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钓王八-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410章 钓王八

    胡子看到这猎枪时,突然有了一股子冲动,他有蹲下伸抢枪的冲动。天籁小说

    我看到这一幕后,及时把他拦住了,我还对他摆手,那意思,再等等。我俩这种交流,完全是在无声的情况下完成的,哑嗓完全没有意识到。

    他费劲巴力的又往前爬了一番后,停下来,四下打量着。

    我和胡子都贴着坟冢的墙壁站着,一时间并不明显,哑嗓也并没现我俩。另外这里跟外界相比,更过于昏暗和漆黑。

    哑嗓骂了一句,跟外加的同伙说,“他娘的,什么都没有。”

    外面同伙立刻有人回应,说鸭子,你好好看看,刚刚这坟冢里确实有怪声。

    我猜鸭子就是这哑嗓的外号了。哑嗓被同伴这么一催促,他又抬了抬头。

    我拿捏尺度,也抓住机会的突然俯身下去。

    我一只手紧紧捂住了哑嗓的嘴巴,用另一只手的食指,对准哑嗓的太阳穴,不轻不重的戳了一下。

    我这么做,绝对是手下留情了,不然哑嗓立马会丧命于此。

    而此刻的他,也同样没好过到哪去。他翻着白眼,想惨叫却叫不出来。

    胡子无声的凑过去,要抢他手里拿的猎枪,但哑嗓还算聪明,一时间紧紧抓着猎枪不撒手。

    胡子试了几下,他最后来脾气了,对着哑嗓的后脖颈,狠狠切了一掌。

    这一掌虽然没有我点穴的威力大,但力道不小,外加胡子是纯粹的补枪,哑嗓彻底扛不住了,身体一软。

    胡子不费摧毁之力,把猎枪抢到手中。

    胡子立刻摆弄几下枪,他还咧嘴笑了。我倒是没那闲工夫,我看着哑嗓,心说他这么一动不动的,也不能一直堵着狗洞吧?不然很快就会被他的同伙察觉到什么。

    我又拽着哑嗓的肩膀,一边晃动着他的身体,一边使劲把他往里面拽。

    乍一看哑嗓像是自己扭着身体钻进来的。

    等我忙完这一切,胡子凑到我身边,他举着猎枪悄声问我,“接下来怎么做?要不要我杀出去,用猎枪把这帮兔崽子全突突了。”

    我心说算了吧,这狗洞原本对胡子来说就不大,他一旦出去时,卡到半截了,他还怎么开枪,反过来那时候他也很容易被哑嗓的同伙群殴了。

    我让胡子再等等,也跟他强调一个词,瓮中捉鳖。

    胡子眨巴眨巴眼,反问我,“咱俩是那个鳖吗?”

    我特想抽他,心说他这不是长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么?我懒着多解释,又告诉胡子,让他一会听我命令就是了。

    胡子闷头不说话。这样持续了半分钟吧,外面那几个同伙等不及了,因为坟冢内一直没啥动静了。

    有个同伙对着坟冢大喊,“鸭子,娘的,你他妈干啥呢,回句话啊。”

    我打定主意不出声,想这样再引几个人进来。我也把这意思说给胡子听。

    胡子有另一个想法,他还嘿嘿坏笑起来。随后胡子把猎枪往背上一背,伸出左手攥成拳,用右手对着左手的手背,有节奏并快的拍打起来。

    我听到啪啪啪的声响,胡子嘴里也没闲着,恩恩啊啊着,似乎故意模仿着什么。

    我也没那么笨,立刻想到做那事的场景了。另外我也突然明白胡子的意图了,我心说这爷们,真是损透腔、坏处水来了。但他这么做,我喜欢……

    坟冢外的几个同伙,听到这种声音后,他们也误会了,有个同伙骂了句,又喊着问,“鸭子,这坟冢里藏着美女?还是有啥艳尸?”

    另一个同伙接话说,“他娘的,鸭子都做上了,你还问个啥,肯定有好事!”

    胡子附和着,又故意快活的叫了几声。

    这几个同伙绝对是四肢达头脑简单,他们不再多想,也呼啦一下全挤在狗洞前了。

    他们还争上了,都想先钻到狗洞里。

    我又凑到狗洞旁边等着,他们很快也争出个结果来,有一个人先把猎枪丢进来,随后他急三火四的往里爬。

    我看着那把猎枪,打心里满意的吹了声哨。我心说这么一来,我和胡子一人一把枪了。

    我也真不客气,立刻把这猎枪捡了起来。

    而这钻狗洞的爷们,压根还没反应过来呢,甚至在这种漆黑环境下,他把我当成鸭子了。

    他还跟我念叨说,“艹你娘的,快过来帮老子一把,这洞太小,太难爬了。”

    我稍微想了想,又无奈的一耸肩,先把他骂人的事放在一旁。

    我特意扶着这货,等把他完全拽到洞里后。我凑到他耳边念叨说,“傻子,我娘,而且全家,还不给钱!”

