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老坟串子-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408章 老坟串子

    在小人的“指挥”下,我第一枪击毙了两个敌人,而第二枪,引爆了敌人背着的那些炮弹。

    这些炮弹因为其中一的爆炸,进而产生了连锁反应,至于这四个敌人,不仅死的不能太透了,而且最后连全尸都没有。

    我听着这些爆炸声,之后也现了个奇怪的现象。在爆炸地点,还迅溢出一股股的乳白色烟雾。

    我第一反应是骂了句娘,心说这帮敌人真是坏透腔了,很明显他们不仅带着一般的炮弹,还有毒气弹。往简单了说,他们生怕一般炮弹弄不死我和胡子,还准备了这么个后手。

    我连带着也想起膏药国的鬼子了,他们当时侵华时,就没少用毒气,也没少做那么丧尽天良的事。

    我恨得牙痒痒,而我脑中的小人,竟比我有过之而不无,他简直气的直跳,而且在他带动下,我又忍不住的瞄准那些支离破碎的敌人的尸体,扣了下扳机。

    这次只传来咔咔的声响,并没子弹射出来。我先是一愣,之后反应过来了,心说这是猎枪,一共只有四子弹。

    我没多逗留,尤其怕再待下去,这些乳白色的毒气别飘过来。

    我把猎枪随手一撇,又站起身,向下坡滑去。

    我用起了刚刚敌人的姿势,在沙地中时而急跑,时而滑坐。这倒不是说我抄袭他们,而是小人告诉我这么做的,貌似这小人在沙地行走这方面也很擅长。

    这么过了不到一支烟的时间,我就来到下坡底部了。我还看到了一个奇葩的现象。

    那个挎斗倒扣在地上,而且它故意翘起来一块,胡子躲在里面不说,还把脑袋微微探出来一点。

    我心说他在做什么,这挎斗是因为意外翻到的,还是胡子有意为之的?

    我带着一连串的疑问,向胡子凑过去。我还问他,“哥们,你这么学王八有意思么?”

    胡子呸我一口,他又解释说,“你不说过要配合么?我躲在挎斗下面,这样不仅安全,也能吸引敌人的注意,而你到时候抓住时机,好偷袭他们。”

    我忍不住笑了。我主动一力,把挎斗推开,又把胡子拽起来。

    胡子看我这状态,他心里有数了,他也问我,“怎么样?敌人都解决了?”

    我指了指脑袋,又竖起一个大拇指。

    胡子明白我说的是啥,他也跟着赞了句,“不愧是利爪,不愧死后能进那个墓园,果然不简单。”

    我现当胡子提到墓园的时候,我脑中小人有些激动,甚至它还闹腾上了。

    我因此脑袋难受起来。我揉着太阳穴,让胡子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胡子及时止住了嘴。随后他问我,“咱们接下来往下逃?”

    我四下看了看。在我们面前是一片树林。我没急着下结论,反倒拿出手机,给大嘴去了个电话。

    但响了十声,并没人接。我又打了一遍,结果一样。

    胡子有个很不好的预感,说会不会大嘴出意外了。我摇摇头。

    我想的是,大嘴身手很不错,而且他同样带着一个好身手的人过来,他们俩都是强者,不该在这种阴沟里翻船才对。

    我的意思,我俩再等等,过一阵大嘴一定会主动找我的,另外我对着身后方的树林指了指。

    我跟胡子说,“这可是天然的掩体,我俩钻到林子里,未尝不是一个好决定。”

    胡子点头说行,而且在我俩出前,胡子又对着挎斗里翻了翻。

    我现他可真行,最后胡子把装着一下子钱的用上衣做的兜子拎了出来。

    我要不是见到这钱,几乎都忘了有这事了。而且我心说胡子不愧是个资深的扒子,他啥时候把钱藏到挎斗里了,我竟然都不知道。

    我没问这个细节,反倒偷空摸了摸自己的衣兜。我跟胡子不同,我从别墅逃走时,拿走了一沓子资料外加一个u盘。

    现在资料和u盘都完好无损的藏在我衣兜内呢。

    我和胡子自行保管着各自的“宝贝”,等深入这片树林后,我现环境有些变化。

    先说我们的脚下,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脚下方的地面上,隐隐往上返着一股股的凉气。

