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收割-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413章 收割

    大嘴很赞同胡子的话,他还特意咧嘴笑了笑,不过他很快又看着我,那意思很明显,你是一帮之主,你下决定才能算数。

    我没回答,只是摆了摆手,让他去做吧。

    大嘴喊了句,“得令!”他又蹲下来,把掷弹筒竖着摆起来。

    胡子一直对掷弹筒有兴趣,他这时也凑过去,想趁机跟大嘴学一学。

    大嘴说了一些专业术语,又教胡子一些要领。胡子很认真的学着,他还念叨说,“我觉得自己挺聪明,很容易上手。”

    但等要调整角度时,胡子彻底扛不住了。

    大嘴让他往左微微调整半个卯的距离时,胡子不是过了就是少了。

    我能看出来,他尽力了,他也故意拿捏着力道,但最后哪怕是轻轻一力,这都不行,都调整不当。

    胡子来脾气了,也不拿聪明不聪明说事,他反问大嘴,“你说的角度,人类能够做到么?”

    大嘴绷着脸,说我就能做到嘛。

    随后大嘴顶替胡子。我也算开眼了,他的手太精确了,而且只用了一下,就把角度弄得妥妥当当。

    胡子看的瞠目结舌。大嘴感叹一句,说他十六岁入伍,光是学举枪就学了整整两年。

    看胡子一直摇头不信,他做了个端枪的动作,解释说,“当时用的都是淘汰或坏的步枪,在枪口下方绑着一块五斤重的铅疙瘩。两年啊,硬是把手法练出来了。”

    我打心里竖了个大拇指,另外我怀疑大嘴入伍时绝不是一般的兵种,弄不好跟特种兵挂钩。

    胡子随后感叹一句,他原本觉得当扒子是最累的,因为他磕头拜师后,练火炭中取物,就练了一年多,现在一看,当兵比当扒子竟然还难。

    我心说他就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而且在这么个时候,我们没时间多瞎扯。

    我让大嘴别管胡子,自行用最快度把掷弹筒弄好。

    大嘴应了一声,而且他自己做起来,也真挺效率,也就一分多钟吧,他跟我俩说,可以了。

    我俩都蹲在他身旁,也都蹲在掷弹筒的后面。

    我示意大嘴,投弹吧。其实说不好为什么,这命令刚一下,我心头紧了一下,因为这命令也代表着死神马上驾到了。

    大嘴没我这么多杂念,他竖起大拇指,把它放在掷弹筒前,用这种土办法再次校正一下。之后他拿着一枚炮弹,把它放到掷弹筒里。

    我听到嗤的一声响,这炮弹又被弹了出去。

    这一声嗤也有点刺耳,尤其我和胡子离得这么近,我耳朵有点痒,也嗡嗡响。

    我和胡子都选择捂了捂耳朵。大嘴并没闲着,在这炮弹打出去后,他立刻微微调整掷弹筒的角度,也很快的把第二炮弹装了进去。

    再说三棵老杨树那里,断续的砰砰的炸了起来。

    这四炮弹中,第三炮弹落到那边地上爆炸时,我隐约看到一个黑影被崩上天了。

    它足足离地有两三米高,又重重的落了回去。我猜这是个人,换句话说,大嘴的眼睛真毒,这四炮弹还真都打出名堂来了。

    大嘴在打完炮之后也没松懈,他迅的向旁边的一颗树凑去,还飞快的爬了起来。

    我本想跟上去看看,但我没大嘴的眼力和视力,所以真爬上去了,我也看不出个啥来。

    在大嘴观察的期间,三棵老杨树那里有了大动静,我看到好几个黑影从枯叶堆里站了起来,另外也有一个人从一颗老杨树上落了下来。

    这些人很不友好,他们中有拿砍刀的,也有拿枪的。此刻拿枪的敌人也不管准头,全举着枪,对着我们这边射击。

    我和胡子怕被流弹击中,为了保险期间,我俩都蹲了下来。

    大嘴倒是能压着性子,等远处那些黑影都往我们这边冲来时,大嘴嗖的一下从树上跳了下来。

    落地后,我们仨汇合。大嘴跟我俩强调,“还有八个敌人,其中三个受了伤,另五个没啥大碍,这五个看起来也都是让人头疼的硬茬子。”

    胡子狠的眯了眯眼睛,他把猎枪握在手里,接话说,“怕什么,大嘴,你的任务完成了,接下来交给我们哥俩了。”

    大嘴盯着猎枪欲言又止,其实能猜出来,他想要枪。而且他当过特殊兵种的人,枪技一定不差。

    我此刻跟大嘴想到一块去了。我不仅拿着自己背的猎枪,又对胡子一摆手,让他把他的猎枪给我。

    胡子和大嘴都不解的看着我,胡子还反问,“给你了,老子用啥?”

