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犬欺-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三十二章 犬欺

    我冷不丁听到甜头两个字的时候,心中一紧。壹 看书  ww w·1k anshu·我当然不会笨的以为小鲜肉会对我网开一面,尤其他的表情依旧那么狰狞。

    我反问他,“你要做什么?”

    小鲜肉不急着回答,反倒慢吞吞站了起来。

    他摸着后腰,最后拿出了一个小罐。这小罐也就半个巴掌那么大吧,而且带着喷嘴。

    小鲜肉举着它,还把它向我慢慢靠近。

    我让他别乱来,甚至盯着喷嘴,我想到了迷药。

    我还随机编了个瞎话,说自己心脏有问题,他真要这么一喷我,别刺激的让我心脏病发,那样我挂了,他也因此要赔钱,对我俩都没好处。

    小鲜肉压根不吃这套,反倒啧啧一声,摇了摇头。

    随后他没犹豫的按下喷嘴。那一瞬间,一股白烟向我脸上嗤了过来。

    我第一反应是屏住呼吸,但还是闻到了。这白烟特别的甜,跟迷药倒是很像,但我又感觉到了这白烟中有一股子特别怪的香味,而且它还油乎乎的。

    我想到了杀虫剂,我心说这个小鲜肉,真是缺德加冒烟,他把我当成什么了?是苍蝇蚊子?还是臭虫或蟑螂?

    而且杀虫剂也有弱毒性,他一直这么喷我。我很快也扛不住了。

    我就觉得整个人天旋地转,脑子也跟浆糊一样。

    小鲜肉下手非常狠,这一罐杀虫剂都被喷完后,他还拿出可惜的样子,把这个空罐子轻轻放到了地上。

    他盯着我,我这时都翻白眼了。他倒是挺“助兴”的,还拍着手,嘴里喊着,“倒!倒!”

    我慢慢闭上了眼睛,但在晕前那一刻,我试着伸出手。

    我隔着网,拽了他手腕一下。他手腕上原本带着一个手链。我这么紧紧一拽,他又这么一挣扎,这手链彻底绷断了。

    这手链上串着一个个的珠子,这些珠子一下子散了,溅的满地都是。

    小鲜肉气的哇哇叫了两声。他似乎还举起手,对我抽了一下,问题是,那一刻我记不太清了。

    我做了一个古怪的梦,自己整个人赤身**着,漂浮在云端。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灵魂出窍的意思,但最终我没死,也扛了过来。

    等有意识后,我第一感觉是双脚有轻微的疼痛感。

    我以为小鲜肉又在折磨我的双脚呢。 壹看书 ·1kanshu·我猛地睁开了眼睛。

    这时缠在我身上的网已经不见了,小鲜肉也早就离开了。我低头一看,好嘛,一只流浪的大哈巴狗正啃着我的鞋呢。

    这只流浪狗也真够邋遢的,它原本是一身黄毛,但现在身上一部分的狗毛都掉了,弄得浑身秃噜皮了,一块凸一块凹的。

    而它的牙口倒是不错,外加我穿的鞋并不厚,它这么啃啊啃的,不仅把鞋咬坏了,还啃到了我的脚。

    我当然不会再任由它这么胡作非为下去。我还想起一句话来,虎落平阳被犬欺,但没想到我这么一个大老爷们,现在却被一只流浪狗欺负。

    我不客气的对它踢了一脚,还喊了句,“滚着!”

    这一脚正踢到流浪狗的鼻头上,这里也是狗的最敏感的部位,它呜呜几声,还立刻往后退了退。

    但随后它又恶狠狠的盯着我,低声哼哼起来。

    这可不是好现象,我猜它是觉得我好欺负,又要对我发起进攻了。

    我想站起来,不然怎么跟它搏斗,问题是我刚醒,浑身上下还很虚弱。

    我刚坐起来,脑袋里的晕乎劲儿又上来了。

    这流浪狗也挺会拿捏机会的,它咧开大嘴,汪汪的冲向了我。

    我不得不退而求其次,伸手挡着脸,毕竟这张脸真要被它咬到了,这辈子我还怎么见人?

    但我高看这种流浪狗了,它压根跳不起来那么高,最后它一蹦之下,只是扑到了我胸口上。

    它咬着我的外衣,死死不撒口。而且它还凶巴巴扭起身体来。

    我看着自己这件外衣,一时间特别无奈。我估计十有**这衣服是没法穿了,另外跟这只流浪狗近距离的一接触,我闻到它身上浓浓的恶臭味了。

    我原本嘴鼻就不舒服,里面还残留着杀虫剂的味道,结果现在又闻到这种怪味,这么一来,我就觉得整个胸口都翻江倒海的,尤其胃部,一抽一抽的。

    我实在忍不住,咧开大嘴,对着哈巴狗哇哇吐上了。

    一股股浓浓的酸水,全溅在哈巴狗的脸上。

    这哈巴狗冷不丁拿出一副犯懵的架势,随后它又带着一股恐惧感,也别说继续咬我胸口了。它扭头就逃,而且一边逃一边使劲的甩着身体。

    看得出来,它想把这一身水甩掉,问题是,这“水”岂是一般的黏?

