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发烧-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二十八章 发烧

    我对这个声音很熟悉,甚至在不久前,我还陪着他一起聊天呢。壹看书 ·1kanshu·

    他就是另外两个人证之一!

    我脑子一时间很乱,也没急着回答啥,而这个人证又催促的问我,“哪位?”

    我默默把电话挂了。我盯着纸条,尤其看着上面标注的两个地址,我隐隐明白了。

    我立刻用手机上网搜了一下,我输入那两个人证所在的旅店的名字,之后网上显示了这俩旅店的具体地址,跟纸条上的地址完全一致。

    我脑门都有点见汗了,我心说我和大嘴还在建兴招待所瞎折腾呢,而这凶手一定是悄悄的往下一个下手目标的地方赶过去了。

    我对着窗外扯嗓子喊了几声,我想把大嘴叫回来。但他爬下去后,早就一溜烟的钻到一个胡同里了。

    我这几嗓子,完全没有效果。

    我不再耽误,又转身急匆匆的往楼下跑。

    在下楼梯时,我也掏出手机,给丑娘去了电话。

    我想的是,我和大嘴毕竟就两个人,而且我俩也不知道凶手的下一个目标,到底是哪个人证?

    我想让丑娘出面,再调一些人手过去,及时护住这俩人证。

    电话响了没几声,丑娘就接了。而且丑娘倒是心情不错,她或许没料到能出这么大的麻烦。她还跟我胡扯几句呢,尤其问我,“怎么样了?是不是刚跟这几个人证聊完啊?”

    我当然没她的心情,我也把建兴招待所发生的情况简要说了说。

    丑娘沉默着,随后立刻挂了电话。壹  看书  w ww·1kanshu·

    我估计她是急的这就安排去了。

    等来到一楼的前台,我发现这里空空的,店老板和阿星都不在。

    而等我正要冲出建兴招待所的大门呢,大嘴从外面跑了回来。我俩还正面碰上了。

    大嘴明显堵着气呢,他还跟我吐槽,说那凶手很狡猾,而且反侦破能力很强。他这么找了一番,也没发现啥蛛丝马迹。

    我看大嘴还想往下说什么,我摆手打断他。

    我把那纸条的事又说了一遍,大嘴听完诧异了一下,念叨说,“这人比我想的还要不简单!”

    随后他一转身,我俩又一起冲了出去。

    我俩奔向路边的五菱面包。这时我还看到店老板和阿星了。

    这俩人都站在老王尸体的旁边,店老板举着手机,一脸发呆的表情。

    我猜他刚报完警,而且也一定被尸体的死状吓得不轻。

    这店老板看到我和大嘴后,他突然精神了一些,还对我俩喂喂的喊着。

    我不知道他为啥叫我俩,但大嘴听到后,停下停,又对店老板喊着说,“警察马上就来,你们都别乱走乱破坏现场,而且最好找些警示牌或者警戒线,先把可疑的地方保护起来,知道么?”

    店老板木纳的点着头,估计也没咋听进去。

    而阿星倒还算冷静,他对我俩挥手示意。

    我看着大嘴,一时间冒出个念头来。我心说他刚刚这番话很专业,尤其很像一个很有经验的警察说的,难不成这爷们以前不仅当过兵,也在警局干过?还是说……

    但我没时间多想,我最后奔向副驾驶的方向,还跟大嘴几乎同一时间把正副驾驶位的车门打开。

    我这边没出啥嗦,大嘴往车里钻的时候,突然闷哼一声,他整个人还来了一个踉跄。

    我看在眼里,问他怎么了?

    大嘴随手摸了摸后背,又说没什么。

    上车后,他把五菱面包开的飞快。

    而我把导航打开了,算了算距离。

    从我们现在的位置,赶到另外两个人证所在的旅店,分别要十公里和十六公里。

    我和大嘴想的一样,先来个就近原则吧。只是这十公里几乎要走市区的路面,要在平时,至少要小半个钟头。

    我觉得这时间太长了,我问大嘴,“一刻钟内能赶到不?”

    大嘴一边开着快车,一边稍微想了想,说尽量吧。

    我们连闯几个红灯,大嘴还尽可量的挑小路走。这一次,五菱面包一转弯,又拐进一个胡同时,大嘴突然降了车速。

    我心里一直很急,所以对降车速很敏感。

    我看着大嘴。大嘴咳咳着,而且咳嗽的很猛烈。

    被这么一带,他又不得不降了点车速。我让他缓一缓,之后问他,“你怎么了?”

    大嘴苦笑着,回答说,“难道是身体老了?以前背着三十斤的装备包,翻山越岭都不觉得有啥,现在爬个楼,竟然就有些吃不消了,而且后背也有点疼。”

    我倒是联系起一种病,我问他,“你心脏难受不?”

    大嘴一定知道我的言外之意,他让我放心,说他没事,也没得过冠心病。

    我俩又随便聊了几句。很快的,大嘴又把五菱面包开出胡同,奔着一个丁字路口去的。

    这次大嘴很给力,一直给车提速。

    我瞥了瞥表盘,最后车速都过一百二了,而且也马上要到路口了。

    这五菱面包的正对面是一个护栏,护栏外是一片庄稼地。我心说一会拐弯时,这面包车要还是这么快,很容易侧翻的。

    我给大嘴提醒,让他先降速。

    大嘴压根没理我,面包车也没减速的意思。

    我冷不丁觉得不对劲,又对大嘴提醒。

    大嘴扭头看了我一眼。我跟他对视着,一下子也愣住了。

    大嘴整张脸都通红,还一脑门的汗,这还不算什么,最主要的是他的眼睛,非常的呆。

    我第一反应是,这爷们好像发烧了。而且一提到发烧这字眼,更是刺激到我了。

    我想到豆豆那三人的尸体了,他们在许州就先后离奇的死于发烧。

    我心说大嘴刚刚还好好地,怎么发烧来的如此之快?

    但我没时间再跟大嘴说什么了,我看那架势,想让他给面包车减速,这似乎不大可能了。

    我这一刻特想踩刹车,问题是我坐的是副驾驶位。

    我急的又想了个笨招。

    我一下一下的拽着手刹,这能给面包车降速,其实我很想一下子把手刹拽死,但这无疑会让面包车提前侧翻。

    另外我也强行给面包车挂倒档,试图用这种卡档位的方式,再给速度降一降。

    如果五菱面包的车速原本不是很快,我这两个笨招或许还能好用,但现在我这么做,无疑是杯水车薪了。

    我眼睁睁看着五菱面包直奔护栏冲去,最后又撞破护栏,飞向了庄稼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