    我嫌他话多,索性强行把他的枪抢了过来。

    我又让胡子和大嘴别闲着,赶紧假装撤退,至于这八个追兵,都交给我了。

    我随后往地上一躺,还快扭着身体,把自己深深的埋在枯叶之中。

    大嘴反应快,一下明白我的意图了。他连续喊了两声,“老大!老大啊……”

    这两个老大的意思不一样,但我并不是莽撞行事,反倒对这次偷袭很有信心。

    胡子最后拉着大嘴,强行一起“撤退”了。

    我此时已经躲在枯叶堆里了。两把猎枪分别放在我的左右手边,我还腾出左手捂在嘴巴前。

    这枯叶堆里很闷,不过我大口呼吸着,一时间还缺不了氧气。

    我也细细品味着周围的一举一动。我脚下方的方向上,传来的脚步声是胡子和大嘴的,而在我脑袋上方的位置上,传来的杂乱的脚步声,都该是敌人的。

    这些敌人时不时就开枪,我光凭枪声,也能知道他们跟我埋伏之地的距离。

    大约过了半支烟的时间,敌人离我很近了,脚步声也越的清晰。

    我被小人指导者,听着这些脚步声,就大体知道了这些人数的分布。

    我因为有点小紧张和兴奋,整个心跳的有些快,不过我也强压着这股劲。

    这些脚步一个个的从我身旁经过,这都没什么,突然间,我肚子一疼。

    我难受的一呲牙,估计是哪个王八蛋踩了我一脚。

    这王八蛋也挺敏感,踩完之后停了一下,他念叨句,“地上有什么几把玩意?”

    他同伙没多想,催促说,“喂,追人呢,你他娘咋停下来了。”

    这王八蛋没在多想,又跑起来。

    但我没这么容易放过他们,打心里把这个王八蛋骂了一通后,我猛地坐了起来。

    我先把左手边的猎枪拿起来。

    我对着前方这些敌人,砰砰的开了火。

    在近距离下,猎枪的威力真是太大了。我只是把一把猎枪的四子弹全打光了,这时放眼一看,这八个人全倒在血泊之中。

    我撇下这么个没用的猎枪,又把右手边的猎枪举起来。我整个人也站了起来。

    我吹了声哨,算是给胡子和大嘴提醒了。

    大嘴用啸声回应着我,那意思他和胡子这就赶回来。

    我举着枪先去这八个人的身旁溜达一圈。这八个人中,有七个都死掉了,尤其最惨的那个,身上跟个漏壶一样。

    我对他肚子轻轻试探的踩了一下,他身上立刻有无数个窟窿往外喷血。

    另外这八人中,也有一个幸存者。这人受了很重的伤,肠子也流出来一截。

    他躺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他也用恶毒的眼神看着我。

    我大步走过去,盯着他看着。

    这人跟我对视一番后,一咧嘴,一股血顺着他嘴角往外流。

    他还呵呵笑了,跟我说,“老子这辈子没服谁,但你够阴损,我败了!”

    我听出来了,他语调很尖。我问他,“你是那个假丧狗吧?我问你,丧狗在哪?”

    这人依旧冷笑着,回答说,“丧狗?早就被剐了,而且那个没骨气的,最后松口了,说了一些秘密!”

    我心头一紧,而且我一下子很讨厌这些人,因为他们太毒了。

    我再想问什么时,这人紧闭上嘴巴,只是用恶毒的眼光打量着我。很感觉出来,他是一肚子的不甘心,他原本是猎人,没想到却被我这个“猎物”逆袭了。

    我估计换做是胡子或大嘴的话,肯定会好好折磨这人一通,直到把他折磨的死去,因为要给丧狗报仇。

    但我最后仁慈了一把,举起猎枪,用枪托对准他的太阳穴,狠狠来了一下子。

    伴随咔砰一声,这人双眼都红了,还往外凸凸着。他也因此立刻毙命。

    我跟他念叨,“你这伤,就算立刻送医院也保不住,与其这样,我给你个痛快,走好吧,畜生!”

    随后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掏出烟吸了起来。

    胡子和大嘴赶回来后,看到这一幕,尤其看着我绷着脸吐烟圈时,胡子没啥太大反应,大嘴就不同了。

    他拿出一副不可思议的架势,而且他研究一番后,真心实意的赞我说,“帮主,好枪法。我他娘的以前听帮内人说过,你不懂枪,现在一看,那帮人全是傻逼。”

    我只是随意的笑了笑。我也把烟掐了,让他俩就地取材,赶紧找一件趁手的武器。

    胡子对猎枪情有独钟,所以又从死尸中捡了一把猎枪。至于大嘴,他找了一把老式的左轮手枪。

    他很熟练的摆弄着,也检查一番,确保这左轮手枪没坏后,他把枪插到后腰上。

    我们仨没再多待,结伴离开了。我们直奔坟地,我想把资料或者说证据都取走,之后我们杀回义村,再想办法弄个车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