    我偶尔摸一下裤腿,我的脚也好,脚踝也罢,都冷的不行了。

    另外这树林内还起雾了,随着我们越深入,这雾气也越浓。

    细算算,现在是深秋时节,眼瞅着要入冬了,在这种“萧条”下,这树林竟然有雾,我同样想不明白,这雾是哪来的,尤其闻久了,我还感觉到,这雾气特别的腥。

    我和胡子都难受的直捂鼻子。我怕吸久了别对身体不好,我就想了个笨招,这也是小人教我的。

    他让我私下一块布来,之后我对着上面撒一泡尿。这布虽然很脏了,但至少是我自己的尿。

    我把这布拧开,再轻轻捂着鼻子,这样能减少这种雾气对我的伤害。

    胡子看我这么做后,他啧啧几声,说我恶心,不过等又走了一段,他也有些熬不住的时候,他硬着头皮,也学着我,弄了一块尿布出来,捂着自己鼻子。

    我时不时也留意着后方,似乎没有追兵。我挺纳闷,心说宋浩那帮兔崽子不应该就这么放过我俩才对。

    我并没放松警惕,而且等我和胡子再深入一些后,这树林内出现荒坟了。

    刚开始是一两个,之后是大片大片的荒坟。

    胡子一下子敏感上了,也大有止步不前的意思。我问他咋了,尤其我还强调说,他一个见过世面的大老爷们,还在渔奴岛上待过,那里的荒坟更多呢,所以他总不至于被眼前几个坟头吓住了吧?

    胡子摇头,回答说,“我以前偷盗时,像我们这种扒子,往往有个潜规则,比如偷来的东西,一时间脱手不了,我们就爱把赃物藏在某个坟场的坟串子里。但问题也来了,这坟场要没啥说道,就只是坟场的话,那还好说,但有些坟场有古怪,像这里。要么整体冒冷气,要么飘怪雾啥的。这种坟场,一般人决不能乱进,不然惹恼了坟主,弄个鬼打墙啥的,我们就算最后侥幸走出去,那也得累的扒层皮。”

    我听到最后,心说胡子咋又迷信上了?

    我安慰他,那意思他想多了。而且我还特意观察了这些坟。

    大部分坟上都长满了干枯的荒草,有些坟包更是塌陷了。至于这些坟的墓碑上刻的名字,我品了品,很多人都姓伊。

    我突然有了个联系。我指着一个伊姓的墓碑,跟胡子说,“看到没,我觉得义村以前不是义村,而是伊村才对。”

    胡子眨巴眨巴眼,明显闷头琢磨呢,随后他明白的啊了一声,又反问,“狗艹的啊,这么说那个邪恶势力是鸠占鹊巢,而且还把伊村的所有村民都杀害了?”

    我摇摇头,接话说,“这都是老坟了,那个邪恶势力虽然借着义村来制造美女,但还不至于把原村民都弄死。”

    胡子说那可没准,尤其干他们这行的,无毒不丈夫,不狠一点,怎么可能赚到钱。

    他还举例,让我想一想刚才,敌人都用炮弹炸我们呢,这也可见一斑了。

    我没法在这问题上继续讨论什么了,而且我也不想多想,不然只能盲目的给自己添堵。

    我换了换思路,尤其胡子趁空做了个小动作,他把扛着的那一兜子钱拿下来,又换另一个肩膀扛着。

    这说明他累了,想想也是,这一兜子钱也挺沉的。

    我有了个计较,跟胡子说,“咱们找个坟包,做好记号,并把钱和我偷来的资料都放进去吧,这样省着我俩继续拿了。”

    胡子呵呵笑了,随后还有些结巴的劝了句,“兄弟,这么做不好吧,你这不是打扰坟主休息么?而且……”顿了顿他又做了个掐人的手势说,“你小心坟主急眼了跟着咱们,再暗中祸害咱们杀的。”

    我不赞同胡子的说法,而且我为了安他心,特意按照他的思路,反驳他说,“这里安息的,都是伊村的老人,他们村里现在成了这个德行,他们能安息好么?而咱们借他们的坟,放的东西里包括一些证据,咱们这么做,也为了有一天把这些人都抓起来,绳之于法,所以你认为这些坟主是怪咱们还是帮咱们?”

    胡子又琢磨一番,回答说,“对啊,我咋没想到呢。”

    我现胡子绝对是心理作用,他之后变得不再疑心这儿疑心那儿得了。

    我俩最终选了一个不起眼的老坟,这坟上还塌了一块。我俩没有铁锹这类的东西,但也不能用手刨坑吧?

    我俩索性把破头盔摘下来,用它刨着土。

    这坟上的土也很松软,没多久我俩就弄个大洞出来,胡子先把那一沓子钱全塞了进去,而我看着脏的不能再脏的头盔,心说这玩意也没法戴了。

    我又把资料和那个u盘都放在头盔里,借着头盔做保护,又把它们放在坑内。

    随后我和胡子把坑填好,胡子很心细,又从别的地方抓了好几把干土,洒在坑最上面了。

    胡子还带着我,非要拜一拜这坟主。

    我对此没啥意见,而就当我俩正拜着时,远处传来一束光。

    这光很多,说明光源的地方离我们很远,而且很快的,这束光又消失了。

    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胡子冷笑一声,跟我说,“娘的,那帮狗崽子又追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