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五哥-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八章 五哥

    大嘴听完后,不仅赞同的点点头,又对我拍了几句马屁,那意思,老大就是老大,脑袋真聪明,一说就透。壹 看书  ww w·1k anshu·

    而宋浩也听到了大嘴刚刚的观点,他跟我反应完全不一样,有那么一瞬间,他明显呆了一下。

    随后不等我再跟大嘴说啥,宋浩笑了起来。

    他这股笑,又是冷意十足,跟以前他的暖笑完全是一百八十度的逆转。

    他对我俩强调,“别费力气了,老子不会说的。你们要是把我跟那些宵小相比,无疑是把我想的简单了。知道么?”他突然咳嗽几下,这么一弄,他嘴里还喷出不少水来。

    但宋浩不在乎,又吐了几下后,他继续说,“有什么狠招昏招,都往我身上用,而且是爷们的话,给我个痛快!”

    说实话,我一瞬间隐隐觉得宋浩不太简单。而大嘴呢,他不屑一顾的嗤了一声。

    大嘴走到宋浩旁边,点着宋浩的鼻子强调,“你这么放狠话有意思么?看你那德行,还把自己弄的跟死士一样。再者说,你有死士那两下子么?那种人被逮住后,还求什么痛快,自己就能死。你要是真不想活了,我给你两个办法,一是你自己玩命的憋气,只要你意志力够用,多试几次,你保准能把自己憋死;二是你咬舌根,记得下嘴时别犹豫,一下子咬断,然后你大口喝着自己的血,没多久你就能如愿的走在黄泉路上了。”

    宋浩直皱眉,之后他盯着大嘴,狠狠呸了一口。

    大嘴这次有防备,他一侧头,把这种唾沫躲过去了。

    宋浩问大嘴,“老兄,你跟我是一路人,都是审问这一块的老手,你真当我是傻子?憋气?开玩笑,一个人意志力再强,最后就算能把自己瘪晕了,但在晕的那一刹那,他没了力气,潜意识又会作祟,让他自由呼吸起来,所以想把自己憋死,不可能做到,只会白受罪。至于嚼舌头,最多顶多做个结巴,离死也远着呢吧?”

    大嘴嘿嘿笑了,对宋浩竖了个大拇指。这代表宋浩说的都没错,而大嘴刚刚也只是想使一把坏,仅此而已。

    宋浩抛开大嘴,盯着我说,“小闷,你记住了,老子这次被你抓住,就求两个结果,要么我被你们一直折磨致死,这算是我命不硬,这辈子就交代到这儿了,要么我一直死扛着,等最后有机会,我能活着回去的话,到了那个时候,你怎么对老子的,老子双倍奉还,呵呵……”他突然狞笑了笑,又自言自语的念叨说,“五哥看得起我,我不能拖他后腿。   要看 书  ·1ka书nshu·”

    我听到五哥的字眼时,心里激灵一下。

    我猜这个五哥,就该死幕后的大鬼的名字了。

    宋浩一定是受刑受的,这一刻说秃噜嘴了,他意识到后,立马紧闭嘴巴。

    我当然想让他多说几句。我也立刻耍了个猫腻。我特意也呵呵几声,质问宋浩,“你说不拖老五的后退,但你这种事,以前少干了?”

    其实我根本不知道老五是谁,我完全是诓他,也希望他在激动之余,再说点老五的事。

    但这计划落空了,宋浩精明着呢,他闭上眼睛,对我置之不理。

    我不死心,又试探了几句。大嘴倒是把精力都放在宋浩的小腹上。

    他闷头琢磨一番,估计没想到啥好办法,他最后跟我说,他上去一趟,等有招了,他再下来。

    我本来想跟大嘴上去,但又一想,我上不上去的意思不大。

    我让他自行离开。我随便找个了泥缸,这种泥缸是用来装酒的,很厚实。我也不怕把它压坏了。

    我靠在上面,又摆弄着手中的钳子。

    我本想用它收拾宋浩,现在我却没了这个打算。

    我和宋浩又这样相处了一会后,宋浩哼起歌来。这歌都老掉牙了,什么日落西山红霞飞,什么战士打靶把营归这类的。

    我突然有些感触,还冒出跟宋浩聊聊的念头。

    我把钳子丢在地上,等凑到宋浩身旁后,我蹲了下来。

    宋浩不唱歌了,扭头打量着我。我问他,“我真想不明白,老五应该是个很有权势的人,而你在他手下,各方面的待遇肯定不会差。我不知道老五到底跟谁有那么大的梁子,但既然事都过去了,老五的对手也都遇害了,他为何不收手?而且人嘛,就这一辈子,哪有什么轮回转世的说法,所以他也好,你们这些手下也罢,为何不好好活着,好好过好下半身,非要做一些违法的事干什么?”

