而这一枪,我认为准头并不大,甚至貌似是对那个侧歪在掷弹筒上的死尸开枪的。

    我原本搞不懂小人的逻辑,但这一枪下去,伴随轰轰的声音,我看愣了,也最终明白小人的逻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