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招供-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十章 招供

    我的这个“好梦”并没做的太久,迷糊间,有人反复老大、老大的叫着。一 看书   要·1要kanshu·

    我也因此醒了,最后慢慢睁开了眼睛。

    大嘴蹲在我旁边,此刻他还伸手轻轻拽着我。我刚刚的睡姿并不怎么好,现在被弄得也有些难受。

    我呲牙咧嘴的扭了扭身子,坐起来后还左右活动一番,这样试图让自己好过一些。

    大嘴也对我这么将就有些不满,他念叨说,“老大,下次想睡觉,直接找个床多舒服,而且你看看,你这么睡,也容易把底下蜷到。”

    我低头一瞧,好嘛,它屹立不倒,倒是挺明显的。我总不能跟大嘴说我做了个怪梦,毕竟这种梦有些丢人。

    我把它抛开一边,而且一想到正事,我问大嘴,“你上来做什么?不能就剩宋浩那兔崽子自己在底下。”

    大嘴急忙摇头,那意思我误会他了。他随后解释说,“宋浩扛不住,要招了,没料到我想的招这么好用呢,老大,你是不是要下去听一听?”

    我并没拒绝,尤其也不管自己底下怎么样了。我急忙跟大嘴一起下了地窖。

    别看隔了这么一会儿没见,宋浩却大变样了。

    他脸色撒白,也别说什么气功不气功的,他整个脸都扭曲着,甚至忍不住直哼哼,他脑门上也是亮晶晶一片,估计全是汗。

    我作为一个旁观者,一时间都被宋浩吓住了,顺带着,我也联想起一件事。

    有肾结石的患者,发病时往往特别疼,很多患者冷不丁都有寻思的念头。而宋浩整个尿路痉挛着,我估计他现在的状态,跟肾结石也有的一拼了。

    我跟大嘴没多浪费时间,我也直奔主题,让宋浩有话快说,这样他能少受一点苦。

    宋浩绝对是疼的,逻辑出了点问题。他左一句右一句的讲着。

    我耐着性子,把他的话又在心里重新组合了一遍。

    最后我听懂了,也被震慑住了。

    按宋浩交代的,五哥这人,早年是一个商人,靠制药起家的。当时也赶上好形势也好机会了,他还跟官方合作上了,他投钱,官方派出一个特殊组织。这些人聚在一起搞研发。

    但到后来,研发的工作变了味道,里面有人借着权力来敛财,而也有人站在对立面,想把**分子抓住。一 看书   ·1kanshu·

    这两股人一直斗争来都争取,五哥本是个外来人,他卷在其中,跟个麻花一样,也越发的难做。

    但五哥头脑灵活,在综合考虑各种因素后,他选择跟**份子走到了一起,他们还把对立势力的头头,尤其是九凤,一个个全解决掉。

    虽说这么一来,五哥地位保住了,但他也不想在国内待着了,不然谁知道会不会有下一次的内讧和斗争?所以他找个机会,溜到了国外。

    想想看,五哥在国内复杂形势下都能明哲保身,更别说出去后跟那些死板的老外混了。

    没几年五哥就在国外混的风生水起,也有了好几个他个人的跨国公司,但五哥也不想把国内这一大摊子丢弃,他索性又找了几个手下,专门管理国内的场子。

    最近这几年,似乎有组织的人翻旧账,再次找五哥的麻烦。五哥不想惹事,却也不怕事,所以两拨人一直博弈着,也明争暗斗起来。

    至于宋浩,他是五哥在国内的一个得力手下,因为宋浩早年郁郁不得志,甚至也被同事排挤和欺负,五哥看得起他,还把他一点点拽了起来。宋浩因此抱着感恩的心,死心塌地的跟着五哥。

    除了宋浩以外,五哥在国内还有几个得力的小头头,但宋浩跟这几个头头平时都不往来,更别说能有啥联系了。

    我能感觉出来,宋浩说的看似很轻松,但越细品这话,我越感觉到五哥的不简单。另外,我没想到九凤竟是被害死的。

    我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本来大嘴还想继续逼问宋浩,问题是宋浩的痉挛越发厉害,他还哇哇吐上了。

    这小子有段时间没吃东西了,胃里早就空了。他吐出来的,全是一股股的黄水,而且黄水里还飘出很浓的酸气。

    我让大嘴想个办法,先把宋浩的疼痛缓解了。

    大嘴早有准备,他一摸兜,拿出一盒止痛片来。他连续给宋浩吃了两片。

    大嘴还让宋浩熬着点,再过个十来分钟,他就能舒服起来。

    我在这期间又走到角落里,我还把大嘴叫过来了。

    大嘴看我心事重重的,他识趣,没急着问啥。

    而我满脑子想的全是五哥。我也体会到宋浩之前那话的意思了。

    他说我斗不过五哥。我这下明白了,想把这个老五逮住,一定有一个前提。

    这老五的钱袋子太鼓,尤其他人在国外。国内的一些规矩和条款,根本奈何不了他。

    只有把他的钱袋子弄瘪了,让他没办法借钱消灾,之后才能打他的主意。而话说回来,我这么个穷小子,哪有那实力撼动一个大财团呢?

