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笑脸-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414章 笑脸

    我看到这一幕后,一下子急了,我对胡子大喊,但他根本没有意识,更别说回我了。

    那个躲在面包车内的敌人很损,这一刻他没闲着,又撇出一颗冒着烟的手雷。

    这颗手雷还真好奔向我。

    我猜这手雷都是拉线之后等了三秒钟,才被敌人撇出来的。说白了,等它落到我身边的那一刻,就会立刻爆炸。

    在胡子受伤昏迷时,大嘴没我那么着急,但看着这一颗雷的出现后,他却急了,对我大声提醒。

    我现在很别扭,想躲吧,估计也是勉勉强强,但要是不躲,迎接我的就是个死。

    我一时间很纠结,而这一刻,我脑中小人给我提供一个很大胆的决定。

    我沉着脸,猛喝一声,向那手雷冲了过去。

    大嘴看的一愣,他完全不理解我。而我最后还跳起来,把手雷当成一个小型足球。

    我来了一个倒钩,把手雷原封不动的又踢了回去。而且等重重落地后,我还立刻抱着脑袋。

    那手雷飞到面包车附近时,一下子炸了,伴随轰的一声,面包车都抖动了一番。

    我并没好过到哪去,不过也没受什么重伤。

    面包车的敌人熬不住了,他冲了出来。他手里还拿着一把左轮枪。

    大嘴举着枪,让敌人放下枪,不然不客气了。

    但这敌人拿出一副拼命的样子,完全不管不顾,甚至不理大嘴,对着就近的一个农房冲去。

    大嘴稍微犹豫一下,这么一耽误,这敌人彻底打开房门冲了进去,随后他还把房门又紧紧关死。

    大嘴依旧警惕的举着枪,留意着四周的一举一动,他又往我身边凑了过来。

    他问我,“老大,怎么样?”

    我爬起来,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我还站起来,踉踉跄跄向胡子那边跑去。

    胡子胸口一起一伏,很有规律,而且他身上没流血。这都是好现象。我稍微松了口气。

    我又看着大嘴,指了指那个农房。

    我把猎枪举着,跟大嘴一起凑到农房的房门前。

    我俩一左一右埋伏在旁边。大嘴用迅雷不及掩耳的度,对着房门推了一下,随后又把手收了回来。

    这房门并没锁,一下子开了。

    在门一刹那,里面的敌人扯嗓子对我俩高喊,“妈的,别耍什么猫腻,都给老子滚进来!”

    我冷不丁觉得,这嗓音有些熟悉。大嘴压着性子,不管这些,他又稍微探了探头,等看清房内的一举一动后,他脸一绷,也骂了句娘。

    我慢了半拍,等也探脑袋一看,好家伙,这农房内有七八个女子。

    这些女子的年纪都偏大,原本她们都被绳子绑着,嘴里塞了东西,还全被绑在墙角下了,并排坐着。

    另外在另一个角落放着一个木桶,这里面盛满了透明液体,估计是汽油,而这木桶没有盖子,只在桶上搭了一小条木板,这木板上还放着一截点燃的蜡烛。

    我算看明白了,这蜡烛越烧越短,最后燃烧的蜡水一旦滴落到汽油桶里,这些汽油就会燃烧起来,把整个农房点着,而这些被绑着的女子,无疑会被活活烧死。

    现在那个敌人就拿这些待死的女子为要挟。他用枪指着这些女子,等我和大嘴进去。

    另外我看着这敌人的相貌,心说这他娘的是冤家路窄,他就是笑脸宋浩。

    我和大嘴互相看了看。宋浩又骂咧起来,让我俩别做缩头乌龟。

    我和大嘴不得已,举着枪,一先一后的走到农房内。

    宋浩拿出一副仇恨满满的架势,盯着我俩打量。他对大嘴除了恨意,倒是没啥其他的感觉,而等他看着我时,他眉头都拧起来了。

    他反问,“怎么这么眼熟呢?”

    我冷笑一声,并没回答。

    也不得不承认,宋浩真不笨,他最后把我认出来了,而且一瞬间,他诧异了,念叨说,“小闷?”

    随后他狂笑起来,连说好。

    我以前经常见到宋浩的笑,但此笑非彼笑,而且他现在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穷凶极恶的侩子手。

    宋浩指着我,后悔的说,“我早就跟组织建议,别管那么多代价,把你今早除去,但组织不听,老子真是服了,要是早就没有你捣乱,何至于有今天。而且这几天蝈蝈的状态不咋对劲,我猜这也跟你有关吧?”

    我不想接话回答啥。反倒我望着那些女子,问宋浩,“你还是个爷们么?竟然拿她们做挡箭牌,而且你以前是警察,对得起穿的那身衣服么?”

