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埋伏-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六章 埋伏

    豆豆别看长得瘦小,外加是个哑巴,但他力气真不小。 ·1kanshu·

    他背着宋浩,腾出一只手还特意把宋浩扶稳了,他就用另一只手这么爬着梯子,稳稳的爬了上去。

    我落后半拍,等上去跟他们汇合时,豆豆和他媳妇还是有些犯懵。

    我不想再耽误,也没多解释,我让他俩这就收拾收拾,带着宋浩离开,当然了,我也跟他俩强调,不要走太远,最好先去周围的农家躲一躲。

    豆豆两口子都应声点头,这俩人还立刻分工,豆豆找了个麻袋,直接把宋浩塞了进去,而他媳妇去炕头的小柜子里翻了一通,这里面有身份证和存折之类的东西。

    我看豆豆不需要帮忙,我索性给他媳妇打了下手,这期间我还无意的看了存折一眼。

    这存折上没多少钱,一共就三万多块,而且看记录,基本上每两三个月才被存入一千块钱。

    我心头一紧。原本我就猜到豆豆两口子的日子很清贫了,现在一看,尤其存折很说明问题,他们的情况比我想的还要苦。

    我现在做不了啥,只能等以后再看看了。

    我们仨就这样忙活了一刻钟吧,就结伴离开这个土坯房。

    豆豆跟我打了几个手势,按他“说”的,他跟隔壁的关系不错,我们直接去找他就行。

    而且像豆豆这种村里,每家每户并不是挨着的,但互相间也没隔太远。我们走了也就几百米,就来到隔壁了。

    隔壁这家看架势是个酿酒的小作坊,门口摆着好几个用来发酵的大桶,我还在农房门前看到了小型的蒸馏设备。

    豆豆带头,我们跟这农房的主人见面了。

    这人年纪不小,估计得有五十来岁,头发半白不白的,另外这农房内就他自己一个人。

    豆豆跟他打了一阵手势,这人倒是懂哑语,连连点头,但不知道是豆豆没介绍明白还是咋的,这老者最后称呼我为闷闷。

    我总觉得闷闷对我来说,有点萌,这似乎也不是老爷们该有的名字。

    我没较真这个,老者又跟我特意说,“既然你是大嘴的朋友,那也是我的兄弟,这次我不知道大嘴又抓了什么要犯,但既然需要我帮忙,放心吧。”

    我突然对要犯这俩字比较敏感。一看 书     ·1kanshu·我还特意插话反问,“你说要犯?”

    老者有点犯懵,这表情告诉我,他觉得他没口误。而豆豆眨巴眨巴眼,明显琢磨啥呢。

    随后豆豆又跟老者打手势。这次的手势很专业,我完全看不懂了,而且我发现这豆豆有时候挺坏啊,仗着我是外行,他竟这么堂而皇之的给老者提醒啥。

    这老者最后哈哈笑了,也借着笑声来掩盖之前的话题,他也不再提要不要犯的了。

    他让豆豆抬着宋浩,先把宋浩送到他的地窖内,这地窖比豆豆家的还要大,我跟过去看了看,里面全是一个个盛饭了酒的泥缸。

    老者问我们吃饭没,豆豆两口子先摇头,而且豆豆还捂了捂肚子,那意思他很饿。

    老者这就弄起饭来。

    我并没帮忙,这不是说我懒。我趁空看了看宋浩,他还没醒。我也给大嘴打了个电话,我想把从宋浩身上发现跟踪器的事跟他说一说,另外我想告诉他,一会别回豆豆家了。

    但电话一直打不通,提示关机。我没法子,只好又发了个短信。

    很快的,老者就弄了一桌子饭菜,虽说是以素菜为主,但闻起来味道不错。

    我们围在桌前,一起吃着。

    赶巧的是,我还没吃上半碗呢,房外就有动静。

    我本来心里就有事呢,这时特意跑出去看了看。

    豆豆家的方向,那里有好几束光,应该都是车灯发出来的。

    现在都天黑了,尤其这村里平时没啥外人来,我因此猜测,是宋浩的同伙。别看我把跟踪器销毁了,但他们一定按照跟踪器最后给他们的数据,还是追了过来。

    我暗道一声好险,心说我们刚刚要是再晚走一些,麻烦就大了。

    我没吃饭的意思了,而且我跟老者和豆豆打了声招呼,我又想往豆豆家那边偷偷凑了过去。

    豆豆两口子没陪我的意思,他俩饿得只顾着吃饭,而老者倒是拿出跟随的架势。

    我俩也没敢靠的太近,离豆豆家三五十米开外的地方是一小片果树林,我俩最后都躲在这里。

    我数了数,一共来了三辆车。隔了这么一会,三辆车也都开到豆豆家的门前了,而且每辆车都没少载人。

    一时间十多个男子全下车不说,一半的人都进了豆豆家,另外那些男子,他们把豆豆家围住了。

    老者的眼力不错,他看到更清楚,他还跟我说,“这帮人看起来有些别扭,尤其腰间鼓鼓囊囊的,估计都带着啥武器呢。”

