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剐疗-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三十三章 剐疗

    这医院的牌匾写着:朱海肛肠医院。 壹 看 书 ww w看·1kanshu·c om

    我心说自己是肺部出了点小毛病,这跟肛肠有什么关系?我因此犹豫上了,也没急着下车。

    夜叉倒是猜出我的心思了。随后他补充一句,“放心吧,老大。”

    我并不笨,隐隐明白点啥。

    夜叉和同伴一起架着斜眼,我跟在他俩后面,我们一起进了医院正门。

    现在这时间,尤其还是这种医院,我发现整个医院都冷冷清清的。而门口值班的保安,倒像是事先收到什么消息了一样,他从值班室走出来后,并没多问,只是对我们摆摆手,还示意我们,往后院走。

    夜叉继续带头。等来到后院,我这么细细一打量,发现这院里一共有四个平房,其中两个平房的灯都亮着呢。

    夜叉跟我解释,说大嘴正在这里抢救呢。

    我猜亮灯的两个屋,就都跟大嘴有关。夜叉又指着一个没亮灯的黑屋,说他送我过去,也让我在那个屋子里等一等,一会有专门的医生过去给我看病。

    我心说自己这点“伤”还没那么严重呢,也不需要别人陪护。而且相比之下,我更担心大嘴。

    我让夜叉别管我了,先去忙活斜眼和大嘴的事吧。

    夜叉原本一直爱绷着脸,一脸焦急样,现在他竟然露出了笑容,他点点头,跟我回了句,“好!”

    我自行去了那个黑屋,在进门后,还随手把墙上的灯开关打开了。

    这屋内摆放着不少设备,里面有我认识的,比如心电图或者显微镜之类的,但也有我不认识的。

    我没乱摆弄这些设备,反倒走到一个角落。这里有一个躺椅,我静静的躺下来等待。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有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推着一个小推车走了进来。

    他对我很客气,一口一个小闷老大的叫着。

    我因此能感觉出来,他不是野狗帮的人,不然不会称呼老大时,还特意加上小闷俩字。

    我出于礼节,也客气几句。

    这医生说他是来给我治疗的,随后他把小推车上的一套工具打开了。

    我看到里面有手术刀、止血钳等等,甚至还有尖嘴锤子和小锯。

    我一下毛愣了,心说他要干嘛,难不成是想把我的肺切除?

    我看他这就要把小车推过来,我急忙打了个让他止住的手势。一看 书     ·1kanshu·

    这医生不解的看着我。我含蓄的说了句,“兄弟,不至于吧?”

    医生顺着我的眼光,又低头看了看,他突然明白了,哈哈笑了不说,他又一附身,从小推车下面的一个抽屉里,拿出另一套家伙事来。

    他解释说,手术刀和止血钳之类的,是给大嘴那边准备的,因为马上要对大嘴手术,至于对我的治疗,用这些东西就可以了。

    我看着他新拿出来的那套东西,里面有一副口罩,一个巴掌大的小盆,还有输液的针和药瓶,以及一个小盂。

    我心说这看起来还差不多。

    这医生把口罩放在小盆中。这小盆里也盛着一下子中药。我看中药一直冒着热气,而且我也留意到,这小盆下面扣着一个密封的铁盒子。

    我怀疑这铁盒子有加热的功能,能让小盆的中药一直保持着一个温度。

    医生先给我输液。我发现这瓶药输的很慢,医生说,大约四个小时才能输完。

    之后他跟我解释,让我把浸泡后的口罩戴上,而且我不要有所顾虑,随意的呼吸着,等口罩凉了,我再自行把它浸泡一下,让它上面的药一直热乎乎的就行。

    我点头表示明白,另外我指着那个小盂,问他,“这个是做什么的?”

