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捣毁黄窝-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44章 捣毁黄窝

    老更夫教给我的,只有两招,乍一听名字起的还挺优雅,一个叫眼花缭乱,一个叫裂魂爪。但要我说,这都是耍流氓的套路。

    眼花缭乱指的是,让我找准机会,唾一口唾沫到对方的眼里,让他冷不丁的视力模糊。老更夫还特意强调,这招是他偶然机会下,跟喷毒眼镜蛇搏斗时悟出来的。我听完那一刻,特想问,你吃饱了撑的?竟敢跟眼镜蛇去搏斗,还是会喷毒的一种蛇

    另一招裂魂爪,说白了,就是狠狠捏敌人的下体,让对方疼得全完丧失打斗能力。

    我对这招有些抵触,毕竟自己一个大老爷们,捏另一名男子的那地方,有种怪怪的感觉。

    但我也承认,这两招确实狠。接下来的七天,我勤加苦练。

    我要么对着木桩子,要么对着带着护目镜的胡子,要么对着一个老更夫偷来的商场模特的眼睛,呸呸的唾着。

    我的腮帮子也遭罪了,每天下来,我摸着脸颊,都觉得又肿了一点,而且被这两招影响的,我还落下个怪癖,一旦提到打架,我竟有种忍不住要流口水的冲动

    再说胡子。老更夫教他的也是两招,一个叫开山裂石,一个叫老汉牵牛。开山裂石是让胡子以后打斗时,伺机用脑门撞敌人的脸,按老更夫的话讲,胡子天赋异禀,脑门长得好,尤其骨质很硬。至于老汉牵牛,这招更损。胡子当过扒子,练过手指头,食指中指一样长,老更夫说胡子不懂点穴,但可以用食指中指一起夹敌人的鼻子,再来个一掐二拧三拽,保准让对方一瞬间大脑抽搐。

    胡子也没比我好过到哪去,他这几天晚上睡觉总说梦话,甚至两只手还一夹一夹的,跟个大个螃蟹一样儿。

    一晃到了七天后的晚上,外面下起了大雨。老更夫让我俩歇一天,今晚就不“练武”了。

    我和胡子挺高兴,也难得有一晚上的清闲。但操蛋的是,当我俩正靠着沙发喝酒胡扯时,宋浩给我打电话。

    宋浩显得很着急,说有新任务,而且这一次,我和胡子还是外地警方特别指定的人选。

    我问他,“任务是啥?”

    宋浩回答,“让我俩立刻去附属医院,有专人给你们做乔装打扮,之后赶往沈越市,跟当地警方一起捣毁一个黄窝。

    我听完犯懵,因为捣黄窝不是啥特大任务。我也突然敏感上了,心说宋浩这人,爱把事往小了说,这次不会又跟渔奴案一样吧?

    我试探的问了一句。宋浩安慰我,而且又把他那一套理论拿出来了,说这次可是优差,然后巴拉巴拉一顿劝。

    他的话我没法听了。我随意应付几句,就把电话挂了。

    之后我把宋浩的意思转达给胡子。胡子跟我一样不乐观,还问,“活死人呢,来不来?”

    我心说你问我?我问谁去?而且自打破了渔奴案,我就没见到古惑了。

    我也不能跟宋浩问这事。我本来想到杨倩倩了,跟她套套话啥的,但又一合计,我不还有个刚认的师父么?这几天下来,我跟他混的挺熟,让他帮着打听一下,不是更方便?

    我这就给老更夫去个电话,也不得不吐槽,这老爷子的手机铃声很风骚,可见他一点老人的心态都没有。

    电话接通后,老更夫很诧异的先问我,“咋了小徒弟?一天见不到我就空虚寂寞?想跟我秉烛夜谈?”

    我嘿嘿笑了,不理他这茬。我把我俩要去沈越市协助破案的事简要说给他听了。而且我还特意夸大案情,那意思我俩接下来会怎么怎么危险。

    老更夫一边听一边倒吸冷气,连连念叨说,“俩徒儿的命苦哇,这次一去,岂不九死一生了?”

    我就希望老更夫是这个反应,随后我一转话题,提到了古惑。

    但老更夫学着我那样,嘿嘿一笑,也不再苦叹了,还说你个滑头兼冒烟的货儿,跟我说这么多,其实是想间接让我打听下古惑吧?

    我突然明白了,合计老更夫之前的紧张样儿全是装出来的。

    老更夫压根不提古惑的事,也让我放心去吧,他说沈越市还有他的老兄弟,到时遇到麻烦了,找这人就行。

    我没料到还有这种后援,急忙问他的联系方式。

    老更夫说,“到时你去沈越市的光明小区附近,找一个磨剪刀的。”他又说了几个暗号。

    我听得直眨巴眼,心说为啥不能留个电话,还非得去对暗号呢?另外他的那个老兄弟不会真是磨剪刀的吧?那样的话,这种后援有啥用?难不成我和胡子遇到麻烦了,在打架前让这老哥帮着磨磨刀么?