    我估计这流浪狗再被我吐的这些酸水浸一浸的话,没多久它这身狗毛都得掉干净。

    我并没太想这只流浪狗,反倒把精力收回来,特意往后靠了靠。

    我后面就是墙,我靠着它借力,这样能让自己舒服一些。

    我还试着大口的深呼吸,这样能让我把肺部的脏东西排出去。

    大约过了半支烟的时间吧,我觉得自己好过一些了,也站了起来。

    我不知道斜眼怎么样了,更不知道他跟小鲜肉交没交手。但我没急着满巷子找他,反倒打定主意,先走出这个巷子再说。

    在走前,我还留意到,我附近的地上有散落的小圆珠。

    我猜这都是从小鲜肉手链上弄下来的。我把自己能眼见到的小圆珠都捡起来,并放到兜里了。

    我不确定这圆珠对我有没有用,但留着总没坏处。

    毫不夸大的说,我是一路踉踉跄跄的,最后还虚弱的出了一脑门汗,这才走出巷子。

    我看着巷子外的路面,而且只一眼,我就看到斜眼了。

    远处的路边有一辆老式桑塔纳,这车也旧的可以了,而斜眼呢,正躺在车前盖上。

    他明显没意识了,而且衣服被扒的干干净净,尤其那根棒子,还屹立着。

    在这桑塔纳的近处还有一个路灯,乍一看斜眼似乎正舒舒服服的晒“路灯浴”呢。我怀疑这一切也都是小鲜肉所为。

    我也很着急,不知道斜眼死没死。我喊了几嗓子,又用尽可量最快的速度,向他冲了过去。

    我探了探斜眼的鼻息,他倒是挺呼吸有力的,这让我稍微放了放心。

    我心说小鲜肉之所以不杀我,是因为他跟东家有合约,怕杀我赔钱,但他为何不杀斜眼呢?

    我想来想去,只有一个理由,他杀斜眼的话,东家又不给他钱,他何必呢?

    从这方面看,我倒得替斜眼感谢他,也正是他的手下留情,才让我又多留了一个手下。

    我把外衣脱了,把它盖在斜眼的身上,一来怕他走光,二来怕他被冻到。

    我靠着桑塔纳,又掏出手机,给丑娘去个电话。

    其实短期内,我几次三番的找丑娘,想想也有些丢人,但我也明白,自己现在还能做什么?而且换做别人,他又能怎么做?

    这次电话倒是很痛快的接通了。我把这里的情况说了说。

    丑娘沉默了好久,最后她叹了口气,说对手不简单!

    她这声叹息,很耐人寻味,另外丑娘让我别乱动,她这就派人手过去。

    我现在的位置,离嘉泰宾馆很近,而且也有一部分的人,就在嘉泰附近搜索着人证的下落呢,所以这一次,也就隔了五分钟吧,有一辆白轿车,迅速的出现在我视线范围内。

    它还直奔我而来,最终停在桑塔纳的旁边。

    有两个人从车内下来,其中之一是夜叉。

    我望着夜叉,不知道说什么了。而夜叉倒是拿出关心的样子,问我,“老大,你怎么样?”

    我示意自己没事,又指了指斜眼。

    夜叉和同伴凑到斜眼旁边,这俩人都是行家,他俩初步检查一番,就确定斜眼只是被人弄晕了,并无大碍。

    他俩一起合力,把斜眼送到轿车的后车座上。

    之后我上车了。夜叉鼻子很灵,他还突然凑到我身边,用力嗅了嗅。

    他反问我,“杀虫剂?”

    我点了点头,补充说,“对手很怪,而且除了爱用杀虫剂,还用一张能射出网的枪。”

    夜叉一时间表情很严肃,跟同伙互相看了看后,他先说,“是他么?”

    我一愣,不知道这个他指的是谁,而同伙表情也怪怪的,接话说,“他娘的,谁这么厉害,怎么把这个尊神给请来了?”

    我猜夜叉他俩都知道小鲜肉的底细,我让他俩多解释解释。

    但这俩人都选择闭口不言了。夜叉还让我别急着问了,先调养身体才最重要。

    我心说自己只是虚弱,还不至于到调养的程度吧?

    我也这么提了一句,夜叉和那同伴都摇头,他俩还异口同声的提醒我,那意思,短期内吸了这么多杀虫剂,肺部一定被影响到了,如果不认真对待,很可能会得肺炎,最后演变成肺部纤维化。

    我被纤维化这三字吓到了,而且我也知道这种病,基本上很难治好。

    我一下子变得很配合。

    夜叉开着白轿车,先远离了嘉泰宾馆,奔向市里,最终他还把车停在一个私人医院的门前。

    这医院并不大,说白了就是一个八层楼,而在八层楼后身,还有一个独立小院,院内有几个平房。

    夜叉停好车后,就对我打手势,让我跟他快进医院,而且很快会有医生给我治疗的。

    我倒是想及早治疗,问题是,看着这医院的牌匾,我又犹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