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发烧-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十一章 发烧

    豆豆虽然不会说话,但他的举动分明告诉我们,出事了。 ·1kanshu·

    我和大嘴都停下手头的活儿,我问豆豆,到底怎么了?

    豆豆哇啦哇啦的瞎叫着,又比划好一番。我不懂这么专业的哑语,大嘴和老者看完后,都表情怪怪的。

    大嘴跟我解释,“豆豆告诉咱们,外面闹鬼了。”

    我第一反应是不可思议,而且我也一直不信这个。

    我盯着豆豆,想知道他是不是刚睡醒,整个人还没清醒呢?

    但豆豆一点这方面的意思都没有,豆豆看我如此不积极,他还急了,强行拽着我往外走。

    我和大嘴先跟他离开,老者继续接过我俩的工作。

    在来这个“车库”前,我们把宋浩交给豆豆两口子看管了,他们也都在隔壁的农房待着。这一次我们仨来了个原路返回。

    等回到农房,我看到豆豆的媳妇正捂个大被,躺在炕上了。她也是一脸惊吓过度的样子。

    至于宋浩,他被绑着,脑袋上带着头罩。他什么都看不见,就这么默默坐着。我们的到来,也引起他的侧头,不过他看不到我们。

    我打量着整个农房,灯火通明,也没啥不对劲的地方。

    我和大嘴都带着一脑袋问号,豆豆又比划一番。大嘴充当翻译。

    按豆豆的意思,刚刚农房窗户外出现个黑影。这黑影一直盯着屋内看着。等豆豆壮着胆子,拿着铁锹出去时,这黑影还消失了。

    豆豆心里发毛,他又四下找了找,这期间那黑影一直没出现,反倒是豆豆又听到咔咔的声音,他背后还突然一麻,就好像被人掐了一下似的。  一 看书   ww w·1ka ns hu·

    豆豆害怕了,最后只好一路奔过来找我们。

    我和大嘴听完后,让豆豆把衣服撩起来。我俩一起观察一番。

    豆豆的背上有一个地方微微发红,中间区域还有一个疑似针眼的怪异。

    大嘴对着“针眼”摸了两下。他也问豆豆,“这么样摸着,你疼么?”

    豆豆摇摇头。我试图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问题是,这针眼跟闹鬼完全联系不到一块去嘛。

    没多久老者回来了,他说面包车的牌子弄好了。

    我和大嘴为了弄正事,只好先把豆豆的怪异放在一旁。

    我俩带着宋浩,一起上了面包车。大嘴当司机,我跟宋浩都坐在车后面。

    我怕这一路上宋浩打啥歪主意,我又特意警告他,让他别偷偷往外看,不然被我发现了,还会用苯磺酸招呼他。

    我本以为宋浩听完会有啥表示呢,谁知道宋浩靠在座椅里,连个接话的意思都没有。

    我挺纳闷。大嘴没留意这些,他把精力完全放在驾驶上了。

    我们的目的地是市内,这里离市内的路程并不近,但一来面包车是套牌,二来大夜里的,路上也没几辆车。

    大嘴把面包车开的疯狂,连红灯都不惧,硬是只用半个小时,就把一个多小时的路全跑完了。

    最后我们把车停在一个棋牌室的附近。我拿出手机,特意看了看那个短信地址,并没错。

    换句话说,这棋牌室内一定有接头人。但我盯着棋牌室的大门看了看,又直皱眉。

    它里面黑咕隆咚的,哪像有人的样子?

    我跟大嘴商量一番,大嘴的意思,接头人或许都睡着了。

    我姑且也这么认为吧。

    大嘴又问我,“一会咱俩露面么?”

    我偏向于不,而且我跟大嘴强调,“我俩把宋浩送到门口,然后走人就行。”

    大嘴应声说好,他还这就下车。而我对着宋浩喂了一声,还让他别睡了。

    这也是让我觉得怪异的地方。宋浩在半路上就睡着了,我搞不懂他为啥心这么大。

    等我连续喂了两声后,宋浩还没反应。

    我不得不伸手过去。我本想拽他一下,但当摸到他上衣时,我发现他上衣湿了。

    这很明显是汗。

    我一愣,这时宋浩也有反应了,他咳咳起来。

    我又摸了摸他的脖子,很热,甚至都有点烫手了。

    我心说这兔崽子咋发高烧了?这下我也不急着下车了,反倒打开车窗,招呼大嘴,让他过来看一眼。

    大嘴原本不知道咋回事,但当他摸了摸宋浩的脖颈后,大嘴拿出比我还奇怪的表情。

    我有个猜测,问大嘴,“这是不是被苯磺酸弄得?让他发烧了?”

    大嘴说不至于啊,他还补充解释,说那一针只会刺激宋浩的尿道,并不会让尿道发炎,所以没有炎症,怎么可能发烧呢?

    另外我又有个疑问,宋浩的发烧来的很快,至少从地窖离开时,他还好好的呢。

    我一时间也分析不出个所以然来。

    大嘴问我,“先交接还是先想法子给宋浩退烧?”

    我心说我们现在都在棋牌室的门口了,何必弄得那么折腾呢?

    我提醒大嘴,说警方会给宋浩治疗的。

    大嘴点点头。我俩一起配合着,把迷迷糊糊的宋浩弄了出去。

    我俩一左一右的架着他,但这小子是真有点扛不住了,两条腿都发软。我俩不得不多分担一些他的体重。

    我俩最后把他扶着坐在棋牌室的门口了。宋浩耷拉个脑袋,靠在大门上。

    我和大嘴回到车里后,我们观察一番。

    棋牌室一直没动静,如果还持续是这种情况,我和大嘴不可能会放心的离开。

    大嘴有个笨招,他溜下车,找到一块石头,他回到车上后,把石头撇出去。

    这石头挺有准头的,最后砸到棋牌室大门时,还弄出咣的一声响。

    有两名男子,很快走了出来。

    他俩看到宋浩时,尤其宋浩还带着头罩了。他俩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他俩一般把宋浩往里抬,一边四下看了看。

    我和大嘴躲在面包车内,这面包车还熄火关灯了,这俩人因此没发现我们。

    大嘴对这俩人的评价不是很高,他还说,“就这种警惕性还当接头的呢?”

    我随意笑了笑,这也算是一种附和吧。

    随后大嘴起车,把面包车往回开。

    我在路上给杨倩倩发了个短信,告诉她,人已送到。

    我本以为杨倩倩会明天一早回复我呢,但就当我的短信刚发出去,甚至都没到半分钟呢,杨倩倩就回了句嗯。

    我并没跟杨倩倩再聊啥。接下来这一路上,我也没杂七杂八的乱琢磨。

    我想让自己静一静,这样稳一稳,等好好睡上一觉,有精神了,我再从头捋一遍。

    我也以为这一夜会太平了,但没料到,大麻烦正悄然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