    宋浩呸了一口,强调说,“无毒不丈夫,而且少跟我墨迹那么多,我他妈这次决不能心慈手软,绝不留你这个祸害。”

    他说完又用左手一摸后腰,竟拿出另一支左轮手枪。

    他右手的枪还指着那些女子,而左手的枪对准了我。

    我看着他的眼睛,里面充满了杀意。我暗道不好,而且在关键时刻,我猛地往旁边一躲。

    在我刚有举动时,宋浩真的开枪了。一子弹几乎贴着我射了过去。

    大嘴的枪也响了,不过大嘴故意没准头,把枪口抬高一些,贴着宋浩的脑袋射出一子弹。

    我脑门上湿乎乎的,宋浩也被大嘴吓得愣了一下。

    大嘴冷冷的说,“老弟,有事可以商量,你别乱来,尤其别打老大的主意,不然我让你脑袋上出个洞。”

    宋浩拿出不敢相信的样子,又问我,“你是老大?不简单哈,你什么时候有这么厉害的小弟了?”

    不等我回答,宋浩又盯着大嘴,他把左手的枪随意撇开,他又指着右手的枪说,“哥们,一看你也是个懂枪的人,咱俩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就算枪法出众,能一下子打中我脑袋,但你知道后果么?确实在很小的比率下,我会乖乖受死,不做任何反应,但在更多的情况下,我在死前会扣动扳机,找这几个娘们给我垫背。”

    大嘴表情一暗,这说明他不仅认可宋浩的话,这话还跟针一样,刺到他心坎里去了。

    宋浩借势又提高嗓门,让我俩把枪放下来,之后我们之间才能好好商量。

    我和大嘴都没照做。宋浩眯着眼睛,突然来脾气了,他举着枪,对着离他最近的女子的脚上狠狠来了一枪。

    伴随砰的一声,这女子呜了一声,浑身还拿出一副抽搐的样子,玩命的晃悠了几下。至于她小腿,也迅变红了。

    宋浩又把枪顶在另一名女子的脑门上,他高喝一声,让我俩快点丢枪。

    大嘴冷哼一声,说你真他娘的无耻。

    宋浩得意的坏笑了笑。而我知道,面对如此一个阴险之徒,我不弃枪的话,他肯定会杀人。

    我在一种很纠结的心理的影响下,不情愿的松开手,把枪向他那边撇了过去。

    宋浩吹了声哨,又盯着大嘴。

    大嘴犹豫一番,最后也学着我。

    一个猎枪,一把左轮,转眼都在宋浩脚下。宋浩不管这两把枪,甚至也不用枪顶着女子了。

    他大步向我俩走来。他先奔向大嘴。

    大嘴跟他对视着。宋浩拿出重新打量大嘴的架势,又看了一番。

    他啧啧几声,问大嘴,“你不简单,应该是个退役的特种兵,而在国内,能让你继续挥特长的地方,就只有剪刀帮了。所以,你是小柔那边的人,对不对?”

    大嘴摇摇头,说老子所在的组织,比剪刀帮要牛多了。

    我现宋浩挺嘴硬的,他拿出完全不信的架势,还骂咧着说,“你他娘的狡什么辩?不过老子眼瞅着要跟小柔他们谈合作,从这层面看,我得给小柔一个面子。”

    宋浩边说边有小动作,他摸着后腰,又摸出一个小白瓶。

    他用小白瓶对准大嘴的脸,嗤嗤的喷出一股雾气来。

    大嘴一下子中招了,不过他也没那么好对付,在白雾喷出的一瞬间,他及时憋住了气。

    大嘴并没立刻晕过去,只是身体有些软。

    宋浩狞笑着,估计下一个就要对付我了,而我现在跟他离得很近,这也是一个偷袭的好机会。

    我脑中小人很兴奋,又给我支招。

    我伺机扑了出去。宋浩反应也很快,他及时一转身,还用枪指着我。

    他对我跟对大嘴完全是俩态度。他这就扣了扳机。

    而我在这一刻,也猛地伸出手。我向左轮枪的转轮抓去。这转轮已经微微转动了,如果真等它转了一个格,子弹就会射出来,

    但我及时把转轮捏住了,说白了,子弹一下子卡住了。

    宋浩没料到我会这样,他盯着我,愣了一下。

    我趁空又踹出一脚。这一脚正中宋浩的肚子。

    他不得不退后两下,而且我跟他较着劲呢,他这么一退,我还把他枪给抢了过来。

    我被小人引导着,又对着左轮枪摆弄几下,把它的转轮归位。

    我随后想用这枪指着宋浩,但没等我这么做呢,大嘴有举动了。

    大嘴基本上是拼着力气,用拳头对着宋浩的膝盖打了一拳。

    这一拳威力很大,宋浩一下跪在地上。大嘴现在有些神志不清了,但他还是用起了他的绝活。

    他展开大手,对着宋浩的脸狠狠捂了过去。

    这一只手,把宋浩的五官全遮盖住了。大嘴还立刻力,让宋浩的五官来了个紧急集合。

    宋浩难受的直哼哼,也想反抗,但我倒是觉得这机会太好了,借着这事,也让这兔崽子尝尝滋味。

    我扑到宋浩身前,把他抱住了。宋浩动也不能动,而大嘴呢,打定主意不撒手。

    这么一来,宋浩的惨哼声,持续不断的传到我耳朵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