    我点点头。我俩继续观望起来,没多久远处又出现一束光。这光一看就是摩托车灯发出来的。

    我冷不丁还挺纳闷,心说这帮宋浩的同伙也是的,怎么分批来的,而且第二批就一个人。

    但我突然间又冒出另一个念头,心里咯噔一下。

    我想到了大嘴,我特意把手机拿出来,给大嘴拨了个电话。还是提示关机。

    我猜大嘴没收到我的短信提示,而且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又开摩托往豆豆家赶去呢。

    我心说他这么一弄,岂不是羊入虎口了?

    我急了,忍不住骂咧一句糟了。老者一脸纳闷的看着我,他被我情绪影响下,也四下看了看。

    但他没看出什么来。

    我又指了指远处那辆摩托,提了句,“大嘴!”

    这下老者的脸色也不好看了,他回了句,“得想法子,把他拦住。”

    我很无奈,因为那摩托离豆豆家越来越近,我们怎么拦?而且冒然去拦,只能把我们也暴漏了。

    我盯着老者,本来这就是个很随意的动作,但我留意到他穿的衣服了。

    老者的衣服是个工作服,尤其背上还写着四个大字:老李烧酒。

    我有个笨招,让老者赶紧把衣服脱下来给我。老者不太明白,不过他照做了。

    这衣服对我来说,穿起来有些大。但我拿出无所谓的架势,还这就嘱咐老者,让他别乱动,在这儿等我就行。

    我撒腿往豆豆家跑去。

    在我赶到豆豆家的门口时,大嘴开着摩托也刚到。

    守在豆豆家门口的那些人,先对我的出现很敏感,他们也没说啥,都默默盯着我。而等大嘴出现时,又有些人把目光放在大嘴身上。

    我故意装作不认识大嘴,而且我揣着明白装糊涂。我看着所有人,挠着脑袋说,“你们都围在老艾家干嘛?大晚上的,都是来批发蔬菜的么?你们别等了,老艾家没人,老艾出门了。”

    宋浩这些同伙没反应,有些人还皱起了眉头,估计没听懂我的话。

    大嘴稍微愣了一下神,但大嘴是多聪明一个主儿,他也真会演戏,突然来脾气了,骂咧着说,“老艾是个什么玩意儿,他让我今天来提货的,但竟放我鸽子?”

    我跟大嘴解释几句,说老艾下午走的,而我是他家邻居,他让我替他看家。

    大嘴跟我又吐槽几句,但他也拿捏尺度,这时他一调头,开着摩托又离开了。

    我本想扭头也走呢,谁知道那些男子沉着脸把我围住了。

    有个男子还一摸腰间,拿出一个铁棍来。

    我不想让他们觉得我不怕,毕竟现在的我,是个老实本分的农村人。

    我因此又拿出一副怂样,甚至说话都有些结巴了。我问他们,“你们要干啥?”

    这些男子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个应该是小头头,他指了指豆豆家,跟我说,“有些事想问你,进去谈吧。”

    我拿出不进去的架势,还想往后退一退。

    但站在我身后的两个男子反倒往前走一步,把我顶住了。

    我脸色差点不行了,这些男子中,有两人专门拽着我,强行把我往豆豆家拖去。

    我拿出无奈的样儿,结结巴巴的跟他们又“求饶”几句。

    等来到土坯房内,我看到有个人冷着脸,坐在炕上,其他人都围着他站着,而在这人旁边还放着宋浩的外衣以及那个被踩坏的跟踪器。

    这人应该是这些人中最大的头头,他最大的特色是有个大长脸,乍一看跟马似的。

    他看着我,问手下,“这人是谁?”

    拽我进来的两个男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解释一番。

    大长脸点点头,他倒是比这些手下有“素质”,或者说有心计。

    他不想让我一直这么紧张着,所以他故意笑了笑,还递出烟来,那意思请我抽。

    我摇头表示不用。大长脸又问我,“你是这老艾家的邻居?”

    我特意一转身,露出后背上那四个字,还补充说,“我是他邻居,我自己家是酿酒的。”

    大长脸趁空一直打量着我。他对我并没太大的怀疑,这也归功于我太会装样子了。

    大长脸又说了一堆让我宽心的话,那意思他跟老艾有债务纠纷,今天没找到人,所以他让我说说,老艾去哪了。

    我心中冷笑,心说就他这德行了,还跟我耍猫腻呢?

    而我突然又有个主意,想逗一逗这群傻子,最好给他们下套,让他们瞎跑跑腿,做些无用功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