    最后我还想到杨倩倩了。我叹了口气。

    大嘴立刻看着我,还问我为何叹气。

    我拿出手机,打心里我也真是无奈的妥协了。我翻到杨倩倩的那条短信,递给大嘴看一看,我还跟他强调,“一会咱们就走,把宋浩送到这个地址去,有警方的人接手。”

    大嘴咦了一声,说他也找手下跟许州警方保持着联系呢,为何他没收到什么信呢?

    但大嘴不笨,立刻又反应过来,补充着问,“这不是许州的警方,对吧?”

    我点了点头。大嘴知道我的那些过去,他拿出一脸古怪表情,不过没多说什么。而且他很尊重我的意见。既然我下定决定了,他索性拿出坚决执行的架势。

    这时宋浩缓过来不少,大嘴去地窖上一趟,找了个头罩。他的意思很明显,一会带宋浩离开时,不能让宋浩看到周围环境。

    宋浩也知道他处于劣势,虽说一脸的抗拒表情,但实际上他也做不了什么。

    在大嘴把头罩扣在宋浩脑袋上的那一刻。我还想到送义村偷来的那份资料和u盘了。

    我更在乎那个u盘。我拿这事问宋浩,“这u盘里都有什么?”

    这一刻,我为了观察宋浩的表情,也不嫌麻烦的又把他头罩往上提了提。

    宋浩没啥太大反应,而且还有些蔫头巴脑的。他告诉我,他也不知道那u盘里有什么,而且那u盘是带密码的,在插入电脑后,只有“输入”正确密码,这u盘才能启动,当然了,也别想着找黑客破解密码,因为这u盘有保护系统,一旦检测到异常,它会自毁的。

    我抱着试试的心态,又问宋浩,“你知道密码么?“

    宋浩摇摇头,补充说,“那密码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常规的密码,我听五哥说过,密码系统在另一个u盘里装着,而那u盘被另一个国内的小头头保管着。“

    我在这一瞬间,立刻想到了太阳岛赌场了,也想到了那个红接口u盘。

    我看着大嘴,因为大嘴说过,他听野狗帮其他人提到过那个密码u盘。

    大嘴明白我的意思,他接话说,“我立刻再打听打听,想办法弄到那个u盘的下落。“

    我点点头。随后我俩把u盘的事放到一旁。我又看着那些资料。

    相比之下,这资料显得就没那么重要了,都是用暗语记的账。

    我打算把这资料送给警方,让他们跟进就好了。

    当然了,我也不可能不留备份。

    这酒窖内并没打印机或复印机,我用了个笨法子,拿出手机,对着这些资料,一页页的拍照。

    大嘴趁空又把宋浩的头罩弄下去了,还给宋浩穿衣服。

    我足足忙活得有一刻钟。等一切都弄好后,大嘴背着宋浩,我们一起上去。

    大嘴倒是有一辆摩托车,但我不想带着宋浩一起挤摩托。一来我觉得不保险,二来宋浩带着头罩,他坐在摩托上,也有点显眼。

    我找来酿酒的老者,问他能不能弄到一辆轿车。

    老者一脸严肃的皱着眉,说在这种村里,路面颠簸,轿车很少见,所以很难弄到。

    我一下子愁上了,谁知道这老者还有半截话没说,他又补充道,“面包车行不?我就有一辆。”

    我心说在这节骨眼上,他还有闲心逗乐。

    我不再耽误,跟胡子一起,随着老者去提车。

    他的车停在另一个农房内了。这农房被老者成为车库,不得不说地方挺大,但里面除了面包车以外,还堆着一些酿酒相关的家伙事。

    我和胡子都对这车很满意,但我处于谨慎考虑,让胡子找来两块布条,把这车的牌子挡上。

    老者听我说完就摆摆手,说不用这么麻烦。

    他还打开面包车的后备箱,从里面拿出四五个车牌来。

    他咧嘴笑着,看架势完全也没个老者样了。而我算明白了,心说这个老家伙不老实,竟然用假牌。

    老者还让我挑一挑,喜欢哪个牌子,一会就用哪个。

    我心说这也不是挑手机靓号呢,我没太在乎这个,而且为了赶时间,我和大嘴一人负责一个牌,这就换了起来。

    我发现大嘴手速很快,我才弄完一半吧,他那边的牌子就换好了。

    大嘴还凑到我这边,帮我弄着。

    赶巧的是,等我俩眼瞅把车牌换好时,那个哑巴豆豆,他嗖嗖从外面跑了进来。

    他一脸惊悚样,打着手势,对我们还阿巴、阿巴的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