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时髦老爷-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二十四章 时髦老爷

    我稍有麻木的点点头,小柔补充说,“如果只是千八百万,或者几千万,老娘还针对这钱不感兴趣,但十几亿,这可是大肉,老娘说什么也得争一争,而你作为我丈夫,难道不应该帮我一把了么?”

    我猜她想让我等回去的,再跟方皓钰聊聊天的。壹看  书 w w看w·1kanshu·

    我继续麻木的点着头,这并不是说我同意小柔的话,而是我突然间想起一件事,而且被这么一闹,我心跳也都加快了。

    方皓钰把那个银魔方给我了,当时他提到过,说这魔方内有大宝贝。但我和胡子并没当回事,我以为方皓钰指的是那魔方内的所谓的邪灵呢。

    现在一看,魔方内极有可能有那个宝藏的信息。

    我忍不住抬头想往天上看,但这该死的五菱面包,它的车顶把我挡住了。

    我一直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现在我却有相反的念头,我心说自己难道这么幸运?老天把一个粮仓都掉在我面前了?

    小柔看我有些呆呆傻傻的,她推了我一下,还强调说,“你好好想想,别装傻充愣的。”

    我这下回过神来。

    小柔并没待多久,随后她又跟我嘻嘻哈哈的,随便说了些不着调的话,她又下车了。

    她骑着摩托,立刻离开了。

    我摸着烟,闷闷的吸了起来。

    不得不承认,烟是好东西,在尼古丁的刺激下,我平静了很多。

    没多久大嘴溜溜达达的走了回来,他还很敏感,在打开车门时,他探头进来嗅了嗅。   壹  看书 书·1kanshu·他又嘿嘿笑着,跟我说,“老大,**子走了?哎呀,这个……我现在都能感觉到,这车内有浓浓的幸福的味道。”

    我心说这爷们就瞎他娘的意淫吧,因为我和小柔压根都没做那事。

    我让大嘴别光开着车门不坐进来,不然总有风往里吹。

    等大嘴上车后,我抛开方皓钰的事,让大嘴别耽误了,我们去找阿星啊,等跟最后这个人证聊一聊啥的,我们也就能休息了。

    大嘴拿出完全听命令的架势,这就开车往市里赶去。

    我们接下来的目的地,是去一个叫建兴招待所的地方。它在整个朱海的西面,而我们现在处在东面,所以路程有点长。

    大嘴本想把车开的很快,但无奈总有探头,外加总有红绿灯。

    这一次,我们又开到一个十字路口停下来,这里的红绿灯还挺长,看上面提示,我们要等上120秒。

    大嘴一下子不满了,他对着十字路口指了指跟我吐槽说,“老大,你觉不觉得警方的脑袋灌水了,这么个大路口,车流量很少,可等灯时间竟这么长。”

    我也四下看了看。大嘴说的没错,整个十字路口,只有我们这一辆五菱面包。

    我安慰大嘴,说现在这时间可能不是高峰期,所以才没啥车呢。

    但我也觉得,这真就只是个安慰。

    我俩无聊之余,也扭头看了看车窗外的景色。

    我把精力放在路边的一个老人的身上。

    这老人穿的倒没啥,很一般,但他染了一头红发,跟他花白的胡子,和满脸的皱纹一比,这头红发显得格格不入。

    他坐在马路牙子上,正饶有兴趣的摆弄着一个木偶呢。

    这是个提线木偶,老人控制着线,让这木偶很熟练的蹦蹦跳跳着。

    在记忆中,我只有很小的时候,才看到过这种东西,而到了现在,提线木偶几乎都绝迹了。

    我对大嘴提了醒,也让他看看那个时髦老人。

    大嘴对着老人赞了句,还引用一句老话说,“少要沉稳、老要张狂,这老大爷挺看得开,而且心态一定不错。”

    我相信大嘴这番话,那个老人肯定听不到,但很巧合的是,在大嘴说完时,那老人竟然抬头望五菱面包车这边看了看。

    他还把木偶揣起来,又一伸手,把他脚下的一个长条盒子捡了起来。

    他提着长条盒子,一步步往五菱面包车这边走了过来。

    我和大嘴都不知道这长条盒子里装了什么,另外这老人的举动,也让我觉得他邪乎乎的。

    我对大嘴提醒,一会见机行事,要是有啥情况,别管那么多,直接闯红灯走人。

    大嘴应了一声。

    我俩都冷冷的注视着老人,他往这边靠近几步后,又有动作了。

    他把长条盒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鸡毛掸子来。

    我和大嘴都有些愣。而老人很淡定,不耽误的凑到五菱面包车旁边。

    他举着鸡毛掸子,对着挡风玻璃擦上了。

    这块挡风玻璃能有多大?他几下子就擦完了。

    大嘴把车窗弄下来,对着老人喂了一声。这老人拎着鸡毛掸子,绕到驾驶位旁边,又伸出一只手,跟大嘴说,“清洗费,两块钱!”

    大嘴啥了一声,而我一下子明白了,心说这时髦老人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合着他蹲在路上是诓钱来的。

    大嘴很烦这种人,还立刻忍不住骂咧咧上了,让这老人立刻滚。

    但老人压根不在乎这个,他不退反进,又往五菱面包这边凑了凑。

    最后他几乎贴着这个面包车,他还扭头看了看红绿灯那里。红绿灯下面有监控。

    老人又回过头来,提高嗓门说,“清洗费!”

    大嘴嘿了一声,他还想熄火,下车跟这老人理论。而我把他拦住了。

    我心说遇到这种主儿,外加他就要两块钱,我们认了得了,不然真出点别的岔子,他别抓住机会把我俩讹上,那就不仅仅是钱能解决得了。

    我一摸兜,正好有两个钢子。

    我把钢子递过去,还嘱咐老人,让他收好。

    这老人咧嘴笑了,我发现个特点,他的门牙上有一个小豁口,估计他总爱嗑瓜子,也因此造成的。

    我并没对此想太多。而这个老人,接过钱的时候,竟特意往我手上摸了摸。

    他不仅摸得很细,最后还抠住我的手腕。

    我心说他这是什么毛病,难不成是个老gay?

    大嘴忍不住骂了几句,让老人痛快撒手。我趁空也争执了几下。

    最后老人一撒手的瞬间,大嘴把握机会,把五菱面包开了出去。

    大嘴拿出解恨的架势,一边给车提速,一边对着车窗外喊道,“老不死的,你好自为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