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救援-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二十九章 救援

    五菱面包在撞到护栏的那一刻,整个车稍微减了一下速。   壹  看书 书·1kanshu·问题是这根本没起啥作用,之后连人带车,我们一同飞向庄稼地。

    在车落到庄稼地上的一瞬间,我被狠狠的颠了一下。

    我形容不好这一刻的感觉,反正觉得天昏地暗,天旋地转的。

    最后我还在副驾驶上滚来滚去,脑袋磕到副驾驶前的抽屉上了。

    我不知道五菱面包往前又滑动了多少距离,也没留意它多久后停下来的。

    我蜷曲着,脑袋顶着副驾驶的抽屉,这么缓了小片刻。幸运的是,我并没昏迷,也没受到啥重伤。

    我试着坐了起来,但现在的车厢都有些变形,这么一来,我活动的空间不大,我还侧头看了看。

    大嘴趴在方向盘上,他的脸还向着我这边。我清楚的看到,大嘴彻底晕了,还咧着大嘴,一股哈喇子从他嘴角溢了出来。

    我更担心大嘴的伤势,我喊着他的名字,但他不应我。

    我急了,伸手要把车门打开。操蛋的是,这车门有点紧,估计跟变形有关。

    我使劲推了几下,还用肩膀撞了撞。

    实际情况并没那么悲观,最后车门硬是被我撞开了。我还一点点挪着身体,从车内滚落出去。

    我没时间休息,又咬着牙,拖着快要散架子的身体,这么硬扛着站了起来。

    我绕到驾驶位的外面,反正又是一顿拼尽全力,我把大嘴拽了出来。

    我能感觉到,大嘴体温很高,甚至都有点烫手了。

    我有点害怕,因为就算是铁人摊上这种体温,要是不及时救治,保准也是个死。

    我先把大嘴放在庄稼地上,现在的庄稼地都光秃秃的,还没到播种的时间呢。

    我又蹲在大嘴旁边,脑袋飞速转了起来。

    我首先想到了120,但大嘴的状态很怪,我怀疑他是中了什么怪毒。如果走常规流程,我怕那些护士医生因为没有应对这种怪毒的经验,反倒会误事。

    我又想到了丑娘。我果断的给丑娘去了电话。

    第一次丑娘并没接,手机足足响了十声后,它自动挂了。但我跟疯了一样,又一次次的打着。

    等到第三回,丑娘终于接了。

    我猜她正在忙着,而且电话接通后,没等丑娘说啥呢,我先说了说大嘴的情况,尤其为了引起丑娘的重视,我还把许州发生的怪事跟她提了一嘴。

    丑娘默默听着,最后她说了句不妙。

    她让我稳住,也问我现在的具体位置。

    我对朱海不熟,尤其并不知道现在我到底在哪条街哪条路?但我把周围的地形和刚刚走过的路线都说了说。

    丑娘让我等着,还说她这就派人过去。

    随后她挂了电话。我揣好手机后,又试着照顾大嘴。

    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现在啥家伙事和药都没有,也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没法给大嘴降温。

    我不想让大嘴一直躺在这么荒凉的庄稼地里。我又把他背起来,一步步的向丁字路口走去。

    我顺着撞破的护栏,又回到路面上。

    我把大嘴放在路边,我自己则拿出守护他的样子,蹲在一旁了。

    我为了让自己好受一些,尤其心情别一直这么紧张着。我又摸着兜,掏出烟来。

    这烟盒皱皱巴巴的,里面的烟也都歪七劣八的。

    我勉强挑出一根来,也凑合着吸上了。我趁空还跟大嘴念叨一番。

    我也不管他能不能听到,但我要给他鼓劲,让他用意志扛着。

    大约过了半支烟的时间,我手机响了。

    我第一反应是丑娘,但掏出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而且看着这陌生号,我总觉得又对它这么熟悉。

    我脑子里打了个问号,心说难道是野狗帮的某个佣兵,他接到丑娘的命令了,正往这边赶呢,而且途中先跟我联系下啥的?

    我摁下了通话键,但对方压根不说话。

    我总不能这么熬着,就先喂了一声。

    对方清了清嗓子,竟唱起来。他唱的不是歌,反倒都是摩娑婆摩诃的、阿悉陀、南无喝怛之类的东西。

    我冷不丁想到佛曲了,而且这么前后一联系,我心里咯噔一下。

    我记起来,这个陌生号码是一个人证的,因为之前看过那个纸条,所以我对这个号码有印象。

    另外我也猜到了,对方这个怪胎,十有**是凶手。

    我心跳的厉害,这绝不是胆怯和害怕,反倒是一种担心。

    我跟凶手说,“你别乱来!别伤害人证!”

    凶手突然顿了顿,但很快他哼笑一声,又跟我谈起人死啊,神识啊这类的抽象的东西。

    我打心里都服了,也越发觉得这是个变态。

    我当然不想跟他浪费时间,更不想谈这些佛家的东西。但我还抱着一丝希望,想跟凶手沟通几句,让他别杀人证。

    我索性从佛家入手,反问他,“你这么喜欢佛,一定是个信佛之人,而佛祖告诉我们,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所以……”

    没等我往下说,他尖着嗓子,嘿嘿笑起来。

    他反驳我,“张闷闷,你懂佛法么?佛祖确实说过,放下屠刀,但你要知道,为何放下?如果你不拿起屠刀,不使用它,又何来放下的说法呢?”

    我对这个凶手有个评价,心说他还挺胡搅蛮缠的。

    这个凶手见我没接话,他继续说,“人这辈子,都有一个因果循环,说白了,就是报应。你知道么,任何一个人的生或者死,都是有因果的,有人横死,也是这么个原因。而我也好,你也罢,都只是局中人,我们这些棋子,都按照佛的安排,各做着自己的事,所以你管好自己,别瞎操心就是了。”

    我头次听到这种歪理,而且正琢磨怎么接话呢。

    他又来了句阿弥陀佛,竟然把电话挂了。

    我听着嘟嘟的断线音,等再把电话打回去,那边提示关机。

    我气的直捏手机,但这有什么用?

    这样又过了十分八分,远处来了一辆现代轿车。

    这轿车速度很快,甚至中途还不管交通规则,来了个逆行,而且它时不时对着我这个方向晃灯。

    我猜这是丑娘派来的人。我站起来,对它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