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苯磺酸-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九章 苯磺酸

    我跟杨倩倩提到五哥,其实也是想施展下套路,跟倩倩套套话。壹看  书 w w看w·1kanshu·但宋浩听我这么埋汰五哥时,他竟然爆发了。

    他扯嗓子吼,说张小闷你他娘是个什么东西,就凭你也说五哥这个不好那个不好?你连提鞋都不配,而且你就是婊子养的……

    我发现宋浩嘴巴真毒,把我心里的火一拱一拱的。另外我怕他这么骂下去,会打扰我和杨倩倩的电话。

    另外我不敢凑过去,不然离他越近,他的骂声就更容易被听到。

    我索性把鞋脱下来,对着宋浩撇了过去。

    宋浩被绑着,只能歪了下脑袋,试图这么样的避一避,但这只鞋还是打中他的脸颊了。

    宋浩一时间冷静了不小,他无声的狞笑着,双眼中流露出来的,全是仇恨一般的目光。

    我想起一种人,你对这种人再打再骂,他或许都能忍住,但你要是骂他心中最亲最在乎的人,他反倒会跟疯子一样爆发。

    我猜宋浩就是这类人。

    这期间杨倩倩也对着电话,问我一连串的问题。她想弄清楚,我到底怎么知道五哥的,而且我到底知道了多少?

    我一直针对宋浩,也就没急着回答啥。杨倩倩很聪明,这时她自行回过味来。

    她问我,“这些都是宋浩说的对吧?你带着野狗帮的人,把他掳走了,还严刑逼供,撬开了他的嘴巴?”

    我一时间特别无奈,因为我和大嘴忙活了这么久,哪有像杨倩倩说的那么乐观。

    我还苦笑了一声。

    杨倩倩似乎对五哥的话题不感兴趣了,她又让我一定配合她,现在就把宋浩放了,而且她给我提供一个地址,让我把宋浩送过去。

    我突然来了脾气,反问她,“为什么,凭什么?”

    杨倩倩稍微想了想,给我举了个例子。她说,“以前我跟你说过象棋的博弈,这次就好比象棋,我们跟对手正过招呢,但敌我双方旗鼓相当,我们必须求稳,如果不管不顾先先发起进攻,很可能反倒便宜了敌人,让敌方抓住漏洞,反倒让我们满盘皆输。”

    我听是听明白了。但问题是,抓一个宋浩而已,哪有那么严重?

    我也借着象棋举例,跟她强调,“下棋这东西,总不能光走棋而不吃子吧?宋浩就是一个卒,我们把它干掉了,对你说的所谓的全局,能有什么大影响?”

    这次轮到杨倩倩叹了口气,苦笑着回答说,“宋浩可不是个卒子,他是个!”

    我愣了一下,这一刻我还突然想起宋浩的另一个外号笑脸。一 看书   要·1要kanshu·我心说自己倒是一直低估了这个小子。

    杨倩倩看我还是不为所动,她跟我打起了感情牌,甚至说起我们以前的事,还提到了小乔。她试图让我考虑到这些,进而考虑到他们、考虑到全局。

    而我反感起来,我觉得自己认识这些人,从一接触开始,他们对我就有目的,甚至是利用我。

    我在潜意识的影响下,突然把电话挂了。

    杨倩倩很快把电话又打了过来。我选择拒接。

    杨倩倩不得已,又给我发了两个短信,一个上面提供了一个地址,在许州市区,她还嘱咐,明天天亮前,务必把宋浩送到接头人处,也不要惊动当地警方。

    第二个短信,她嘱咐我,说我一直是个很识大体,顾全大局的人,她说这一切都到最后了,也让我一定稳住,千万别功败垂成。

    我脑子里有些乱。我也形容不出这种乱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我坐在角落里,默默的待起来。至于宋浩,这兔崽子跟个丧尸一样,一直凶巴巴的盯着我。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地窖上有动静,大嘴出现了。

    他爬着梯子往下走,而且这哥们似乎心情不错,他中途还踩着梯子停下来,他嘿嘿笑着,还情不自禁的晃悠着身体。

    我和宋浩都看着他。我心说大嘴咋了?难不成刚刚他去这村里哪个农户家的猪圈撩拨哪只猪了?结果这猪被弄急眼了,一发飙把他脑袋拱了?

    我喂了几声。大嘴立刻停下了他古怪的举动,等急着下完楼梯后,他先跟我汇合,还一摸兜,拿出一个小黑盒子。

    这盒子是长条的,他打开后,我看到里面装着一只注射器。

    这注射器内充满了乳白色的液体。我有些敏感,问他,“这药是什么?”