    这同伙明显激灵一下,而我不再给他机会,又对着他太阳穴狠狠戳了一下。

    我现有小人在我大脑中做技术指导,我用点穴弄晕一个人,这也太容易了。

    这同伙基本上在我戳到他的那一刻,他身体就一软,直接躺到了我怀里。

    我又抱着他,把他随意放在一处空地上。之后我举起猎枪,摆弄几下后,我也把它背到背上。

    外面还有哑嗓的同伙,他们趁空又问,“里面啥情况?”

    胡子继续拍打着手背,而我也学坏一把,跟胡子一样,拍打起手背来,甚至跟胡子附和着,也哼哼两声。

    我承认,自己很尽力了,但怎么的也不如胡子专业。

    这给外面那几个爷们制造出一个假象来,他们以为不仅是鸭子,连刚刚进来的同伙也被艳尸啥的吸引,一起做起那事来。

    外面的同伙更疯狂了,嚷嚷着一起往里钻。

    我来个守株待“王八”,进来一个,我就对着他们的太阳穴偷袭……

    这样到最后,坟冢里除了我和胡子外,并排躺着五名男子。

    胡子蹲在这五个人的面前,抽着从这五人身上翻出来的香烟。胡子扭头问我,“咋办?这五个人平时没少作恶,尤其调戏良家妇女,要我说,我用裤带把他们全勒死得了。”

    我脑中小人也有类似的想法,但我觉得,我俩还是少杀生为好,尤其我俩以前有过不光彩的过去,也接受改造了,所以现在不管啥情况,我们也要放下屠刀才对。

    我当然也明白,对这五个人,如果不惩罚点啥,我也没法对我和胡子做个交代。

    我想了想,有个计较。我把他们五人的裤子全脱了,还撕成布条,做成一条条绳子。

    我用绳子把他们的手脚全捆绑上了。而且我和胡子又一起出力,让他们最终都跪拜在那一堆尸骨的面前。

    我心说这尸骨的后代一定是义村的村民,义村现在这样,都是这些人作恶的后果,他们对义村老前辈做一次叩拜,也算赎罪了。

    胡子对我这种做法也很认可,他还特意赞了句,“高明!”

    接下来我俩也没走,毕竟危险过去了,这坟冢里也恢复了平静。

    我趁空钻出去一番,把狗洞附近和坟冢周围处理一下,尤其重点关照的是脚印。

    我不想让外人能看出来什么,等我再次钻进来后,我跟胡子又挨在一起,靠着坟冢的角落里坐着。

    胡子没在睡觉,一来他有烟抽,能借此提提神,二来他从这五个人身上翻出手机来。

    他拿出很好奇的样子,依次摆弄着这五个人的手机。有些手机有密码,胡子就用这个人的指纹挨个试一试。

    我现这密码没啥难度,最后都破解了。

    这些手机里,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有人拍了一些做那事的视频,也有人在手机里弄点单机游戏,像斗地主之类的。

    而最狠的一个手机,里面竟然有手游。想想看,义村这里很偏僻,又没网,我怀疑这手机主人的瘾头很大,一直用流量玩的手游。

    我对手游不怎么了解,胡子倒是能摆弄一番,最后还登6账号进去了。

    胡子研究了一会,跟我说,“他娘的啊,这货在游戏里还是个狠角色呢。”

    我随意嗯了一声,依旧兴趣不大。但胡子劲头更足了,他又有了一肚子坏水。

    他把这游戏账号的装备全卖了,还进了一个公共聊天室,他当着所有在线的其他玩家的面,大喊一番。

    那他说的,“我”是个变态,“我”他娘的不是人,“我”小时候强奸过母猪,长大了暗恋过蟑螂,甚至还给河马写过情书。

    “我”偷看过基友换内裤,拿放大镜自恋的研究过自己的丁丁,“我”还在化粪池游过泳,在垃圾桶里自摸自我陶醉等等。

    现在这时间,那公共聊天室里本来很平静,在线的玩家都困得无精打采,但胡子这么一骂,这些人整体沸腾了。

    胡子因此也很开心,哈哈的笑着。

    而我得知胡子做的这些事后,我拿出一副同情的架势,看着正在叩拜的一个爷们。

    我心说他最好别醒过来,不然当他知道游戏账号的事后,我怀疑他会再次昏过去。

    就这样,我和胡子又熬了一会。突然间,我手机响了。

    我想到了大嘴,也快把手机掏出来看了看。但这是个陌生号码,我压根不认识。

    我皱了皱眉,胡子看到我这举动后,他也盯着我手机来显看了看。

    他跟我一样,有些懵。他还念叨说,“打错电话了?”

    我摇摇头,也觉得没这么简单。

    我缓了缓心情,又按下了接听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