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梦话-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四章 梦话

    我是真不想走,但也不知道为啥,我特别信大嘴。壹 看书  ww w·1k anshu·他这么说了几句后,我听了他的意见。

    我俩又坐回到炕上。一晃过了三个钟头。

    这三个钟头对我来说,十分的煎熬,而那个侧室内,时不时就传来冲击钻或锤子钉钉子的声音。

    我冷不丁还乱想起来,总觉得刘碎刀拿着各种家伙事,正往胡子的脑袋上招呼着。

    这期间我也想起一件事,按刘碎刀说的,他在胡子鼻子上插得是葱芯。我就此问了问大嘴,那意思,葱芯有什么用?

    大嘴在这方面比我懂得多一些,他解释说,“世界上最早的导管,都说是一个法国人研究的,其实则是中国人做的,药王孙思邈,他就用葱芯给一个病人导过尿,这导管比那个法国人的还要早上一千多年呢。”

    我顺着这话又琢磨一番,我懂了。刘碎刀之所以给胡子用葱芯导管,很可能是想给胡子排淤血呢。

    因为人的鼻子和脑袋都是相通的,但我又很怀疑,心说他这种导溢血的办法,会不会感染?

    反正最后我有着一副忐忑不安的心理,这时侧室的门打开了,刘碎刀带着一副疲惫的样子,走出来后,他还小心翼翼的搓了搓酒糟鼻,似乎这么做能让他好受一些。

    他对我俩摆手,那意思,可以进去了。

    我比大嘴积极,等冲到侧室一看。胡子身上的银针都被撤了,鼻子上的导管也不见了。

    胡子依旧光着身子,而他与之前最大的不同时,他那根棒子,跟个旗杆一样直立着。

    我们都是男人,我也不用太避讳啥,我指了指胡子的那里,问刘碎刀,“这又是什么情况?”

    刘碎刀随意挠着脑袋,而且他还把精力都放在角落的家具上。他用这态度,很随意的回答我,“没大碍、没大碍,你朋友之所以有这反应,完全是被针灸刺激的结果,过一阵就好了。”

    我顺带着,又问胡子的伤势怎么样?

    刘碎刀一耸肩,说胡子脑内的溢血,目前看,都被他弄出来了,而且他也给胡子用了止血化瘀的针法,但这并不能保证什么,很可能胡子还会有轻微的脑淤血。

    我一听急了。刘碎刀倒是挺能捕捉别人心思的,他让我放心吧,还说按他经验,胡子醒来是早晚的事,现在静等就可以了。

    我不想让胡子一直这么**着,尤其看起来,这也挺没尊严的。

    我又把胡子衣服都拿了过来,给他穿衣服。   壹  看书 书·1kanshu·

    刘碎刀原本也裸着身体,这时他也穿起衣服来,他趁空还问大嘴,“老弟,咱俩能聚到一起的机会太少了,走吧,一起喝一顿去,他娘的,这次说好,谁不醉谁就是个孙子!”

    大嘴嘿嘿笑了笑。我趁空偷偷对大嘴使眼色,那意思不让他喝酒。

    我心说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哪有空闲喝大酒?

    大嘴随后含蓄的回绝了,甚至他也点了刘碎刀一句。诊所那边都排起了长龙,他这个医生,是不是也该出诊了?

    刘碎刀拿出很失望的架势,不过他也听了大嘴的建议,这就赶往诊所。按他走时留下的话说,候诊那些人都是小毛病,他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

    说实话,我对他这话持保留态度,因为他既让我觉得挺有本事的,又让我觉得不靠谱。

    刘碎刀的徒弟小平,随后还蹲在院子里煮了一锅药。

    他还把这药都喂给胡子喝了。我之前给胡子喂粥时,胡子压根喝不进去,而现在他能喝药,这让我稍微安心,也觉得是个好现象。

    大嘴问我,“接下来怎么办?等胡子还是去审问宋浩。”

    我一时间对宋浩没啥兴趣,我跟大嘴说,我肯定留下来守护胡子,而他就随意吧,想留还是想去审宋浩,他决定。

    大嘴没犹豫,立刻应声说,他也陪着胡子。

    我俩干等着,这也没啥意思。大嘴趁空又蹲在那个角落里,对着那个还没完工的家具研究一番。

    大嘴也懂一些木匠活,尤其这家具还涉及到雕花。大嘴找来一把木工刀,对着家具雕起来。

    我想帮忙也帮不上,只好默默旁观着。

    之后我发现小平也在干活,他蹲在一大袋中药旁边,正累的满头大汗的捣药呢。

    我凑过去,问需不需要我。

    小平连连摇头,又称呼我为叔。我品出来了,他其实想让我帮忙,但又碍于我的辈分。

    我心说辈分这玩意,得分啥情况,我索性主动一把。

    小平原本叫我叔时,有些拘谨,但这么一弄,他对我热情不少,甚至我俩随意胡扯一番后,他还把他微信给我了。

    我并不知道胡子会睡多久,甚至我都做好了陪护几天的打算。

    谁知道就当我又跟小平有说有笑的捣药时,在不经意的一回头下,我看在胡子正睁着眼睛,往我这边望着呢。

    他眼神很呆,也一眨不眨的。我心头咯噔一下。

    我把药臼放了下来,还急忙走到胡子身边。

    胡子一直默默看着我。我摸了摸他脑门,并不烧。我问他,“怎么样了?”