    大嘴看着这注射器,高兴样又上来了。他特意捧着注射器,把它拖起来后,他解释说,“我冥思苦想了好久,宋浩这兔崽子真是考验我呢,但我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审问他的办法,就是这药。”

    顿了顿,他补充说,“这药很杂,主要成分是苯磺酸。所以,你懂得,老大……”

    我心说我懂个什么?我让他别卖关子,说说这药有啥用。

    大嘴的意思,这药的刺激性很强,一会他把苯磺酸全打入宋浩的小腹内,不出一时半刻,宋浩整个的尿路会痉挛,想想看,那是什么滋味?纯粹的绞痛,就好像无数个蚂蚁在他尿路里又咬又爬一样,这也绝对能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往深了又一想,心说宋浩不是会硬气功么?但这次他尿路痉挛,我看他到时怎么气运丹田,施展绝学?

    我对大嘴竖起大拇指,赞他高明。

    大嘴谦虚了几句。而宋浩听我们说完后,他整个脸色都不好看了,他还使劲挣扎和晃悠了几下。

    大嘴对宋浩呵斥几嗓子,让宋浩识相点。

    大嘴举着注射器,凑到宋浩的身旁。大嘴也真不客气,伸手对着宋浩的下体附近猛扯猛拽一番。

    宋浩**处一下子全暴漏在我们面前。

    宋浩急了,破口大骂着,尤其骂大嘴是婊子,是狗杂种之类的。

    大嘴拿出充耳不闻的架势,把注射器的针头,对准宋浩的小腹刺了过去。

    在大嘴推送药剂时,宋浩更是急了,他打不到大嘴,这时选择了呸口水。

    他一口接着一口,而且每一次的唾沫,全落在大嘴的脸上。

    在大嘴推完药剂时,他脸上也都是白沫子,看着很恶心也很脏。

    大嘴抬头看着宋浩,慢慢站了起来。

    我觉得苗头不对,尤其大嘴还捏了捏拳头。我不知道该不该劝他,因为我既想让大嘴走宋浩一顿,但又觉得这么揍他有什么用?

    我只好喂了一声。大嘴抹了抹脸,把上面的口水都弄掉。他还让我放心,说他这人很公平,不会占别人便宜。

    随后大嘴指着宋浩,强调说,“你被绑着,我现在揍你的话,那我跟欺负弱者有什么区别?所以男人就得昂起头,做有担当的事。”

    宋浩眯了下眼睛,其实我也感觉出来了,大嘴说的漂亮,其实很可能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果不其然,大嘴又张大嘴,用食指抠起嗓子来。

    这是个土办法,最能催吐了。

    大嘴突然有反应了,他对着宋浩的脑袋,哇了一声。

    一大股汤汤水水、黏糊糊的东西,全奔着宋浩的整张脸去了。我也看得清清楚楚,这些黏东西糊上去后,压根就跟浆糊一样,还全挂在宋浩脸上。

    大嘴整整吐了三次。最后宋浩有些崩溃了,他也绝对是气的,忍不住抽泣了一下。

    大嘴倒是很爽的嘿嘿笑了。大嘴又问宋浩,“你他娘的以后还呸人不?”

    宋浩没法理会大嘴,这时他紧闭嘴唇,不然一开口的话,脏东西绝对会顺着他嘴唇留进去。

    大嘴捡起水枪,先用水自行洗了洗脸,之后他也给宋浩洗了澡。

    这水有些冷,宋浩被洗的有些哆嗦。

    之后大嘴撇下水枪,又走到宋浩的身后。我以为大嘴又有啥小动作了呢,谁知道大嘴给宋浩按摩起来。

    我有些不解。宋浩却骂了句,说你果然阴险。

    大嘴嘿嘿笑着,解释说,“我可不是白伺候你,你现在越舒服,一会就疼的越厉害,好好把握现在的美好时光吧。”

    我知道,药物刺激是需要一段时间的。我一直在地窖里待着,这时有些累了。我也不想陪大嘴一起耍幺蛾子了。

    这次轮到我自行爬到地窖上面。

    但我没乱走,挨着地窖,随意找个地方坐了下来。

    之前我打心里很烦杨倩倩,但说不好为什么,这一刻,我又忍不住的看着她发来的短信。

    我再想,自己要不要配合她,把宋浩送回去。

    我一时间拿不定主意,最后我也倦了,蜷曲着身体,靠着一把椅子,我小憩起来。

    我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梦,而且还魇到了。

    我梦到身旁站着一个女鬼,她好像穿着渗人的白衣服,我想逃离她,整个身体却不听使唤。

    这女鬼默默站了一会儿后,她还扑到我身上,使劲掐着我。

    我一时间喘不过气。换做别人,或许会害怕的要死,但我原本心里就有一股火,我心说自己都这么惨了,他娘的,连孤魂野鬼都来欺负我?

    我不服,而且自然而然的,我生出很强的抵抗心理。

    我身体是不能动,但架不住我一次次的挣扎,最后我终于如愿以偿,还猛地一翻身,把女鬼压倒了身下。

    结果,这本来是一场噩梦,但经我这么一番努力,它又硬生生变成了一场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