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帮内肉搏-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十八章 帮内肉搏

    夜叉主动配合。   要 看书  ww w·1kanshu·等会议室的门死死关住后。阿刀命令手下,“给老子上!”

    在我侧面的一个大方脸,他先举着胶皮滚,对我脑袋砸了过来。

    这他娘的是下死手的架势,我要真挨上了,保准智商会立刻跟胡子的一样。

    我当然不会放弃反抗,但没等我有动作呢,大嘴不屑的哼了一声,他还窜了出去。

    他的速度不慢,凑到这大方脸的身旁后,大嘴把手一伸。

    他的胳膊很长,要我说,至少比一般人的胳膊要长出一个巴掌的距离。

    他一下子捏住大方脸握刀的手了。大嘴一发狠,整个人原地转了一圈。借着这股螺旋的拧劲,大方脸的整个胳膊都被拧的死死的,他一时间疼的也有点呲牙咧嘴。

    大嘴腾出另一只手,对着大方脸的脸上抓了过去。

    这是大嘴的一个绝技,他的手跟个吸盘一样,又让大方脸的五官来了个紧急集合。

    阿刀急了,对其他手下说,“看什么,奶奶的比的,一起上。”

    这些手下全举起胶皮棍。

    胡子此刻虽然智商低,但经验摆在这儿,他见过大风大浪的主儿,怎么可能怯场。

    他突然大吼一声,“怎么着?你们这帮小班的熊孩子敢欺负我爹?我打死你们。”

    他说完还向阿刀那边冲了过去,看样子胡子想来一手擒贼先擒王。

    阿刀对胡子比较忌讳,毕竟他了解胡子,知道这爷们不好惹。要看 书 ·1书kanshu·

    处于一种本能反应,阿刀往后退了退。而有两个他的手下,拿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架势,立刻向胡子围了过去。

    这俩人一定是特意练习过,这一刻玩了一手配合,其中一人用胶皮滚砸向胡子的脑袋,另一人用胶皮棍砸向胡子的胸口。

    换作一般人,遇到这种攻击,只能被迫往后退,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他也不可能一时间把这两个胶皮棍的攻势都化解掉。

    但胡子被老更夫特训过,他懂得怪招太多了。

    胡子哇呀一声,突然蹲了下来。他还故意把身体压的极低。

    这两个胶皮棍,都在胡子上方扫了过去。

    胡子又哇呀了一声,尤其他来这么一嗓子时,嗓音很尖,这无疑加重了哇呀的威力,很吓人。

    这俩手下明显都一懵了。胡子趁机伸出双手,对着这俩人的裤裆抓了过去。

    胡子还喊起口号来,“我抓你个几几!”

    这俩手下被这么一捏,全扭曲着脸。胡子又猛的站起来,他先对着其中一个手下狠狠踹了一脚。

    这手下快速退后几步,噗通一声坐到地上。随后胡子又半跳起来,用脑门狠狠砸向另一个手下的脸。

    胡子的脑门,按老更夫的话说,那简直是天赋异禀,也是异常的结实。

    胡子这么一砸,伴随咣的一声闷响,这手下很丢人的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这么一来,阿刀的几个手下,现在就败了一半。

    阿刀急了,看着胡子又向他冲去。他一摸腰间,随后一抖,竟弄出一个铁链来。

    这铁链白花花的,还有些反光。

    我突然想到一个人,黑鸡。黑鸡当梨王手下时,擅长的武器就是铁链。我不知道阿刀怎么想的,为何模仿起黑鸡?也用起这种武器。

    我本来也对阿刀抱着悲观态度,想想也是,他原本的身手跟黑鸡没得比,就他这点底子,怎么可能发挥出铁链的威力呢。

    但我错大发了,当胡子又冲近一些后,阿刀果断的舞起铁链来。

    整条铁链,跟一个出海蛟龙一样,伴随着嗖嗖的风声,直接往胡子身上招呼。

    之后我听到啪啪两声响,胡子的大腿和小腹都挨了一下子。

    阿刀趁空往后退了几步,冷冷打量着胡子。而胡子呢,拿出小孩子哭鼻子的架势,也退后几步,一边哼哼呀呀,一边使劲搓着大铁和小腹,大喊着,“疼死本宝宝了。”

    阿刀在刚一交手就占了上风,这给他缓解了不少的心理压力,他一下子放开了,主动舞着铁链,向胡子抽去。

    胡子本来还有一个秘密武器,就是他的那副好牙口,但现在的胡子,根本忘了他的这个秘密武器,一时间反倒选择硬碰硬的死磕。

    这俩人斗了十几招。阿刀的手下也好,大嘴也罢,他们临时停手,全观起战来。

    我不得不承认,阿刀厉害了好多,甚至就算胡子的脑袋没出问题,我估计胡子也很难把阿刀赢了。

    我不想一直这么旁观着,尤其事先也没规定我不许插手。

    我脑中的小人一直沉眠着,我犹豫了一下,心说现在没时间把它叫出来。

    我又抛开借助小人的杂念,偷偷往阿刀和胡子的旁边凑近。我想转空子,偷袭阿刀,这也算间接帮了胡子。

    但阿刀的手下全留意到我了。尤其我这么一动,大嘴也配合我的跟在我后面。

    这几个手下有向我俩围过来的意思。

    而丑娘呢,她本来一直看“热闹”,现在她对高腾和夜叉使了个眼色,念叨句,“去!”

    高腾憨憨的嗯了一声,夜叉没啥表示。但随后他俩猛地窜了过来。

    我真服了,高腾的速度太快了,简直跟个鬼魅一样,夜叉速度稍慢一些。尤其等高腾窜到我身边后,他还猛地伸出双手,对着我脑袋拍了过来。

    大嘴喂了一声,也显得很不解。但这时夜叉赶到,把大嘴拦住了。

    夜叉压低声音跟大嘴念叨几句。我没机会听到他说了什么,而且这一刻,我非常难受。

    高腾这俩拍,力道不小。我中招后,一下子有些昏昏沉沉的。

    高腾不停歇,又拍了我一次。

    邪门的事来了,我脑中一瞬间崩溃了,反正就跟被雷劈中了一样。

    我被剧痛带的,忍不住惨哼一声,而脑中那个小人,竟突然间出现了。

    他的斗志还很强烈,似乎早就压了一肚子的气。

    在他引导下,我整个人猛地一蜷,双腿一弯。

    乍一看,我就跟个大螳螂一样,我还伸出双手,看架势很像螳螂捕蝉。

    高腾咿呀了一嗓子,他这个缺德玩意,是他刚刚弄疼我的,现在他却打起了退堂鼓,一边往后退,一边对阿刀的手下打手势,还催促着说,“愣着干什么?快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