    医生比划一下,说那是让我吐痰用的。

    这医生也没多待,等看着我把口罩戴好后,他推着小车又离开了。

    我一边呼吸着,一边细细品味,这口罩上的中药并没太大的刺激性气味,而且每次一呼吸,我都觉得肺里有种凉飕飕的感觉。

    我因此还挺舒服。最后我靠在躺椅上,慢慢合上了眼睛。

    我本想好好睡上一会儿,谁知道没多久我就被憋醒了。

    这时的滋味并不好受,我就觉得整个嗓子眼都堵得慌,呼吸也有些不通畅了,尤其是肺部,有种麻痒感。

    我知道自己该吐痰了。

    我把口罩摘下来,对着小盂咳咳一同。

    一口口深黄甚至都有些发黑的浓痰,全被我吐到小盂之中。

    说实话,我看着这些痰,别看是我自己吐的,但还是被恶心到了。

    接下来两个多钟头吧,我总断断续续的吐着。痰的颜色也从最早的深黄色慢慢变成白色了。

    我知道自己是个老烟民,抛开这次遭遇不说,我的肺部原本就不太健康。我因此有一种感觉,心说这一回吐痰,还真是一箭双雕了,也让我肺部沉积的烟油啥的,及时得到了清理。

    最后我眼睁睁看着输液瓶子里的药流光了,我看那医生还没过来,我也懒着去叫他了。

    我自行把针拔了出来。

    本来我有些累,最好是能好好歇一歇,但我没偷懒,打心里一直记挂着大嘴。

    我自行走出这个小屋。我看着另外两个点灯的平房,我也不知道大嘴在哪个屋呢,我就随便找了一个屋,走过去敲起了房门。

    我足足敲了两通,门才被打开。刚刚给我治疗的那个医生,此刻又出现在门前。

    但隔了这么一段时间不见,他显得有些憔悴,另外他穿的手术服上全是血点子。

    我冷不丁觉得他有点狰狞。而等我俩互相对视一下后,我先问他,“大嘴怎么样了?”

    这医生想了想,答非所问的让我等等。他又把门关上了。

    我心说这爷们让我等个什么劲儿呢?但我又耐着性子,等了一会。

    很快门再次打开,夜叉穿着手术服出现在我面前。

    他手里拿着另一套手术服。他把衣服递过来,那意思让我换上。

    这平房外也没椅子,我只好站着,把衣服都穿好了。夜叉趁空跟我念叨一句,说大嘴情况不乐观。

    我心里有点堵,也追问他,“到底怎么样了?”

    夜叉绷着脸,又回答说,“他快死了。”

    我听完这句话,觉得心里更加堵得慌了。我心说自己还是别多问了,一会亲眼看看啥情况吧。

    等我俩一先一后走进去,我发现这屋内有不少人呢。

    这都是医护人员,他们都忙活着。而在一个角落里,这里摆着一个简易的手术台,大嘴正面冲下的躺在上面,而且心电图和脑电图的设备,也都连在大嘴的身上。

    此刻这两台设备还滴滴的运行着。

    另外有一个护士,正弓着身子,站在大嘴旁边,她正给大嘴背上贴止血纱布呢。

    我凑到大嘴身边特意旁观,不得不说,我盯着大嘴的整个后背,一时间被吓到了。

    大嘴的后背上,东一块西一块的,全贴着纱布,尤其有几处没贴的地方,上面还是坑,里面的肉都被挖掉了。

    我想到一个词,活剐。我心说这他娘的算是抢救呢?这不是把大嘴往死里整么?

    这时夜叉也凑了过来。我跟夜叉悄声嘀咕几句。

    夜叉比我懂得多,而且他一定是全程把手术跟下来了,他也跟我嘀咕着,解释几句。

    他说想要把大嘴救了,就必须把那个东西找到。而且这些医护人员足足找了小两个钟头,刚刚才有所发现。

    他又指着另一个角落。

    我不懂他说的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我又被他带着,像那个角落走去。

    这角落里有一张桌子,上面放着大大小小的玻璃皿,有些玻璃皿里面粘着鲜血,估计刚刚被用过,而其中之一,里面还有一小块肉。

    这应该是大嘴后背上的肉。有个医生正举着一把尖嘴小刀和一个镊子,一点点解剖这肉呢。

    这医生的闭着左眼,右眼带着一个单筒镜子。我冷不丁想起修表的师傅了,而我因此也有个猜测,心说这单筒镜子应该是放大镜。

    我和夜叉都没打扰这医生,他又用了一段时间,最终用镊子从这块肉内取出一个小米粒大小的圆珠。

    这圆珠被血浸着,看不出原来是啥颜色的。

    这医生也挺累了,他想临时歇一歇。

    他把单筒镜子摘下来,随后站起来,拿出瞎溜达的架势,往屋中央走去。

    我很好奇,指着这小“米粒”问夜叉,“这就是……?”

    夜叉点点头。

    我想能仔细看看这玩意到底是啥。我趁着医生不在,索性借用了那个单筒眼镜。

    我戴着它,等调整好距离后,这么一看,我发现这小米粒上还有两个小孔。

    我琢磨一番,突然有些明白了。

    我问夜叉,“这玩意里面是不是装着什么剧毒?”

    但没等夜叉回答呢,有人喊了句不好。我还听到,心脑电图的设备报警了。

    我没再跟夜叉说什么,我俩都奔向大嘴。

    那些医护人员也都聚了过来,很明显,大嘴突然间没了心跳。

    医生想着办法,试图给大嘴急救,尤其他们合力把大嘴翻过来,还对着大嘴的胸口一压一压的。

    但这都没用,过了小片刻,看着大嘴还没转好的迹象,有个带头的医生,果断的说,“准备除颤!”

    我听到这三个字时,心里也跟着一紧!