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黑骨-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二十章 黑骨

    我盯着这些人,只说了一句话,看大伙都这么精神,老子就放心了。壹 看书  ww w·1k anshu·

    这些人全忍不住笑起来。大嘴更是对我作了个揖,接话说,“老大就是老大,说的话果然与众不同。”

    我拿捏尺度,跟这些人互动几句后,就又把话语权交给丑娘。

    丑娘似乎被我影响到了。接下来,她也简要的问了大家一句话,“咱么野狗帮在大陆的地盘不大,甚至也没什么实力,但这并不是咱们最终要的结果,对不对?”

    这些人全附和着,尤其是阿刀。

    丑娘又说,“现在有个机会,10k党是朱海这边比较大的黑势力,咱们既然想在大陆立足,何不先把10k党给吞下呢?”

    一时间场内变得很静,大家的表情也很丰富,有皱眉的,有闷头琢磨的,也有盲目热血兴奋的。

    丑娘扭头问我,那意思,帮主对此事有什么想法?

    说实话,我对丑娘刚刚的计划,既有些意料之中,又有些意料之外。

    我知道野狗帮盯上10k党了,但没想到丑娘胃口不小,尽想着把对方一个大帮派直接吞掉。

    我一针见血的提了一个疑问,“怎么吞?”

    我心说要是丑娘真要不管不顾,把野狗帮所有人都派过来,我们拿出敌伤一千自损八百的架势,那我是决不能同意的,因为这跟蛮打蛮干有什么区别?

    丑娘抿嘴笑了。她这种笑,完全是为了缓和下气氛。

    她对龅牙女示意。龅牙女又去了一个角落,这里有个小讲台。壹看书 w ww·1ka看nshu看·cc龅牙女翻着讲台下面的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投影仪和笔记本。

    她摆弄一番,最后一面空墙上出现了投影的画面。

    丑娘趁空跟我们这些人说了10k党的情况。10k党最早是一个叫阿德的人创立的,当时阿德讲义气,带着九个小弟做一些看场子或押运的工作,久而久之的,他们的队伍壮大了,最后成立了10k党,但在十五年前,阿德突然消失了,10k变得群龙无首。

    10k党当时出了内乱,实力因此大打折扣,但不管怎么说,这个地头蛇并没因此解散,有一个叫黑骨的人,他临时接替了老大的职位,而且一管就是十五年。

    当听到这时,我隐隐联系起什么来,但一时间还不能确定。

    丑娘又对龅牙女打手势,龅牙女播了一个照片。

    这照片还是黑白的呢,上面是阿德的照片。而我看了几眼后,诧异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丑娘没太大反应,只是微微笑着,望着我。其他人都一脸不解。

    尤其是胡子,他皱着眉,看看我又看看照片的,他突然哦了一声,指着阿刀说,“喂,上小班的大傻仔,照片里的不是你爷爷么?”

    阿刀脸色一沉说,“他才不是呢,我爷爷死好久了。”

    胡子拿出不信的架势,特意刮着脸,羞、羞的念叨几句,说阿刀这个不孝的孙子,连爷爷都不认了。

    阿刀跟胡子斗了几句嘴。我没把精力放在他俩身上。

    这期间我也缓过来一些了。我又坐回到椅子上,甚至连连摇头,不可思议的说,“10k党的老大,竟然是德叔!”

    这个德叔,就是在孤岛监狱里住的那个拾荒的老人。

    丑娘单独跟我解释几句,说当时德叔为了跟一批货,特意出海走了一趟,但很不幸的是,在回途的海上,他被膏药人抓到孤岛上了,而且一困就是十余年。

    我观察丑娘的表情,她说这话时,脸上没什么可疑的古怪,乍一看,她不像撒谎,但我总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尤其能当上10k党的老大,德叔绝对不是一般人,就算遇到膏药人了,他也绝不可能这么容易被擒住吧?

    我猜这里面还有什么猫腻,只是丑娘选择性的没说而已。

    我想套套话,但丑娘不给我机会。她又继续之前的话题往下说。

    她的意思,阿德的尸体,最近被发现了,没想到阿德一直被国外一伙恐怖势力扣押了,而这次阿德尸体被发现并运回来时,10k党还从阿德身上搜出一份遗嘱。

    阿德在遗嘱中说,谁能把他或他的尸体带回来,谁就是新的10k党的老大。这一消息,也一度让10k党内炸锅了。身为现在老大的黑骨,根本不接受这份遗嘱,而他的这个态度,也再次引发了10k党内的分帮分派。

    丑娘说到这,又特意停顿下来。

    她看着我。而我看着阿刀。

    阿刀不敢跟我对视,他低着头,但这都没法掩盖住他的窃喜样。

    我算明白了,心说那个把德叔尸体带回来的人,应该就是阿刀了。他以前既是10k党的小头头,现在又有遗嘱帮着他。他当老大,也算是名正言顺了。

    但换位思考,如果我是黑骨,我肯定不为这事买单。而且凭什么?经过十多年,自己位置都坐稳了,难不成凭着老阿德的所谓的一纸书信,我就把老大的地位拱手相让么?

    我因此也觉得,这事变得有点棘手。

    我抛开其他人,主要问阿刀,“你说说黑骨的资料吧。”

    阿刀听到黑骨的名字时,一瞬间拿出很恶心的样子,就好像吞了个苍蝇一样。

    他还不自然的扭了扭身体,回答一番。

    按他说的,黑骨这人不简单,能打能杀、心狠手辣不说,还是个极其狡猾的狐狸,对待不同的事,他善于用不用的伎俩和手段。

    比如有时大刀阔斧,有时却用钝刀子割肉,10k党还对黑骨起了另一个风雅的外号,叫儒将。

    这时阿刀来脾气了,呸了一口,说儒个屁啊儒,黑骨不就长得娘炮点么?其实脑袋子里就是一坨屎。

    我知道,阿刀就是在泄愤。

    丑娘随后又插话,她又补充说了说黑骨。

    按她的意思,黑骨并不简单,尤其根据可靠消息称,黑骨还是个黑白两道都通吃的人物,他娶了一个官二代的妻子,而朱海这边的组织,为了让黑骨听话,还给了他一个闲职,另外偶尔他也会为组织办事,收拾那些不老实的小帮派,这也就是所谓的互惠互利吧。

    我冷不丁想到诏安这个词了,而且我也理解组织的做法,毕竟历朝历代,不都有过诏安的事么?

    但就因为黑骨身上背负着这么多的身份,我突然觉得,这次野狗帮吞并10k党,一下子也变得难上加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