    老更夫没跟我多聊,嘱咐我记得有事找那兄弟,就挂了电话。

    我打心里愁上了,但也没时间多想了,我叫上胡子,一起先赶到附属医院。

    我们没去正门,直奔医院后身。这里是太平间,大雨夜的,我俩走在这种地方,有点瘆的慌。而且最后,我俩钻到太平间的一个屋子里。

    这里有警方找来的乔装专家,还有一些设备。

    胡子倒是挺轻松,只是被初步装扮一下,就算完活了,我则比较“惨”,先钻到一个仪器里烤了紫外线,让肤色变黑一些,又被剪了头发,黏上胡子,胳膊上做了个花的纹身,甚至身体某些局部还被吸脂了。

    这么一折腾,足足用了两天的时间,胡子这缺德玩意,拿出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架势,还总自夸呢,说没办法,老子长得好,符合这次任务的一切标准,所以不用遭罪。

    我倒是有另一个猜测,我之所以被这么装扮,肯定有啥特殊的含义。

    等又到了一个晚上,胡子躲在别的房间睡觉,我耐着性子坐在一把椅子上,一名理发师正给我头发做最后的定型。

    这时门口有动静,杨倩倩穿着白大褂走进来了。我猜她是来附属医院做法医工作的,也一定知道我在这里,就顺路来看看我。

    杨倩倩还用略带责备的语气,跟我说,“你回来了不跟我说也就算了,这次有新任务,咋也不告诉我一声呢?”

    我没法扭头看他,不然怕理发师一失误,别错出岔子来。

    我只好咧嘴嘿嘿笑了笑,算是回应了。没多久理发师忙完了,他让我继续在屋里等半个钟头,千万别出去吹风。而他按耐不住,先出去吸烟透透风了。

    我和杨倩倩独处在这房间里,外加这里闷热,我早就憋得一脑门汗了。

    杨倩倩让我站起来,她一边给我捡碎头发,一边还拿面巾纸,给我额头擦汗。这一刻,我跟她离得很近,尤其能闻到她身上的体香味,还能感受到她的呼吸。

    我也是个男人,尤其面对这么一个几乎贴我身站着的尤物。我有些反应。

    我又想起胡子说过的话,那一晚,我和杨倩倩发生过不同寻常的关系。我那时醉酒,压根没感觉,但现在打心里合计着,反正也有过肌肤之亲,不差这一次。

    我胆子也挺大的,找准机会,突然对杨倩倩吻了过去。

    我头次接吻,只知道这感觉很美妙,但压根不懂得怎么亲。我就跟个吸盘似的,嘟嘟个嘴,让自己嘴巴把杨倩倩的嘴唇全裹上了。

    杨倩倩反应很大,她还特意往后缩身子。最后伴随啪的一声,我俩嘴唇分开了。

    杨倩倩脸发红,捂着嘴唇,还拿出怪怪的目光看着我。我跟她反应差不多,也脸红了,甚至心里还有羞的感觉。

    我估计这时候被胡子看到了,保准把我损的够呛,肯定会说,“你亲的人家,你还脸红个什么劲儿?”

    隔了半分钟吧,杨倩倩绷着脸,很严肃的跟我说,“下次再敢亲我,我就不客气了,小心让你断子绝孙。”她还隔远做了个踢我下体的动作。

    我愣了,因为从她这话里,我分明感觉的出来,她没跟我有过什么。

    我怀疑胡子那一天看走眼了?但那个坑货,他这一看走眼,把我害了。

    我很不在状态的跟杨倩倩说了几句话,气氛一直尴尬着,最后那理发师还回来了。他是挺精明一个人,品出点啥来。他不点破,反倒专注的看我最后的头发定型。

    杨倩倩没待多久就走了。我也不想多在这种地方逗留了。

    我换上警方给我选的便装,还拿了警方给我俩提供的微薄的线人费,就叫上胡子,一起离开。

    我又给宋浩去了电话,跟他沟通一番。

    宋浩的意思,让我俩现在去沈越市的警局后院附近,找一辆黑色奥迪,这奥迪车尾贴着一个壁虎的车贴,开车的便衣警察就是我们这次的头头。

    我打心里连连念叨几遍,算是牢牢记下了。但现在天都黑了,没有长途客车了,我俩要是坐火车话,一时间也没合适的车次。

    我仗着兜里还有些钱,就跟胡子找了一辆黑车。

    胡子在混社会这方面可不是个雏儿,他跟司机讨价还价一番,最后对方只收二百块。

    我俩上车后,这黑车司机为了图省时间和多挣点钱,也没上高速,就在102国道和省道,开着大灯,嗖嗖的飙起来。

    我和胡子也都懂车。但不得不承认,我俩被这车速吓住了。

    我也有点后悔了,心说碰到这么个二愣子,一旦出啥岔子,撞车了的话,我俩岂不出师未捷身先死了么?

    推荐票哇,大家别忘了投,另外手头宽裕的兄弟们,觉得咱写的还凑合的话,可以给我打赏。半年多没开书,现在刚上传也没稿费,紧巴巴的,给我混包烟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