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野狗帮大会-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十六章 野狗帮大会

    这一下午,我几乎都陪着胡子。  要看书 ww要w·1ka书nshu·这样等到了晚饭时间,胡子闻到了饭香味儿,他也终于肯把我放了。

    我们吃完饭,又回到小屋来。

    胡子蹲在炕上,玩起了扑克牌。他把红色扑克牌当成一伙,黑色扑克牌当成另一伙。而他自己就是个导演,让两伙扑克牌打起架来。

    他嘴里还时不时嘀嘀咕咕,一会冒出来一句,“兄弟们,冲啊。”一会又举着四个2,大喊着说,“我们就是神奇四侠,你们还不束手就擒?”

    我时而能明白胡子的逻辑,时而又搞不懂,因为这四个2明明是两伙人,怎么最后又成一家子了?

    这期间我也看了会电视,反正就是借着各种方法去解闷,去缓缓乏和打发时间。

    这样过了没多久,大嘴回来了。

    在他刚一进门时,我就看出来了,他很疲惫,双眼发红,脸上油乎乎的,估计折腾到现在他都没睡觉,更别说洗澡了。

    大嘴本来是找我来的,但看到胡子后,他又很在乎胡子到底怎么样了。

    他跟我先问起胡子的事。我把刘碎刀的话,都原文不动的转告给他。

    大嘴叹了口气。

    我发现胡子对大嘴挺有好感的,胡子先叫我爹,又称呼大嘴为老弟。他还拉着大嘴,那意思,陪他一起玩扑克。

    跟我意料的一样,大嘴听到胡子叫他老弟时,他看着我,表情一度尴尬。

    我为了方便跟大嘴说话,我又不得不加入他俩的队伍。我们仨拿着扑克牌,一起乱玩乱闹起来。一 看书   要·1要kanshu·

    我趁空问了问尸检的事。

    大嘴告诉我,他一直跟许州的法医在一起,尸检过程,他也参加了,虽说法医很尽力,但还是没什么结果,尤其法医还用解剖刀,把豆豆三人的后背都割开了,把皮肉翻开查看一番,但那些皮下的软组织都很正常。

    我听的直皱眉,之后又问,“法医对这三人的死,下了什么结论?”

    大嘴摇摇头,回答说,“那个法医,目前有些蒙圈,他想跟省厅提出申请,派专员下来帮忙。”

    我知道,许州跟哈市不是一个省的,如果许州跟省厅申请,杨倩倩肯定没法插手这件事。

    但我对杨倩倩的专业技术很认可,甚至觉得,要是她能参与一下,必定会有所发现的。

    我想跟杨倩倩打一个电话,问问她能不能想点啥办法。

    但我刚拿出电话,大嘴就猜到我的想法了。他含蓄的表达了他的意思。

    他告诉我,尸检这事,他会让手下一直盯着的,所以就不用老大费心了。而现在还有另一个急事,需要我们立刻去做的。

    我一时很诧异,问大嘴,“什么急事?”

    他说高腾不久前给他打电话了,那意思让他随着我和胡子,明天一起回野狗帮的总部,帮内要开一个大会。

    我心说高腾也是的,怎么不直接联系我呢,但我这人,没那么小心眼,也不会挑这种事。

    另外我也觉得会无好会,丑娘指不定又有啥动作呢。

    如果能不去,我当然选择回避,但听大嘴这话的意思,我身为帮主,别看是傀儡帮主,却没法推却。

    我让大嘴赶紧去订机票吧,谁知道大嘴嘿嘿笑着,一摸兜,把早就准备好的三张机票拿了出来……

    第二天一大早,我、胡子和大嘴,我们仨简单吃了个早餐,随后就出发了。

    我比较担心胡子,怕他坐飞机时,别又爹爹的乱叫,那样我不得被糗一路?

    大嘴真是明白我的心事,这或许跟他懂一些读心术有关吧。在中途经过一个妇婴商店时,大嘴让我和胡子等他。

    他去里面买了两个奶嘴。

    他给胡子一个,而他自己留了一个。

    胡子现在就是个孩子,大嘴忽悠胡子几句,还让胡子学他。

    他先把奶嘴含在嘴里,等胡子照做之后,大嘴又估计说了几个含奶嘴的小“技巧”,反正他用最快时间,让胡子喜欢上了含奶嘴。

    我得感谢大嘴,正因为他让胡子含起了奶嘴,胡子才能乖乖的闭嘴。但另外我也有些头疼,心说这俩人一起含着奶嘴,怎么看也怎么别扭嘛。

    我们坐飞机这一路,并没啥嗦,而且从许州到朱海,一共就坐了两个小时飞机。

    在下机时,我们刚走出出站口时,我一眼就看到几个熟悉的身影。

    他们有高腾、夜叉、丑娘,还有丑娘的那个手下龅牙女。

    我隐隐捕捉到一个信息,大嘴说过,我们这次去总部开会,我本以为总部是那个海上基地呢,但丑娘能接站,而且出现在朱海了。我猜测野狗帮的总部,要么是刚换地方,要么就一直在朱海。

    我跟这四人都是老朋友,见面后,我跟他们打了声招呼,还客气几句。

    至于胡子,他先跟高腾和夜叉叫老弟,又龅牙女叫媳妇,跟丑娘叫妈,最后他很大声的还一本正经的叫我爹。

    这四人表情一时间很丰富,而我突然间觉得,我们这些人是“两世同堂”的相聚了。

    丑娘消息很灵通,事先知道胡子的事了。所以她对胡子这举动,也见怪不怪。

    丑娘还似笑非笑的跟龅牙女说,“去吧,好好照顾你‘老公’吧。”

    龅牙女沉着脸,但二当家的发话了,她也不得不配合和照做。

    我们一起往停车场走去。

    我故意落后半拍,还把夜叉拽上了。

    夜叉悄声问我,“老大找我有事?”

    我心说他这不纯属明知故问么?我让他说说,小胖最近这几天都有啥动态了?

    夜叉有点小动作,明显打心里琢磨啥的。他很快也回答说,“小胖老实了,被10k党收拾的服服帖帖,而且他也愿赌服输,把欠咱们的那份钱,如数打到野狗帮的账户上了。”

    我听完第一反应是有些不满,我也接话说,“不是让你有啥消息就给我打电话么?怎么发生这么多事?你竟然一直没跟我说,难道你的电话费很紧张?”

    夜叉这、这的,他也一定琢磨着,想怎么回答好呢。

    但这时走在最前面的丑娘突然站定,她还一转身,望着我说,“别为难夜叉兄弟了,是我让他别说的。”

    我知道丑娘的耳朵灵,但没想到我和夜叉离她这么远,而且说得是悄悄话,竟然也能被她听到。

    另外我也没想到,小胖的事,丑娘竟插手了。

    乍一听,这真都是小事,小胖也只是个小人物。但我心里却跟明镜一样,知道事实远不止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