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暗示-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二十七章 暗示

    我带着阿星,冲进建兴招待所时,那店老板还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呢。一看书   ·1kans书hu·

    刚刚大嘴冲进来后,这店老板就有些诧异了,他一定试着拦住大嘴,但大嘴跑的太快了,现在也早就独自跑到楼上去了。

    所以店老板看到我和阿星时,尤其看着我俩也想往上冲,他急了。

    他几步窜了出来,拦在我俩面前,还拿出防贼一样的态度,质问我俩,“你们不是住客吧?来这里做什么?”

    我指着门外,跟他简单解释说,“赶快报警,出人命了。”

    店老板瞪着眼睛,一脸的诧异。我就势想绕过他,但刚有这一举动,他竟然又往旁边一横身体,把我拦住了。

    他打定主意不让我走,甚至又质问我说,“你说你是哪个房间的客人?”

    我算服了这个主儿,另外我现在越耽误时间,无疑就越给凶手逃跑的机会。

    我索性简单粗暴了一把,伸手使劲拽了店老板一下,借着他身体一踉跄,我成功的绕过他。

    我还对阿星提醒,让阿星别跟着我了,反倒带着店老板一起报警。

    阿星比我还要粗暴一些,他凑上去对着店老板的脑袋拍了一下。

    他还大声喊着说,“我们是警察,刚刚有人死了,你快配合,打电话叫我们同事过来,不然不听话的话,老子找人砍死你!”

    我心里有些无奈,阿星的前几句说的还算有模有样,但最后一句无疑暴漏了他的痞子职业。

    我没再理会阿星和店老板,也拿出不停歇的架势,直奔四楼。   一看书   ·1k anshu·

    在这一路上,我也时不时拍打自己的脑袋,但这个小人今天很偷懒,我这么呼唤它,它竟然一丁点出来的意思都没有。

    我又担心那个凶手会突然间站在我面前,为了能有个用于搏斗的武器,我又不得不一边跑楼梯,一边四下打量着。

    赶巧经过三楼时,楼梯口放着一个空酒瓶子。

    我顺手把它拿起来,还对着墙面磕了一下。这酒瓶应声而碎,我拎着半个酒瓶,也算勉勉强强找到个家伙事。

    等来到四楼,我站在楼梯口对着整个走廊打量着。

    建兴招待所的生意貌似不怎么好,挨着楼梯口的这几个房间,房间门都大开着,说明没有住人。

    我凭着记忆,又数了数房门,最终确定那个抛尸房间的具体位置。

    我举着半截啤酒瓶,警惕的往那个房间走去。但刚走到一半,有个黑影从里面窜了出来。

    我很敏感,连带着立刻站定身体。我冷冷打量这个黑影。而这黑影同样也看了我一眼。

    我俩很快都解除警惕了,因为这人是大嘴。

    他跟我念叨句真晦气,又指了指那房间,说他刚刚检查过了,里面并没人。

    我皱了皱眉,当然了,这情况也在我意料之中,凶手虽然挑衅过我,但他不傻,更不会不逃不躲的等我们过来。

    我还接话跟大嘴说,“我上楼时,没遇到任何可疑人。”

    这话言外之意,凶手并没下楼。大嘴把目光又放在整个走廊,甚至放在其他那些房间上。

    我对大嘴打了几个手势,那意思让大嘴挨个房间搜一搜,而我继续堵在楼梯口。

    大嘴很痛快的应了一声,我俩还立刻各就各位的忙活起来。

    这招待所的四楼也没多大,而且就一条直直的走廊,也只有一个通往楼下的楼梯。

    大嘴检查的很效率,也很细。包括那些空房间,大嘴都不止用眼看,还会只身钻进去,在里面好好搜一下。

    一晃过了一支烟的时间,大嘴把这四层楼全排查完了。整个四楼一共就有两个房子住了客人。

    大嘴冒充警察,还把这两个房间的客人的房门都敲开,排查了一遍。

    大嘴的眼睛很毒,他对这两个客房的客人都品了品,但最后也把这些人的嫌疑都排除掉了。

    我一直守着楼梯口,等大嘴对我招手时,我又跑过去跟他汇合。

    大嘴拿出一脸纳闷样,跟我说,“这凶手躲哪去了?”

    换做一般人,或许会再把目光放在那两个房间的入住客人的身上。但我相信大嘴的眼力。

    我把现有情况又都想了一遍。而这么一排查,我突然冒出一个念头。

    我对大嘴提醒,“窗户。”

    大嘴反应很快,一瞬间他还拿出一副明白样。

    我俩分工,又对整个四楼每个房间的窗户检查起来。

    我的运气好,刚检查到第三个房间时,我一眼看到,这窗户上有异常。

    招待所的窗户都是平推式的,这房间的窗户目前虽然是关着的,但窗户缝上夹着一张纸条。

    我不相信这纸条没猫腻。我喊了一嗓子,给大嘴提醒,之后我凑到窗前。

    我把纸条拿下来,这时大嘴也赶过来了。

    他跟我留意的地方不一样,我看着纸条,而大嘴盯着窗外。

    大嘴骂了句娘,又提醒我说,“这窗外有排水管,而且下层房间的外墙都挂着空调主机,凶手一定是借着这种环境,偷偷逃下去的。”

    大嘴捏了捏拳头,他也把窗户打开了。

    我知道大嘴的身手不错,但在毫无保护措施下,从四楼往下爬,这也是很危险的一个举动。

    我想拦住大嘴,问题是大嘴有时候也挺犟,他让我放心,说不会有事的。随后他扶着窗框,爬了出去。

    大嘴这个体格子,整个人爬在排水管上,乍一看跟个猩猩一样。

    但也别说,他真挺灵,一边往下盯着,一边嗖嗖的爬着。

    我目送了他一会儿,等看到他都爬到二楼了,我收回目光。

    我把精力又放在纸条上。这纸条上写着两排字。最上面的一排,是一个很详细的地址,某条街的某号,之后是一个138段的手机号。

    第二排跟第一排类似,也是一个具体到门牌号的地址,外加一个156开口的手机号。

    我猜这是凶手留下来的,但他留这个的目的何在?

    我光猜的话,肯定猜不到什么头绪。我索性拿出手机,照着138的手机号,拨了一个电话。

    这电话响了很久,但最后还是接通了。

    对方那人拿出稍有警惕的样子,先开口问,“你是哪、哪……位?”

    我听着他的声音,尤其他还有点结巴的语气,我脑袋里嗡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