    我问的很真诚,也希望宋浩能被这话题触动,跟我聊一聊,哪怕聊得不是重点,但这么旁敲侧击的,我也能再知道一些事。

    宋浩表情很怪,时而犹豫时而目光坚定的。

    我给他时间,因为这是一种心理攻势,得让他缓一缓才行。

    我摸出烟来,想趁空吸一根烟。宋浩盯着烟,他突然开口了,跟我说,“给老子点一根。”

    我看着他。宋浩冷笑一声,不说话,干等着。

    我心说他被绑的这么牢,也不怕他借着吸烟能使什么坏。

    我照他说的做了,而且还主动把点着的烟放在他嘴里。

    宋浩猛吸起来,还拿出很爽的样子。等这么享受一小会儿,烟被抽的差不多了,他呸了一口,把烟吐了出去。而且隔了这么一会儿,他精神不少。

    我不知道宋浩是不是看在这支烟的份上,他肯开口了。

    他反问我,“你小子的经历我知道,读过书,既然如此,我问你一些历史的事,知道满清为什么灭亡了么?”

    我冷不丁觉得他这话前言不搭后语,但我又相信,宋浩这话一定是话出有因。

    我仔细琢磨起来。我记得清朝最后是被慈禧搞砸锅的,外加那时候闭关锁国,弄得各方面实力都比不过洋毛子。

    我把这观点说了出来。宋浩摇摇头,说这只是表象,我想听的是重点,是最关键的原因。

    我又猜了几处,宋浩都不满意的摇着头。最后他还骂咧一句,说你当时历史肯定不及格。

    我不想跟他讨论我的学习。我让他直说吧。

    宋浩叹了口气,这也明显是他发自内心的。他告诉我,满清从乾隆开始,就拉倒了,因为乾隆非要重戏轻工,这才是亡国的根本原因。知道么?任何一个朝代,戏子被宠,这看起来并没什么,但它会渐渐影响官员和百姓的态度,**、不务实也会由此加剧,最后弄得风气糜烂,民不聊生的。

    我一时间头大,一来我算被宋浩的观点打败了,我估计他这观点真要说给一百个专家听,这一百人都会拿起板砖,把宋浩拍死,因为这都什么跟什么嘛?二来我也实在搞不懂,重戏轻工跟老五的违法有什么关联。

    等我又问了几句时,宋浩冷笑着,只强调说,“这观点是五哥的。”随后他还话题一转,让我把耳朵凑过去,他要嘱咐我一句话。

    我怕他咬我耳朵,但看他的态度,他分明是考验我呢,要是我不附耳过去,他指定不说这句嘱咐的话。

    我犹豫一番。宋浩骂了句,“怂逼。”

    我倒不是被激将的,因为自己没那么莽夫。

    我先把手放在宋浩的下巴上,这样一旦他有啥举动,我能快速做出反应。之后我慢慢凑过去。

    宋浩并没咬我的举动,反倒念叨说,“要我是你的话,我就能滚多远就滚多远,最好在地球上找个最隐蔽的地方躲起来。这样我能好好把下半辈子过完,不然就凭你手里这点筹码,根本不是五哥的对手。”

    我瞥了宋浩一眼。宋浩得意的笑了起来。

    赶巧这一刻,我手机响了。我掏出来一找,是阿虎给我的那个手机,上面显示的是陌生号码,但我对这个陌生号码很熟,之前杨倩倩用这个号码给我打过电话。

    宋浩看着我手里拿的那几个手机,他嘘了一声。

    我撇开宋浩,走到另一个角落里。我也把手机音量调小,之后接听了。

    杨倩倩显得很沉默,直到我连续喂了两次后,杨倩倩叹了口气,冷冷的问我,“闷哥,你到底做了什么?”

    我猜到她这话的言外之意是啥,说实话,我还是有些吃惊,因为她消息真的很灵通,这么快就知道了。

    但我打定主意跟她打马虎眼,我估计装傻充愣的反问,“什么事?”

    杨倩倩对我一直很温柔,这一次她明显有些压不住火了。她继续质问我,“许州有个义村出事了,听说是火灾,许州警方正介入调查呢,但这只是幌子,你我都知道义村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且宋浩不见了,这是不是你找野狗帮的人下了手?”

    我听到这,突然间有些失望,我也来了脾气,但尽可量的压制着自己。

    我问杨倩倩,“你知道宋浩,你知道蝈蝈,你知道这么多,而且阿虎也一定都知道,但你们为何不告诉我,还弄出什么宋浩出国,蝈蝈被律师保护的屁话来?”

    我的语调也有些大,宋浩不仅听到了,他还想看我一眼,问题是,他扭身不方面。

    杨倩倩又沉默了。我趁空调整下情绪,等稳了稳后,我补充说,“你打电话绝不是叙旧或关心我这么简单吧?而且你是怪我对义村下手了?我不明白,一个老五而已,那货除了天天把重戏轻工挂在嘴边,除了会压榨妇女,他还有什么本事?”

    这一次,宋浩和杨倩倩一起反驳我。

    宋浩骂了句,“你放屁!”杨倩倩则说的是,“没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