    胡子嘿嘿嘿的笑了,而且笑得很纯很天真,似乎这并不是一个男人,而是一个几岁的男孩。

    我愣了,大嘴和小平这时也都凑了过来。

    胡子打量着我们仨,嘴里念叨说,“嘟嘟、嘟嘟飞!”

    我第一反应是糟了,胡子傻了!

    我对小平说,赶紧把刘碎刀找回来。小平就是个徒弟,他对这种情况束手无策,而且他听我这么一说,立刻扭头往屋外跑。

    大嘴趁空提醒一句,说见到刘碎刀后,告诉他,我要跟他喝的一醉方休。

    小平突然站住,还拿出一脸懵逼样看着大嘴。

    我倒是明白大嘴的意思,我给小平提醒,“大嘴说得对,用喝酒把刘碎刀‘勾搭’回来。”

    小平拿出顿悟的样子……

    等屋内就剩我们仨后,我和大嘴都找个椅子,坐在胡子身前。

    我试着问胡子几个问题,尤其他叫啥,认识我俩不?他以前是做啥的等等。

    胡子支支吾吾,没一个能回答上来的。我是越发的绝望。

    最后为了缓缓心头的压力,我还吸了跟烟。

    胡子倒是对烟情有独钟,他哇哇叫着,让我给他吸一根。

    我直接把我手中这根递给他。胡子叼着小烟,吸一口咳嗽一声,敢情他都有些不会吸了。

    另外这么沉默一会后,胡子自言自语,跟讲故事一样跟我们念叨起来。

    按他说的,他那次就不该去,不然就不会被逮,更不会因此蹲了十多年的牢子,之后他还乱嘀咕一大通,说的什么,我听不清了。

    大嘴没咋走心,听完也没在意,而我突然皱起眉头。

    大嘴看胡子一直咳嗦着,他想把烟抢走,甚至也想让胡子睡一睡。

    我把大嘴拦住了,甚至看着胡子手里的烟都快吸完了。我不仅没抢烟,反倒又给他点了一根。

    大嘴不解的看着我。我却拿出哄小孩的架势,让胡子再详细说说他刚刚那番话的意思。

    这一刻的胡子没啥智商。他很配合的又讲起来,还讲了好久。

    我整理着逻辑,慢慢的,一个埋葬在胡子心头多年的秘密,浮出水面了。

    他以前是个有名的大盗,而且次次得手,攒了不少宝贝。他在九十年代末想收手,毕竟留着的钱已经让他几辈子都花不完了。

    他最后决定,再做一单就金盆洗手。

    他还从一个老家伙的手里买了消息,得知有一个贪官的家里有宝贝,这也是胡子每次偷盗时最钟意的对象,因为贪官的钱来路不明,就算被偷了,贪官也不敢报警,而且按扒子内的行规,偷赃款也算是义举。

    胡子当时没少蹲点,甚至乔装着在贪官家附近转悠了好长一段时间。那一晚,胡子抓住机会,半夜趁着贪官不在家,他撬开窗户,溜了进去。

    他本以为贪官家会有大捆、大捆的票子呢,又或者有一根根垒在一起的金条呢,但实际上,这些东西他没都见到。

    他最后在床底发现一个保险柜。他凭着耳力和手法,把保险柜弄开了。

    这里只存着一份被牛皮纸封好的文件。封口处还都印上了红泥。

    胡子猜这文件很机密,他本来想的是,自己总不能空手而归,实在不行就带走这份机密文件,之后去黑市转悠转悠,看能不能找个好买家。

    他带着一份好奇心,也当场看了看这文件。

    这并不是什么国家组织上的密函,反倒更像是几个人的阴谋。

    按文件所说,某财团从国外聘了两个杀手,已经用氰化物把凤凰解决了。原本凤凰一死,她下属的那个帮派就会自行瓦解,也对贪官几人构不成威胁了,但目前又收到消息,凤凰还有一个儿子,只是凤凰把这儿子保护的很好,甚至从小就过继给别人了。

    财团想尽办法先把凤凰的独子找出来,问题是,线索实在不多,甚至到现在为止,怀疑是凤凰的独子的人选,竟就有五个了。

    财团的意思,宁可错杀也绝不漏过一人,而且财团又安排了不同的人手,针对这些疑是凤凰儿子的男孩全部下手,要么死于意外,要么摊上麻烦,要么入狱后永不翻身等等。

    而胡子当时看完这些后,觉得背上全是汗了,另外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贪官家楼下竟然出现警察了。

    这帮警察似乎知道胡子正在偷盗。胡子不得已,也不想被擒。

    他拼着风险,先逃到顶楼,又顺着楼梯另一侧的排水管溜了下来。

    他之后还抢到一辆车,开着车跟警方互相追逐和飙车。但他运气不好,最后警方开枪了,他慌神之下,还用车撞到了一个醉汉。

    胡子因此被捕了,各种罪证一累加,他面临的是无期徒刑。胡子不甘心,而警方当时又给他另一条路,让他当减刑线人。当然了,他这个减刑线人跟别的线人不一样,他不仅要保守从那个文件上看到的秘密,还要在减刑出狱后,跟随一个人,甚至与这人一起,同生共死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